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南山律简史及其教理行果(一)

       第一章 南山律简史

     
      一、《四分律》——南山律的前身
      佛陀灭度后,五百罗汉结集三藏,优波离尊者诵出《八十诵律》。一百年后,随着佛教传播及众生根机的不同,产生了五个部派,即昙无德部、萨婆多部、弥沙塞部、迦叶遗部、婆粗富罗部。五位部主各自从律藏中选取与所在地域的众生相适应的律文,结集成五部律典。南山律即脱胎于昙无德部,此部受持《四分律》。
      《四分律》最初传入汉地,是在三国曹魏时期,昙摩迦罗尊者依四分羯磨为人授戒,后来又有沙门昙谛译出《昙无德羯磨》。一百多年之后,才由佛陀耶舍译出《四分律》及《四分戒本》。
      汉明帝永平年间(58-75),佛法由印度高僧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以白马驮经传入汉地。但在当时,佛教的戒律并没有一同传到汉地,所以在后来近两百年的时间中,中国的出家人仅是受三皈而已,并没有立羯磨法受具足戒。直到三国曹魏嘉平年间(249-253),中天竺沙门昙摩迦罗来到洛阳,看到当时汉地的僧众只是剃除须发、身穿缦衣,而没有律法行持,遂发心弘律。他于曹魏嘉平二年(250)在洛阳白马寺译出《僧祇戒心》一卷,开启了汉地律典翻译的先河;并敦请梵僧10人依四分羯磨法为人授具足戒,创立了以10位大僧传戒之先例,汉地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比丘。昙摩迦罗也因此被尊奉为南山律宗第二祖(四分律主昙无德尊者为南山始祖)。曹魏正元年中(254-255),安息国沙门昙谛来到洛阳,于白马寺译出《昙无德羯磨》。至此,汉地比丘羯磨受戒所禀之法才算具备。
      昙摩迦罗最初翻译律典时,考虑到汉地戒法初传,恐不适用文言繁广的广律,故只译出《僧祇戒本》,以供当时的僧人行持所用。所以在后来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汉地的出家人只能依《四分律》的羯磨受戒,而依《僧祇戒本》行持。直到姚秦弘始七年(405),《十诵律》最先被译出,僧众又多依《十诵律》行持,这就导致了当时的僧众“纳体从乎《四分》,戒本诵彼《僧祇》,随行宗于《十诵》”的混乱局面。
      姚秦弘始十四年(412),罽宾国三藏佛陀耶舍同凉州沙门竺佛念等人在长安逍遥园共同译出《四分律》。之后,《僧祇律》和《五分律》也相继被译出。时人又认为《僧祇律》和原先的《僧祇戒本》文理相符合,所以大多“舍《十诵》而奉行《僧祇》”。此后《十诵律》、《僧祇律》分别在南方和北方盛传一时,而《四分律》和《五分律》虽被译出,但最初并未得到广泛弘扬。
      《四分律》最初的弘扬始于北魏孝文帝时期(471-499)的法聪律师。当时的北方,研学《僧祇律》的风气已经十分兴盛,法聪律师最初也是研学《僧祇律》,后因详考受戒之源,发现汉地的比丘最初就是依《四分律》的羯磨受戒,却依他部律行持的问题,因此提倡“受随一致”,开始弘扬《四分律》。法聪律师首弘四分,开创了《四分律》在中国汉地弘扬的先河,因此被道宣律师称为《四分律》的“初开律师”,也被后人尊为南山宗第三祖。法聪律师之后,又有道覆律师继承师志弘扬《四分律》。
      虽然当时有法聪、道覆两位律师弘扬《四分律》,但影响并不是很大,北方还是以研习《僧祇律》为主。之后,经过道覆律师的弟子慧光律师,及其后学门人道云律师、洪遵律师、智首律师、法砺律师等众多四分律师的大力推动和弘扬,《四分律》逐渐在北方兴起,从而慢慢取代了《僧祇律》在北方的地位。
      北魏慧光律师,13岁时随佛陀禅师出家,早年研学《僧祇律》,后师从道覆律师研学《四分律》。北齐时应召入邺都任国统,所以后世多称其为“光统律师”。慧光律师一生大力弘扬《四分律》,著有《四分律疏》120纸,并删定《羯磨》、《戒本》,为当时众僧所传诵。此外,他还将《四分律》判通大乘,以使其适应汉地大乘佛法普遍流行的环境,也对后来道宣律师所主张的《四分律》分通大乘思想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因此被后人尊奉为南山宗第五祖。
