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圣 辉:在贯彻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共识座谈会上的讲话

       圣 辉

      (2006年7月11日)

     

    各位领导,各位代表,各位朋友:

      今年四月在浙江杭州和舟山召开的“世界佛教论坛”,共有来自37个国家和地区的一千多位高僧大德、专家学者和政要出席,这是中国佛教史上一件前所未有的盛事,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举办的首次多边大型国际性宗教会议。论坛获得圆满成功,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海内外的反响和评价很好。这是中国佛教界几代人所期盼和努力的结果,大大提高了中国佛教在世界上的地位。这一盛会被我们赶上了,是很有福报的,但同时对我们提出了更大的希望和更高的要求,既是压力,也是动力!今天,中国佛教协会召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佛教协会主要负责人和部分佛教期刊负责人相聚于美丽的云南大理,举行“贯彻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共识座谈会”,目的在于,借助“首届世界佛教论坛”成功召开的殊胜因缘,探讨如何将“和谐世界,从心开始”的理念落实为具体行动;探讨在商品经济大潮下如何加强佛教的自身建设,尤其是道风建设、人才建设,以法为师、以戒为师,内强素质,外树形象;探讨佛教期刊如何坚持爱国爱教、正信正行的原则,继承和发扬佛教优良传统,进一步发掘佛教教理的丰富内涵,服务大局,发挥积极作用,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服务。下面我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就这些问题谈几点意见。

      一、和谐世界,从心开始,从我做起

      当前,党和政府对内提出了构建和谐社会、对外提出了建设和谐世界的目标。而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将主题确定为“和谐世界,从心开始”,既契合于佛教之理,又顺应了时代之机,因而受到各国与会人士的积极响应和高度评价。论坛就此达成广泛共识,通过了《普陀山宣言》。论坛主题由中国海峡两岸暨港澳佛教界的高僧大德倡议在中国召开的世界佛教论坛上郑重提出,不但立意高,而且摄机广。宣言强调“世界和谐,人人有责。和谐世界,从心开始。”作为佛弟子,我们首先就要有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探讨如何从自心开始,以一颗清净、高尚的心灵去影响一个寺院、一个佛教团体、全体佛教界,进而影响整个社会,乃至影响整个世界。

      经云“集起名心”。每个人的心都不是孤立的存在,它既决定着自己的身口之业,并影响于外界,同时也深受自己身口之业以及外界的影响。佛教虽然主张万法唯心,思想支配言行,但从来就不脱离自己的身行口语和一定的僧团规范、社会规范抽象地讲修心。佛教一贯强调“以法为师”、“以戒为师”。这里的“法”,狭义上指佛陀所说的言教,广义上指缘起的法则,令一切众生破除无明、出离生死的成佛之道。“以法为师”,就是要正知见,要有正确的信仰,用现代的话说,就是要端正自己的认识和态度;“以戒为师”,就是要端正自己的言行,用现代的话说,就是要讲伦理道德,遵守一定的行为规范。尤其是僧人,因受持比丘戒,才成为比丘,才成为住持佛法的僧宝。虽然时代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以法为师”、“以戒为师”的根本精神没有变化。只有坚持“以法为师”、“以戒为师”,才能真正安顿我们的身心,才能实现佛陀为和谐僧团制订的目标: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意和同悦,戒和同修,见和同解,利和同均。

