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1956——1966

     

      1956年(佛历2500年)

      2月20-22日

      中国佛教协会举行第三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会议议程之一,就中国佛学院的教学问题进行讨论,并通过了《中国佛学院章程草案》,选举产生了中国佛学院院务委员会。

      9月28日

      中国佛学院在学院所在地北京法源寺举行开学典礼。中国佛学院是由中国佛教协会主办,院长喜饶嘉措。国务院副秘书长张策、国家民委副主任汪锋、杨静仁,以及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代表出席了开学典礼。正在我国访问的国际佛教僧侣代表团和一些国家驻华使节也应邀参加了开学典礼。典礼前,举行了隆重的宗教仪式。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局长何成湘、国际佛教僧侣代表团团长、印度的巴丹达•阿难陀•柯萨乐雅那法师和喜饶嘉措院长在开学典礼讲了话。

      中国佛学院首届招收学员118人,分设专修科(甲、乙班)和本科。

      10月8日

      周恩来总理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国际佛教僧侣代表团,陪同会见的有喜饶嘉措院长和赵朴初副院长等。

      10月24日

      缅甸联邦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主席吴努及随行人员一行到中国佛学院参观访问。由副院长赵朴初、周叔迦(兼教务长)等陪同参观,甲、乙班学僧在听取正果、明真两位法师讲课情况和悯忠台、三学堂等学修场所。喜饶嘉措院长亲切会见了吴努主席一行。

      11月

      由中国佛教协会代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喜饶嘉措为团长的中国佛教代表团,应邀访问尼泊尔王国,副院长赵朴初、周叔迦及佛学教师义方法师随同访问。

      12月10日

      中国佛学院佛学教师正果法师,随中国佛牙护持团护持佛牙到缅甸巡瞻后回到北京。

      1957年(佛历2501年)

      3月29日

      出席中国佛教协会第二届全国代表会议的全体代表,集体参观中国佛学院。学院招待代表们观看“佛教在中国”影片。

      5月16日

      日本第七次中国殉难烈士遗骨护送团来中国,该团带来日本黄檗宗大本山塔头绿树院住持树濑玄妙法师代表该宗赠送中国佛学院的铁眼禅师所刻六百卷《般若经》。

      7月24日

      在锡兰(今斯里兰卡,下同)研究佛学达十二年之久的中国佛学家了参法师回到北京,在中国佛学院任教。

      7月26日

      应邀来中国访问的锡兰纳罗达法师在中国佛学院讲演。

      9月30日

      日本佛教访华亲善使节团副团长冢本善隆博士在中国佛学院作学术讲演。

      1958年(佛历2502年)

      3月6-16日

      中国佛学院师生职工108人,在北京十三陵水库工地参加建设水库义务劳动,超额完成任务,被评为先进单位。

      6月29日

      应邀来中国访问的由柬埔寨西哈努克佛学院院长胡达法师率领的柬埔寨代表团,参观中国佛学院。团长胡达法师向全院师生介绍柬埔寨佛教情况,并把柬埔寨文出版的佛教书籍杂志赠送给中国佛学院。

      8月8日

      中国佛学院举行专修科第一届学僧毕业典礼。

      9月13日

      澳洲华侨佛教徒黄璞家先生寄来港币、英镑和祖国国家经济建设公债券共计人民币19.333.13元,除少数捐助《现代佛学》月刊外,其余嘱买国家经济建设公债,支援国家建设。公债券嘱交中国佛学院保管,作为佛学院基金。

      1959年(佛历2503年)

      2月6日

      中国佛学院第一期学习班开学。

      2月14日

      中国佛学院举行首届本科班结业典礼。

      9月10日

      中国佛学院第一期学习班举行结业典礼。

      9月20日

      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中国佛学院教研室主任、佛学讲师义方法师圆寂。

      10月10日

      中国佛学院第二期学习班开学,本期学员97人。

      1960年(佛历2504年)

      10月11日

      为纪念法显法师到锡兰取经1550周年,中国佛学院委托我国驻锡兰大使张灿明向锡兰“维迪阿兰卡拉大学”赠送一批佛教经书。

      1961年(佛历2505年)