      慧光律师门下弟子众多,其中传承其四分律学系统的主要有道云、道晖、昙隐、洪理、道凭、法上等。这些弟子又分别到各地弘扬《四分律》,使《四分律》的研习在汉地逐渐兴起。后来建立的相部、东塔及南山等四分律学三宗,皆出自慧光律师的门下。
      慧光律师之后,其弟子道云律师及门人道洪律师秉承师志,继续弘扬《四分律》,并撰有律疏,从学者众多,使汉地《四分律》研习之风日盛。此后,道洪律师的弟子智首律师又传至道宣律师,建立了南山律宗。
      智首律师,年幼时即随相州智旻律师出家,后师从道洪律师研学《四分律》。隋仁寿(601-604)以后30多年间,智首律师在长安弘扬《四分律》,听讲者非常多,连当时的律学泰斗洪遵律师也曾亲列于席。另外,自戒律东传至隋唐年间,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但五部律还是混而未分,僧众传戒多迷于体相,因此智首律师寻阅三藏,考核古今,撰《五部区分钞》21卷来辨析诸部律的异同,同时突出《四分律》的特色。此外,智首律师还著有《四分律疏》12卷诠释《四分律》,集前代四分注疏之大成,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使四分律学逐渐成为汉地戒律的主流。智首律师虽大力弘扬《四分律》,但不局一宗之见,同时主张遍学五部律典,促进了《四分律》与他部律的融合,也为后来道宣律师融合各部律以指导行事的思想奠定了基础。
      《四分律》传承的另外一支,则从慧光律师的弟子道晖律师传至洪遵律师,又经门人洪渊律师,传至法砺律师,创立了相部宗。法砺律师,15岁时随灵裕法师出家,受具后先后从静洪律师、洪渊律师研学《四分律》。法砺律师一生讲解《四分律》40余遍,撰有《四分律疏》10卷、《羯磨疏》4卷、《舍忏仪轻重叙》等,其中《四分律疏》与慧光律师之“略疏”、智首律师之“广疏”,在当时被称为注释《四分律》的“三要疏”。他主张综合各部律的观点,同时参考经论中戒律的思想来研究《四分律》,对《四分律》在汉地的本土化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随着隋唐的统一,《四分律》也随之传播至南北各地,并得到广泛的弘扬与研究。同时,《僧祇律》的弘扬在北方逐渐衰落,而《十诵律》则与《四分律》同时在南方得到了弘传。《四分律》与他部律的弘传和发展,都为后来南山律的建立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二、道宣律师——南山律的建立
      自北魏《四分律》首弘,至初唐时期,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四分律》在汉地的弘传已经非常兴盛,并得到广泛的学习和研究,成为了汉地律学的主流。在这期间,为《四分律》作疏或钞的有十余家,还有多家以口头的形式传承。这些都为道宣律师建立南山宗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当时《四分律》的注疏虽然很多,但存在“文繁”和“事阙”的问题。这些注疏大多依于《四分律》进行随文的解释,又偏于义理的辨析,不能紧扣实际,令初学者研学困难,不得要领。同时,在遇到《四分律》内容有缺或义理不明的时候,律师们或凭主观臆断而任情裁夺,或取他部律文而混滥自他,或依经论之辞而交杂律文,导致各随己见,行事无准。由于缺乏一套系统完善的可用于指导行事的著作,僧尼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许多现实的问题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因而又导致僧尼持戒混乱,乃至有些僧执事放纵非法,在僧团内部出现了诸多不如法的现象。到了武德九年(626),唐高祖以当时僧尼持戒不严、朝野讥嫌为借口,发动了沙汰僧尼运动,令戒行有缺者罢道还俗。