      23年前,当大陆佛教从“文革”浩劫后刚刚恢复,赵朴老就在《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的报告中,提出了提倡人间佛教积极进取的思想,发扬中国佛教农禅并重、学术研究、对外友好交往三个优良传统的号召,使大陆佛教走上了一条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相协调发展的道路。13年前,当佛教发展到一定程度,面临着商品经济大潮严重冲击的时刻,赵朴老又在《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年》的报告中尖锐地指出:“当今中国佛教从自身建设来说,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中央关于改革开放、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在对外开放、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腐朽思想的泛起是难以避免的。在这种情况下,佛教界有相当一部分人信仰淡化,戒律松弛;有些人道风败坏,结党营私,追名逐利,奢侈享乐乃至腐化堕落;个别寺院的极少数僧人甚至有违法乱纪、刑事犯罪的行为。这种腐败邪恶的风气严重侵蚀着我们佛教的肌体,极大地损害了我们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如果任其蔓延,势必葬送我们的佛教事业。如何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形势下,保持佛教的清净庄严和佛教徒的正信正行,从而发挥佛教的优势,庄严国土,利乐有情,这是当今佛教界必须解决的重大课题。”

      为此,赵朴老郑重提出:“根据当前的形势和我国佛教的实际情况,着眼佛教事业建设与发展的未来,各级佛教协会和全国佛教界都必须把注意力和工作重点转移到加强佛教自身建设、提高四众素质上来。加强佛教自身建设,就是加强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组织建设。这五个方面,信仰建设是核心,道风建设是根本,人才建设是关键,教制建设是基础,组织建设是保证。”

      正是赵朴老的这一思想,使大陆佛教从总体上走上了一条健康、和谐的发展道路。在今天看来,赵朴老的上述两个报告所传达的精神,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中国佛教协会第七届理事会领导集体,继承和发展了赵朴老关于人间佛教和加强佛教自身建设的思想。

      2002年,一诚会长在中国佛教协会第七届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加强佛教信仰建设和道风建设是佛教自身建设的核心和根本。信仰建设就是要树立正信,具足正信,要加强对佛教教义、教理的学习,要在排除一切违背教义、教理的实践中巩固正信。没有信仰建设,其它一切建设都无从谈起,或者说就失去了意义。没有坚定的正信,就不可能有良好的道风。信仰建设和道风建设是因果关系。因此,我们首先要求僧尼具足正信,以戒为师、勤修三学、肃正道风。寺院负责人应具有相当的素质,以身作则,领众熏修,抓好寺院的道风建设。”

      2003年,我受中国佛教协会委托所作的《中国佛教协会五十年》报告中明确指出:“加强道风建设是佛教自身建设的核心问题。近年来,伴随商品经济的发展,产生了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的负面影响,佛教道风建设面临严峻形势,有不少僧人信仰淡化、戒律松弛、道风不正、金钱至上,甚至少数人为了名利地位不惜拉帮结派、结党营私、贪污腐化、行贿受贿。这种不良风气已经严重腐蚀到僧人队伍,败坏了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势必危及中国佛教的前途与命运。因此,我们必须采取有力措施加以遏制。各级佛协和寺院负责人,要充分认识加强道风建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以佛教的正信正行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要继续贯彻执行已故赵朴初会长在《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年》报告中提出的‘加强佛教的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组织建设’的任务。出家二众要坚定信仰、以戒为师、勤修三学、严肃道风。汉传佛教僧人要坚持独身、素食、僧装,具足威仪,对于违犯戒律、败坏道风者,应视不同情况,给予收回戒牒、迁单离寺、摒出僧团、撤销僧籍等处分。”

      今年2月,我在《中国佛教协会七届三次理事会工作报告》中,进一步提出了五个统一的要求:一是弘扬一个思想,即“人间佛教思想”;二是高举两面旗帜,即高举“爱国爱教,团结进步”的旗帜;三是发扬三个传统,即“农禅并重、学术研究和对外交流”的传统;四是做到四个圆融,即把佛教的教义圆融于构建和谐社会的崇高理念之中,把佛教工作圆融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之中,把佛教事业圆融于增进民族团结、维护国家尊严、捍卫国家主权、促进祖国统一的伟大事业之中,把佛教弘法活动圆融于促进中国佛教界与世界各国佛教界友好交往、维护世界和平的伟大事业之中;五是加强五个建设,即朴老在《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年》报告中提出来的“加强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组织建设”。中国佛教协会号召广大四众弟子将思想和行动统一到这五个方面上来,为佛教事业健康有序地发展,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我们的贡献。

