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澳大利亞]金剛龍聖:眾人不請 友而安之――全球化背景下中國佛教承擔社會責任的一點思考

     

    澳大利亞中國漢傳密學研究院  金剛龍聖

     

      〝眾人不請,友而安之〞,出自《佛說維摩詰所說不思議解脫法門經˙佛國品》。末學認為,此話語境體現的正是直下承擔,續佛慧命,勇猛精進,拔濟眾苦的大乘佛教入世度眾精神之下的發展方向和行為準則。《佛說維摩詰所說不思議解脫法門經》以〝眾人不請,友而安之〞為引子,後續諸品介紹了勝義密僧ˉ維摩詰之所修所證所行,無非是其度眾的註腳。末學師承中國漢傳佛教密宗――聖密宗古梵密金剛禪佛教,因此以本宗之角度,提供一些思考。

      實修實證是佛法的基石

      首先我們要看到的是,古印度傳統的文化傳播方式是非常講究〝口頭傳承〞的,這從眾經之首的〝如是我聞〞,便可見其端倪。因此佛教的傳承,在ˉ釋迦牟尼佛祖時代,正是由ˉ佛祖與其弟子之間的口耳相續之下,著重於實修實證。而中國傳統文化重視〝書寫傳承〞,有所謂〝言之不文,行之不遠〞。因此,這兩種文化傳播方式或許是佛教傳入中土之後首先面對的文化碰撞。當通行〝文以載道〞之時,或許正是實修佛教面對首要危機之刻。

      依古梵密傳統的口頭傳承,中國漢傳佛教密宗――聖密宗古梵密金剛禪佛教之法教,始於ˉ釋迦牟尼佛祖授意,由ˉ維摩詰和ˉ文殊師利佛共同創立之持明僧團,因而《佛說維摩詰所說不思議解脫法門經》,宗下又稱為《聖祖經》。〝眾人不請〞,眾生雖本俱佛性,但因客塵所染,尚在迷位,百輾千轉,墮於輪迴,故而密乘菩薩入世行持,以慈悲喜捨主動接應眾生;〝友而安之〞,則顯示了密乘菩薩以實修之證量,方便攝受眾生,化煩惱於菩提。因此密宗傳法度眾,並非外界臆測之走精英路線,甚至是神祕路線,反而是以方便善巧普度八萬四千根器眾生,隨聖緣而應化。

      今年八月,末學有幸觀摩第十屆少林問禪之機鋒辨禪,不僅為當今之佛門龍象倍出而法喜充盈,更為五位點評高僧珠璣妙語所折服。其中,少林寺禪堂班首ˉ普明法師點評道:「很多法師停留在學術考證研究,而宗門心地是直下承擔,群山附和。」真是一語點破,如當頭棒喝!

      終南山淨業寺住持ˉ本如法師殷切開示:「祖師風範不僅要學,更要實修實證。」

      德高望重的二祖寺住持ˉ紹雲長老諄諄善導:「我們修行如果沒有真實的功夫是沒法印證的,所以今後要把修行落到實處。」

      從導師們種種振聾發聵的開示中,可以深深感受到他們對後輩的點撥與期望,皆是以修證為首務,因為佛法若離開了修證,度眾將成為一句空話,也就偏離了大事因緣的慈悲本懷。

      佛法應該入世起用

      在全球化背景下,世界形勢正在向多元化衍變,佛教作為宗教的一部份,同樣是作為一種古老而普遍的社會和文化現象,一股超越文明隔閡,超越國家地域,超越民族傳統的信仰存在機制,更應該為全球的和諧和平做出貢獻。或者狹義地講,中國佛教對外應該為提升國家軟實力,維護國家和平統一,對內促進家庭幸福,社會穩定,而承擔起應盡的社會責任。

      〝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的救度思想貫穿大聖寶ˉ不空三藏一生的行持。據《不空三藏行狀》所載,ˉ不空三藏不僅為國修法,更傳法於皇帝,而得皇帝灌頂大師之譽,並時時應請以神蹟顯現,抵外侮以護國,調風雨而利民。著名密教學者ˉ呂建福先生總結ˉ不空三藏的教政思想時,提出三點:佛法護國論、正法理國論、佛國本土理念。這三點總結,令末學深受啟發。聯繫《聖祖經》,佛國本土理念正是《佛國品》的精義;佛法護國論和正法理國論,也就是ˉ維摩詰聖祖的行持。可見,密宗祖師行持之一脈相承,實修現證,實為後世之楷模。而ˉ不空三藏的佛法護國思想在今天的時空條件下,是否可以應用在對內平息天災人禍,維持社會穩定,對外推廣和諧文化,防止祖國分裂當中去呢?相信若有高僧大德可以振臂一呼,必定會群山附和。

