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徐文明:禅宗祖庭的价值与作用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

     

      【内容提要】禅宗祖庭是禅宗祖师传禅弘法的道场,也是禅宗生存发展的根基。本文从祖庭标准、作用价值以及如何建设好祖庭等方面论述了祖庭建设的关键要素,提出了一些相关的建议。

      【关键词】禅宗祖庭,标准,中国佛教,价值,作用

      敬天法祖是中国文化的传统,也是中国宗教的根本特征。佛教虽然是最初是外来的宗教,但经过漫长的本土化,已经完全融入中国文化,成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也具备了中国宗教与文化的特征。

      敬天源于自然崇拜,后来发展为对于天神的信仰;法祖源于祖先崇拜,也演变为对于精神文化基因的传承者的崇拜,因此也包括祖师崇拜。敬天法祖的传统在中国佛教则演化为敬佛法祖,佛是至高无上的觉者,其地位远在各种神灵之上,故对于佛教信徒来说,佛就是天。佛教的传承与发展离不开历代祖师的弘扬与传授,祖师大德是佛法在现世的代表,因此祖先崇拜在中国佛教这里就表现为祖师崇拜。

      值得注意的是,敬佛法祖并非佛教传到中国之后才开始出现的,而是佛教固有的传统和特征,早期佛教同样具备这些特性。佛教以佛法僧三宝为信仰对象,敬佛自不必言,就连僧人都是崇拜和信仰的对象,特别是僧人之中的杰出者,即高僧大德,当然更是崇拜的对象。

      禅宗源于印度,盛于中国,早期禅宗的传承属于持法者系统。

      据徐文明《付法藏经与前二十四祖》:

      所谓持法者,乃指总持佛法、传布圣典的释门领袖。昔大迦叶会诸阿罗汉,结集三藏,对如来一代教法进行了整理编订,而当时尚无笔录成书的习惯,为使教典不致散失和讹传,须有一人记诵所有经论,并作为解释教法的最高权威,以避免纷争和歧解,斯人即持法者。

      摩诃迦叶即第一代持法者,后付阿难,阿难又付商那和修。商那和修悉能忆念阿难所诵八万四千法藏,自此以后,去圣日远,法藏渐损。商那和修灭后,五百三昧,七万七千本生经典,满足一万阿毗昙藏,八万数清净毗尼皆随其灭。由是可知,持法者一方面作为佛教的最高权威,具有纲维僧众、护持教团的职责,一方面又须忆念上代所传所有教法,具有总持佛法、流传后学的义务,其威权、责任不可谓不重。因此持法者必须是代付一人,否则就会出现混乱和纷争。

      印度禅宗的二十八代祖师属于持法者传承,不仅仅是禅宗一派的领袖,还是整个印度佛教的最高权威和领导者。当然,随着时代的演革和佛教的发展,对于教义的歧解和教团的分裂都是不可避免的,持法者的权威自然会受到动摇。北传史载优波崛多之后有五部之分,使第五代提多迦的权威受到一定程度的削弱,但诸部还公认提多迦为唯一的持法者。提多迦之后,就出现了各部传承的派析纷争,导致了各派自定持法者的局面,使之作为教团领袖的意义有所减损。尽管如此,禅宗领袖还是在教团中具有很高的威望,在诸部中享有崇高的地位。

      从第二十八代菩提达摩开始,禅宗传承转向以中国为中心,中国禅宗历代祖师不仅是中国佛教的领袖,也是整个世界佛教的权威。在禅宗祖师中,最具权威的当然是六代祖师,他们后来成为祖师崇拜的核心人物。除此之外,由于禅宗在六祖惠能之后又分化出南岳、青原两大系,进而演变为五宗七派,因此又出现了更多的具有很大影响力的祖师,使得祖师系统更加浩大。

