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赵朴初居士与金陵刻经处

     

      赵朴初(1907-2000),安徽太湖人。1928年任上海江浙佛教联合会秘书、上海佛教协会秘书、四明银行行长。1938年后,任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理事,中国佛教协会主任秘书等。1949年任上海临时救济委员会总干事,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常委、副主席。1980年后,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是卓有成就的佛教领袖、诗人、书法家和社会活动家。

      一百五十年前,杨文会以其济世救民的爱国情怀和复兴中国佛教的宏誓悲愿,创办金陵刻经处,流布经教,为近现代中国佛教提供精审严谨的经典依据,世称“金陵本”。并作狮子咒,树正法幢,契应时代机缘,致力佛教教育,培养弘法人才,使金陵刻经处成为近代中国弘扬阐发佛陀正法的中心。杨文会之后,金陵刻经处几度兴衰而薪火相传、慧灯不熄,与十方大德的倾心护持密不可分。其中尤以赵朴初居士,曾先后两次把已濒于绝境的刻经处挽救过来,起死回生,为劫后余生的中国佛教界保有了佛经典籍的“总库房”,可谓功莫大焉!

      一代佛教领袖赵朴初(1907—2000),安徽太湖人,是太虚大师人间佛教理念的继承者,以其无尽的悲愿和圆融无碍的智慧,保佛教命脉于危难之际,并将大乘的入世精神融入于国家、社会、人心的建设,为佛教的现代化发展践行出一条光明坦途。

      1947年3月中旬,太虚大师在圆寂前夕,将刚编好的人生佛教一书,赠予正当不惑之年的赵朴初,以护持正法之事殷切嘱托,太虚大师可谓慧眼识珠。赵朴初出生于佛教世家,自小即以慈悲济世、普度众生为人生理想。1928年在其表舅关絅之任院长的上海佛教慈幼院服务。同年,上海成立中国佛教会,圆瑛大师任会长,太虚大师任常务委员,赵朴初任秘书。1935年,赵朴初由圆瑛大师授皈依戒,成为在家佛弟子。抗战期间,赵朴初在上海慈善联合团体救灾会任常委。抗战胜利后,他发起成立中国民主促进会。1980年后,曾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主席,为现代佛教的复兴,呕心沥血,居功甚伟。他继承太虚大师提出的“人生佛教”及后来发展的“人间佛教”理念,结合当代实际,终其一生大力弘扬,并对太虚大师曾参学过的金陵刻经处尤其重视与关心,为刻经处事业的恢复与发展殚精竭虑。

      1952年,当时在上海临时联合救济委员会任总干事的赵朴初,从徐平轩处得知刻经处大量珍贵经版无人管理、凌乱荒芜、几于散失的紧急情况时,便立即召集佛教界同仁,于1952年5月,成立金陵刻经处护持委员会,筹集修复经费。护持委员会共25人,有比丘圆瑛、应慈、持松、妙真、清定及居士赵朴初、李赞侯、李明扬、蒋维乔、游有维、林子青等,公推赵朴初为护持委员会主任。赵朴初委派徐平轩为金陵刻经处主任,在南京市政府的支持和佛教界的协助下,逐步收回了房舍,并全面修葺旧屋,修理经版架,整理经版入架,共计47421片。为整理和保护经版做了大量工作,使得濒危之际的刻经处重焕生机。

      1953年后,赵朴初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在中国佛教协会的协调下,于1953至1964年间,全国各地主要刻经场所的经版总汇至金陵刻经处保管,加上刻经处原有的经版,总数已有150592片。1959年《普慧藏》纸型6585片也从上海运来此处。至此金陵刻经处成为世界上唯一的汉文佛经刻印中心和图书文物收藏中心。

      1966至1976年间,金陵刻经处遭到了严重破坏,全部房屋被占,工作人员或下放农场,或遣回原籍,业务停顿,昔日清净庄严的十方道场成为红卫兵司令部,后沦为住有三十多户人家的嘈杂熙攘的大杂院。所幸经版得周恩来总理下令保护,才免遭焚毁厄运。