      道宣律师亲历了沙汰僧尼事件,又目睹了僧尼种种的不法行为,在强烈的护法心驱使下,他毅然挑起了重整律学的重担,注疏撰钞,最终建立了南山宗。
      道宣律师,俗姓钱,江苏丹徒人,生于隋开皇十六年(596)四月初八。17岁时,依长安日严寺的慧頵律师出家,20岁时依智首律师受具足戒。受具之后,随智首律师研习戒律,并听受《四分律》20遍。经过长期对戒律的学习和研究,使道宣律师深刻认识到当时律学中的种种问题。他曾就这些问题向智首律师求教。智首律师主张以《四分律》为主,同时遍学诸部律典,以便能够通达整部律藏,适用不同的根机条件。然而一部律典尚难掌握,五部遍学更难会通,并且多重标准也会令学人行事时难以取舍。这种方式虽然对律学的发展起到很大的推进作用,但是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文繁”和“事阙”的问题。
      另外,对于汉地四部律典同时弘传的混滥情况,唐代的义净三藏也曾指出其中“诸部互牵,章钞繁杂”,令人不易研习的问题,因此他后来翻译了一切有部的诸多律典,试图将其直接应用于汉地的僧团。但是汉地律学经过数百年的发展,若直接将其替换,势必会面临重新适应的过程,而这已经很难实现。
      道宣律师通过长期的研习和深入思考,认为《四分律》经过数百年的研究和实践,已经较能适应汉地的根机因缘。因此在前人四分律学研究的基础上,结合时代的因缘和产生的问题,于武德九年隐居终南山丰德寺苎麻兰若,撰写了《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三卷,成为南山律学的根本典籍。他一方面对前人《四分律》注疏进行“删繁”,以方便学人的研习;另一方面又合理引用他部律的观点,对《四分律》进行“补阙”,有效解决了行事中遇到的问题。同时,他还一改前人“疏解律义”的传统,而以“行事”为中心,将整个律学分为众行、自行、共行三个部分,并归纳为30个相对独立又彼此相关的专题,形成了一套全面完整的律学体系,极大方便了僧尼的研习与行事的需要,也为南山律宗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在隋唐时期,佛教得到快速的发展,尤其对经论的研究兴盛,逐渐形成了禅宗、天台宗、贤首宗、法相宗等本土性宗派。当时汉地僧团普遍重视经论的研习,如天台宗倡导通过学教来观修,而禅宗是“乘急戒缓”,侧重直悟心性,因而对戒律的持守逐渐忽视。然而,戒律一方面是所有的僧团和出家人共同需要遵守的规范;另一方面,又因律学本身的戒相繁多,开遮持犯不易掌握等因素,以致“诸师谈经说理无不精穷,考律行事未能决白”。所以这时候亟需一部可以指导行事的律学著作,道宣律师撰写《行事钞》可谓正当时机。《行事钞》上卷中的“结界方法”“受戒缘集”“说戒正仪”“安居策修”等篇,可以直接用来指导僧团内部众僧的行事;中卷中“篇聚名报”“随戒释相”“持犯方轨”“忏六聚法”等篇,则对个人学戒、持戒提供了方便;而下卷中“二衣总别”“四药受净”“导俗化方”“主客相待”“沙弥别法”“尼众别行”等篇,更是对某个主题进行专门的阐述,有针对性地解决行事中遇到的问题。《行事钞》就类似于一本戒律行持的手册,无论是僧团,还是个人,无论是学习教观者,还是参禅者,都可以依此来指导行事。
      《行事钞》的完成,不仅整顿了当时律学研究混滥的状况,促进了四分律学的弘传与研究,而且引起了各宗派对戒律的重视,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佛教整体的持戒环境。因此《行事钞》在初撰完成后,即受到僧尼热烈的欢迎,得到广泛的传播。当时的律学大德法砺律师也对《行事钞》大加赞赏,认为其“甚被时机”。