      1月30-2月12日

      中国佛学院自1956年9月正式开课以来到1960年底,经过四年多的教学实践,特别在“大跃进”“左”的政治影响下,学院在办学宗旨、教学方针、学制、课程安排、教学管理等等一些重大问题的认识上产生了混乱,需要有明确统一的认识,这对如何办好佛学院有重大意义。为此领导下决心从1961年1月底到2月中旬,前后花了十三天时间,就学院宗旨、学制、课程安排、考试制度、教学方法、佛学与政治教育的关系、学佛学的出路、管理工作等诸多问题开展深人的座谈。参加座谈的院领导和教师有:喜饶嘉措院长、法尊、周叔迦、赵朴初副院长、观空、正果、明真法师和虞愚、叶均、王赞、戴蕃豫等教师。最后由国务院宗教事务局领导同志作了总结性讲话,指出:中国佛学院四年多来办学的成绩是主要的,培养了300多人(已毕业的有200多人),在佛学研究和翻译经论、编写教学讲义、搜集整理佛教史料以及接待国际友人等方面,都作出了成绩,体现了党的宗教政策;存在的缺点是:在某一时期内,没有正确执行中央对开办佛学院的指示和方针政策,在大跃进中把教学重点放在了学习班上,同时又过分强调政治。讲话还指出:问题的产生是由于没有把佛学院的办学方针任务搞清楚,同时在教学方法和管理制度上没有规范化。讲话强调在宗教院校不要用马列主义观点批判宗教;并明确今后学院以办本科为主,要加强组织机构,并制定佛教高等院校的各项规章制度。

      中国佛学院二周的座谈会,是学院建设史上一次有重要意义的会议,会议统一了认识,明确了方针,最大限度地抵制了“左”的政治路线对学院的干扰,稳定了学院的教学秩序,为学院今后的建设和发展留下宝贵的经验。

      5月26日

      首都佛教界在中国佛学院所在地法源寺,举行“祝愿中日人民友好、追荐中国在日殉难烈士法会。”法会由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喜饶嘉措大师主持。以大谷莹润为首的日本“中国殉难烈士名单捧持代表团”全体团员参加了法会。代表团参观了中国佛学院,大谷莹润团长向学员们介绍了日本佛教界的情况和日本佛教徒为和平和日中人民友好所作的努力。

      6月1日

      锡兰迎奉佛牙代表团访问中国佛学院,受到副院长法尊法师、周叔迦居士和全体师生的热烈欢迎和接待。团员纳那希哈法师向全体学员作了有关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学术讲演。

      6月8日

      锡兰迎奉佛牙代表团迎奉着中国的佛牙乘专机回国。以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喜饶嘉措为团长,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学院副院长赵朴初为副团长的中国佛牙护持团一行8人,我院佛学教师正果法师作为护持团成员,同机前往锡兰。

      6月10日

      以喜饶嘉措、赵朴初为正、副团长的中国佛牙护持团全体成员在锡兰受到隆重欢迎。

      6月16日

      世界佛教徒联谊会主席吴千吞访问中国佛学院,并向学员作了关于世界佛教现状和将来的报告。

      7月13日

      中国佛学院上座部佛学组,着手整理上座部佛教的圣典《清净道论》的中译本,并作为学员研究南传佛教的重要典籍之一。

      8月17日

      中国佛学院研究班和第三期学习班举行毕业典礼。两班毕业学员共107人。

      1962年(佛历2506年)

      7月19日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学院副院长巨赞法师,在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举行的第35次会议(扩大)上,作关于中国佛教协会第三届全国代表会议情况和中国佛学院情况的报告。

      9月25日

      中国佛学院本科、研究部和新增设的藏语佛学系举行开学典礼。

      1963年(佛历2507年)

      10月17日

      上午来自亚洲十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佛教徒,在中国佛学院所在地法源寺隆重举行法会,追悼越南南方殉难佛教徒。下午,亚洲十一个国家和地区佛教徒会议在中国佛学院礼堂隆重开幕。参加会议的有:柬埔寨佛协主席雷•拉摩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阿旺嘉措,印度尼西亚佛教徒协商会副会长苏马多诺•麦多洛约,日本佛教大长老、年近九十高龄的大西良庆,朝鲜佛教徒联盟中央委员会委员长安淑用法师,老挝佛教徒联盟协会主席坎丹法师,尼泊尔阿弥尔拉玛居士,巴基斯坦佛教会主席维苏达难陀大长老,越南南方六合佛教徒联合会主席释善豪法师,泰国马哈奥帕•央帕梭法师,越南统一佛教会会长释智度法师,以及这十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佛教界人士。

      10月19日

      亚洲十一个国家和地区佛教徒会议在中国佛学院所在地法源寺闭幕。会议一致通过了《告世界佛教徒书》。

      1964年(佛历2508年)

      3月18日

      首都佛教四众弟子在中国佛学院所在地法源寺,隆重举行“玄奘法师圆寂1300周年纪念法会”。正在北京访问的日本佛教界人士西川景文长老、大河内隆弘长老、中浓教笃法师等也参加了法会。法会由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喜饶嘉措大师主持。

      1965年(佛历2509年)

      9月29日

      中国佛学院研究部、本科学员举行毕业典礼。

      1966年(佛历2510年)

      9月

      中国佛学院藏语佛学系学员结业,结业学员26人。

      中国佛学院受“文化大革命”运动冲击,教学工作全部中断,学院所有工作停顿(直至“文化大革命”后的1980年9月才继续招生,恢复教学工作)。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