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武觉超作基调发言

      

      一、导  言

      比睿山被称为日本佛教的母山,日本佛教各宗派祖师辈出。比睿山开山祖师最澄(766-822)入唐求法,从师修学,蒙授大法;佛法相传,即承师直接相传的“血脉相承”之法缘,奠定了比睿山日本佛教母山这一历史地位。

      关于佛法相承,奈良时代(710-794)布教开宗的所谓“南都六宗”(位于古都奈良的华严宗、法相宗、律宗、三论宗、俱舍宗、成实宗)自不待言,弘法大师空海(774-835)开创的真言宗,乃至镰仓时代(1192-1333)成立的净土宗各门流、禅宗、日莲宗等日本佛教各宗派也都极为重视印度、中国、朝鲜半岛(韩国•北朝鲜)这一法脉传承关系。

      在本基调讲演中,我首先概述比睿山天台宗的相传、相承的历史渊源,然后论述阐明这一相传、相承历史作为日本文化及思想如何再生并继续发展,以及法灯传承的历史及现实意义。

      二、传教大师最澄的佛法传承

      当年,传教大师最澄随第18次遣唐使入唐,于明州(今宁波市三江口)上岸之后,先后于台州(今临海市)天台山、越州(今绍兴市)受法。

      传教大师最澄入唐求法,在大唐贞元20年(804)9月至贞元21年(805)5月共8个月期间,曾先后于台州龙兴寺及天台山,从道邃、行满二位座主受“天台智者大师法门”。其后又于台州从道邃座主受“大乘菩萨戒”,于越州从顺晓阿阇梨受真言密教,并于天台山从翛然受达摩禅法。比睿山天台宗门将传教大师最澄在中国所受之法称之为“四宗相承”。

    1.jpg

      (1)天台法华宗相承

      天台法华宗相承系天台智者大师教观(教理与实践)之相承,即智顗的高徒灌顶在《摩诃止观》序中所示“金口相承”(释尊在印度的付法相承),以及基于“今师相承”(追溯至天台大师面授之师的相承)之相承;其后,天台大师之下第7祖道邃、行满二师将天台法门血脉相传于最澄。

      最澄将印度至中国的法脉相承,添加译经家鸠摩罗什三藏,以及天台宗所依《妙法莲华经》和龙树《大智度论》,后世称之为“译主相承”或“经卷相承”。此外,南岳慧思与天台大师将灵鹫山释迦如来直接传授的佛法称之为“直授相承”。

      最澄所示血脉相承图,概要如下:

    2.jpg

      (2)最澄所示胎藏金刚两曼荼罗相承图

    3.jpg

      胎藏界大日如来之教,经中印度僧善无畏及其弟子汉译为《大毗卢遮那经》(《大日经》),后经新罗僧义林相传于顺晓。此外,《金刚经》所示金刚界由大日如来传于金刚萨埵、龙猛、龙智、金刚智,后经不空传于顺晓。贞观21年(805)4月18日,最澄于越州镜湖东嶽的峰山道场,从顺晓阿阇梨受胎藏界、金刚界两部灌顶。

      (3)关于达摩大师的付法相承

    4.jpg

      达摩大师的付法相承,依据最澄所示佛法相承血脉可知,垂迹释迦传于龙树,后经菩萨达摩、后魏达摩、慧可相承之法脉,由天平8年(736)来日唐僧道璿授于大安寺僧行表,后经行表传授最澄。最澄入唐求法之际,曾于贞观20年(804)10月13日,在天台山从翛然受达摩所传上述同一法脉的牛头山法门。

      (4)关于天台圆教菩萨戒相传血脉。

      天台圆教菩萨戒相传血脉,源于《梵纲菩萨经》教主卢舍那佛(释迦受诵),此外,与(1)所示天台法华宗相承源流相同;贞元21年(805)3月2日,最澄曾于台州龙兴寺极乐净土院从道邃受大乘菩萨戒。