      201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ˉ習近平主席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一帶一路)〞的宏偉戰略。此戰略不僅是主動與沿線各國在和平共處互利的框架下發展經濟合作,同時還是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而此〝一帶一路〞的沿線節點,多曾經是佛教國家,且不說古代絲綢之路之沿線,就僅論海上之路,東南亞的泰國、越南、柬埔寨、寮國、緬甸,和最重要的印度洋連接點斯里蘭卡等國,這些國家都是以佛教信仰為主,佛教徒遍佈全國,包括號稱為全世界最大的回教國家印尼亦有近千萬的佛教徒。末學相信,若中國佛教能夠響應ˉ習主席的號召,作為中國文化復興的最重要載體,主動走出國門,如法如律與各國佛教組織和佛教徒展開充分友好的交往,必將為〝一帶一路〞的具體實施產生正面及廣泛的影響,和巨大的文化推動力。

      當今的西方世界以基督教文明佔主導地位,佛教徒的增長雖然處於明顯的上升階段,但目前還屬於極小眾,而且相當一部分藏傳佛教的信眾,受其導師的某些偏離佛教中道思想的影響,而成為漢傳佛教的對立面,甚至成為外部的分裂勢力。應該看到,在全世界範圍,佛教雖名列三大宗教之一,但無論是受眾還是影響力都是最低的,尤其在凝聚力方面更是不及。由於缺少一個有強烈世界性影響力的正法正信的佛教組織結構存在,所以對國際事務的話語權的影響力顯得格外弱小。在這樣的現實情況之下,於全球化的背景中,中國佛教清晰地堅定其社會責任就愈加顯得重要和緊迫。

      教界周知,法顯、義淨、玄奘等高僧,作為中國文化的使者,把中國文化的影響力推向世界,為東西方的交往、交流做出了卓越的、不可磨滅的貢獻。就近端而言,中日兩國邦交的正常化,即得益於已故中國佛教協會會長ˉ趙樸初老先生的努力。ˉ趙樸老多方奔走,前後跨海東渡十餘度與日本佛教界建立鞏固的友誼,以民間力量推動了中國和日本國之間的外交,為維護東亞和世界的和平所做出的努力,可說居功至偉。所以,佛教在其歷史演變中,一直是在發揮著和平與和諧的樞紐的功能。因此在當下的國際環境中,以前人為典範,坐言起行,勇於承擔起當代和平使者這個重任,無論是對世界文化與中國文化的交潤,還是佛教文化對世界和平的影響,都有極為現實的意義。

      當前中國佛教面對的局面

      佛教傳承兩千多年,歷代弘道皆以經典為依據,以高僧大德論藏輔之,各家聖戒俱足行止,時至當今亦無有例外。然而隨著時代的演變,對於經典和法語的導讀,若無自身實修實證,而是一味承延舊辭,就未必能適應當前眾機。

      現在有一種說法,說佛教界是弱勢群體,因為許多人利用高僧大德不與世諍的慈悲,而藉各類傳媒口誅筆伐;說佛教是弱勢文化,因為被人冠之以藉迷信斂財的標籤,成為大眾譏諷戲謔的對象。這樣的局面甚為可憂,但是從另一個側面,不正是在提醒我們教界到了要重新慎重考慮弘法路向的時候了嗎?其實弱勢的又何止佛教,可以說中國傳統文化在網絡媒體面前,在網絡中流行道聽途說的〝速食文化〞的當下,都是處於弱勢,都正在被邊緣化,相對於儒道兩家,佛教的發展較好,也就自然是首當其衝了。

      佛教被稱作為弱勢群體,末學看來,可能還有以下的一些行為被眾生誤解而造成:

      一、佛教正在漸漸脫離眾生的需求。雖然佛教界部分高僧大德目前已經是在人大政協參政議政,從更宏觀的角度思考並嘗試解決眾生現實的問題。但是這些宏觀的思考,很少或者說基本沒有落實到實處,眾生感受不到,也沒有符合他們的期望值,因此,教界參政議政的行為被無明者顛倒其見,並且無限放大。

      二、自古名山多寺廟,現在眾多的佛寺廟宇被當作第三產業和4A級、5A級旅遊資源進行開發,不僅成為當地政府的搖錢樹,在某些小縣城更成為國內生產總值(GDP)之中名列前茅的重要組成部分,甚至希望包裝成上市公司,各方都來分一杯羹。外界不明就裡,卻將矛頭直指廟宇及其住持方丈,責論通過網絡媒體發酵,形成群起而攻之勢。

      三、對種種的社會問題缺乏及時的回應,靈活運用各類網絡媒體進行弘法的不多。宣傳多停留在教義,甚少顧及社會問題,造成眾生或者把佛教簡單認為是迷信,或者把佛教簡單認為是佛學,或者直接認為佛教脫離現實,從而產生隔閡。

      四、對於眾生普遍的功利心缺乏正確的引導。佛經有云:「先以慾勾牽,後令入佛智。」講得很清楚,慾勾牽的目的是為了導引入佛智,眾生懷著功利心親近佛教,沒有獲得因勢利導,結果當功利心產生失落情緒時,對佛教產生反感。

      新世代佛教重新振作的路向的思考

      對於這樣的現狀,末學有幾方面路徑的思考:

