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文化艺术
  • 佛教文化  佛教艺术  
  • 房山石刻大藏经记略

       房山县西南,涿县之西北,约五十里,有石经山。山中凿石为洞,中蕴石刻大藏经。肇始于隋大业,继成于金天眷,历时七百年,于佛教文化中为一巨擘。大略见于日下旧闻,日下旧闻考,几辅通志,顺天府志诸书,及诸游记,如明曹学佺游房山记,周忱游小西天记,谢振定游上方山记,查礼慧题上方二山记游,石景芬石经山访碑记,及近人陈铣房山记游等篇。此外日人法人皆有专书,考测綦详,今综槪述之云尔,

     
    第一节 静琬刻经
     
     
      自魏武周武先后灭法,释门弟子感书籍之易毁,相率凿石磨崖,刻镌经典,以图永久。如泰山石经峪之金刚经,武安县响堂山之北齐唐邑刻经,山西太原西南风峪石经,河南宝山灵泉寺灵裕刻经等是也。而碑石之多,历时之久,当以房山石经为最。石经凡有九室,开者有一,名曰华严堂,又称雷音洞,经石嵌于四壁,可得而睹,皆最初琬公所刻也。其余八室,石户封锢,不可得启,于石户格子间约略窥其中,大小经石杂乱充满,近前一二石可见其经名,皆辽金续刻者也。
      雷音洞中四壁石经凡十七种如左:
      法华经 维摩经 胜鬘经 金刚般若经 无量义经 佛遗教经 温室经 弥勒上生经 华严经净行品 无量寿经论愿生偈 受菩萨戒法 八戒齐法 大王观世音经 贤刧千佛名 十方十佛 三十五佛忏悔 五十三佛名
      洞门额上有贞观二年静琬自题愿文如左:
      “释迦如来正法像法,凡千五百余岁,至今贞观二年,旣寖末法七十五载。佛日旣没,□□方深,瞽目群生,从兹失导。静琬为护正法,率己门徒知识及好□檀越,就此山顶,刊华严经等一十二部,冀于嚝刧,济度苍生,一切道俗。”
      又旅顺博物馆藏石经山经石断片后记云:
      “此经为未来佛□难时拟充经本,世若有经,愿勿輙开。贞观八年岁次甲子□月乙卯十五日已(下阙)”
      琬公之发愿刻经,事迹详见唐临冥报记,但名字有异,疑传述之误,文如左述:“幽州沙门释智苑,精练有学识,随大业中发心造石经藏之,以备法灭。旣而于幽州北山凿岩为石室,旣磨四壁而以写经,又取方石,别更磨写,藏诸室内。每一室满,即以石塞门,用鐡锢之。时隋炀帝幸涿郡,内史侍郎萧璃,皇后之同母弟也,性笃信佛法,以其事白后,后施绢千匹及余钱物以助成之,苑亦施绢五百匹,朝野闻之,争共舍施,故苑得遂其功。苑尝以役匠旣多,道俗奔凑,欲于岩前造木佛堂庄食堂寝室,而念木瓦难办,恐分费经物,故未能起作。一夜暴雨,雷电震山,明旦旣晴,乃见山下有松柏数千株,为水所漂,流积道次,山东少林木,松柏大稀,道俗惊骇,不知来处,推寻踪迹,远自西山,崩岸倒木,漂送来此,于是远近叹服,谓为神助。苑乃使匠择取其木,余皆分与邑里,邑里喜悦,而共助造堂宇,顷之毕成,皆如其志焉。苑所造石经已满七室,以贞观十三年卒,弟子犹继其功。
      又元和四年幽州节度使刘济碑云:“济封内山川,有涿鹿山石经者,始自北齐,至隋沙门静琬,睹层封云迹,因发愿造十二部石经,至国朝贞观五年湼槃经成,其夜山吼三声,生香树三十余本,其年六月,瀑水浮大木数千株于山下,遂构成云居寺焉”。
      综观以上诸文,可知琬公初意未必刊勒全藏,特选刻重要经籍十二部耳。雷音洞中凡有八部,华严湼槃见于文中,尚有两部,未知何经。创始之年疑在齐周之末,至隋静琬得后室之施而益广,其后弟子辈推广其志,赓续其功,为全藏耳。就雷音洞所刻诸经及杂文,可推知琬公学术所宗,如金刚般若经不取秦译而用菩提留支译本,华严湼槃维摩胜双遗教温室上生诸经,皆灵裕法师所尝讲说疏解,其余杂文与灵裕之宝山刻石相类。其受菩萨戒法出地持经卷五戒品,八戒斋法出大智度论卷十三,疑亦当时所习用。至于大王观世音经,即世通称高王观世音经,大周开元贞元诸录皆列在伪经,贞元录中于经名下附记元魏天平中孙敬德诵经免刑感应始末,又北史卷三十卢裕传,亦记景裕诵经脱系,及有人诵经免刑事,盖亦当时盛行之本耳。
     