      《行事钞》完成不久,道宣律师又撰《拾毗尼义钞》,对前代诸师的观点进行梳理和辨析,也方便了后人的研究。《行事钞》重在指导行事,《拾毗尼义钞》详于义理辨析,二者解行相资,互为补充。贞观八年(634),道宣律师又先后撰写了《四分律比丘含注戒本》和《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前者把《四分律》中对戒相的解释进行系统摘编,方便初学者认识戒相,落实行持;后者对僧团中常行的羯磨法详细叙述,对于不常用者则略题名相,或隐而不述,使其便于在实际行事中操作。此后,道宣律师又分别为其撰疏,完成了《四分律比丘含注戒本疏》和《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疏》。其中《戒本疏》对应于《行事钞》的中卷,相当于止持的部分,《羯磨疏》对应于《行事钞》的上、下二卷,相当于作持的部分,两疏可以说是对《行事钞》核心部分的拓展和深化。贞观十九年(645)道宣律师又撰成《四分律比丘尼钞》,以指导尼众的行持轨范。《行事钞》、《戒本疏》、《羯磨疏》被称为“南山三大部”,《拾毗尼义钞》与《比丘尼钞》合称“南山二小部”,五部著作统称为“南山五大部”。五大部的完成,标志着南山律学体系的基本建立。
      汉地律学的发展,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在四部广律翻译之前,就曾有道安法师制定了《僧尼轨范》,对于汉地僧团的发展及后来律学的研究都产生很大影响。而且汉地小乘律学与大乘经论的发展几乎是同步进行的,如何调和二者之间的诸多差异和矛盾,也成为了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道宣律师初撰《行事钞》之后,虽然极大地方便了僧尼的学习与行事,也促进了律学的发展与传播。但对于律学中的本土化、戒体观等一些关键问题,内心仍然存有疑惑。因此他到各地参学,向当时的律学大德请教疑滞,后来又到相州日光寺访问法砺律师,离开之后在沁部山对《行事钞》进行了修订。他不仅详细考察了《四分律》与他部律之间的异同,并进行合理取舍,以便更好地解决实际行事中的各种问题;而且还注重吸收汉地已有的僧制,如道安法师的咒愿之法、布萨之仪等,促进了四分律学本土化发展。
      贞观十九年(645),玄奘法师在长安开辟译场,翻译了众多唯识、般若等佛教经典,道宣律师也曾应诏参与译事。此次经历,对道宣律师产生一定的启发,使他认识到唯识思想的重要价值。后来他离开译场,重返终南山,对《羯磨疏》和《戒本疏》进行了重修。他以唯识圆教的思想判定戒体为阿赖耶识中的善法种子,同时阐扬了《四分律》分通大乘之义,将《四分律》融归于大乘三聚净戒之中,最终达成了四分律学与大乘思想的融合。这不仅避免了佛教曾在印度发展过程中大小二乘无法融通所导致的严重问题,也使四分律学更加适应了汉地的根机因缘。
      道宣律师在撰写《行事钞》时,同法砺律师的戒体观一致,因《四分律》属假名宗,故依《成实论》将其戒体认为是非色非心之法。后来修订《羯磨疏》时,以《法华经》、《涅槃经》开显大乘圆义,并依唯识圆教的观点将其戒体视为阿赖耶识中的善法种子。后来怀素律师建立东塔宗,依《俱舍论》将四分戒体判定为色法。这三种不同的戒体观,是南山、相部、东塔三家律学思想中重要区别之一。
      除了“南山五大部”,道宣律师还撰写了《新删定四分僧戒本》、《教诫新学比丘行护律仪》、《关中创立戒坛图经》、《释门集僧轨度图经》、《释门章服仪》与《量处轻重仪》等诸多律学著作,使学人从登坛受戒,到日常的学戒、持戒、诵戒,再到僧中行事,都能有所依准,使南山律学体系更加完备。
      佛法二宝,赖僧弘传。道宣律师在引导学人持戒的同时,还非常注重僧格的培养。他在《净心诫观法》、《释门归敬仪》等著作中教诫学人要离欲舍俗,志向高远,恭敬三宝,精进修行,建立纯正的信仰,培养良好的僧格。《净心诫观法》原是道宣律师写给弟子慈忍的书信,其中阐述了袪除心垢、净心谛观的方法和次第,对僧尼的修行有非常重要的实践价值和指导意义。
      道宣律师创立南山律,以戒律为宗,使僧尼重视持戒,僧团恢复律制,从而振兴佛教,住持正法。此外,他还重视佛教整体的建设,多方面搜集资料,并整理撰写了《释迦氏谱》、《释迦方志》、《大唐内典录》、《续高僧传》、《广弘明集》、《集古今佛道论衡》等一系列护法弘教的著作,为住持三宝、传承佛教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唐高宗乾封二年(667),道宣律师于西明寺圆寂,世寿72岁,僧腊52。他所创立的南山律极大地促进了汉地律学的研究与发展。此后他的弟子周秀、文纲、大慈、智仁等继续传承南山律。其中周秀一系在汉地传承一直未断,到北宋元照律师又进一步发展南山律。唐中宗时期,文纲的弟子道岸律师请帝下诏,令江南执行南山宗,使南山律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广泛的传播与研究。后来又由文纲的弟子弘景律师传至鉴真律师,将南山律学著作传至日本,使南山律在日本也得到弘扬。
     
