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中国大陆]刘元春:志存高远 身体力行——关于宗教界“共圆中国梦”的几点思考

     刘元春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和人民幸福,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夙愿与共同追求,也是中国各宗教共同的社会价值追求,体现了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必须紧紧依靠人民来实现,必须不断为人民造福。”习近平主席的重要讲话,阐明了中国梦的核心价值,也指明了中国梦的动力源泉。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需要我们同心同德,走稳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不是坐而论道的清谈,而要身体力行的实践。作为实现中国梦的一支重要力量,宗教界如何“从我做起,从现在开始”,戮力前行,做出更积极的贡献呢?本文主要基于以佛教界为中心生发的思考,试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初步的探讨。

      一、宗教界应志存高远,将个人或群体之信仰,汇聚到中国梦的整体战略思维中,要有世界眼光、全局观念、最高追求。

      中国梦既给整个中华民族明确了一个高远的奋斗目标和辉煌的未来,同时实打实地聚焦和整合了全体中国人民的利益诉求,着眼于实现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确保广大人民群众从中得到实惠。中国梦不是高不可攀的,而是脚踏实地的;不是空洞无物的,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中国梦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以全体中国人民美好的期待为基点的。

      当今时代,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文化多元化深入推进,世界上不同文明的交流交融交锋日益凸显,世界各国通过世界市场、全球性问题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我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奋力前行的同时,其他国家和地区也着眼于本国、本地区的发展与未来,提出了各具特色的梦想。从这个角度说,中国梦是世界梦的有机组成部分,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梦想殊途同归,共同指向人类繁荣美好的未来。中国梦的实践与实现,将促进世界上不同文明“各美其美、美人之美”,从而为不同文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作出积极贡献。

      宗教信仰有一个普遍的特点,就是富有跨越时空的诉求,无论是个人的人生价值追求,还是对社会生活形态的设想,多可以用“远大”来概述。不过,不论是“极乐世界”也好,还是“天堂”也好,都是用“现世”或“今生”的价值标准来评判的,用现实世界的善恶是非去取舍的。你的心量有多高远,你的世界就有多阔大。这一道理,对某一个体信仰者如此,对某一信仰群体也是如此。

      信仰群体都是一个个信仰个体组合而成的,而个体信仰者的信仰价值诉求千差万别也是很自然的。即使在同一宗教信仰活动中,也存在不同的信仰心理需求,这都是应当宽容和值得尊重的。但是,个人生活在群体中,群体生活在社会整体中,个人的梦想与群体的梦想相依相存,群体的梦想与整体的梦想相辅相成,宗教之终极关怀与社会的最高理想相生相融。作为一个以“救济”社会为己任的社会信仰群体,能够尽力将自己的信仰纳入到共同的社会理想之中,汇聚社会正能量,发挥“助推器”作用,理应是宗教界的本份。高远之志向是宗教界能够走得好走得远的前提。

      中国梦植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推崇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时倡导天下为公、追求天下大同。这些优秀思想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建构提供了丰富养料,使中国梦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血脉相连。中国宗教也植根在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之中,彰显着中国人民的文化信仰,同时也构筑着世界宗教文化信仰的精神,推动着世界宗教信仰的健康发展。这是历史的事实,更是未来的前景。因此,中国宗教界应当具有充分的文化自信,展现出世界视野;应当具有系统的全局观念,树立博大的最高追求。这就是说,中国宗教界要敢于面向世界,自信、自尊、自立、自主、自强,在世界文明进程中积极传播富有中国特色的信仰理念与信仰精神,乃至成为引领世界宗教文化信仰健康发展方向的有生力量,展现出豪迈之风采。

      二、宗教界应成为遵纪守法的典范,将宗教教规与个人道德信条,纳入国家法律法规框架之内,自觉具备国家公民意识、法制观念、责任担当。

       中国梦,也是法治梦。国家是公民的联合体。公民是从个人与国家权利义务角度对社会个人的身份认定。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对国家的发展和政治、经济、文化生活有着不可剥夺的权利和不可推卸的责任。中国梦是民族理想,也是公民理想。全社会树立法治信仰,把法治价值判断贯穿到国家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国家是公民权利的守护者,用宪法和法律保障每个人的权利,保护每个社会阶层的利益,就会增强中国梦的凝聚力。同时,社会各界,每个人都应自觉具备国家公民意识、法制观念、责任担当,这样才能实现“依法治国”、“以德治国”,而实现中国梦。