      1973年4月,赵元任、杨步伟(杨仁山居士孙女)夫妇自美国返国探亲。5月13日,周恩来总理会见了赵元任和杨步伟夫妇。谈话间杨步伟向周恩来总理提出了恢复金陵刻经处的请求,周总理当即下达了“保护恢复刻经处”的指示。赵朴初根据周总理指示,曾先后多次到南京,商同有关部门恢复事宜,并派管恩琨为主任。经赵朴初多次呼吁奔走,金陵刻经处的恢复工作得以全面展开。刻经处全体员工在赵朴初会长的关心领导下,克服困难,经过兢兢业业的工作,持之以恒的努力,把破烂不堪的大杂院,重新建成一个生机蓬勃的经书刻印流通的出版中心。

      1980年10月,在赵朴初的领导及各级政府的关心支持下,收回了刻经处的全部房产。此后,陆续扩建了经版楼,维修翻建了深柳堂、祇洹精舍等所有房屋,并开始将散乱如麻的十几万片经版清理分类,按部类书名分别上架,经统计,保存经版125318片,从而完成了刻经处恢复中最关键的工作。

       从1952年到2000年,是金陵刻经处在护持委员会、中国佛教协会和赵朴初领导下的恢复和建设阶段。其中赵朴初对金陵刻经处的领导,也可以分为两个时期,前者为解放初期开始的恢复和建设,后者为文革后的恢复和建设。在此期间,金陵刻经处的每件大事都是在朴老指导下进行的。每当刻经处在工作中遇到困难,朴老就向有关单位打电话、致函,或者亲自赶赴南京,在他的操劳协调奔波呼吁中,很多难题方得以解决。

      文革后,为了尽早恢复刻经事业,朴老经常亲临刻经处视察和指导工作。刻经处恢复后印刷的第一批经书目录,就是朴老定下来的,并为其中的《净土四经》、《百喻经》和《杨仁山居士遗著》,撰写了《金陵刻经处重印经书因缘略记》,文中写道:

      “清末石埭杨仁山居士发宏誓愿,创办金陵刻经处。首刊《净土四经》,以饷国人。近世佛教昌明,义学振兴,居士之功居首。解放后,赖政府之扶植与善信之檀施,刻印之业蒸蒸日上。惜十年浩劫之中备受摧残,刻工星散,经板凌乱。四凶既除,华夏重光,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重得落实,刻经处亦复兴在望。……近刻经处经板整理行将就绪,特先印行《净土四经》、《百喻经》及《杨仁山居士遗著》三书。余意支谶译弥陀经法为中土大乘盛宏之始,仁山居士刊印《净土四经》为近世佛教重光之始,今刻经处继志述事,复首印此册,其亦法运更新之始欤?《百喻经》者,乃鲁迅先生施资刻印之本。……《杨仁山居士遗著》开佛教一代之风气,为居士著述之先河,有功于我国近世佛教之发展者至巨,印饷国人,亦其宜也。”

      从1952年到2000年,整整48个年头,朴老一直为刻经处的恢复和发展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他先后两度挽救刻经处于颓残之中,可以说没有朴老就没有刻经处的今天。

      谈到金陵刻经处的恢复和建设,在金陵刻经处工作过几十年、曾担任过金陵刻经处董事会第二届董事的李安老居士深情地说:“要追忆起朴老对刻经处的功德和伟绩,就说不完、道不尽。”(《李安佛学文集》)朴老自己也说过:他此生最大的功绩,就是恢复了金陵刻经处,从而保住了中国佛教文化的根脉。  

      2000年5月21日,时值暮春,金陵刻经处繁花似锦,碧水緑树,正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气象。当朴老圆寂的消息传来时,刻经处的一株老香椿树突然枯萎凋零,落叶纷飞,宛若悼祭。数月后,已枯萎的椿树竟又奇迹般“复生”,冒出了新芽,重新恢复了生机。或许这是百年金陵刻经处,对朴老这位知己的一种特殊而深情的纪念方式吧。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