    第二节 弟子继刻
     
     
      据辽清宁四年赵遵仁撰涿州白带山云居寺东峰续镌成四大部经记云:琬公以唐贞观十三年奄化归真,门人导公继焉,导公没,有仪公继焉,仪公没,有暹公继焉,暹公没,有法公继焉,自琬至法,凡五代焉,不绝其志。导仪二公事无可考。开元九年云居石经山顶石浮图铭并叙末题名云:“都检校山顶石经浮图功德上坐僧惠暹共修造人僧惠空,云居寺主僧道侃,都维那僧惠口:律师僧元法。”又开元二十八年王守泰山顶九层石浮图记云:“大唐开元十八年,金仙长公主为奏圣上,赐大唐新旧译经四千余卷,充幽府范阳县为石经本。”又云:
      “又委禅师玄法岁岁通转一切经,上延宝历,永福慈王。下行怀生,同攀觉树,粤开元二十八年庚辰岁朱明八日前莫州吏部常选王守泰记山顶石浮图后,送经京崇福寺沙门智升,检校送经临坛大德沙门秀璋,都检校禅师沙门玄法。”夫开元十八年方敕送全藏用充经本,益可知广刻全藏,乃琬公弟子绍述先志,而非琬公之初心。而文中所云惠暹玄法即辽碑中所称第四第五世也。
     
    第三节 刘总父子刻经
     
     
      元和四年刘济涿鹿山石经业记云:“有为之功,莫此而大,济遂以俸钱奉为圣上刊造大般若经,以今年四月功就。考济以元和五年七月为子总所鸩杀,而续寰宇访碑录。几辅碑目,钱桥金石跋等书均云,石经山孔雀洞之佛本行集经,存刘总元和十四年四月八日题记。是刘济父子皆先后施资以助,而大般若经六百卷,佛本行集六十卷,部帙旣多,所费自钜,所以自开元送充经本之后,未能先刻,有待于七十年后节度使父子之厚遗,方可从事也。
      日本松本文三郎藏石经山经石断片,为大般若经卷四百七十五,有书经杨元弘咸通十口年记,即金石分域编所云,般若波罗蜜经杨元宏书,王居安书额,咸通十五年四月八日者也。又石经山访碑记云:藏经洞口咸通十五年碑一,两面刻大般若经,旁有题识,皆助刻经男女姓名。续补寰宇访碑录云:“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杨元宏正书,咸通十五年四月八日,经文四百七十五卷,现已残缺,所存者四石。”刘济碑中云造大般若经功就,而元和迄咸通又近七十年,尚赖众姓施资续刻,若非济碑之夸大,即是中经会昌之乱,有所毁坏。补成之耳。
     