      实现中国梦,宗教界应当高扬爱国主义精神。宗教虽然没有国界,但是教徒有祖国,一个好教徒必须首先成为一个好公民。最近,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重新确定的处理宗教问题的基本原则,即“保护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极端、抵御渗透、打击犯罪”。不言而喻,在现代法治社会,宗教界要用国家《宪法》与相关法律法规来规范自己的信仰行为。作为一个属于一定历史和社会范畴的概念,宗教信仰自由作为公民权利,也是有边际、有界限的,在被保护的同时,也应当遵纪守法。特别是要根据《宪法》与《宗教事务条例》的规定,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要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不得破坏信教公民与不信教公民以及不同宗教、宗教内部和睦相处,不得歧视、侮辱信教公民或者不信教公民,宣扬宗教极端主义,不得违背宗教独立自主自办原则。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论哪种宗教的哪个民族成份,或者哪种社会阶层的信徒,都不能自觉不自觉的试图做特殊公民,只是强求个人或者群体之私利,而置法律于不顾,甚至企图逍遥法外,都是十分荒唐和有害的。非法宗教活动的存在,借口民族宗教问题暴恐事件的发生,打着宗教信仰旗号邪教分子的猖狂,都警示我们必须防微杜渐、自律律他而成为遵纪守法典范的急迫性与现实意义。事实一再证明,凡是将信仰者对国家和社会承担的责任义务排除在外,只是偏狭于个人的认识、甚至任由极端的私欲膨胀下去,不可避免会出现个人信仰权利被滥用乃至非法利用而混乱失序现象。因此,在实现中国梦的过程中,宗教界要坚决反对和抵制利用宗教进行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行为,要深入挖掘与充分利用宗教界爱国主义教育平台,坚持运用法律法规教育和引导信教群众,同时将宗教教规与个人道德信条,纳入到国家法律法规的框架之内,互相辅助,互相促进,增强国家意识、公民意识、法制观念,在重大问题上坚定服从国家的根本利益和民族最高利益,当一个好公民,做一个好信徒。

      三、宗教界应富有积极进取的精神,将传统习惯与时代要求相结合,能够开放思维,敢于扬弃,彰显中国气质,展示时代风尚。

      习近平主席2014年4月1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演讲中,指出“中华民族的先人们早就向往人们的物质生活充实无忧、道德境界充分升华的大同世界。中华文明历来把人的精神生活纳入人生和社会理想之中。所以,实现中国梦,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比翼双飞的发展过程。随着中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中华文明也必将顺应时代发展焕发出更加蓬勃的生命力。”由此,“将按照时代的新进步,推动中华文明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激活其生命力,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为人类提供正确的精神指引和强大的精神动力。” 这是一种自信与开放的思维,展现出海纳百川与吐故纳新的胸襟与气质。

      我们知道,中华文明不仅是中华民族多元文化相辅相成的结晶,也是与世界其他民族文化异花授粉相融相摄的结果。因而,中华文明呈现出多元多彩、平等包容、和谐仁爱、积极向上的文化形态。由此,我们在推进中华文明迈向世界的进程中,既不能妄自尊大,“必须秉持平等、谦虚的态度”,也不能妄自菲薄,而“生搬硬套、削足适履”,做到真正的尊重和珍视,“了解各种文明的真谛”,“了解在这些文明中生活的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正如习主席所说的,近现代以来,中外文明交流互鉴更是频繁展开,这其中有冲突、矛盾、疑惑、拒绝,但更多是学习、消化、融合、创新。”“历史告诉我们,只有交流互鉴,一种文明才能充满生命力。只要秉持包容精神,就不存在什么‘文明冲突’,就可以实现文明和谐。”

      宗教作为一种文化体系,有着复杂的构成,因为文化本身既有精华也有糟粕。因此,宗教也有发扬精华,剔除糟粕的任务。中国各大宗教正是经过不断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过程,经过不断的“文明互鉴”,逐渐传播、成熟、发展起来的。因此,中国宗教界始终将传统习惯与时代要求结合起来,既能坚持继承优良的信仰传统,又能积极地审时度势,反对抱残守缺,敢于理性地审视自身存在落后于时代或者悖离时代精神的消极理念与不良习气,特别是那些应当匡正、改变或者转换、完善的信仰活动方式,以达到提升宗教信仰品格和信仰格调的善愿。特别是那些在特殊历史语境中产生的一些宗教概念、理念,比如“异教徒”、“外道”等的诠释系统,应当从历史与现实、学术与信仰等综合分析的视角,正本清源,进行正确的分析与切实的扬弃,最大限度的发挥宗教化导人心的特殊功能。

      四、宗教界也应当走群众路线,以人为本,积极主动地为广大信徒服务,将信仰实践与团结社会信众结合起来,提高抑恶扬善的能力。

      当前,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中国共产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得到了全国人民的高度支持。中央反复强调:密切联系群众是我们党的最大政治优势,脱离群众是我们党执政后的最大危险。目前,中国共产党内存在的四种危险中的三种危险都与脱离群众有关:脱离群众、做官当老爷,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本身是精神懈怠的表现;染上官僚主义毛病,缺乏事业心责任心,不思进取萎靡不振,必然导致能力不足;无视群众利益,私心贪欲膨胀,势必会走向消极腐败。这对宗教界也是一种警策。

