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道觉作补充发言

      

      一、序

      佛教的社会作用若能自豪的以“千年传承的法脉”作为自我评价,那应该是在不同的时期,佛教通过教法的合理运用,善于吸收各时代的精神,从而作出适合当时时代的实践方向。在历史中留下顾及社会不同层次的民众所需的鲜明足迹。尤其,强调实践大乘菩萨道的韩中日佛教在悠久岁月里讲求与大众共修的‘生活佛教’为目标的上求菩提,更重视下化众生而指向‘共生共存社会’,不懈于谋求智慧和率先履行的努力。那么,现今我们生存的这个时代的时代精神是什么?问题所在哪?给我们佛弟子赋予怎样的社会角色?是否先作诊断方能治疗呢?

      二、娑婆世界的现址

      众所周知,我们生存的21世纪娑婆世界有着如下特征。首先,由于科学技术的发达和累积,人类过着未曾有的舒适和物质上富裕的生活。可以说产业革命之后由于交通发达全世界像同一个城镇一般,人们进入同一个生活圈子。不仅是韩中日三国,连东西方的距离也早已像邻近朋友的家一样被拉近了。况且,现今数字信息化的技术社会使民众通过就如重重无尽华严法界因陀罗网一般的互联网,人人都能各自照见唯独自己一法界。脸书、YouTube视频网站就是,无论身处何地,世界所发生的事情只要有人目击就上线溢满了网络空间,迅速触及世界各地民众的意识里头。另一边,由于市场资本主义促成的消费文化深入了大众的生活,具备了电视、冰箱、轿车、手机,以及教育设施和休闲文化的普遍等,上一个世纪无法想象的事竟然变成眼前现实。说21世纪的我们娑婆众生超越人、阿修罗层次正在享受着天神般的生活也毫不惊讶。

      可是在另一角度而言,电视、电影、网络等大众媒体吐露不停不堪应付的讯息洪流里,不分男女老少随时暴露于暴力和道德诱惑中,宣导娱乐和享乐的媒体和商业宣传无论户内户外泛滥盛行,容易使安分守己的人们反误以为无能或伪善人士。追求人生认识本来面目的人们,无论自己愿不愿意,必须忍受露出于相对评价的平台上。不仅如此,国家社会以经济开发和资金的累积为优先做法的共业,常以‘开发’名义助长了生命生态环境的破坏和污染,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环境的灵敏度是较迟钝。我们并没感受当前的异变,说不定在未来尚未预测的时刻突发有众生会后悔的灾变。促使生产和消费无限竞争的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在漫长时间里只有奔驰而不曾刹车,使人信仰从金钱价值评价人为能力的‘资本万能’拜金主义。连个人人格和社会道理也终究在黄金之前跪下,竟然成为社会默认的协议事项。

      还有,从广的说我们生存的现代社会面对种族歧视、宗教对立以及地区性霸权等,人类和平受到威胁;狭隘的说,国内存在着进步与保守理念的对峙、贫富差距导致的经济民主化反目、自私的区域主义、劳资问题等,越加深化社会两极化和不平等结构。恰如火上加油似的,纠葛当事者越来越激化敌对关系,‘旁观’的大众则远远从话题疏离,沦落为群众里孤独的人。我们早目睹眼无对方只喊自以为是我执,骄慢的言说和不讲理的态度逼迫对方无条件投降的黑白对阵的论点,没有条例又不合理的韩国社会真实面目。虽很委屈,这就是你我共存的这个娑婆世界的‘现址’。

      三、传承千年的法脉

      于次,‘传承千年’的韩国佛教在学习什么呢?佛陀和元晓千年的教法告诉我们什么呢?

      反顾以往,人间无论何时何地不曾间断过对立和矛盾,是因为此地乃六道轮回的众生界。佛世尊早教诫,一切烦恼痛苦始自我们贪嗔痴我慢和迷惑。无我是缘起的另一名称。佛世尊说若无正见便无法自立正确的人生观,要我们明白世间缘起法。佛世尊说缘起法開示就是生滅因緣。简单地说,就是世界上一切事物、现象的生起都是相对的,都是互相存在的关系和条件。如果没有这个关系和条件,任何事物和现象都无法生起。因此缘起法而言,我们生活现场的看得惯或看不惯,站我这或你那边,对或错等也没有不变固定的本性。若我们深入察觉彼此的主张和存在理由的缘起因果,还能以黑白理论‘死命’的敌对、邻避效应、道德上的谴责吗?在现实里应用缘起法,就不会为反对而反对,以坚信‘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觉醒尊重对方,通过沟通交流调和对立,有意识的关照对方。若明白缘起的我——无我,便能将骄慢化为雅量、自以为是的我执化为宽容和服务的自我改变。菩萨道的实践不异于无我的实践行动。

      元晓是在韩国民族中有崇高地位的出家人。他的一心同源观、和诤思想闻名遐迩,一切法基于一心,,一心即是众生心,众生心就是大乘又是寂灭(涅槃),以《楞伽经》和《起信论》的深旨为己旨,强调一切归根于一心的一心同源观。一切存在和现象始自一心,心本平等不予差别,从心而言真如生灭不异。所谓回归心底、恢复本来面目,是指灭除由心产生的一切差别,觉察万物本来的平等性,是主张以无差别的慈悲心对待一切众生存在。因此,学习元晓的精神,一切皆唯心造,也可以说是一切在于自己的念头,再难的对立排挤也在我们的一念之下可以转境为和谐融合。一心和诤思想是给我们娑婆世界带来圆融会通的妙药。再坚持不过的意见和态度也在高一层次的角度或换个观点来看,只不过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可达到会通。从佛教史观点而言,当时宗派佛教对蹠点上的中观和唯识宗派对立时,元晓一心和诤思想起了圆融作用。对缘起‘诸法性空’中观论和‘唯识无境’唯识论的对立,元晓认为其实体只是真如合生灭两门,主张一心思想。再说,元晓是已证得达到无诤三昧的导师,现今我们社会应该学习其思想。