      三、元照律师——南山律的发展
      盛唐时期,南山、相部、东塔三宗并弘,使《四分律》的研究与弘扬达到了顶峰。到了北宋时,东塔宗逐渐没落不传,相部宗也慢慢融于南山律中,南山宗已然成为汉地律学的主流。期间虽经社会动乱而时有衰落,但对南山律学的研究一直绵延不断。据宋朝慧显律师在《行事钞诸家记标目》记载,唐宋四百年间,对《行事钞》所作注疏多达62家。
      然而,虽然历代律师对南山律的研究不断,注疏众多,但是各家观点却纷杂不同。或任随己见,理解各异,令后学者无从取舍;或随文解释,广谈义理,偏离了道宣律师重视行事的原意;乃至不辨教宗,依小乘有部经论来解释假名宗,对大乘圆教之理又少有阐发,导致南山律宗的真实宗义不能得到彰显。
      元照律师正是看到了前代诸家注疏的杂滥与不足,因此重新对道宣律师的著作进行系统的整理和注释,撰写了《资持记》、《行宗记》、《济缘记》以解释南山三大部。因元照律师长期住在杭州灵芝寺注疏、讲学,弘扬南山律,故被世人敬称为“灵芝律师”。他的这三部南山注疏,也被后人称为“灵芝三记”。“灵芝三记”的问世,在当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对南山律学起到了正本清源的作用,也成为后人研究南山律的必备典籍。元照律师也因此被誉为南山宗的中兴之祖。
      元照律师年少离俗,18岁时参加度僧考试,因通诵《妙法莲华经》而得度出家。初依祥符寺慧鉴律师专学毗尼,后从神悟处谦法师学习天台教观,同时广泛研学诸宗典籍,且以戒律为主。处谦法师曾勉励元照律师:“近世律学中微,失亡者众。汝当为时宗匠,盖明《法华》以弘《四分》。”[1]此后元照律师便深入研习律典,弘扬南山律学。
      北宋时期,在经历了唐武宗、后周世宗禁毁佛教两次大的法难之后,佛教的寺院和僧尼数量大量减少,很多佛教的典籍也在此过程中遗失了,其中就包括道宣律师的很多著作。元照律师曾感慨说:“祖师之训,亡逸过半矣!”他在研学南山律的过程中,广泛收集和整理道宣律师的著作,同时根据《大唐内典录》、《开元释教录》及《戒本疏·后序》等,对其最初撰写时间及后来重修时间详细加以考证,最终撰成了《南山律师撰集录》。同时又详细分析了前代诸师对南山律史的不同观点,最终楷定了南山九祖的传承谱系,撰成《南山律宗祖承图录》。这两本撰著的完成,全面梳理了道宣律师的著作及南山宗的传承,对后人研习南山律典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在研读道宣律师著作过程中,元照律师还对《行事钞》、《戒本疏》、《羯磨疏》、《拾毗尼义钞》等分别制作科文,极大方便了后人的研学。通过对南山三大部的仔细研读,元照律师准确理解了道宣律师的律学思想及发展脉络。道宣律师主张以《四分律》为主,融合诸部律典,并以唯识圆义诠释戒体理论,提倡大乘圆教的持律观,使南山律学很好地适应了汉地的文化环境。到了北宋时期,随着禅宗与净土宗的盛行,唯识思想逐渐衰落。因此元照律师结合时代缘起,撰“灵芝三记”注释南山三大部,继续阐扬了《四分律》分通大乘之义,并依天台圆教思想阐明南山宗义,更进一步促进了南山宗的本土化发展。
      在经历了会昌法难、五代之乱之后,北宋时期佛教的整体发展环境和唐朝时已不可同日而语,不仅僧尼数量大量减少,而且出家人普遍不重视持戒。面对当时佛教衰微、僧尼持律松弛的情况,元照律师曾严格遵从佛制,搭衣持钵,振锡乞食于市,却被认为行为骇异,受到众僧的排斥。后来他又推行依律增受戒法,也被他人视为矫异骇众。
