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学诚会长:在一诚长老示寂追思法会上的讲话
  • 2017-12-28
  • 作者:
  • 来源:

(2017年12月27日)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学诚

 

  人天眼灭,法海舟沉;山河失色,草木含悲。本会名誉会长,世界佛教徒联谊会名誉主席,北京法源寺、江西靖安宝峰禅寺住持,江西云居山真如禅寺退居住持一诚长老,于2017年12月21日在真如禅寺化缘了毕,安详示寂,世寿91岁,僧腊68年,戒腊61夏。

  一诚长老,俗姓周,1927年2月出生于湖南望城,1949年6月剃度出家,法号一诚,字悟圆;1956年11月于广东韶关南华寺受具足戒。长老曾于虚云老和尚前亲炙教诲达四年之久、深得奥义,为中国禅宗沩仰宗第十代、临济宗第四十五代法嗣,历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世界佛教徒联谊会副主席、第十届与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政协江西省第九届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亚洲宗教和平会议联合主席、中国佛学院院长等职,为新中国佛教事业的复兴与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

  作为当代高僧、禅门泰斗,一诚长老道心坚固、修行精进,戒珠朗润、禅心圆明。长老善根深厚,天资聪慧,幼年即随出家族叔饱受佛法熏陶。少年时代因入寺礼佛,心有所动,遂萌发出尘之志。22岁时,于湖南长沙县(今望城县)洗心庵礼明心和尚出家,得偿夙愿。1956年,听闻虚云老和尚驻锡江西云居山、恢复真如禅寺的消息,深感善知识难值难遇,毅然入山参礼,得虚老耳提面命、教导钳锤。追随虚老期间,长老诵经学教、作务参禅、福慧双修、绵密用功,打下了稳固坚实的佛法修学根基。“文革”期间,长老入云居山垦殖场劳动,虽饱经磨砺,依然不舍本愿,对境修行、道心弥坚,在劳动之余坚持诵经坐禅,用功不辍。改革开放后,长老勇猛承担起复兴道场、领众薰修的重任,举凡朝暮课诵、坐香打七、过堂用斋、出坡劳动,无不率先垂范、一丝不苟。真如寺新禅堂落成后,更是率领大众一日坐香十四支,体现出一心办道、成就大众、陶铸龙象的大精进与大愿力。担任本会会长期间,面对繁剧的公务,长老不忘修持本分,善自调心、不妄攀缘。即使晚年病重,亦常正念现前、系念佛号。长老一生的行持充分体现出为了生死、明心性、度众生而刻苦用功、勇往直前的禅僧本色,为我们树立了以戒为师、勤修三学的佛门榜样。

  作为杰出爱国宗教人士、深受信众爱戴的佛教领袖,长老一生爱国爱教,坚定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拥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积极协助党和政府贯彻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法律法规规章,努力推动佛教各项事业的健康发展。他说:“没有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就没有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就没有我们国家今天改革开放、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就没有我们国家幸福美好的未来,我们佛教徒就不能真正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我们的佛教事业就不会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我们要始终把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放在第一位,对党和人民、国家和民族要知恩报恩。”他常谆谆教诲佛教青年:“要把维护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维护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和佛教悲智平等、契理契机的教法圆满统一起来,以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担负起大乘佛教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重任。”任全国政协常委和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期间,长老认真履职尽责,积极参政议政,多次就佛教界关心的问题提出提案,为宗教政策法规的制定完善和贯彻落实,为维护佛教界合法权益、推动佛教事业健康发展,促进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为促进宗教关系和谐、增进人民福祉发挥了积极作用。在长老担任全国政协常委期间,相关的提案多达20余份,其中就北京法源寺、潭柘寺、戒台寺、白塔寺等寺院为社会侵占的问题,除了提交政协提案外,长老还以直接给党政领导写信的方式促进解决,为佛教事业的健康发展开辟了通途。

  一诚长老毕生致力于重兴祖庭、丕振宗风。上世纪50年代长老就跟随虚云老和尚恢复云居山真如禅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长老积极把握落实宗教政策的有利因缘,秉承虚云老和尚遗志,在党和政府领导支持下,在十方善信发心护持下,先后率领僧众重兴江西云居山真如禅寺、靖安县宝峰禅寺。古刹重光,佛日再辉;三宝有寄,四众得安。但凡寺院建设之事,长老无不亲自擘画,亲身参与,着眼高远,重在实用,胼手胝足,夙夜匪懈,务求殿堂布局合理、宝像清净庄严,利于僧众安心办道,能使信众向善生信。长老重视建设寺院硬件设施,更重视发扬优良传统,继承清净道风,农禅并重、禅戒并举,订立规约、严明规矩,注重实修、作育人才。在长老住持下,真如禅寺逐渐成为全国佛教界“道风正、规矩严、农禅好”的样板丛林,为佛教事业恢复振兴起到了示范作用,作出了积极贡献。

