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日]福岛荣寿:中国殉难者骨灰送还运动的展开——真宗僧侣菅原惠庆和大谷螢润

     

    真宗大谷派僧侣  大谷大学副教授  福岛荣寿

     

      前言

      本届论坛,我发表的论文是关于真宗大谷派僧侣于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开展的“中国殉难者骨灰送还运动”。之所以发表这篇论文,其目的是再一次认真地思考:应该向前辈学习什么?

      1 输入华人劳工

      随着日本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侵略扩大化,日本国内的劳动力被驱赶到战场上,劳动力缺乏。当时,日本政府接受了企业界的请求,于1942年(昭和17年)11月通过了《内阁决议》(东条英机内阁通过的〈关于输入华人劳动者〉的决议)。大约4万中国劳工被强制送进日本各地的煤矿、矿山、铁路、港湾等35个企业、135个事务所,据悉约7000人断送了生命。

      在秋田县花冈矿山,从1944年(昭和19年)8月至1945年12月末,有418人因苛刻的劳动条件和遭受虐待,或者因抗争而被镇压致死。这就是后来被称作“花冈事件”的惨案。

      2 花冈事件的经过

      事件发生于1945年6月30日,秋田县花冈町(现在的大馆市)的鹿岛组花冈出张所。986名中国劳工,被强制带到该出张所的中山寮,参与为花冈矿山扩大做准备的水路变更工程施工。高强度的劳动、饮食不足、遭受虐待等原因丧生的事件接连发生。无奈之下,中国劳工罢工造反了。但是,被宪兵队、民兵等镇压了。为首的12个人被判处死刑;日方的责任人,在东京裁判所被处以除绞刑以外的严重惩罚,后来全部被减刑释放了。而中国劳工的死亡人数,从1944年8月至1945年11月达到419人。

      (图片说明1:中国劳工的宿舍“中山寮”)

      (图片说明2:被扔在小木箱中的中国劳工的尸体)

      3 菅原惠庆师的事迹

      已故的菅原惠庆师(大谷派住持)等,仰慕中国净土宗的初祖昙鸾大师。从二战前,就为日中两国的友好竭尽全力。当他们悉知了花冈事件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其程度就好像他们一直致力于日中友好的事业从根本上被人否定了似的。他立刻奔赴到花冈,收拾山野上散乱弃置的遗骸、遗骨,并非常郑重地火化,把骨灰安放在东京他的寺院-运行寺,直到1953年7月,第一艘运送华工骨灰回国的船起航。

      1953年春季,东京华侨总会、日本红十字会、日中友好协会,还有“中国俘虏殉难者祭奠执行委员会"一同成立,着手进行发掘华工的遗骨、祭奠、送回祖国的工作。已故大谷派的兄弟、历任(1941年<昭和16年>-1945年<昭和20年>)宗务总长的大谷瑩润师(1890年-1973年)任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到1964年(昭和39年),共将3000多位华工的遗骨送回国。当时的国际关系非常复杂,日中尚未恢复正常的外交关系;日本政府在经济上也未给予任何援助。

      现在,3000位归国华工的遗骨中,2300位的遗骨安放在天津革命烈士墓。

      烈士纪念馆展览说明文中写到:“日本不仅从殖民地的朝鲜强制抓捕劳工,而且也把中国的民众、士兵强行抓捕到日本做劳工。他们在军警的严密管制的恶劣环境之下,忍受着饥饿、重体力劳动的煎熬。约40000人华工中,6800人在难以忍受非人的待遇中致残致死,遗骨还飘落在异国他乡,至今无法确认身份的遗骨还有很多。”

      1995年(平成7年)8月15日,即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50周年之际,在神户华侨总会各方的大力协助之下,在北京的烈士墓纪念馆树立了纪念碑,上面镌刻着包括在花冈事件中死难者在内的6800名死难华工的姓名。

