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明生法师作基调发言

     

      中韩日三国一衣带水,风月同天。通过历史上彼此间的文化交流,尤其是悠久的佛教交往,共同促进,相互发展,共同创造了东亚地区卓越的文明互鉴,造福各国民众,也为世界佛教发展和地区和平做出了优异的贡献。今天在美丽而富饶的古明州——宁波,欢喜相聚,畅谈法门历史,缅怀先德,同宣心语,共赴所期。我谨代表中国佛教界,向与会各位嘉宾,致以无上的祝福和亲切的问候。

      今天大会以“法乳千秋,一脉相承——东北亚佛教交流的回顾与展望”为主题,接下来我将从三个部分,围绕“中韩日三国佛教历史渊源及其对未来的展望”做基调发言。

      一、水乳交融 源远流长

      佛教在中古时期一直是东南亚与东北亚地区最有影响的宗教之一,许多国家都以奉佛为其特色,佛教文化就是加强与周边国家外交联系的桥梁。历史上,韩国、日本等国先后接受了中国的佛教,滋养和丰富了本国文化,扩大了佛教文化在世界的影响。

      在朝鲜的“三国”时代,佛教从中国内地先后传入朝鲜半岛。公元六世纪中叶,佛教由中国经由百济传到日本,初期的弘扬以圣德太子为最大功臣,确立佛教为国教。此后,日本留学僧陆续至中国求法,将中国佛教的思想传承、宗派教说、修行方法等引进日本,逐渐演变成日本特有的宗派佛教思想。在佛教东传日本之后,日本以佛教为纽带,与当时的中国建立了政治、经济、文化、宗教,乃至建筑、艺术、农耕等社会各个领域,全方位的友好交往与联系。

      在全面深入的碰撞交流中,佛教文化所取得的成就则是举世瞩目,流芳千古的。其中以遣唐使发挥的作用,在历史上被三国人民称道赞扬。公元6世纪,正是中国中原地区重新统一,文化全面兴盛之时。出于学习中国先进文化制度的需要,日本和朝鲜半岛,相继派遣使者前往中国,历经隋唐宋三个朝代近五百年的时间。使者们除学习中国先进的政治、经济制度外,还十分仰慕中国的佛教文化,以及由佛教文化的兴盛而呈现出高超的文学和建筑艺术。在庞大的遣唐使队伍里,三国僧人彼此往来的身影穿梭其中。其中最著名的如鉴真、金乔觉和慧灌等人。

      鉴真大师六次东渡日本,最后一次成功。在日本广建戒坛,传律受戒,并且给日本带去了大量的佛教章疏,工匠技艺,医学文化,并尊为缔造日本文化的恩人。金乔觉,即地藏王菩萨的化身。韩国王族,创立了九华山道场,成为中国四大名山之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悲誓宏愿,形成了中国佛教精神的重要部分。高丽慧灌,到中国跟随三论宗吉藏大师学法,后至日本开创三论宗。其后者,如新罗元晓,日本最澄,空海,荣西,中国隐元禅师等等,在三国佛教史上,因西来东渡,开宗立派,赫赫声名,熠熠生辉,不胜枚举。也正是三国佛教的祖师大德锲而不舍的坚持与不懈的努力,不断开创交流合作,传承相接的牢固根基,才有中韩日三国佛教祖庭相望,法脉相连,水乳交融,源远流长。

      二、和衷共济  法幢同擎

      佛法在世间,也不离世间无常变迁之因缘规律。中国佛教虽然创造了隋唐时期空前发展,名僧辈出,著述极多的鼎盛局面,然而也因政教关系的逐步恶化,经历了唐武宗时期的会昌法难。这次法难,使中国佛教元气大伤,大量重要的研究材料和经论被焚烧,使得佛教复兴遭遇前所未有的巨大瓶颈。就在佛教典籍无以为继,教理难以再现辉煌的情况下,朝鲜和日本僧人及政府,秉着同根同源,共生共荣的祖庭情怀,全力支持中国佛教的伟大复兴,反哺所出,使得大量经卷可以重新回归中国。

      据《吴越王传》中记载,在安史之乱与会昌法难的双重打击之下。中国天台典籍已为数不多,当时仅有海东高丽国天台教法极为盛行,典籍保存完整。由吴越王派往韩国的使者带去了钱弘俶的亲笔书信及五十种宝物,求取经典。于是高丽王令僧人谛观持佛典入华,谛观祖师来到吴越之后留居于螺溪定慧院,不但谦虚受教于义寂大师,随其学习教观法门,而且将所携全部天台宗典籍悉付于师门,这对天台宗的中兴传承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清末时,杨仁山居士创立金陵刻经处(同治五年(1866)创设,到宣统三年(1911)仁山逝世为止),被尊为中国近代佛教复兴之父。经杨居士手订的《大藏辑要》共列经书460部,3220卷。其中通过南条文雄博士在日本搜购得中国唐代散逸的佛经论疏有近300种,约占所列经目460部的70%。