      一、首先要加強佛教內部的建設,包括各宗之間的和諧融通。ˉ趙樸老生前曾有一願,希望中國漢傳密教能夠重現華夏,在當世代實現中國佛教八宗並弘的局面,讓中國佛教圓滿一體再現。而在目前的時空條件下,隨著中國漢傳佛教密宗――聖密宗古梵密金剛禪佛教在澳大利亞設立世界總部,並且打開廣弘密法,普度眾生的局面之後,八宗並弘已非奢望,而且八宗並弘與一門精進也是應對眾生不同根器的相得益彰之舉。一旦八宗並弘,中國佛教在國際舞台上可以面向更廣大的眾生,形成更大的合力,可以從宗教和文化的角度,多方拓展佛教和平和諧包容的理念,發揚正能量的同時亦會擴大影響力。

      二、發揚佛教的包容精神,既要走出去,也要請進來,不僅和其他國家的佛教組織主動形成良好的互動關係,在全世界範圍增加佛教的話語權的力量。同時也要和其他宗教保持友好的對話交流,增進宗教之間的相互理解,推動各主要文明之間的交流互鑒,從而逐步消除各文明之間的分歧與對立。佛教在發源地印度,即是在與外道的磨合中逐漸成長起來的,自東漸以後,受到中國固有文化的薰陶,相互盪磨吸收融合,而成為了中國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說,把佛教本身看成是文明交流互鋻的得益者,是一點也不為過的。因此中國佛教走向海外之時,仍要有博大的包容,和諧地與諸教諸流交流共處,建立共同可以遵循的宗教倫理關係,促進世界永久和平早日到來。

      三、要把佛教的精神、佛法的義理與學佛的實踐相統一,把佛學院辦成學佛院,才能夠培養起一大批理修並重、教證雙美的僧才、佛才,同時更要推而廣之,面向眾生開展,要讓眾生明白佛教的價值觀,理解佛教所倡導的慈悲是不離智慧,以慈悲育智慧,以智慧現慈悲。

      四、要扭轉大眾對佛教的種種不良印象,便要導之以正法,將ˉ釋迦牟尼佛祖大覺性海中流出的極終善性的慈悲與智慧於眾生分享,善巧方便攝受眾生,令其起悟達明。從《佛說維摩詰所說不思議解脫法門經˙方便品》所示,ˉ維摩詰正是以密法修行的證量,昇起種種大用,遊諸四衢,饒益眾生,為社會注入更多的正能量。其中的關鍵即是入世實修,不離眾生,所謂〝法不孤起,依境方生,究竟了義,弘之由人〞。

      五、佛教的經典教義要能夠用符合當下話語境的通俗語言傳播,為那些在校園中對佛學感興趣的莘莘學子,適時舉辦各類禪修研習班,集理論與禪修為一體,導以正行。一些佛學院已經先行了一步,舉辦各類夏令營、冬令營、禪修營等,接引學子入道。若能推而廣之,主動進入大專院校,如果俱備條件,可以開堂傳授佛學,將佛經從深奧的古文化話語境中,引申出來,賦予新的面貌,或許反而能夠提高受眾的興趣,既能夠客觀上推動了經藏的發展,又為年輕一代的有識之士打開一扇全新的心窗。

      六、佛教的傳播要緊跟時代的節奏,從而把握時代的脈搏,廣泛運用各類新興媒體,才能夠針對眾生的需求做出快速的回應和對治之策,有利於及時破除眾生的邊見、顛倒見。教界同修要懷著感恩報恩的心,看待眾生以各種形式表現出的對教界的關心;要懷著懺悔反省的心,看待種種的非議,觀照自家身口意之所行;要深契佛法究竟義,無畏面對負能量的挑戰;如此方能直下承當,肩荷如來家業。

      七、佛教是生命之教,應該說最為重視生命的價值,因此最重要的是開展佛教家庭教育,既能夠客觀地為社會穩定提供可靠的基礎,又體現了佛教世出世法的生命力。借薦其他宗教的傳播方式,家庭教育是非常重要的環節,特別是對年輕一代的教育,從其出生開始,父母以及家族其他成員,都成為其信仰的領路人和催化劑。而中國漢傳佛教密宗所倡導的〝聖密家庭〞,又區別於普通的所謂〝佛化家庭〞,聖密家庭的設施,是將理論與實踐融化在漢傳密宗修行者的日常生活之中,在聖密三昧耶戒之規範之下,當相即道,即事而真,現世修證虹轉法門,當此期生命結束之時,靈識頓超至金剛法界宮,以待聖緣成熟,轉世再來,如此生生不息,度眾不止。故此,聖密家庭的普及不僅有現實的意義,更具有永恆生命的意義。

      祈願

      末學堅信,若中國佛教界諸山長老帶動諸宗後學,攜手和諧同進,對症下藥,以〝眾人不請,友而安之〞的精神不懈努力,終將重新廣為眾生所接受,為他們提供人生路向的指引,成為〝靈性的雞湯〞,為眾生提供鞏固信仰的營養,為眾生提供智慧的不竭源泉。

      習主席說:「未來中國,是一群正知,正念,正能量人的天下。」佛教作為正能量的代表,實在是任重而道遠。

      以上只是末學一些有感而發,雜亂無章又很不成熟的想法,藉此拋磚引玉,希望諸位高僧大德、廣大教界同修不吝教誨,批評指正。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