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诚信法师作补充发言

     

      今日在此会场之中,时光仿佛回溯到宋代的宁波。陆游在《明州》的诗中说:“海东估客初登岸,云北山僧远入城”,生动地描绘了彼时中韩日三国“象犀珠玉”的商贸交易与“斯文槃槃”的文化交流交融盛况。《法句经》云:“从因生善,从因堕恶,由因泥洹,所缘亦然”,如是善因,感如斯善果,今日能有幸参加“诸上善人、聚会一处”的盛会,我想离不开往昔法乳因缘之所成就。抚今追昔,我们共叙过往之情谊,同话当来之发展,借此机会,我想结合佛教的时代使命来略谈禅法如何在当代弘扬的几点思考。

      一、回顾历史——忆法乳之恩深

      佛教由印度而传至中国,由中国而至日、韩,又在各自的国土内发芽生根,普行教化。日本的长屋王所作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之诗偈,最能表达中韩日三国佛法同宗同源的深厚情谊。三国虽有地域之区隔,但是佛法“同天”,法乳“同源”。

      法乳同源之认知,第一是“情谊”的向度。中韩日三国佛教,就像一条大河,流出若干分支,又由若干分支,再聚汇三条主干。韩、日两国的诸多法脉由中国输入,但是三国之间的佛法交流是多向度的,是互促共进而共生的。当年荣西禅师从日本国运送来木料助虚庵禅师修复天童寺的“千佛阁”,重源禅师捐赠木料修建阿育王寺舍利殿;高丽籍僧人义寂法师,培养了我国四明知礼、慈云遵式等天台大师,从高丽回流的天台文献,推动了宋代天台“义学”的发展。所有这些都说明千余年来,中韩日三国佛教徒之间的法乳情谊始终是相互交融的,佛法的安立成为三国佛教界共同发展的因子,也是共同推进了整个东北亚地区的佛教发展的动因。

      法乳同源之认知,第二是“传承”的向度。说到这里,让我想起在天童寺与阿育王寺之间的小白岭上有一座“揖让亭”。这是当时大慧宗杲禅师自阿育王寺来访时,宏智正觉禅师自天童寺出来迎候之处,两位大师所传持的禅法宗旨不同,但惺惺相惜,谦和揖让,一时传位佳话,展现两位大师既坚守于各自之传承,又和合一味的胸襟与气度。祖师揖让的故事,为我们提示了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中韩日三国佛教界的法谊首先是建立在“同”的基础上的,因为我们都有弘扬佛法的共同愿望,我们都有推动佛在人间的理念,我们都在解读佛陀的基本经典,我们都希望佛教能够在未来的世界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当然,我们也看到了三国之间地理、历史、经济、社会、文化等等诸多的因缘条件有所不同,佛法的教制、仪式等等所不同,但是所有的不同,并不影响我们的大同目标,就佛教之主旨本怀与佛法之内在本质而言,他们始终是一脉相承的,同宗同源。由此,三国佛教之交流贵在求同存异,和合团结,摒弃于国界、宗派之藩篱,共同致力于保持佛陀教法传承的正统性与纯正性,推进佛教弘传形式契理契机的现代转型,为东亚佛教走向世界而作出典范。

      法乳同源之认知,第三是“责任”的向度。昔日慧思禅师依《大智度论》付嘱智者大师“当传灯化物,莫作最后断种人也”,未来的佛教要行使菩萨愿力。不辱祖师,佛教的慧命要在我们手中弘传与光大。唐终南山沙门道宣法师曾经说过:“唯菩萨者,为上求佛果,下度众生之人。诸佛赖以传法,众生赖以出苦,其荷担之责任,亦重矣。”今天,我们仍然要做的还是像祖师一样,为了众生之苦的解脱,勇于荷担弘法的家务。宏智正觉禅师举沩山仰山之公案,作诗偈云“是须记取南山语,镂骨铭肌共报恩”。感念先辈祖师的悲心愿力,忆念法乳之深恩,贵在于要共同担起在这个时代弘扬佛法,利济有情之责任。

      二、安住当下——谋禅法之弘传

      佛法传承与弘扬所要基于时代经济社会情境变迁而作出相应的策略性调试。在适应“现代性”的改造中,“人文化佛教”显示出自己的使命。其所提供给社会大众的是一种道德的启发与观念的启示,其实践更多地指向于道德以及某种特定审美修养的养成。这种调适,为佛教的弘传提供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中韩日的许多寺院都在致力于生命禅法的弘传。天童禅寺,正在努力于恢复“传统禅七”的弘传,普及大众的禅法教育。回归传统,回归林泉,回归心灵的诉求在这个时代正在增强,“返璞归真”的东方思潮在整个世界阐扬。禅法即是生命智慧的实践形式——观照身心,调伏身心,进而体达生命的实相,促进“禅法化佛教”的发展,“佛教与心理学”的课程,禅修对心理治疗与抚慰,这些东方智慧闪烁着永不消失的光芒。

      于生活直下的观照,这是禅法的特色,也是佛法鲜活生命力的具体体现。禅法可以实现内在生命与外在世界之间的和谐,这与禅宗的“行住坐臥,无非是道”、天台宗的“如一切世间治生产业,皆与实相,不相违背”相契合。有修有证是禅法实践的基础,将佛法之知识落于闻思修一体化的笃实行履之上,发扬宋代祖师所施设的“看话禅”、“默照禅”两大甘露门,鼓励众生抉择根性,落在具体入手处。禅法要去神秘化、去玄学化,以符合现代人的语境,建构其清晰的理论与实践体系。把明明白白的禅交给众生,在生命实践中从事禅行,在生活的实践中体会禅悦,在日常的活动中回归本来面目。禅法的生命在于它的内在活力,用广大心地法门去容纳不同的宗门禅行,把握次第观修步骤,保持直指人心的大乘禅法特色。

      三、展望未来——树千秋之法幢

      佛教传承,离不开教、解、行、证。将佛法之知识与修心之实践相融合,生起相应的智慧,是佛法心印传承延续的关要所在,也是改变个体生命——趋于智慧、改变外在世界——趋于和谐的关要所在。中韩日三国一脉相承的法乳恩济,要融入有情的生命实践之中,融入世界历史的发展进程之中——高树千秋之正法宝幢,惠泽当下与当来之有情众生。展望三国交流之未来,我有如下之倡议:

      知恩报恩,以禅法的精进实践,来继承我们共同的精神财富。禅法是东方文明中的一种特质,而基于佛教教理的出世间禅法,则是佛教所独有的特质。法乳恩深,我们要更加担起继承从佛陀到先辈祖师一脉相承的禅法实践传统的责任,将之发扬光大。

      不忘初心,以禅法的生命观照,来疗愈时代的烦恼与痼疾。诸供养中,法供养最,诸布施中,法施第一。禅法是佛教向整个世界的献礼。在这个庸扰的世界中,我们当以勇猛精进之力,向世界传播禅法的潮音,普令大众照了于生命的实相,解脱于烦恼的束缚。

      高树法幢,以禅法的内在超越,来推进外在世界的和谐与和平。经云:“随其心净则国土净”,外在世界是内在生命的投射,我们当藉禅法由个体生命与智慧的契合,而推动外在世界之间的和谐与和平。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