      早期禅宗遵循大迦叶以来的头陀行,以游化为主,没有固定的寺院,后来则改为定居,有了稳定的寺院作为道场。由于多数祖师在一个或数个相对固定的道场传法,祖师崇拜也就延伸到这些道场方面,这些道场成为祖庭,从祖师崇拜延续到祖庭崇拜。

      一、禅宗祖师与祖庭的认定标准

      由于禅宗门庭鼎盛,流传久远,祖师数量很多,如何认定需要相应的标准和规则,同样作为祖师传道场所的祖庭也需要一定的标准。

      从达摩到惠能,六代祖师是没有疑问的,在禅宗祖师系列中也是地位最高的。当然,与六代祖师同时,也有很多禅宗高僧,对于他们的影响和地位也不能忽视。在强调单传的六代系列中,同样也有无法列入其中的杰出禅僧。例如,二祖慧可的同门道育也很杰出,还有昙林等。慧可门人数量很多,如宝月、慧满、神定等,并非只是三祖僧璨一人。五祖弘忍是一个出色的教育家,十大弟子个个优秀,单是号称国师者就有嵩岳老安、玉泉神秀、资州智诜、枝江道俊、常州玄赜等人,因此在那个时代,惠能还不是公认的六祖。惠能的同门之中足以称为祖师者为数不少。

      惠能改变了代付一人的单传制度,其后传法不传衣,因此并没有固定的七祖,但是可以说有很多门人如韶州法海、永嘉玄觉、东阳玄策、南阳慧忠、荷泽神会、南岳怀让、青原行思等都可以称为七祖,甚至老安、神秀门人之杰出者如普寂、义福等也被尊为七祖,这同样是合法的。

      禅宗八世之中,最为杰出者为马祖道一和石头希迁。道一与五祖一样,都是禅宗最负盛名的教育家,门下出色弟子八十多位,几乎空前绝后,不胜枚举。其中百丈怀海特别重要,不仅下出沩仰与临济两宗,还制订百丈清规,是禅宗转折时期的关键人物,奠定了禅宗长期繁荣的规则基础。

      由于禅宗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太多,没有办法一一列举。可以简单立一个标准,一是六代祖师这样的顶极大师,二是每个宗派的创宗人物或者渊源所在,三是在禅宗发展史上具有重大贡献的杰出人物。当然这一标准是开放的、灵活的,并非一成不变的,也不是排他性、唯一性的。

      祖庭是祖师行道传法的道场,因此祖庭的首要标准是必须有祖师住持过。据此,六代祖师住持过的重要道场肯定可以称为祖庭,但是具体到每个道场情况又很复杂。如四祖之前,禅宗实行游化,祖师并没有固定的道场,祖庭认定容易出现争议。如少林寺,一般认为是初祖达摩道场,但是严格来说,达摩并没有担任过少林寺的住持,甚至都不能算是少林寺的僧人,少林寺直到唐朝法如时期才正式成为禅宗道场,但是达摩长期在这一带活动,达摩洞后来算作少林寺的组成部分,称为初祖道场也不是没有任何理由。少林寺从法如之后长期属于禅宗,先是北宗,后是南宗,临济、云门、曹洞等宗派都在这里住持过,元朝雪庭福裕之后则成为曹洞宗的子孙庙,因此作为禅宗祖庭则是毫无疑问的。与达摩相关的寺院还有很多,重要的有初到广州时的光孝寺、华林寺(清代才认定),入灭时的熊耳山空相寺等。二祖慧可长期在邺都行化,所住的寺院不详,后来曾经在司空山隐居,故那里有二祖寺,河北成安县也有二祖寺,为其灵骨安葬之地。三祖僧璨早年行迹不详,后来长期在淮南隐居,故有皖公山三祖寺。四祖道信早年到过很多地方,后来则在湖北黄梅四祖寺长期住持。五祖弘忍主要在东山五祖寺弘法。六祖惠能相关的寺院最根本的是传法处宝林山南华寺,另外出生与入灭处国恩寺、初发处光孝寺、隐居处六祖寺等也很重要。

