•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文化艺术
  • 佛教文化  佛教艺术  
  • 谈夹纻像

     

     
      夹纻像,是用漆涂裹纻麻布而制成的佛菩萨像,又称干漆像、脱空像、搏换像、脱沙像等;即造像时,先搏制泥模,再在泥模上裹缝纻布,再用漆加以涂凝光饰,然后将泥除去,脱空而成像。
      关于夹纻的语义,如慧琳一切经音义(卷77)引释迦方志(卷上)说:“綊纻者,脱空象,漆布为之。”大唐西域记(卷12)的小注中也说“夹纻今称脱沙”,资治通鉴卷二○五胡三省注释夹纻像也说“夹纻者,以纻布夹缝为大像,后所谓麻主(用麻布缝漆而成的神主)是也”。
      夹纻造像,原为古代中国所创制发明。我国在公元前后,已有用漆布制成冠、莒的事例;这种漆纻制品,汉朝的人写作侠纻(汉王盱墓侠纻杯铭,)或作綊纻(同墓綊纻盘铭)。是在纻布上敷漆,制成器物,其中多有脱空的构造;嗣后佛教传入,即将这一项技艺应用于造像,便成为中国特创的夹纻像。这是印度古来所未有的,因而各经论中均未有这一项造像记载。
      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夹纻造像,最早见于文献上的是第4世纪末东晋戴逵(字安道—395)所造的夹纻像。如出三藏记集(卷12)法苑杂缘原始集目录中,有“谯国(今安徽亳县)二戴(戴逵和他的次子戴颗)造夹纻像记。”辩正论(卷3)也说:“晋常侍戴安道,学艺优达,造招隐寺,手自制五夹纻像;并相好无比,恒放神光。”又法苑珠林(卷16)也说:“逵又造行像五躯,积虑十年。像旧在瓦官寺。”用夹纻制造佛像,躯体很轻,便于行像之用。戴氏在当时所造夹纻像也许不是少数。在这以后的夹纻造像,如广弘明集(卷16)载有梁简文帝为人造丈八夹纻金薄像疏文,辩正论(卷3)也载有陈尚书袁宪在上定林寺造夹纻像十躯;在北方则有北魏孟仲晖于6世纪初在洛阳永明寺造中人夹纻像,洛阳伽蓝记(卷4)称其相好端严,世所希有;还记载其灵异事迹。这都证明南北朝时代夹纻像颇为流行。
      隋代(581—618)关于夹纻像的记录也不少。如续高僧传(卷25)感通篇说“京师西北有废凝覌寺,有夹纻立释迦,举高丈六,仪相超异,屡放光明,隋开皇三年寺僧法庆所造。捻塑才了,未加漆布,而庆忽终”;旣而法庆又复活,于是“周流远近,率诸士女,以成其像”。又开皇16年,润州仁孝寺释智琳也“前后造中人像五躯,夹纻像一躯,神仪显曜,相好严挺”(见续高僧传卷10)。辩正论(卷4)载:尚书右仆射鲁国公虞庆则,“大起法堂,广罗佛殿,于襄州造卢舍那夹纻像,高一百二十尺,相好奇异,灵应殊常。其所建寺,即冲觉寺也。”
      唐代(618—907)夹纻造像的有名记载,如续高僧传(卷19)说,唐初,南武州沙门智周造弥勒丈六夹纻并诸侍卫;又慈恩法师传(卷7)说,贞覌二十三年以来,玄奘在大慈恩寺造夹纻宝装像二百余躯。在武则天时,洛阳更造有极大的夹纻巨像。如旧唐书(卷22)载,垂拱三年春到四年正月,毁东都之乾元殿,就其地创明堂凡高二百九十四尺,东西南北各三百尺,有三层,刻木为瓦,夹纻漆之;又在其地建造一千尺高的功德堂并造大夹纻像。朝野佥载(卷5)说这夹纻像“高九百尺,鼻如十斛船,[小指]中容数十人并坐,夹纻以漆之”。这可称为空前绝后的夹纻大像,其构造方法和技巧,使我们在现今也难以想像而为之惊异。
      又在西域于阗、龟兹(今新疆境内)也有夹纻佛像。如大唐西域记(卷12)记玄奘法师在瞿萨旦那(于阗)国,也见到“王城西南十余里,有地迦婆缚那伽蓝,中有夹纻立佛像,本从屈支(龟兹)国而来至止”。当时西域地区用夹纻造像,其制造技术也许是在这以前由中国本部传去的。以后宋赞宁僧史略(卷上)内还说:“今夏台、灵武每年二月八日僧戴夹纻佛像,侍从围绕,幡盖歌舞引导,谓之巡城。”可见古新疆甘肃地区以夹纻像用于行像,到10世纪间还很流行。
      由于唐代夹纻造像技术的发展,8世纪间扬州大云寺鉴真律师和他的弟子如宝、思托等去日本弘化时,并将这项造像技术师同去,在日本奈良唐招提寺制造了丈六本尊卢舍那佛、丈六药师、千手覌音等夹纻像,其构造的技艺极为精妙,至今日本奉为国宝。
      13世纪间汴梁光教寺有宋制五百罗汉夹纻像,据周密癸辛杂识别集(卷上)说:“像皆是漆胎,妆严金碧,穷极精好。”这种夹纻造像技术到了元初(即13世纪末)宝坻刘元(字正奉)更为精擅特出,当时又称为搏换像,如道园学古录(卷7)刘正奉塑记说:“搏换者,漫帛土偶上而髹之,已而去其土,髹帛俨然其象。昔人尝为之,至正奉尤极好。”同书又说:“凡两都名刹有塑土范金搏换为佛者,一出正奉之手,天下无与比者。”又元代画塑记关于刘元的造像记载很多,其中如“至治元年十二月十八日,敕诸色府朵儿只等大殿后御塔殿内。……其西安置文殊菩萨像,其东弥勒像,咸以布裹漆为之”。这就是所谓搏换的夹纻像,从此以后,各地造像中,颇多用夹纻制造。
      关于夹纻像的制造法,古来未有详细的记载。但据慧琳音义说夹纻像系脱空像,漆布为之;元代道园学古录说搏换像为漫帛土偶上而髹之,已而去其土,髹帛俨然成象;其先后制法大致相似,今据近人陆树勋氏所藏圆明园内工佛作现行则例钞本,记载清宫庭制夹纻像的方法和物料如下:“佛像不拘文武,油灰股沙,使布十五遍,压布灰十五遍,长面像衣纹熟漆灰一遍,垫光漆二遍,水磨三遍,漆灰粘做一遍,脏膛朱红漆二遍。所用材料有:夏布、桐油、严生漆、茏罩漆、退光漆、漆朱、砖灰、鱼子砖灰、土子等。(砖灰、土子是用以和漆的)”。这种制造夹纻像技术,至今在南北造佛艺匠中尚相传未绝。
     
    作者:谷响   来源:现代佛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