      三.基于佛法相承的比睿山佛教的确立

      最澄受上述四法相承归国后的翌年,即延历25年(806),恒武天皇敕许比睿山“年分度者”(每年得度者)二人,比睿山日本天台宗与南都六宗同为国家公认之宗派。

      因此,最澄将由中国相传的天台大师教观法门称为“止观业”(天台法华),而将真言密教法门称为“遮那业”(真言密教),将其并立为比睿山佛教的两大支柱。

      关于止观业与遮那业的关系,最澄主张:止观业与遮那业同为以成佛之一乘为宗旨的重要法门,因此不可将二者以优劣而论。

      最澄的上述主张,为其后由慈觉大师圆仁(794-864)、智证大师圆珍(819-891)、五大院安然(841-902)大成的“圆(天台法华)密(真言密教)一致”学说奠定了基础,成为以“四宗融合”之综合佛教为基础的比睿山佛教特色之一。

      关于僧侣必须恪守的戒律,最澄主张:比睿山天台宗门非依南都佛教所遵循的《四分律》之“具足戒”,而应遵循其本人在唐期间,于台州龙兴寺从道邃所受”大乘菩萨戒”。最澄倡导的大乘戒,直至最澄入寂七日后方才获得朝廷敕许。其后,大乘戒成为日本佛教的道德规范之准则。

      四、关于比睿山“遮那业”的发展

      比睿山真言密教的相传历史中,最澄入唐期间,于越州从顺晓所受密教法门历经1200余年的今日,依然以“山家灌顶”之形式传承于比睿山生源寺灌室。

      此外,最澄的高徒圆仁入唐求法期间,曾于唐开成7-8年(841-842),在位于唐朝都城长安的青龙寺、大兴善寺、玄法寺受胎藏界、金刚界、苏悉地三部大法。经圆仁举扬,该三部大法在比睿山传承不绝,今日仍为日本天台宗僧侣所需“经历行阶”,每年于比睿山法华总持院举行“传法灌顶”(入坛灌顶与开坛灌顶)。

      上述相传于比睿山延历寺的灌顶源流,即由最澄、圆仁以及空海传承的真言密教的中日韩三国的法脉源流如下:

    5.jpg

      五、关于比睿山“止观业”的发展

      比睿山的止观业,即天台大师的教观(教理与实践)法门,基于四种三昧行(常坐三昧、常行三昧、半行半坐三昧、非行非坐三昧),通过坐禅、念佛、诵经、巡礼、回峰、礼拜、写经等,以比睿山独自且范围广泛的实践修行方式发展至今。

      此外,比睿山以《法华经》为讲经论义的中心,其中尤以通过“法华八讲”及“法华十讲”钻研教学之风最为盛行,因此比睿山作为佛教学术之山而发展至今。

      由于时间所限,下面我简单地介绍一下上述诸种修行方式中有关“念佛”的形成与发展。

      最澄由中国天台山传来的四种三昧中的“常行三昧”,依据《般舟三昧经》以阿弥陀如来为本尊,连续九十天讽诵“南无阿弥陀佛”,边诵边行(行道,即步行),以成就止观,即成佛为目的而念佛。该“念佛”称为“止观念佛”,为比睿山天台念佛的起源。

      此外,前述圆仁入唐求法之际,曾于山西省五台山及长安修习念佛法门,并将法照禅师的“五会念佛”传承至比睿山。所谓“五会念佛”并非以成佛而是以往生极乐为目的,通过唱诵音曲念佛而谋求往生极乐世界。其后,“五会念佛”的音曲发展为日本的“天台声明”(佛教音乐)之源流。

      通过圆仁传承的“五会念佛”,诞生了比睿山净土教集大成之名著《往生要集》三卷(惠心僧都源信撰于985年)。在《往生要集》的导引下,比睿山天台宗门的法然(1133-1212)、亲鸾(1173-1263)等日本净土教各宗开祖辈出,日本念佛法门发展至今。

      六、结语

      综上所述,以最澄为首的入唐求法僧所传中国佛教诸法门,奠定了日本佛教的基础,作为崭新的日本佛教思想、佛教文化而再生、传承并发展至今。

      最澄在比睿山创建“一乘止观院”(国宝“根本中堂”)之际,以药师如来为本尊,点燃“不灭法灯”,口诵“不灭法灯,世代相传,永放光明”,展示了为使释尊之教传至未来永劫,日中韩三国佛教相传的至为重要的意义。

      我认为:将以源于日中韩三国佛教相传的诸法门而兴隆发展起来的多种多样的教义、实践、仪礼、文化应用于现代社会,发大慈悲心谋求世间众生心灵安宁,乃至世界和平;持续不懈地弘法布教,持续不懈地实践精进,这就是最澄所展示的“不灭法灯”的根本精神。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