      (照片1说明:强制赴日务工死难者纪念碑

      <平和人权儿童中心提供>---1995年8月15日,在神户华侨总会各方的大力协助之下,镌刻着强制赴日务工死难者姓名的纪念碑树立在天津革命烈士纪念馆前。)

      (①照片:护送遗骨归国的队伍行进在东京的大街上

      ---1953年4月1日,在浅草本愿寺,大谷瑩润师主法,为在秋田县花冈、尾花泽、小坂铜山等地死难的560具遗骨举行了追悼法会。)

      (②照片:运送遗骨的列车驶进神户港

      ---1953年7月1日,第一艘运送遗体的船黑潮丸,载着551具

      遗骨驶出神户港。)

      (③照片:在天津,迎接归国的遗骨

      <旅日华侨中日友好促进会提供>---1953年7月7日,在塘沽港,以中国红十字会顾问廖承志为首的社会各界人士、死难者的家属等400人迎接遗骨归国。)

      (④照片: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

      <运行寺藏>---1967年5月,在“中国俘虏殉难者祭奠执行委员会”“日中佛教交流恳谈会”所属的有关人士的倡导下,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成立,同年7月,其杂志《宗恳》发行。照片为成立大会的场景。)

      (⑤照片:宣传册《日本的良心---关于中国人殉难者遗骨送还》 中国俘虏殉难者祭奠执行委员会事务局发行。

      <运行寺所藏>---该宣传册,是为了纪念1957年12月6日,中国红十字会第二次访问日本而编辑制作的。记录了中国俘虏殉难者祭奠执行委员会(大谷瑩润委员长、菅原惠庆事务局长)的成立、遗骨送还事业开展的原委。代表团来日的第二天,举行了“中国殉难烈士祭奠大法会”

      (⑥照片:在花冈等事件中殉难者祭奠大法会---1953年4月1日举行了大法会。这个大法会是同年2月17日“中国俘虏殉难者祭奠执行委员会”成立后,举办的第一个法会。当时,在秋田县花冈、尾花泽、小坂铜山等地收拾了遗骸。照片⑥右侧所登载的文章的内容如下:

      “关于祭奠中国殉难者和遗骨送还事业的开展”---昭和17年临近年末时,根据东条内阁的决定,从昭和18年至昭和20年春,大约有六、七万中国俘虏被押解日本做劳工。

      他们被分配到数十个大中型企业下属的一百多个煤矿、矿山、发电厂、飞机场、地下工厂、铁路施工工地、港口码头,超强度的劳动,再加上遭受拳打脚踢等公然的虐待,食用动物的饭食,营养不良;因传染病、被殴打致死的事件接连发生。大家不堪忍受虐待,集体逃跑,因此,令人毛骨悚然的悲惨的事件发生了,一次虐杀了300多人。还有一些小型的“花冈事件”时有发生,死于非命的人数多达万人。他们无法听到祖国已经解放的消息了。

      而且,直至今日,殉难者的尸骨被抛弃在日本各地的荒野上。自昭和二十五年,在华侨和日本社会各界团体的共同努力之下,陆续将部分遗骨送回中国。可是,有一个时期被拒绝接收。最近,中国给予我们善意的援助,在华的同胞也可以顺利地集体归国了。另外,战死在国外的遗骨的收集工作也在进行。

      我们对过去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要负起民族的责任。站在人道、和平、友好的立场上,超越党派界限,把在那场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中牺牲的中国殉难者的遗骨都找到,进行祭奠后,再送回他们的祖国,全体日本国民要立下这样的誓愿。

      无论是在东京还是在其他地方举行的祭奠法会,都是为实现这个誓愿而做出的努力。

      我们所期待的是:热爱人类和平、尊重人道。怀有日中绝不再战的强烈信念的同胞们!我们一起努力吧!善始善终!)