      元照律师在弘律的过程中虽然历经坎坷、倍受艰辛,但他却不因此而退却,并在《论僧戒书》中说:“予事佛尽诚,人以为诈,不亦宜乎!”为了弘扬戒律,他整理了剃发、受戒等诸多仪轨,并于宋元符元年(1098)在明州开元寺建立戒坛,传授戒法。为了令众僧重视持戒,他还提倡戒律威仪,并撰写《应法记》注释道宣律师的《释门章服仪》,又作《佛制比丘六物图》与《道具赋》,对三衣、钵、具等随身器物,从制意、体相及加法等方面进行了详细介绍。另外,他还依照道宣律师的《删定四分僧戒本》重订了《删定比丘尼戒本》(《删定比丘尼戒本》在北宋时已经遗失),令尼众诵戒有所依准。
      在唐代佛教辉煌时期,汉地曾有八宗并弘,到了北宋时期,因僧人研学之风不再,法相、贤首等教门逐渐衰微,且各宗派间存在着相互排斥的现象。元照律师曾翻刻流通慈愍三藏的《净土集》,却被人状告至官府,指责其有毁谤禅宗之意。因此,元照律师在弘扬南山律的同时,还积极提倡各宗派间的融合,他在《论慈愍三藏集书》中说:“律与教与禅,同出而异名,殊途而一贯。”此外,他还广阅诸宗典籍,不仅以天台圆教思想阐明南山宗义,还积极倡导净土念佛法门,并著有《观无量寿佛经义疏》、《阿弥陀经义疏》、《佛说阿弥陀经义疏闻持记》、《无量寿佛赞》等净土注疏。他曾对学人说:“生弘律范,死归安养。平生所得,惟二法门。”他认为修行要以严持净戒为基础,而以往生净土为指归,如《济缘记·诸戒受法篇》中说:“然而浊世障深,惯习难断,初心怯懦,易退菩提,故须期生弥陀净土。”经过元照律师的努力,使南山律学思想有了新的发展,也促进了汉传佛教各宗派间的融合。
      元照律师曾说:“化当世无如讲说,垂将来莫若著书。”他为了弘扬戒律,振兴佛教,不仅撰写了很多南山律疏,还坚持为学人讲律,从听者三百余人。经过他的不断努力,不仅使南山律在汉地蔚然大振,还将其传至朝鲜半岛。宋元丰八年(1085),高丽僧统义天率诸弟子入宋求法,元照律师亲自为他讲述律宗之纲要并传授菩萨戒。义天僧统后来将元照律师的著作请回高丽雕板流通,并屡次开讲《行事钞》,使南山律学在高丽也得到了较好的弘扬。
      宋政和六年(1116)九月初一,元照律师趺坐示寂,世寿69,僧腊51,谥号“大智律师”。他的后代法嗣道询将其重要讲义、受戒仪轨,及《南山律师撰集录》、《南山律宗祖承图录》等著作都搜集整理在《芝苑遗编》里面。其中元照律师不仅对戒体、持犯、南山宗义及大小乘论等疑难问题重点进行了阐发,还依据道宣律师的“戒法、戒体、戒行、戒相”等戒学理论来解释和会通“梵网菩萨戒”,并作《授大乘菩萨戒仪》,对南山宗的弘扬与发展也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元照律师圆寂之后,传持他的律宗法脉者主要有智交(或道标)、则安等人。其中智交律师门下出惟一,惟一门下出法政,法政门下出如庵了宏和石鼓法久,了宏门下出铁翁守一,法久门下出上翁妙莲。其中,智交律师的律学著作现存有《资持记立题拾义》;则安律师有《羯磨经续解》、《行事钞资持记序解并五例讲义》各一卷;铁翁守一有《律宗会元》、《终南家业》,上翁妙莲有《篷折直辨》、《篷折箴》各一卷。这些律师在南宋时期还继续着南山律的传承。
     
      到了南宋庆元五年(1199),日僧俊芿入宋,从了宏律师研习戒律三年。他回国时请回许多南山律学著作,于日本京都盛弘南山律学,成为日本律宗泉涌寺派的开祖。后来又有净业、真照等日僧先后入宋求戒学律,归国后于京都泉涌寺、戒光寺等继续弘传南山律。当时还有唐招提寺后学觉盛、睿尊重兴鉴真大师所传之南山律,并且开坛传戒,积极培养律匠。南山律学在日本遂得到广泛研习和传播,其中亦产生了众多注疏。
      鉴真大师所传南山律被后世称为“南京律”,而俊芿所传则被称为“北京律”,经过南北两派的不断交流与研究,使得南山律宗在日本得到了继续弘扬和发展。在江户时代,日本律僧还分别将“南山三大部”“灵芝三记”以及元照律师所作科文合会为一,既方便了使用,也使得南山律典在日本得到较好的保存。
      南宋以后,禅宗盛行,很多律院被改成禅院,禅门清规也逐渐代替传统律制,成为汉地出家人的持律准则。随着南山律学的研究者越来越少,南山律学撰述也逐渐在汉地散失殆尽。到了元朝时,南山律宗在汉地的传承已经不明。
     
      四、弘一律师——南山律的重兴
