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怡藏法师作补充发言

     

     

      又是一年丹桂飘香时节,中韩日三国佛教界人士携手相聚中国宁波,举行第十九次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共同追本溯源,探访追思三国佛教千年法谊感人历史,推动三国佛教“黄金纽带”继续友好稳固发展,时节因缘殊胜,令人欢喜赞叹。在此,我谨代表浙江省佛教界对本次会议的召开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对与会的三国大德致以最热烈的欢迎!中韩日三国地理毗连,文化习俗同出一源,宗教信仰一脉相承,三国佛教界友好交往史话更是留给后世的宝贵财富。在此,我想就三国佛教发展的历史、现状及未来,作简短的补充发言。

      一、法谊千古 源远流长

      赵朴初老把三国友好文化交流的发展历史,尤其是其中三国佛教的友好交往历史比喻为“黄金纽带”,这条“黄金纽带”同源同种、一脉相连,虽历经风雨而百炼成金,至今仍焕发无限光芒与生机。历史上,三国佛教界无数高僧大德殚精竭虑,不辞劳瘁,为法忘躯。他们不顾万难相互学习取法,共同铸就了深厚的法谊---一条真正能经历考验的“黄金纽带”。

      中韩佛教交流历史可远溯至公元4世纪,在唐宋时期达到高峰,至公元14世纪末方渐入尾声,历时达千余年之久,参与人数有史可考者达300余众,足迹遍布全中国,范围之广、影响之深不啻为世界文化交流史上的奇观之一。千余年的交往过程中,高僧辈出,神昉、圆测、义湘、慈藏、道义、明朗、元晓、金乔觉、义通、谛观、义天等等诸多大师,均为两国佛教发展与两国友谊做出突出贡献。总的来说,中韩佛教交流是全面系统且具有双向性和互补性。一方面,韩国佛教从中国学习吸收诸多营养,创立本土佛教。诸如义湘入唐从智俨受学,回国后创浮石寺,被尊为海东华严宗初祖;道义来唐学禅,归国后成为海东迦智山第一祖;明朗入唐学杂部密,回国后创立金光寺,成为海东神印宗开山祖师;义天虽贵为高丽王族,因发心振兴教纲,浮海抵宋,寻师求法。他先后游历了开封及浙江杭州等地参禅问道,后来追随杭州惠因寺净源法师修学天台宗和华严宗,曲尽其妙,归国后“发愤忘遐”,致力于弘扬佛法,创立了本国天台宗,值得一提的是,义天后来送还《华严经》三部共170余卷入慧因寺,弥补了中国因唐末、五代教难、兵灾所造成经籍失散问题。慧因寺因此也称高丽寺,见证了中韩世代友谊。另一方面,韩国佛教也为中国佛教的发展做出不可忽视的贡献,高句丽僧朗被追尊为中国佛教三论宗初祖,元晓法师的《大乘起信论疏》对中国华严宗产生极大影响;谛观法师撰写《天台四教仪》为中国天台宗中兴奠定基础;宝云义通被推尊为中国天台宗第十六祖;金乔觉于唐开元年间(713),航海至中国,并游历中国浙江、安徽,最后卓锡安徽九华山。因其修行高深,圆寂后真身不化,而被世人认定为地藏菩萨转世。

      中日佛教交流历史可追溯至公元6世纪,在中国隋唐时期,鉴真法师六渡日本传授戒律,至今,日本的唐招提寺仍闪耀着中日的友好情谊。日本方面则派遣遣隋使、遣唐使来华交流学习,这其中就有最澄、空海、圆仁等日本佛教界的大师。最澄来华先是参拜浙江天台山,并从道邃法师学习天台教义,后带回大量天台典籍,创立日本天台宗;空海则在唐留学2年,跟随青龙寺阿阇梨学习真言教义,归国后创立日本真言宗。两宋之际,中日佛教友好交往持续发展,南宋绍定元年(1228),宁波天童寺僧寂圆深智、义云东渡日本弘法。后在日本建曹洞宗第二道场宝庆寺;南宋淳祐六年(1245),天童寺僧兰溪道隆应日僧明观智镜邀请,携弟子义翁绍仁、龙江赴日弘法,后在日本创建建长兴国禅寺;来华参学日本禅僧人数众多,以荣西和道元最为知名。荣西于公元1168、1187两度入宋,先后参学于天台、天童、育王诸山,后从天童虚庵怀敞处受传临济心法,归国后创建日本临济宗;道元禅师则于公元1223年入宋,历访天童、育王、径山、天台诸山,参谒无际了派、浙翁如琰,最终于天童长翁如净处开悟。回国后,建永平寺,创日本曹洞宗。

      日本佛教对中国佛教的发展也多有助益,如日本僧正源信的《往生要集》在中国倍受礼奉,近代中国从日本收集大量遗失典籍,促进本土佛教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以上中日韩三国求法交流的诸多大师中,有多数都与中国浙江发生联系,他们中的很多人初来中国时是在浙江的明州(即宁波)、山门、临海、温州等地登录、或学习、或者巡礼过浙江的诸大祖庭道场。如金乔觉大师初入中国即是在浙江山门地区登录;宝云义通在浙江明州(宁波)地区登录,并最终留在宁波弘扬天台宗;义天则浮海来浙江杭州追随惠因寺净源法师,并在宁波地区传法授道;鉴真法师六渡日本,其中有三次与浙江宁波有密切联系;荣西两次入宋均于明州(宁波)登录,初次来华时巡礼过浙江天台山,第二次来华则在宁波天童寺参学;道元禅师于中国南宋时期来华,其主要学习地点为当时的宁波地区,先是跟随宁波育王寺典座学习,后又参访天台山、雁荡山等地,最后于天童寺如净长老处开悟。

      “久经烘炉火,真金色愈鲜”,中韩日三国是真正经历患难的千秋兄弟情,在今天,我们当无比珍惜这种得来不易的宝贵法谊,发愿共同守护古德先贤愿力所造就的“黄金纽带”。

      二、立足当下 开创未来

      回顾历史,我们尤需感恩中韩日三国的古德先贤,感恩他们不辞艰辛,冒着生死危险,远涉沧海,足履险川,他们当中有许多魂系故国而身死他乡,更有葬身鲸波为法捐躯者。每思及此,潸然涕落,无尽崇敬与感恩之情油然而生。然后由于种种复杂的社会历史原因,中韩日三国佛教交流事业也曾出现了短暂的挫折和波澜,乃至陷入停滞,但“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仰赖三国佛教界大德大愿大行,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老为恢复和重光三国佛教千年友好情谊,不懈努力,他所提出的“黄金纽带”新构想,不仅仅是佛教史上的重要成就,更是中韩日三国文化交流和三国人民友谊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盛举。

      现如今,在中韩日三方共同努力下,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机制不断成熟,内容不断丰富,涉及弘扬佛法、人类和平、社会发展、环境保护、宗教对话等等诸方面,不仅促进中韩日三国友好交往,也促进了整个亚洲地区的民间友好往来。在三国关系上,赵朴老所提倡的:“纪念先德,毋忘历史,世代友好”,依然值得大家学习领会。金刚非坚,愿力惟坚。三国佛教的美好未来,需要大家的共同发心发愿,在此我衷心希望会议能深入三国友好历史,共探新时代佛法精髓,为增进各国佛教徒和人民的心灵沟通和理解,为推进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发展事业贡献自己独特的力量,也祈愿第十九次中韩日佛教交流会议圆满成功。

      谢谢!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