      应当指出的是,近几年来教内外出现了一些片面理解赵朴老思想的现象,有意或无意地将人间佛教解读为人天乘佛教,将“佛教是文化”解读为“佛教等同于文化”,还有的人将汉传佛教殊胜的禅法泛化、庸俗化。这些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佛教界的思想混乱,助长了佛教商品化、庸俗化的不良风气,使佛教神圣性资源大量流失,从而严重干扰了佛教的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本会通过各种途径,对这种种不良现象进行了辨析、澄清和抵制,同时还组织有关人员连续在《法音》上发表文章,对当前佛教界若干思想理论问题进行了深刻的反思。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大陆佛教界首次进行这样系统的理论反思。这将有力地促进佛教界的信仰建设、道风建设,维护佛教的严肃性和神圣性。

      加强佛教自身建设,既是中国佛教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政府和民众对我们的希望,在世界佛教论坛圆满召开后,更成为我们迫切的任务,各国佛教界关注的焦点之一。近二十年来,中国佛教协会一直在强调加强自身建设,应当说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相对于党和政府的要求、佛教形势的发展,还存在相当的距离。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加强佛教自身建设,历来就是一个比较沉重的课题,一是因为现代的中国佛教先天不足,大陆佛教历经“文革”浩劫后,高僧大德少,僧才青黄不接,某些老年僧人自身不清净,对青年僧人的持戒修行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同时许多年青僧人道德修行还很不够,但由于佛教恢复、发展的需要,不得不过早地走上了领导岗位,这些都极大地制约了佛教的自身建设;二是空前的市场经济大潮不仅对全社会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更给清净的佛教寺院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和严峻的考验,带来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问题。所以,我们要加强佛教自身建设,首先要充分认识这一工作的重要性、艰巨性和长期性,不断克服中国佛教的先天不足和后天出现的种种问题。各级佛教团体的负责人和寺院班首执事,都要不断加强自身的修养,率先垂范,把加强佛教自身建设,尤其是信仰建设、道风建设,当作一个最重要、最核心的大事来抓,要常抓不懈。

      总之,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和谐世界,人人有责,必须从心开始,从我做起。对于广大佛教徒来说,必须“以法为师”,“以戒为师”,树立正信,发起正行,坚持“六和”,内强素质,外树形象,从而以一个净化的心灵去影响一个寺院、一个佛教团体,全体佛教界,进而影响整个社会,乃至影响整个世界。

      二、切实办好佛教刊物 促进佛教自身建设

      中国佛教界创办刊物,自1911年《佛学丛报》问世以来,已有了近百年的历史,它对近代佛教的复兴起到了积极而重要的作用。中国佛教协会还在筹备阶段,即于1950年创办了《现代佛学》会刊。1981年,中国佛教协会刚刚恢复工作,即复办会刊,更名为《法音》,此后还办有《佛教文化》、《佛学研究》和《研究动态》、《会务通讯》。可见,中国佛教协会历来十分重视佛教刊物的编辑、出版工作。

      改革开放以来,各地佛教协会、佛学院和寺院对此也非常热心,恢复或创办了近百种佛教报刊,其中不乏办得出色的期刊。它们为宣传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弘扬佛法,促进佛学研究,团结和引导广大信教群众正信正行,及时反映佛教的发展动态,乃至反对邪教,都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成为外界了解大陆佛教的一个重要媒介。但我们也不能不看到,许多刊物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一是宗旨不明确,没有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二是刊物内容匮乏,质量没有保证,刊物虽多,但往往是在低水平状态下的重复;三是没有建立稳定的编辑队伍和作者队伍;四是某些刊物还曾出现错误的舆论导向,干扰了中国佛教协会关于加强佛教自身建设的工作;五是没有遵循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创办刊物的相关规定,手续不全。这些问题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佛教界的形象,不利于佛教界的自身建设,值得我们高度重视。今后,各级佛教协会都要加强对各类佛教刊物编辑出版工作的指导,加大投入,对从事编辑出版工作的法师、居士和专业人员,要给予必要的关心和支持。针对上面提出的问题,我想着重强调以下几点。