      六祖以后,南岳怀让、青原行思两系最为重要,传承久远,法脉连绵,故怀让所住持的南岳福严寺也是禅宗祖庭。行思所开创的青原山净居寺更是独居特色,一则这是行思开创并且终身住持的道场,二则这里长期属于禅宗,三是出现过很多禅宗大师。

      八世之中,石头希迁与其师一样,都是长期在一个寺院行化,直到晚年才从南岳移到山下的广德寺。马祖道一则住持过多个道场,当然最重要的是洪州开元寺。

      九世之中,作为一个或多个宗派渊源者,有药山惟俨的湖南药山寺,天皇道悟的荆州天皇寺,百丈怀海的江西百丈寺等。此后,江西黄蘗山为希运住持道场,既是临济宗的渊源,也是传到日本的黄蘗宗的祖庭。进入五宗时期,作为沩仰宗发源地的沩山寺、仰山寺这沩仰宗祖庭,作为临济发源地的临济寺为临济宗祖庭,作为曹洞宗发源地的洞山寺、曹山寺为曹洞宗祖庭,作为云门宗发源地的云门寺为云门宗祖庭,作为法眼宗发源地的清凉寺等为法眼宗道场。除此之外,江西黄龙山寺为临济宗黄龙派发源地,杨歧山寺为杨歧派发源地,都是一派祖庭。

      雪峰寺为雪峰义存所开创,后世作为云门与法眼两宗的源头,也是禅宗祖庭。云居山作为曹洞宗的根本道场之一,长期属于禅宗,也是近代虚云老和尚入灭之处,同样是重要的禅宗祖庭。南宋之时,有五山十刹之说,径山寺、灵隐寺、净慈寺、天童寺、阿育王寺地位突出,号称禅宗五山,后来这些寺院在禅宗发展史上都有重要地位,亦属于禅宗祖庭。

      总而言之,判定禅宗祖庭应当有如下标准:一是有祖师住持,二是历史悠久,长期属于禅宗,三是对于禅宗发展有重大贡献,四是长期兴盛,迄今仍然为活跃的禅宗道场。

      依照这些标准,开封大相国寺在北宋时期地位特殊,其中惠林、智海两个禅院出过很多高僧,也可以列入禅宗祖庭。柏林禅寺为赵州古佛从谂所开创,迄今依然十分兴盛,亦为禅宗祖庭。

      禅宗祖庭数量很多,比较重要的有少林寺、光孝寺、四祖寺、五祖寺、南华寺、净居寺、开元寺(南昌)、云居寺、雪峰寺、柏林寺、灵隐寺、天童寺、大相国寺等。

      二、禅宗祖庭的作用

      祖庭代表了一个宗派的根本和源头,是宗派得以延续和发展的关键。禅宗是中国最为重要、最具创造性的佛教宗派,也是当今影响最大的宗派,中国佛教的特质在禅,中国佛教发展的希望也在禅宗,因此禅宗祖庭的兴衰关系到中国佛教的成败,也是中国文化发展的至关重要的因素。

      禅宗祖庭对于提高一个宗派的凝聚力十分重要,由于宗派力量的发展与繁衍,往往会分化出很多小的支派,如何保证支派之间相互团结、避免内部纷争,是关系到整个宗派兴衰成败的重要问题。如果祖庭保持兴旺,住持得人,就能够利用其威望来协调整个宗派内部的关系,达到各个支派的平衡与相互帮助,减少内耗,从而使整个宗派万众一心、齐心协力,实现长期繁荣。

      禅宗祖庭对于保持与提升一个宗派的吸引力至关重要,虽然禅宗在中国佛教内部最为强势,但是在作为中国佛教的代表面对其他宗教时未必强势。当今世界形势复杂多变,在整个宗教发展格局中,基督宗教一家独大,伊斯兰教发展迅猛,印度教信徒人数众多,佛教有沦落为第四宗教之势。即便是在中国,佛教的发展速度也远远比不了有外部力量支持的其他宗教。在这种形势下,如果禅宗祖庭不能发挥作用,没有特色和吸引力,那就意味着禅宗和中国佛教没有吸引力,不仅在世界佛教中没有地位,更可怕的是在中国范围内失去生存权,在与其他宗教的生存竞争中落于下风,日渐衰退。