      经历了唐朝开宗立派的鼎盛,北宋时期的中兴,南宋时期的渐衰,元代蒙人入宋以后,中国的佛教已是强弩之末,律宗更是显得门庭冷落。除《随机羯磨》外,南山律典也因各种原因逐渐散失殆尽。明末清初之际,虽有云栖袾宏,蕅益智旭、古心如馨、三昧寂光、见月读体等大德弘律,但因难见南山律典真容,南山宗最终还是积重难返。近代之律宗,已难觅南山之律风,受戒徒具形式,律宗乃至整个汉地佛教已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
      所幸的是,民国初年,徐蔚如居士将《卍续藏》中的“南山三大部”与“灵芝三记”及其科文的合会本,以及《比丘尼钞》、《拾毗尼义钞》从日本请回中国。后来又于天津创立刻经处,将请回的南山宗律书进行刊刻流通,为南山宗的复兴创造了条件。民国时期,弘一律师为重树律幢,点校南山三大部,所用底本即是天津刻经处的流通本。
      弘一律师,俗名李叔同,1880年生于天津,出家前曾留学日本,在绘画、音乐、书法、诗词、戏曲、金石等方面皆造诣精深,并开创了中国近代文艺的新风尚。后于1918年出家,同年9月在灵隐寺受具足戒。弘一律师初出家时,因阅读《梵网合注》、《灵峰宗论》而发起学律之愿。他在最初阅藏时,对义净三藏所译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和所著的《南海寄归内法传》大为赞叹,故专心研习有部律。后受徐蔚如居士劝请,认为中国千余年来均秉承南山宗,不宜更张,因而开始研究、弘扬南山律。
      随着研习的深入,弘一律师认识到南山宗自建立之初即伴随着本土化过程,最能适应汉地僧众的根器条件。为了振兴佛教,重整律幢,他发大誓愿:“愿从今日尽未来际,誓舍身命,愿护弘扬南山律宗;愿以今生尽此形寿,悉心竭诚,熟读穷研南山律钞及灵芝记,誓求贯通,编述表记,流传后代。”此后更是倾尽一生弘扬南山律教,使南山律在汉地得到重兴。
      近代以来,佛教衰微,对于佛典的研习更是欠缺。天津刻经处虽将南山律书刊刻流通,但却罕有请购者,大多是赠送与人,亦少有人研读。弘一律师发愿弘扬南山律,历时多年对《行事钞资持记》、《戒本疏行宗记》、《羯磨疏济缘记》、《含注戒本》、《随机羯磨》等南山律学著作进行圈点、校勘,极大地促进了南山律的流通,也方便了后学的研习。
      弘一律师最先开始点校的是《行事钞资持记》,首次点校历时3年。之后又依对校本进行对校,并改正其中的错误,所用的对校本有:宋刊本《行事钞》、《资持记》,日本《卍续藏》原本,大谷大学藏日本宽文十年刊本,宗教大学藏日本德川时代刊本,《卍续藏》中所载《毗尼讨要》、《四分律比丘尼钞》。对校完成后,又与从日本请回的《行事钞资持记》、《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通释》(以下简称《通释》)和《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济览》(以下简称《济览》)进行对校,其中,与《通释》、《济览》还进行了第二次复校。因此,《行事钞资持记》的点校前后共进行了4次,《戒本疏行宗记》共点校了两次,《羯磨疏济缘记》点校一次,前后历时4年零8个月,其间还完成了与《续藏经》、《律宗会元》的对校。在校对《含注戒本》、《随机羯磨》时,弘一律师还酌情选用了当时刚刚流传不久的敦煌写经。此外,在系统校勘的同时,弘一律师还对底本中的标点做了详细修订,对后学准确理解文义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天津刻经处所流通的南山三大部,是依《卍续藏》中的合会本进行复刻的,其眉页上原本冠以科判,因雕版不易而删去未刊。南山三大部科判的层次极为复杂,内容深奥,义理精微,倘不能统领全文,很容易迷失其中,因此,弘一律师在首次点校时,即以红笔补写了天津版删去的科文。为了方便后学研习,他还用线、圈、括弧、勒、点、三角等十几种不同符号,配以红、黑、蓝、粉灰、橙黄等多种颜色,对三大部中的大小科文、分段层次等进行标示区分,同时也对重点内容及警策语句进行标注。三大部的点校整理工作前后历时12年才完成,点校后的三大部,科判结构明晰,内容层次鲜明,使研习者对于隐藏于其中的幽深奥义一目了然,成为南山律在近代最佳的研习版本。自此,黯淡700年的三大部在汉地又重获生机。