      (⑦海报:为祭奠中国俘虏殉难者全国大法会

      〈所藏:运行寺〉---1954年11月2日,在浅草本愿寺,为第四次遗骨送还团举行的全国祭奠大法会的海报。)

      (⑧宣传册《宗恳》:访问中国专集---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发

      行

      〈所藏:运行寺〉---1973年,应中国佛教协会的邀请,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专辑)

      (⑨照片:大谷瑩润师纪念碑---为了表彰大谷瑩润师为殉难的中国劳工送还遗骨所做的事迹,与中国佛教协会一同在山西省交城县净土宗的古刹玄中寺,树立了纪念碑。2000年5月9日,举行了纪念碑落成典礼。

      后记:与大谷瑩润师一起在北海道树立了“日中不再战友好纪念碑”

      2009年6月21日,我参加了在北海道小樽市近郊、余市郡仁木町的中国烈士园举行的第四十四次“中国殉难者全道祭奠大会”。余市距札幌市内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程,余市是以NIKKA威士忌工厂而闻名;仁木町是以果树栽培而出名,尤其是栽培樱桃树最为著称,樱桃树已经进入到盛产期。当我们翻开近代史的一页,就会看到町的历史是以矿山的发展史为主线的。在JR函馆本线仁木町站的下一站,是然别站,从那里向西北行驶6公里的大山里,有废弃了的大江矿山遗址。明治时期,叫做然别矿山,以开采锰矿和铜矿为主业。

      那座矿山在亚洲•太平洋战争末期,被强行逼迫的劳工是中国人。在北海道,为了弥补重体力劳动力之不足, 16282名中国劳工,被强行分配在五十八个事务所。据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有3047人死亡。

      在札幌市内的一次集会上,我听说了祭奠中国劳工的事情,很关注此事。在做调查的过程中,才得知树立纪念碑的是真宗大谷派的僧侣们之所为。

      追溯真宗大谷派收拾遗骨、遗骸的历史,必须要提到已故真宗大谷派的菅原惠庆师。二战刚刚结束不久,就已获悉劳工惨死之事,随即便走访秋田县花冈矿山,看到了被遗弃在山野上的遗骨、遗骸。他把遗骨、遗骸收拾起来,火化后安放在自家的寺院里。得知惠庆师所做之事,已故的大谷瑩润师于1953年(昭和27年),当时中日尚未恢复外交关系,同东京华侨总会、日本红十字会、日中友好协会一起组成了“中国俘虏殉难者祭奠执行委员会”,并就任委员长。然后就着手进行中国人的遗骨、遗骸的发掘、祭奠、送还中国的工作。到1964年(昭和39年),在他们的努力之下,将3000多人的遗骨送还到中国。瑩润师的令尊,近代奠定北海道弘法基石的大谷光瑩师(现如上人)。瑩润师也到北海道,住持函馆分院,从1941年至1945年,又担任大谷派宗务总长的要职。

      在北海道,1953年6月“中国俘虏殉难者祭奠执行委员会”成立,北海道的五十八个事务所展开了遗骨的发掘、送还工作。1966年,大江矿山的18名殉难者的纪念碑树立在仁木町。在纪念碑上镌刻着瑩润师的笔迹“日中不再战友好碑”。其意义不仅是悼念,而且包含了不再重蹈战争覆辙之愿望。瑩润师出席了纪念碑的落成典礼。

      自此之后,对于没能生还祖国、殉难于异国他乡的3047位的悼念仪式每年都要举行,2009年举行了第四十四次祭奠仪式,2015年6月28日,举行了第五十次祭奠仪式。在祭奠仪式上,大谷派的僧侣读诵佛经,北海道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和在企业的实习生、以及来自北海道的带广、釧路、室兰、美呗、函馆等地的日中友好协会的200多名有关人士参加了盛大的祭奠活动。在町民中心举行的交流会上,

      分发了大家自作的饭团和猪肉汤,大家一起度过了一段和乐融融的时光。在返程的大巴车上,坐在我旁边是一位学法律的中国留学生,与他交谈中国的有关话题、日本阁僚参拜靖国神社等问题,我觉得这样的交谈非常有意义。

