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分论坛在西安举行第二场会议

     

      11月18日,汉传佛教祖庭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分会场研讨在开幕式和嘉宾主题发言后举行。此次会议的主题是“祖德流芳 共续胜缘”,来自17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位佛教界和学术界代表围绕“汉传佛教祖庭与文化弘扬”、“汉传佛教祖庭与中国实践”、“汉传佛教祖庭与国际交流”三个议题,在五个分会场同步进行研讨,高僧大德和学界精英济济一堂,盛况空前。

      在文化弘扬的分会场中,学者们发表了30篇论文,共三场研讨,内容聚焦在六个方面,包括佛教祖庭的形成原因、类别形态、功能价值、思想精华、弘扬策略、摄受力量。

      第一,佛教祖庭的形成原因

      祖庭是祖师长期生活、开宗立派、弘扬学说或骸骨归葬之地。汉传佛教祖庭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为什么在印度没有祖庭的概念?严耀中先生认为,在印度佛陀在世的年代,佛法的传播是佛陀直接向听众宣讲,佛祖是天下所有信众的佛祖,天下每一个佛寺都是祖庭,反而没有特别的祖庭了。而在中国佛教里,拈花微笑,心心相印,师长的作用非常重要,形成了独特的传授系统。同时,祖庭在中国出现,和家族传承也有着密切关联。

      第二,佛教祖庭的类别型态

      魏道儒先生指出,关于“祖师”,有“正祖”和“支祖”的区别,有广义的狭义的区别。以禅宗为例,西天四七,东土二三,这是 “正祖”;在慧能之后禅宗分化出来的五家七宗的祖师是“支祖”。与此相对应,广义的“祖庭”指包括了“正祖”和“支祖”在内的所有派系祖师的寺院;只是与“正祖”有关的寺院,则是狭义的“祖庭”。

      第三,祖庭文化的功能价值

      如明海法师分析了赵州禅的特点,阐述了净慧长老提出的生活禅思想,指出一部中国佛教史,就是“中国化”和“化中国”的历史。明基法师分析了四祖道信的禅法特色以及现代意义,很有启迪性。戒毓法师认为,祖庭的复兴,要积极投身于三化:中国化、生活化、现代化。

      第四,祖庭文化的思想精华

      吴言生先生指出:汉传佛教八宗祖庭的最大历史贡献,是以祖庭为依托创造了汉传佛教八宗。性、相、台、贤、禅、净、律、密八宗,有其丰富的思想精髓,文章比较全面地阐述了中国佛教八宗的思想精髓,以及在现代社会中的现实意义。

      第五,祖庭文化的弘扬策略,这也是与会代表非常关注的热点问题。

      永信法师提出“以少林功夫为方便,以参禅悟道为究竟”,通过少林功夫,传播祖庭文化,使少林寺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道靓丽的名片。道法法师主张祖庭在佛法复兴的进程中,应当从读经运动下手,很有见地。岳钰先生认为,佛教代表着亚洲的视觉标识,他从一个画家的视角,论述了汉传佛教祖庭和丝绸之路上的佛教造型艺术的关联。来自德国的康易清先生关注了中国大陆新生代法师,如何延续曾经一度中断的传统,在新的时代怎样来应对挑战、弘扬佛法。

      第六,祖庭文化的摄受力量

      戒兴法师 认为,通常所说的佛教祖庭是从祖庭地理空间上来定义的。但祖庭的实质性的内涵,是它所包含的神圣性与摄受力,它不仅仅是一个地理空间,更是一个精神的凝聚之所。邓子美先生也认为,汉传佛教之所以重视祖庭,归根到底是为了表达对祖师的敬意与感恩,朝拜祖庭正是表达敬意与感恩的具体形式。

      “文化弘扬”分会场的研讨体现出了四大亮点:第一,强烈的问题意识。法师和学者们对祖庭文化弘扬的瓶颈、弘扬过程中出现的种种不足、弘扬祖庭文化的思路,有着深刻的思考和反省。第二,深入的学术探讨。与会学者对祖庭的形成原因、类别形态、功能价值、思想精华、弘扬策略、摄受力量等方面,各抒己见,提出了宝贵的看法。第三,开放的思想见解。徐文明先生指出,考察一个僧人是否是高僧,要依据佛教的信解行证四个方面:第一看信仰是否坚定,第二看是否有正知正见,第三看是否有真修实行,第四看是否证道得果。第四,勇敢的使命担当。弘扬祖庭文化,担荷如来家业,这是所有与会法师、学者的共同的使命担当。