      四、继往开来的千年

      如前谈及,现今大众由于科学技术的发达和累积人类过着未曾有的舒适和物质上富裕的生活。医学的发达使人长寿过着健康日常,轿车、飞机、手机和网络为基础,人们享有全球性沟通,自动化的产业设施和办公环境让人从贫困和过分的劳动中解放。可是,生活在讯息泛滥的环境里,人们来不及觉知怎样才是‘好好的生活’,即自小生活在社会既定的政治、经济、社会、教育的框架里被迫无限竞争。辛苦竞争的成长过程,只为金钱上的报酬和阶级地位,并以此评价一切的社会是现今社会的真实面目。大家族制度的崩毀,单人户家庭在社会逐渐增多,对个人趋向的优先尊重胜过集体标准,从中我们难免感到被冷落、隔阂。人们生活在自己没有选择权的生活到一定时候,总会意识到自己本来的整体性,开始关心生命‘本来面目’、人生价值和意义。对自己未曾学习关心的问题和其解答在精神上感到怀疑而彷徨。我们生存于拜金时代无限竞争的自我虐待里生存,追求自我逃避的享乐主义、道德越轨行为的现代人反而被人同情。

      在此机缘里,我们韩中日三国的佛教能起何等作用?

      若无向现代社会提示贴切的药方就没有任何效用。自从佛陀、元晓等无数的高僧大德在‘继承千年’岁月活跃的善知识,是我们三国佛教徒的自豪。我们有责任贡献于现今社会,只以高呼‘恢复人性本来面目!’‘恢复人人具有的佛性!’口号就不能成为给社会的药方。认清时代精神方能给与社会药方。何为21世纪韩中日三国的时代精神?世界成为地球村的今日,韩中日不能与世界分开。我认为21世纪世界的时代精神,第一以科学和高科技的尖端知识的可持型发展;第二持续增加自由、平等、慈悲为基础的社会正义和对人权要求;第三现实社会里‘积极参与’方能被肯定宗教和哲学以及人文学的功能和存在价值。

      佛法的无上价值是百说无厌的,我们要以世间的语言模式传达给现今人们,必须先熟悉世间语言——了解现代人类热衷的生活方式,在僧伽教育里不得不安排学习科学的尖端知识。把现代物理学、遗传生物学、宏观经济学等安排为必修课程,那怕是只上课到‘概论’程度,也是为了方便了解现代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因为僧伽所说的语言不可用现代人听不懂的方言。即使讽诵阿含、华严、法华,摄受中论、唯识,倘若不知牛顿、爱因斯坦、达尔文、凯恩斯,被认为他只是古代善知识,就无法认定为给现今社会解救问题的讲话对象。通过网络的自在性给何时何人提供开放的僧伽教育。

      接着,现代社会多少有过分的追求自身权利,奖励个人自由和权利厌弃独裁和极权主义。不再容忍封建主义的思考和形态,在社会正义的观点上也应该要被拒绝。幸好,我们佛教在佛陀诞生偈: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三世皆苦吾当安之,主张一切众生的生命尊严和平等。佛陀抨击印度种姓制度,不分男女老少、不分种族,为实现人人平等的僧伽共同体而努力。可是,现今社会里弱势民众的权利和要求常被忽略,不少数的民众处于人权的四角地带。现今的佛教应该挺身站出来照顾这些弱势群众,实践佛教众生济渡精神。该是培育政治学、社会福利、伦理学甚至法学、行政学方面的僧伽人才的时候了。

      最后,有些人士对佛教说宗教不如哲学,不知称赞或嘲笑的评价。很可能对于佛教内在思想的深奥和智慧而言。佛教不仅是宗教、哲学、人文学、艺术,哪个范围不涵盖在其中呢?无论佛教教义圆满的智慧,若没以社会参与的方式在社会里头‘参与’‘实践’,佛教将沦落为‘没有生命’的宗教。讲到佛教‘布施和忍辱’的实践,我很钦佩韩国一位善知识说的话:‘亲切是最伟大的宗教’。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人只顾着祈福,也有学者只懂教法上的学识,有些出家人只顾自身的修持。我们都要站出来关心邻里,以慈悲的时间累积功德。我们要脱离偏向观念、形而上学的佛教,要走向社会、民众同步。

      佛教是不离世间觉。美国的“禅和平组织”(ZPO:Zen Peacemaker Order)打破禅修等于坐禅的以往观念,竖起‘认真工作是禅(work = zen practice)’的旗帜,教导城市贫民制面包的技术和佛教健康的生活方式。对于不知如何照顾自己而沉迷于麻药、酒精的贫民,以耐心和慈悲心走进帮忙并给与辅导。这不就是失意众生的观世音菩萨吗?这是百丈怀海禅师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不劳不食思想的再度呈现。21世纪佛教健康的面貌在‘现实参与’中可看到。

      五、结论

      我衷心地希望僧伽里出现这样的善知识。具有宗教慧命和科学知识通达的出家人;对邻里的伤痛不是只以怜悯的眼光,而是走去亲自给解救办法的出家人;无论身处何地自负‘本来’主人而总比客人低头的出家人。如此‘高’僧是即使‘入涅槃而不住于涅槃’,也是‘证得菩提而不挂碍菩提的出家人’,难道不是吗!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