      在亲鵉思想研究方面,有很深造诣、旅居日本的韩国学者高史明先生,对当时佛教团体,以小泉首相与韩国的卢武铉大总统进行会谈为契机,再次开展遗骨调查一事的意义,发表了极具启发性的谈话。他说:“遗骨,与现在活着的人的生死是息息相关的。……《骨》是不言的。但是,在现代史上,日本与朝鲜、韩国、中国,乃至冲绳、台湾都是有关联的。与《骨》进行怎样的对话呢?以这样的一个假设为前提,进行遗骨调查时,就会发现这项工作不仅关系到现代的日本与亚洲各国,而且还关系到未来的人类历史,它是一件具有非常意义的事情。”

      因此,我们要知晓我们的前辈们的足迹,同时,还要以此为鉴。我们肩负着创造和平、美好未来的历史责任。

      真宗大谷派,在纪念第二次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于今年6月发表了如下的声明。为了方便大家,特此添附于文后。即:

     

      不战决议---2015

      在以往的年代,我们以大日本帝国自居,并以此之名给世界上的很多人,特别是给亚洲的各国人民,造成了难以言表的灾难。我们还曾打着佛教的大旗,把大批有为的年轻人送上了致死的绝路,使他们饱尝了数不尽的困苦。为此我们惭愧之至。愿以此忏悔之心,反省过去践踏生命、虐杀无辜,且没有丝毫的悔罪之意。不仅如此,我们还要致诚地忏悔利用佛教赐予的智慧,令宗门犯下了罪恶行径,玷污了宗门的圣洁。今后,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努力防止祸端再起。因此,我们发下“不战”的誓言!

      我们曾经祈愿建设和谐社会、倡导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慈悲观,因此,我们发自内心地祈求饶恕那些被否认国民身份、甚至被逐出宗门的人。与此同时,我们对于那些为了实现世界的和平而献身、有良知的仁人志士表示诚挚的敬意。

      我们发誓,愿与不同民族、不同语言、不同文化、不同宗教、反对战争、爱好和平的人们一起共同努力,建设富饶和平美好的国际社会。

     

      ---《不战决议》(1995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年后的1995年,真宗大谷派发出了代表人类共同心愿的誓言:〝不战!〞

      我们深知这一誓言有何等的沉重,更愿重申和平。从1995年发表〝不战〞的决议至今,时隔20年,人们对于战争的悲惨性和愚蠢性的认识逐渐淡化了。其淡化表现在,对于因美军基地问题而苦恼的冲绳的父老乡亲不闻不问,而且,朝着孕育战争的方向迈进。

      因为怜悯我们凡夫,而发愿〝只要地狱、恶鬼、畜生还存在,绝不取正觉〞的法藏菩萨建立了净土。

      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类从没有停止过相互残杀、相互伤害。佛陀悲悯苍生,不忍看到他们由于我爱执,而相互惨杀,教导众生和谐相处共生共荣。

      我们响应佛陀的召唤,铭记如来的悲愿:“既不能杀害他人,也不能杀害自己”。为此,我们再次发出“不战的誓言”!

      积极地与世界各国人民展开对话,由此实现人类所共同追求的“真正的和平”之目标。

      决议生效。

      2015年6月9日

      真宗大谷派

      宗议会议员一同

      2015年6月10日

      真宗大谷派参议会议员一同

     

      参考文献目录:

      1 宣传册《第七次不战•和平展  佛教与不战  现在  作为念佛者》

      (真宗大谷派)2006

      2 东本愿寺出版编《同朋》(真宗大谷派宗务所)2015年8月号

      3 坂井田夕起子〈中国俘虏殉难者遗骨送还运动与佛教者们---关于五十年代日中佛教交流---〉《历史研究》47号(大阪教育大学历史学研究室)2010年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