  一诚长老毕生倡行以戒为师,注重道风建设。他说:“今天我们特别拈出‘以戒为师’,并非是权宜之计、治标之举,而是基于戒法是佛法的根本,亦是顺应时代的要求。”长老始终牢记虚云老和尚圆寂前的殷殷付嘱,践行倡导佛陀以戒为师的悲心遗教,躬行示范、严持净戒。长老认为,戒法是僧格的根本,譬如建房,若根基不稳,终不成大厦。他说,“我们修行人一定要持戒,因戒才能生定,有定就能发慧……若不持戒,无有是处。”长老不仅自己精心持戒,而且以大愿力弘传戒律,对于种种仪轨作法娴熟于心,传戒如法如律,善能策励戒子发上品心,得上品戒。自从任云居山真如禅寺住持后,即恢复三年一传戒的传统,更经常应请到海内外名山古刹传戒,高树戒幢、绍隆三宝。如曾两次应台湾中台禅寺惟觉长老之邀赴台传戒,又曾应宣化上人之邀,作为“中国佛教赴美弘法团”成员参加了1989年的万佛城传戒大典,担任尊证和尚。长老高度重视道风建设,任本会会长期间,曾多次指出:“在国家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贯彻执行的因缘下,佛教的道风建设如何,是决定中国佛教兴衰存亡的根本大事。”为此,他主持编撰了《以戒为师》《禅七仪规》《禅七》等关于佛教道风建设和禅修仪规的图书,主持制定修订了一系列佛教界规章制度,为提高佛教教务管理的制度化、规范化水平,端正道风,保持佛教精神本色奠定了坚实的制度基础。

  一诚长老一向重视作育僧才,绍隆佛种,续佛慧命。他以宏誓愿传续法脉,以慈悲心摄受众生,剃度弟子近百人,皈依弟子数十万。长老悉心培养的法子,不少已经成长为佛教团体的骨干力量、弘化一方的法门龙象,为中国佛教的继往开来注入了绵绵不绝的动力。长老十分重视发展佛教教育事业,始终认为:“以教育培养人才,通过院校教育、寺院教育、居士教育培养合格佛教人才,是佛教兴衰存亡的关键所在。”任本会会长期间,他多次强调:“要把大力加强和发展佛教教育、努力提高四众素质,作为全国佛教界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在长老领导下,本会组织召开了第二届海峡两岸佛教教育座谈会、第七届理事会佛教教育和文化专门委员会工作会议,开展了全国汉语系佛学院现状调查,组织了全国佛教院校教材调研,对佛教人才建设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作为中国佛学院的院长,长老特别关心青年学僧成长,经常深入学僧中间,谈心指导、言传身教,春风化雨、润物无声。长老曾捐赠50万元善款用于佛学院教材编写。卸任会长后,长老依然心系佛教教育事业发展,捐款200万元支持中国佛学院新校区建设,以实际行动为佛教事业传承发展的百年大计发光发热。

  一诚长老慈悲为怀,热心慈善,拔苦与乐,利济人间。长老常说:“要以慈善回报社会。报国土恩、报众生恩是佛教徒知恩报恩、慈悲济世、无我利他的积极人生观。”凡利生济世之善举,诸如修路济贫、赈灾救难、兴学助教、安老怀少等,长老皆本菩提心随缘力行,或法财兼施,或主持倡导,或提供助缘,必使善业圆成,众生得济。长老不事张扬,不求名闻,不图回报,一切功德普皆回向,生动诠释了“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菩萨悲愿。任本会会长期间,长老指出:“慈善事业是佛教界回报社会、服务社会的具体体现,也是佛教徒实践佛陀教导的有效途径。”并强调:“慈济和奉献的精神要在佛教界大力倡导,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获得社会的认同,才能更好地立足于社会。”他如是说,亦如是行。面对“非典”疫情、西南雪灾、汶川地震、印度洋海啸等灾情,长老带领全国佛教界发扬“同体大悲,无缘大慈”的菩萨精神,捐款捐物、赈灾救难,并亲自主持法会,祈请三宝加被消灾解厄,救拔众生离苦得乐。汶川震灾发生后,长老不顾高龄亲赴灾区慰问受灾群众,协调港澳台地区佛教界救灾物资顺利送达灾区,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评价。长老主持本会工作期间,全国佛教界各类公益慈善捐款达4.4亿多元,以实际行动体现了佛教慈悲济世的精神,彰显了佛教界服务社会、利益人群的积极作用。