    第四节 辽金补刻
     
     
      辽清宁四年赵遵仁涿州白带山云居寺东蜂续镌四大部经记云:
      “先自我朝太平七年,会故枢密直学士韩公讳绍芳知牧是州(中略)于石室间取出经碑,验名对数,得正法念经一部。全七十卷,计碑二百一十条。大湼槃经一部全四十卷,计碑一百二十条。大华严经一部,全一部,全八十卷,计碑二百四十条。大般若经五百二十卷,计碑一千五百六十条。(中略)以具上事奏于天朝,我圣宗皇帝锐志武功,留心释典,曁闻来奏,深快宸衷,乃委故瑜伽大师法讳可元提点镌修,勘讹刊谬,补缺续新。(中略)重熙七年于是出御府钱委官吏行之,岁析轻利,俾供书经镌碑之价,仍委郡牧相丞提点。自太平七年至清宁三年中间,续镌造到大般若经八十卷,计碑二百四十条,以全其部也。又镌写刻大宝积经一部,全一百二十卷,计碑三百六十条,以成四大部数也。都总合经碑二千七百三十条。”
      自咸通以迄辽之太平,又一百五十年矣,而大般若经尚缺八十卷未成,疑刘济所刻止于大般若经初分四百卷,咸通补刻第二分一百二十卷,故为五百二十卷,至辽太平迄清宁中凡三十年,始补刻其余十四分而合其功。又三十余年至大安中复补刻众经,如天庆八年沙门志才大辽涿州涿鹿山云居寺续秘藏石经塔记云:
      大辽留公法师奏闻圣宗皇帝,赐普度坛利钱,续而又造,次兴宗皇帝赐钱又造,相国杨公遵勖,梁公颖奏闻道宗皇帝,赐钱造经四十七帙,通前上石共计一百八十七帙,已厝东峰七室内。是今大藏,仍未及半,有故上人通理大师,(中略)慨石经未圆,有续造之念,兴无缘念,为不请友,至大安九年正月一日遂于兹寺开放戒坛,仕庶道俗入山受戒,叵以数知,所获施钱乃万余缗,付门人见右街僧录通慧圆照大师善定。校勘刻石,石类印板,背间俱用镌经两纸。至大安十年钱已费尽,功且权止,碑四千八百片,经四十四帙,题名目录具列如左,未知后代更更继之。又有门人讲经沙门善锐,念先师遗风不能续扇,经碑未藏,或有残坏,遂与定师共议募功,至天庆七年于寺内西南隅穿地为穴,道宗皇帝所办石经大碑一百八十片。通理大师所办石经小碑四千八十片,皆藏痉地穴之内,上筑台砌碑,建石塔一座;刻文标记经所在。
      记后经目云;
      通理大师所办石经 小碑四千八十片 经四十四帙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 严经十卷 诗 一帙
      菩萨地持经十卷 贤 一帙 菩萨善戒 经九卷 净业障经一卷 克 一帙优婆塞戒经七卷 梵网经二卷 安十□戒
      经一卷 念 一帙菩萨璎珞本业经二卷 佛藏经四卷 菩萨
      善戒经一卷 作 一帙菩萨内戒经一卷 优□塞五戒威仪经一卷
      大乘三聚忏悔经一卷 菩萨五法忏悔文
      一卷 菩萨藏经一卷 三曼陀陀罗菩
      萨经一卷 文殊悔过经一卷 法律三昧
      经一卷 十善业道经一卷 圣 一帙大智度论一百卷 十帙 德建名立形端
      表正空谷 十地经论十二卷 传 一
      帙弥勒菩萨所问经论五卷 大乘宝积经论四
      卷 宝积菩萨四法经论一卷 声 一帙佛地经论七卷 金刚般若论二卷一帙
      处 一帙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破取着不坏假名论二卷
      文殊师利菩萨问菩提经论二卷 堂
      一帙胜思惟梵天所问经论四卷 湼槃论一卷
      湼槃经本有今无偈论一卷 遗教经论一
      卷 三具定经论一卷 无量寿经论一卷   转法轮经论一卷 习 一帙瑜伽师地论一百卷 十帙 听祸因恶福积
      缘善庆尺显扬圣教论二十卷 壁非 二帙瑜伽师地论释一卷 显扬圣教论颂一卷
      王法正理论一卷 大乘阿毗达摩集论七
      卷 宝 一帙 大乘阿毗达摩杂集论十
      六卷 中论四卷 寸阴 二帙般若灯论释十五卷 十二门论一卷 十八
      空论一卷 百论二卷 广百论本一卷
      是竞 二帙大乘广百释论十卷 资 一帙 一成
      唯识论十卷 尽 一帙大丈夫论二卷 入大乘论二卷 大乘掌珍
      论二卷 大乘五蕴论一卷 大乘广五蕴
      论一卷 大乘起信论一卷 宝行王正论
      一卷 命 一帙 摩诃衍论十卷
      宁 一帙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八卷 壁 一帙 大乘
      理趣六波罗蜜经十卷 杜 一帙道宗皇帝所办石经 大碑一百八十片十住断结经碑五片 花手经碑二
