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杨仁山简介

     

      杨文会(1837-1911),字仁山,安徽石埭县人。他有感于佛法之弘扬全赖经典流通,于是于清同治五年(1866)在南京创立金陵刻经处,遍求佛经,发心刻印,俾广流传,极大的提振了佛教在当时的社会影响力,被誉为“近代中国佛教复兴之父”。

      杨仁山自幼聪颖,十岁受读,十四岁能文,聪明颖语,喜读奇书,知识广博,“凡音韵历算、天文舆地以及黄老庄列之术,靡不探颐,韫之于心”。1863年,其父病故后,杨仁山染上时疫,病后检读《大乘起信论》,不禁爱不释手,连读五遍,窥得其中奥旨。从此,他广泛搜求佛经,研究佛法。

      1866年,杨仁山携全家移居南京,参与经过十年战火后的城市恢复工作,主持江宁工程。战火过后的南京,佛教文物典籍损毁殆尽,甚至连最常见的佛经如《无量寿经》等也难以找到。他与同事王梅叔,深研佛学,两人志同道合,经常在一起切磋,对此佛法衰敝、经书难觅的境况,深感痛惜。他又与曹镜初等交游,共同讨论弘法事业,认为当此末法时代,只有佛教经典广为流传,才能光大佛法,普济众生 ,便发起创办金陵刻经处。1866年,金陵刻经处成立,首刊《净土四经》,开始了印经以弘法、弘法以利生的事业。杨仁山约志同道合者十人,草订章程,募刻佛藏。刻经经费除发起人按月认捐外,派人外出劝募。刻经处初创时期,设写手一人,刻手七人,主僧一人,香火两人。杨仁山“日则董理工程,夜则潜心佛学,校勘刻印而外,或诵经念佛,或静坐作观,往往至漏尽就寝。”

      杨仁山身兼数职,有碍学佛,1873年,遂屏去世事,拟专志刻经弘法。杨仁山泛舟游历江浙,礼阿育王寺佛舍利,朝普陀山梵音洞,听闻苏州洞庭西山有古寺,想必有旧经古籍,便又前往搜寻,无所得,而旅资短缺,几不能归。时家计也发生困难,即复就江宁筹防局工作。1875年,去汉口经营盐局工程。

      1878年,杨仁山随曾纪泽出使英、法,在英国博物馆见到国内遍寻不得的我国古本佛经,异常感慨,刻经弘法的决心更加坚定。1881年6月30日,在伦敦日人末松谦澄寓所,杨仁山见到了在牛津大学研究梵文的日本真宗学者南条文雄,第二天晚上又约见于中国公使馆,“奇谈颇多”。杨仁山与南条文雄相互探讨佛学,相契甚深,结道谊之交。南条文雄赠与杨仁山梵文本《大云轮请雨经》,从此,他们经常互赠经书,往来切磋。杨仁山归国后,还时常托南条在日本购书,前后共购得中国隋唐古德遗著300种左右,其中不少在中国早已经失传。

      正是本着复兴整个中国佛教以振兴中华的宏誓悲愿,四处寻觅,上下求索,杨仁山居士创办金陵刻经处刻印经籍,具有了可以标举时代的风范。

      金陵刻经处刻印经籍立义高,以弘法布教为目标,所印经籍全部重新加以句逗、分段和校勘,使版本更加精审,更加便于学人读解,也使经义得到了更加清晰的呈现,义学振兴有据。金陵刻经处刻印经籍简择严,对文义浅俗、迷信附会之书以及伪经伪论严格简别,从经籍源头上杜绝了相似佛法的泛滥,保证了佛教正法的弘扬。金陵刻经处刻印经籍涵盖广,不拘一宗一派,特别是杨仁山居士通过南条文雄从日本寻回中国宋元以后失传的隋唐古德著述三百多种,择其精要刻印流通,使三论宗、唯识学等宗派得以旧义复明、宗旨重光、绝学恢复,近代中国佛教也从此走上各大宗派全面复兴之路。金陵刻经处高立义、严简择、广涵盖,刻印经籍,流布经教,为近代中国佛教的复兴,提供了可靠的经典依据,也是近代中国佛教得以复兴的基础。

      为进一步复兴佛教,杨仁山又在金陵刻经处创设祗洹精舍、佛学研究会,大兴讲学、研究之风。

      1907年,与斯里兰卡人达摩波罗创办摩诃菩提会复兴印度佛教相呼应,杨仁山得到陈三立等的支持,在金陵刻经处创办僧学堂祗洹精舍。杨仁山自编教材,自任佛学讲席,聘苏曼殊教英文、梵文,以期学子兼通中西,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弘扬佛教。太虚法师前来入学,脱颖而出,进而倡导佛教改革运动,其导源正在于此。

      1910年,杨仁山发起在金陵刻经处设立了佛学研究会,被推为会长,每半月讲经一次,每月开会一次,从事讲论不息。

      杨仁山创办金陵刻经处,设立祗洹精舍、佛学研究会,同道由刻经而朝夕丹铅,感发讲学、研究的兴趣,复以研究指导印经,反复增进。杨仁山门下多才,谭嗣同擅华严,桂伯华擅密宗,黎端甫擅三论,唯识学则有欧阳竟无、李证刚、梅光羲、蒯若木等,开居士佛教先河。金陵刻经处成为佛教文化重镇,影响近现代社会至深,被梁启超论为近代以来中国思想的“伏流”。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