      中国宗教存在长期性、复杂性、世界性、民族性、群众性,这五性之中的“群众性”是宗教得以生存发展的社会基础,失去了群众性的宗教便不成其为宗教,也就会丧失其社会存在的价值。因为有了广大信徒群众的信仰和支持,宗教才得以传播与发展;因此,宗教界历来十分重视信教群众的信仰期待、感受与要求,将弘法利生作为“家务”与“本份”。党和政府也是希望宗教界能够最大限度的团结信教群众,凝聚正能量,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更加积极的贡献。尤其是,目前我国宗教关系也存在着极其复杂的情况:一是群众里面有信教的和不信教的,不团结信教群众,就势必削弱党的群众基础;二是受国际国内复杂因素的影响,部分地方非法宗教活动多发频发,宗教极端思想渗透活动加剧,成为民族分裂势力和暴力恐怖势力思想发动和成员发展的活动基础。因此,我们必须最大限度地团结信教群众,打击民族分裂势力的渗透和活动;三是社会不同阶层人士信仰诉求多元而且不断变异,如果不加引导,就容易造成诸多个人精神的与社会安全的问题,严重危害中国社会稳定与发展,阻碍中国梦的实现。

      由于客观与主观、社会外部与宗教内部、个人信仰素质与宗教管理观念等问题,目前宗教界存在脱离群众的严重倾向,基本是被动的接受或驱使去接近信徒,同时还存在以身份地位、经济实力等因素划分出不同阶层,而分别对待,表现出势力、功利、庸俗的问题。这样造成了教团与信众脱离之危险,也是社会信众离心力产生的关键因素,这给不良的甚至是非法的宗教活动乃至邪教活动,提供了可能。因此,宗教界教职人员,特别是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领袖人物们,应当戒除独善其身或者明哲保身等消极自守之心态,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要有胸襟有胆气有智慧,将个人的信仰实践与服务社会信众结合起来,以人为本,走群众路线,不断的提高自己教化信众服务社会的能力,扩大自己社会影响之正能量大能量,为实现中国梦起到特殊的作用。

      五、宗教界人士也应当清醒自律,坚持教风建设,将提升个人信仰素质与推进宗教健康发展结合起来,遏制奢靡之风,净化社会环境。

      “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这一道理,也同样适用于宗教界。近年来,中国宗教界与社会各界有识之士不断呼吁要加强宗教界的“教风建设”,国家宗教事务局至今连续两年抓“教风年”,全国各级政府与各级宗教团体都相继出台了具体的整治措施,汰劣评优,推动宗教界人士清醒自律,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影响。

      教风问题,在当前中国宗教界是个普遍的问题,近年来日益成为一个十分严峻的大问题,而引起教内外、国内外的广泛讨论。正如国宗局局长王作安先生所指出的,教风问题关系到宗教的健康发展,关系到宗教的社会形象,关系到宗教积极作用的有效发挥,要充分认识到教风建设的必要性、紧迫性和长期性。必须在提高信仰素质、强化持戒修行、重视制度建设、增强群众意识四个方面,推进宗教教风建设。“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负责人都要担负起责任来,率先垂范,以身作则,带头学习宣传,带头查找问题,带头改进不足,……为形成良好社会风气担起一份责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学诚法师曾撰文指出,“对比目前佛教界中的各种问题,那些戒律松弛、贡高我慢的现象即是律风不振的表现,那些攀比利养、自由放任的现象即是道风不正的表现,那些贪图享受、懈怠懒惰的现象即是学风不兴的表现,都应当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加以着力克服、认真改善。”

      的确,随着中国社会的持续发展,宗教界经济条件与生存环境都有了很大改善,经济基础雄厚为宗教界服务社会提供了实力和可能,这是十分自然、更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如果宗教界尤其是有相当社会影响的教职人员,较多的精力用在追求个人生活享乐,在社会人群观感中太多奢靡之风,太多形式主义,就将极大的损害到宗教的社会形象,造成非常消极的社会影响。宗教的社会摄受、精神整合、文化教化诸多功能,往往就是通过宗教人士的行为实践表现出来的,“个人形象”是直接影响宗教能否发挥社会积极作用的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因此,宗教界人士应当将个人信仰素质与推进宗教健康发展结合起来,抑制假恶丑,启迪真善美,让信仰的善愿汇聚到中国梦、也汇聚到世界梦之追寻中去!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