      在“中国实践”分会场中,共发表了80多篇论文,其主要内容包含祖庭佛教的形成、祖庭寺院、天台宗、华严宗、三论宗、律宗、唯识宗、禅宗、净土宗、密宗等方面的研究,深刻地总结了佛教中国化的恢宏气象,彰显了祖师大德的悲智愿行,梳理了祖庭寺院的历史,探讨了各大宗派的思想特质,很好地体现了祖庭佛教的实践价值与现代意义。值得关注的成果是,研究者在探讨“佛教中国化”时,强调要重视中国佛教的主体性,是印度佛教与中国文化的“视域融合”。其中,阿育王对佛教的变革和对中国佛教政教关系起到的影响,菩萨思想在印度形成和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原始佛教的禅法与中国禅宗的比较等探讨,皆是非常有意义的。祖庭佛教是佛教中国化的成功实践,在这个分议题里有近30位年轻法师发表了高见,彰显了佛教界人才的成长,体现了祖庭后继有人,这是祖庭佛教学术研讨会非常有意义的可喜现象。

      例如,来自英国卡迪夫大学的教授Max Deeg用英语发表其文论“中国视野下的印度佛教”;香港的宽运法师从净土宗发祥地庐山东林寺到香港东林念佛堂的历史渊源为例,解析了汉传佛教祖庭与中国实践的内在因缘;香港中文大学的学愚教授与大家探讨了“佛教宗派的形成及其意义”;台湾地区的学者邓伟仁先生则表达出他对“佛教中国化”的种种意涵解读和反思。正慈法师介绍了“天下禅源,东山法门”即五祖寺祖庭的相关历史实践经验,来自台湾地区的明光法师则介绍了汉传佛教在台湾的发展情况,董群教授则为大家勾勒出“三论宗的三大祖庭与三论宗思想的三个发展阶段”间的重要关联,由此理解祖庭对宗派思想发展的重要性。

      在“国际交流”分会场中,有40余篇论文,专门讨论祖庭在国际交流领域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深入分析历史上或现实中那些令人赞叹不已的人物和故事,有个案的分析也有宏观的把握。有多篇论文直接以“佛教祖庭与国际交流”,比如:日本临济宗妙心寺派灵云院住持则竹秀男、日本本光寺住持冈岛南圭、江西云居山真如寺住持纯闻、奉化雪窦寺住持怡藏法师。

      则竹秀南长老动情的说“祖师们曾经人驻锡的禅刹,是我等末代法孙心灵的故乡,令人怀念,感到亲切,同时又有些惊恐。每次参拜,都能接触到祖师们的容颜,体验到他们的境界。”这份感恩与敬畏之心,是每一位法子法孙对祖庭与祖师共同的心情。而加拿大佛教会会长、湛山精舍住持达义法师,他的论文试图从海外传法或国际交流的角度概括“祖庭文化意识”。他说,祖庭是祖师们“修行、弘法、证悟、圆寂的道场,成为后人心目中的圣地,由此而衍生了一套价值体系,就是今天所讲的‘祖庭文化’。”

      此外,湛如法师首先为大家呈现了他对“唐代长安西明寺探究”的学术见解,则悟法师聚焦“太虚大师人生佛教实践探索,他们对祖庭和祖师的探究相得益彰。日本大正大学校长大冢伸夫先生,讲述了空海大师的入唐求法及其对日本文化的影响,日本法华佛教研究会花野充道先生谈中国天台宗与日莲宗的关系。韩国顺天大学李钟寿教授讲述朝鲜后期对中国撰述佛书与讲院教材的接受;东国大学朴永焕教授介绍韩国学术界对人间佛教的理解与研究;山东大学李海涛教授从径山寺看话禅入手分析中韩佛教之间的深层交流。

      此次研讨会殊胜的机缘汇聚了佛教界和学术界的精英,开展了热烈而深入的研讨,为汉传佛教祖庭文化的繁荣贡献力量,将推动汉传佛教的巍巍祖德能够继续弘扬流芳,可谓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18日晚,研讨会举行了闭幕式,吴言生教授、圣凯法师、李四龙教授分别对三个分议题的研讨成果进行了细致深刻的总结,他们精彩的点评获得了与会嘉宾的交口称赞。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