      禅宗祖庭对于保持和增强一个宗派的创造力十分关键。创造力是所有宗教与文化保持兴盛的核心要素,在历史上,禅宗能够成为中国佛教力量最大的宗派,正是因为其创造力最强,并且不断创新、始终保持领先。如果祖庭能够出一批出色的大师,能够经常推陈出新,在理论上、制度上不断革新,就能够保持活力,推动整个宗派保持理论和管理方面的先进性,实现持久兴盛。

      三、如何建设好祖庭

      祖庭是祖师的道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有了祖师才称为祖庭,没有祖师就只是一个空壳,因此最关键的问题是人。寺院必须有高僧住持,然而名高不如德高,位高不如识高,不是说占据高位、知名度高就是高僧。

      考察一个僧人是否是高僧,还要依据佛教的信解行证四个方面。第一要信仰坚定,长期不懈,终身不易,即使是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也要对佛法保持信心,不能够退转动摇。第二要保持正知正见,对于佛法有很强的领悟能力,能够深入经藏,了悟正理,洞见实相。第三要落实于修行,真修实行,一门深入,对于戒定慧三无漏学要勤于修习,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第四要能证道得果,这一要求在现在显得比较高,然而即使不能证得圣果,也要达到某种程度的位次,能否证果也是对于前三条的最好的验证。

      从可以操作和验证的层面上来讲,将标准简化,考察一个僧人是否为高僧,一是看持戒是否严格,是否能够严格遵守汉传佛教素食、单身、僧装的三大传统,是否能够控制食欲、断除色欲;二是文化程度是否高,有没有很高的文化水平和学历,对于佛法能否把握和精通,有没有讲经说法、著书立说的能力。

      有了真正的高僧作为住持,祖庭兴盛就有了一半的可能,此外还要看整个僧团的素质,僧团的人数与质量。现在出家众少,要想寻觅古代那样比比皆是的千人僧团几乎不大可能了,人数能够达到上百人也不多见了,这对于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来说简直是个笑话,可惜确实是可悲的现实。

      制度层面也需要改革,一是应当恢复佛教的民主制度,重大事项由僧众投票决定,日常事务也要有足够的监督,保证公开透明,这样才能减少腐败和滥用职权,二是想办法减少子孙庙的弊端,不能只是选择同一寺庙的僧人,要扩大选择范围,同一宗派的贤者也要纳入,尽可能选出有道德、有学识的高僧作为住持,三是采用任期制,减少终身制,避免一个人终身担任一个重要寺庙的住持。

      佛教发展、祖庭兴衰不能只关注硬件建设,最重要的是软件和文化。现在很多寺庙一心造大佛、建大庙,而这么做的目的往往不是为了佛教,而是为了借此招揽游客,快速发财。其实中国佛教最需要的不是木石之佛,而是心中之佛,建山中佛易,建心中佛难。

      一个祖庭的兴衰历史本身就是最重要的财富,只有研究好寺庙文化与历史,才能得知兴时为何兴,衰时为何衰。禅宗为什么在历史上那么兴旺,为什么在今天如此衰败,这些都需要认真研究。对于禅宗祖庭来说,寺志、寺史,本宗历史,本派祖师语录,本宗禅法核心,这些都是最为宝贵的财富,也是今天使祖庭重新兴旺的关键,因此必须下大力气、舍得投入,住持要带头学习,带头钻研,将精力用在禅法理论和实践上,而不是迎来送往、招待应酬上。

      总之,禅宗祖庭建设是禅宗在新时期兴旺发达的关键,需要佛教界和社会各方共同努力,使禅宗和中国佛教再获新生,成为中国的主流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为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力量。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