      除了点校南山三大部外,弘一律师笔耕不辍,为后学编写了南山三大部的表记、随讲别录、科文等,极大地方便了僧众的学修。弘一律师编著的表记有《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简称《戒相表记》)《事钞持犯方轨篇表记》等。其中《戒相表记》以犯缘、罪相、并制、境想、开缘等为纲目,将250条比丘戒条分缕析,是初学比丘戒者难得的佳作。律师自认为此表记为其出家后最大之著作,在其圆寂之前曾立遗嘱,委请刘质平居士将《戒相表记》印2000册以为纪念,足见律师对此表记的重视。弘一律师所编著的讲义有《含注戒本随讲别录》、《删补随机羯磨随讲别录》、《行事钞资持记随讲别录》等。此外,弘一律师还对原著复杂的科文重新进行了整理,编著有《事钞略科》、《事钞戒业疏科别录》、《随机羯磨疏略科》、《四分律比丘尼钞科》等。晚年,弘一律师又着手整理从日本请回来的《通释》和《济览》,删繁取要编著《行事钞资持记扶桑集释》(简称《扶桑集释》),但此书未完成就圆寂了,后由妙因法师继承遗志,终使此书得以付梓流通。《扶桑集释》是日本诸多律师注释《行事钞资持记》的摘要汇编,全书共10卷,是学习《行事钞资持记》非常好的参考书籍。
      弘一律师悲愿弘深,除了点校三大部,编撰律书,还不辞劳苦,四处奔波弘扬南山律学,培养律学人才。1931年,弘一律师在佛前发愿,以3年为期,演讲律宗三大著作《行事钞资持记》、《戒本疏行宗记》、《羯磨疏济缘记》。1933年2月,弘一律师在厦门妙释寺宣讲《戒本疏》、《戒相表记》。6月,于泉州开元寺尊胜院宣讲《戒本疏》及《随机羯磨》,并宣布成立“南山律学苑”。1937年,偕传贯、仁开、圆拙三位法师北上青岛弘法,为湛山寺僧众开讲《随机羯磨》,10多天后,因体力不支,由仁开法师代座。之后,仁开法师又在弘一律师的指导下讲授了《戒相表记》。
      佛法二宝,赖僧弘传。弘一律师虽不收徒弟,却培育了大批律学人才,使南山宗风得以传承。追随弘一律师学律的有圆拙法师、传贯法师、仁开法师、妙莲法师、性常法师、广洽法师、亦幻法师、广义法师等。1933年,在灵峰大师诞辰日,弘一律师率性常法师、广洽法师等拟定《南山律苑住众学律发愿文》,其中,“誓尽心力,宣扬七百余年湮没不传之南山律教流布世间,冀正法再兴,佛日重耀”,体现了律师不忍圣教衰的悲心。为了更好地培养人才,1934年,弘一律师委托瑞今法师于南普陀寺筹备建立佛教养正院,律师曾为养正院学僧作题为《青年佛教徒应注意的四项》的讲演,勉励学僧们惜福、习劳、持戒、自尊。3年后,佛教养正院因抗日战争停办,但仍然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佛教人才。
      除了出家众,弘一律师还非常重视在家信众的教育,倾注了很大的心血,将南山律中适合在家信众学习的内容进行摘录汇编,最终完成了《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使僧俗二众都能阅读研习,南山律学得到广泛传扬。
      1942年九月初四晚七时三刻,弘一律师安详西逝,世寿63,僧腊24。弘一律师出家之后专精律学,其持戒之精严,近代无能出其右者。他一生倾尽全力点校南山三大部,弘扬南山律学;又编撰律书,融合中日律学,普被僧俗二众,使南山律在中国重新得到复兴。继北宋元照律师之后,800年来唯此一人,弘一律师也因此被誉为南山宗十一祖。
      弘一律师圆寂之后,圆拙法师秉承他的遗志,在新中国宗教政策恢复后,继续弘扬南山律,悉心培养了演莲法师、界诠法师、济群法师等律学人才,使南山律成为中国现代僧团普遍遵承的律教。
      (作者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
     
      【注 释】
      [1]“近世律学中微”至“盖明法华以弘四分”,详见《释门正统》卷8,《卍新续藏》75册362页下栏。
    作者:释学诚   来源:法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