      再有,道宣律师的《南山三大部》历经宋、元、明、清七百多年间,少有人弘扬戒律,多数律典在战火之中烧毁。民国徐蔚如居士从日本请回《三大部》,在天津付梓重刊,但错误遗漏很多。近代高僧弘一律师慨叹戒律之衰微,发愿毕生学弘戒律,从日本请得古板《三大部》,历经二十年,遍考中外律典丛书以校正之,才使得《三大部》在东土重放光芒。如上种种,无不显示同舟共济的同根之情,法幢同擎的同源之谊。三国佛教薪火相传,慧炬长明,法缘绵延,令人铭记缅怀。

      三、铭记先德 捍卫和平

      佛法是和合一味的,佛教徒是懂得感恩的。和合是同源的落实,感恩是使命的践行。1952年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在北京开会 期间, 赵朴初居士代表中国佛教界将一尊象征慈悲和平的佛像请 托 与会的日本代表赠送给日本佛教界,引起日本佛教界的强烈反响。日 本佛教界友好人士大谷莹润、西川景文、菅原惠庆、大西良庆长老等 多次组团渡海送还中国在日殉难烈士遗骨,发起了“日中不战之誓” 的签名运动。1962年中日两国佛教界和文化界共同发起纪念鉴真逝 世1200周年活动。1980年,在邓小平同志的支持下,两国佛教界举行 鉴真大师像回国探亲活动。此次活动再次掀起了中韩日三国佛教不忘历史,铭记先德,寻根访祖,友好交流的新期盼。故1993年已故赵朴初会长亲赴日本参加“日本佛教界与韩国佛教界共同纪念中国佛教协会成立40周年”的庆祝活动,在活动上他高瞻远瞩地提出:中韩日三国佛教界的友好交流自古到今已形成一条“黄金纽带”。这一形象的比喻,立即得到韩国和日本佛教界的赞同和响应,并共同倡议提出“三国佛教黄金纽带会议”,以期为三国佛教延续法脉交流,为东北亚地区和平,乃至世界人民的福祉,做出这个时代佛教徒应有的贡献。三国佛教黄金纽带会议自1995年首次举办以来,先后经历了十九次大会,走过了二十多个年头,“三国佛教黄金纽带会议”业已成为三国佛教友好交流的核心活动。本人在已故赵朴初会长和历届中佛协会长的提携信任下,见证和参与了这十九次的盛会。在此期间,亲身领略到三国佛教彼此之间的千古法谊,希冀地区和谐稳定,守望世界和平的拳拳之心,何幸如之,毋庸讳言!我们三国佛教要一道铭记水乳交融的历史,共同缅怀为三国佛教事业奉献力量的先德,合力捍卫地区与世界和平,抵制制造区域动荡不良因素,让三国佛教的友好力量,成为发挥三国民间外交的主流作用,团结协作,共谋共筹。

      我们期望继续深入开展三国佛教法务活动,促进三国佛教文化交流的深度和广度。以广东佛教界举办的“禅宗六祖文化节”为例,不仅吸引了韩国、日本和东南亚各国很多著名寺院的法师信徒前来参礼访问,既弘扬了优秀传统的佛教文化,也进一步增强了与各国佛教界的友好往来。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要坚持轮期举行,不断加深中韩日的友谊,并借此推动国际佛教的和平运动。佛陀教诫我们“多次的重复就是为了更好的悟入”;祖师开示我们“念兹在兹,久久必得回应”。中国佛教诸多寺院积极对接日韩寺院,缔结友好关系,值得继续发扬和扩大。同时,希望韩日佛教界继续关注和支持中国世界佛教论坛的举办,展示世界佛教和合共荣的风范。

      四、结 语

      各位同道:中国国家正在大力构建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交流的利益共同体,生命共同体与责任共同体的“一带一路”伟大战略,这对我们多年以来不懈努力的三国佛教黄金纽带友好关系具有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中国的古先贤说:“合则强,孤则弱”,我们要用佛教 “和合共生”的教理,努力在新形势下积极倡导“和平共处”。今天的人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条件朝和平与发展目标迈进,更应该努力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国际关系。“和平相处,睦邻友好,合作共赢”应该成为国与国之间的共同取向。我们应该把佛教的感恩奉献,慈悲包容,共生不二的精神大力推广,让三国广大佛教徒更加积极奉行慈悲喜舍、自利利他的菩萨道,努力扩大各方共同利益汇合点,尤其是三国佛教界要铭记祖辈先德为法忘躯,心怀法界,利济众生的无私无畏的大菩萨功德,大力传承祖辈大德对佛教事业与和平使命那种同舟共济、勇于担当的高尚情操,承先启后、继往开来,携手并肩,团结合作,共同为三国佛教的进步与发展,为亚洲地区的安定和谐与世界和平做出大功德、大贡献。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