  一诚长老秉持佛教慈悲、和平的教义,致力于海外联谊和对外友好交流事业。长老说:“要开展与全世界各国佛教界的友好交流与合作,弘扬佛教慈悲喜舍的伟大精神,宣传佛教的和平教义,反对暴力,反对战争,维护和平。”2005年,长老与两岸三地佛教界长老大德共同发起举办世界佛教论坛,倡导“人心和善、家庭和乐、人际和顺、社会和睦、文明和谐、世界和平”的“新六和”精神,呼吁世界各国佛教徒联合起来,为构建和谐世界贡献智慧和力量。长老积极带领本会开展对外友好交流,率团赴韩国、日本出席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促成佛指舍利赴韩国瞻礼供奉,巩固了中韩日佛教黄金纽带关系。长老还率团访问尼泊尔、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缅甸等国家,积极推动佛牙舍利赴缅甸供奉瞻礼,加强了我国佛教界与南亚、东南亚国家佛教界的传统法谊,赢得了国际佛教界的尊敬和赞誉。长老积极从事与港澳台地区和海外华人佛教界的联谊,多次率团赴台港澳地区参访交流,先后主持护侍佛指舍利赴我国台湾地区、香港地区供奉瞻礼,密切了祖国大陆与台湾地区佛教界同宗同源的法脉关系与深厚法谊。长老以年迈之躯,往来于海峡两岸,奔走于世界各地,播法音于五洲,结善缘于四海,为促进祖国和平统一,为加强中外佛教友好交流、增强我国佛教的国际影响力、宣传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为维护世界和平、增进众生福祉作出了卓越贡献。

  我曾于长老领导下工作八年,乘此胜缘,常得亲近长老,耳濡目染、深受教益。工作中,长老立场坚定、顾全大局,恪尽职守、善应因缘,坚毅安忍、民主平等;对上恭敬、对下慈悲,对事认真、对人和气。生活里,长老少欲知足,以法为乐。长老对自己要求严格,常摄身心,毫不放逸;对众生慈悲宽厚,真诚热情,有求必应。有缘亲近长老者,无不如沐春风、欢喜温暖。

  一诚长老的一生是爱国爱教、知恩报恩的一生,是志求佛道、勇猛精进的一生,是勉力承当、默默奉献的一生,是慈悲济世、忘我利他的一生,是为佛教事业鞠躬尽瘁、奋斗不息的一生。长老为我国佛教事业殚精竭虑、呕心沥血,贡献了毕生心力,功德巍巍,光照后人;人天常怀,永不磨灭!

  “贫僧不会禅,洗脚上床眠,卧食烟霞粕,心明月满天。”

  这首言语朴实、意境高远的禅诗展现了一诚长老空灵自在、超凡脱俗的精神境界。如今长老所作已办,示现圆寂;肉身虽灭,法身常住。长老爱国爱教的赤子之心、自在洒脱的禅者风范、无我利他的菩萨精神、慈和安详的长者情怀、光辉广大的愿行功德,铸就了不朽的精神丰碑,永远激励我们远绍如来、近光遗法,慈悲济世、广利有情,为新时代中国佛教事业健康发展不忘初心、勇猛精进!对长老最好的缅怀,就是将他老人家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体之于心、践之于行、宣之于众,以长老为楷模,爱国爱教、正信正行,为明心见性用功办道,为正法久住深心奉献,为普度众生行愿无尽;对长老最好的缅怀,就是要团结三大语系佛教四众弟子,以修学佛法得来的清净心灵、坚强定力、般若智慧与担当精神,积极投身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为实现民族复兴伟大梦想作出佛教界应有的贡献。

  至诚祈愿三宝慈光加被,一诚长老往生净土,莲品高增;倒驾慈航,乘愿再来。

  • 韩国国会“正觉会

    2018年9月28日下午,韩国国会“正觉会”朱英豪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