      1、各类佛教刊物,包括佛教网站,都要继承、发扬中国佛教爱国爱教等优良传统,要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要围绕加强佛教自身建设、提高四众弟子整体素质这一中心任务开展编务。要遵守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对于中国佛教协会的有关文件、会议决议的精神要大力宣传,坚决贯彻。任何时候都要坚持“以法为师”、“以戒为师”,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树立正信,反对邪教。

      2、各类佛教刊物要根据自身的定位和受众情况,努力办出自己的特色,或侧重于普及佛教知识;或侧重于介绍修行方法、经验,培植信心,指导修行;或侧重于佛教学术和佛教文化艺术,或侧重于地方和宗派,或侧重于佛教慈善公益活动,或办成有相当水准的综合性刊物,融知识性、趣味性、新闻性于一体,普及与提高相结合。总之,要避免在低水平状态下的重复,避免佛教宝贵资源的浪费。

      3、要建立稳定的编辑队伍和作者队伍。一个优秀的佛刊编辑,既要有相当的佛教学识,又要有较好的文字功夫和必要的社会知识;既要有一定的修行和工作经验,又要有默默无闻、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奉献精神;既要能编,也要能写,甚至还要懂得摄影、电脑操作等技术。各级佛教协会和佛学院都要注意培养和发现编辑人才,现有的编辑更要不断的学习提高,这是一个长期的任务。同时各类佛教刊物编辑部要注意培养和发现写作人才,广泛联系和发挥社会上许多热心佛教、关心佛教、学有专长的人,参与到佛刊的编务和创作工作中来。

      4、佛刊编辑尤其是主编,要明确责任,严格把好文字关。不仅文字和图片上要尽量减少错误,而且内容上更要避免甚至杜绝错误。对于事关佛教重大的思想理论问题,要坚持原则,不能人云亦云;要重点宣传介绍那些讲戒律、讲修持、讲发心、讲因果、讲道风、行菩萨道的寺院或人物,而对那些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人或事,要特别慎重,最好不要报道。例如某些刊物曾对犯戒违法的月照,对所谓墓林僧等,进行了不适当的报道,影响很不好。我们要认真学习和深刻领会国家主席胡锦涛提出的“八荣八耻”荣辱观,把它落实到加强佛教的自身建设之中,并结合佛教界的现状,针对佛教自身建设中应注意的问题,用佛教的术语来表达我们佛教徒的荣辱观:以爱国爱教为荣,离经叛道为耻;以勤修三学为荣,犯戒空谈为耻;以禅悦法喜为荣,低级趣味为耻;以谦虚惭愧为荣,憍慢浮躁为耻;以感恩随喜为荣,贪著嫉妒为耻;以和合大众为荣,拉帮结派为耻;以培德惜福为荣,奢侈放逸为耻;以利乐有情为荣,损人利己为耻。

      5、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与综合国力的迅速提高,我国的国际地位和各个领域的影响也与日俱增,佛教界的对外交往与合作的任务也日益加重,首届世界佛教论坛的举办就是一个成功的事例,为扩大中国和中国佛教界的影响,为世界三大语系佛教的友好交往与和谐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氛围,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希望各类佛刊要服从和服务于国家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和谐世界的大局,努力发掘佛教关于和谐的思想,在加强佛教自身建设的同时,要适当增加对海外佛教的介绍,同时,也要加大向海外介绍、宣传中国佛教的力度,为中国佛教在21世纪的伟大复兴,为佛教事业取得更大的发展,佛教界的各类传媒要发挥积极的建设性的作用。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