      十五片佛名经碑二十片 大威德陀罗
      尼经碑二十八片摩诃摩耶经碑一片 菩萨璎珞
      经碑一十一片大法炬陀罗尼经碑三十片 五千五
      百佛名经碑一十三片不空罥索神变真言经碑七片 贤功
      经碑一十八片入法界体经碑一片 须真太子
      经碑一片佛说德护长者经碑二片 超日明三
      昧经碑五片佛说浴像功德经碑一片 未曾有因
      缘经碑二片不思议功德诸佛所护念经碑三片 佛说
      成具光明定意经碑一片佛说妙法决定业障经碑一卷 佛说宝网
      经碑一片过去庄严劫千佛名经碑一片 未来
      星宿刧千佛名经碑一片见在贤刧千佛名经碑一片天庆八年戊戌十七日戊戌甲寅时建
      越二十余年至金天眷三年,沙门立英又续镌经二十七帙,经目石见存在南塔下。金云居寺镌葬藏经总经题字号目录□□□□□尼经四经合十二卷同帙 覆字
      号 □佛□昧海经一十卷同帙 器字号大方便佛报恩经七卷于同帙菩萨本行经□
      □□纸镌标在马鞍山洞里□□□□□□
      造此报恩经请知有□□□□□上中下三
      卷 欲字号 □□经□经合一十卷同
      帙 难字号菩□□□□□□经合十卷同帙 量子
      号 □□□□□□合十卷同帙
      墨字号中阴经五经合十卷同帙 悲字号
      大乘密严经五经合十卷同帙 丝字号大宝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三经合九卷同
      帙 染字号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二经合十卷同
      帙 赞字号苏悉地羯啰经三经合八卷同帙 羔字号
      七佛所说神咒经十经合十一卷同帙
      羊字号智炬陀罗尼经二十六经合十卷同帙
      景字号 德光太子经二十二经合十
      卷同帙 行字号菩萨内习六波罗蜜经二十三经合十卷同帙
       维字号 十地经三经合一十卷同帙
      书字号守护国界主陀罗尼经十卷同帙 经字
      号 □□乌枢瑟摩明王七经合十卷
       罗字号一字奇特佛顶经九经合十一卷同帙 将字
      号 菩提场所说一字顶轮王经十经
      合十二卷同帙 相字号佛母大金曜孔雀明王九经合八卷同帙 路
      字号 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
      十三经合七卷同帙 侠字号金刚顶瑜伽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修行仪轨
      十三经合九卷同帙 槐字号仁王般若念诵法十三经合六卷同帙 卿
      字号大圣文殊师利菩萨佛刹功德庄严经五经合
      七卷同帙普遍光明清净炽盛如意轮宝印心无能胜大
      明王大随求陀罗尼七经合八卷同帙
      封字号金刚手光明灌顶经最胜立印圣喜动尊大威
      怒王念诵仪轨法十三经合八卷同帙
      八字号已上计二十七个字号,此经碑有长有短,高下不平,当出来时宜慎护之,镌葬藏经施主山西奉圣州保宁寺沙门立英,俗弟子史君广等,奉为先亡生身父母法界众生,承此功德同生花藏,亲见诸佛,维天眷三年岁次庚申四月乙已朔十五日已未辰时痉之
      辽金经目所标千文经号,与石晋可洪集大藏音义随函录字号相同,可知是以契丹藏为经本也。日下旧闻引明周忱说云,至辽统和及金明昌之际,有沙门留公顺公亦增刻之,是又在天眷后六十年矣。
     
    第五节 元明补修
     
     
      刻经事业及金而止,至元时已石户摧圯,经本残缺,有高丽沙门慧月因参礼五台,路出房山,因申请修补,其详见元至正元年贾志通撰重修华严堂经本记。今雷音洞南壁上之胜鬘经上生经,有慧月修补题字,疑所修者仅限于雷音洞,而其余石室未尝开启也。
      入明而益衰,据一号志所称洪武十六年,正统九年先后重修云居寺而已。现在咸化九年碑记亦但造像庄严,不及石经。万历中达观禅师来山拜观石经,于洞中石下穴内发见隋大业十三年舍利函,即以奏闻,请入宫中供养,后复安置穴内,见憨山大师梦游集中涿州石经山雷音窟舍利记,然亦未尝及于石经也。
    作者:云音   来源:现代佛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