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中韩日三国佛教领导人在日本聚会,我会已故会长赵朴初首倡“黄金纽带”构想,得到三国佛教界一致认同和积极响应。1995年、1996年、1997年,相继在中国北京、韩国首尔、日本京都召开了三次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大会,掀开了中韩日佛教在新时代友好交流的新篇章。今年11月26日至27日,第十六次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在中国海南三亚举行,三国佛教领导人再聚首,共叙法谊友情,必将使中韩日佛教“黄金纽带”关系更加熠熠生辉。

当前位置:历次会议 > 第十五次会议(横滨)

明生:让佛教的慈悲、智慧落实于人间

 


中国佛教代表团明生法师作基调发言


    佛教是现今世界三大宗教之一,有着二千多年的悠久历史。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佛教给世界每一个热爱和平的民族,带去了无尽的启示和智慧,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璀璨的世界佛教文化。涉及人文伦理、文学艺术,政治经济,科学技术等各个方面,尤其是在促进文化传播、和谐社会、睦邻友好、世界和平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成为解决普世问题和建设新世纪世界文明的重要文化资源。可以说,在这个需要信仰的时代,佛教给与了人们无穷的信心和希望。那么在佛教的教理教义中,究竟是哪些精神和价值成就了佛教在世界历史上的辉煌,被不同民族信仰、不同文化传统所尊重和信奉呢?我相信,问题的答案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要强调、寄予和落实的内容。

一、 佛教教义的根本——智慧和慈悲的建立
    佛教的根本教义,从释迦牟尼佛一生的事迹就可看出。还是太子的释迦佛,从优裕的王宫生活走上出家求道之路,历经了雪山苦行、树下思维而获得圆满觉悟,就是为了求得无上的根本智慧来救度众生的生、老、病、死苦。换句话说:释迦世尊出家求证无上正觉的本愿就是慈悲利济三界众生。正因为如此,释迦世尊在菩提树下,睹明星证得无上觉悟之时,才没有独自享受证悟解脱的法乐,而是毅然决然地走出“正觉者的独乐”,满怀一颗常乐我净的大慈悲心来到了民众之中,为度五比丘说四谛法,建立了佛、法、僧三宝的正教。从释迦佛的本生谈故事,我们可以看出,世尊从菩提伽耶觉悟到鹿野苑的初转法轮,乃至四十九年的说法,不论是横说、竖说、显说、秘说,都是教化身边的四众弟子如何印证智慧、利济群生。
    所以,认识到释迦佛的本怀,也就明了了诸佛本心的根本精神。《观无量寿佛经》说:“诸佛心者,大慈悲是。”慈悲即是佛心的根本,那么落脚处又在哪里?《普贤行愿品》回答道:“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依照经文的启示,我们不难看出“大悲”是菩萨发起菩提心的根本所缘,所谓“诸佛心者是大慈也,大慈所缘缘苦众生”,饶益众生就是积累成就佛果的资粮,故而菩萨能发起利益众生的种种行为。
    菩萨利益众生的同时也在利益自己,通过自利利他的过程,达到“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目的。菩萨庄严国土,即是以菩萨自己的清净来庄严这个世界,使这个世界增加一份和谐、和平的积极因素。而“利乐有情”虽然基于上面所说的慈悲,但不是没有原则的给予,没有缘起的慈悲,而是基于智慧的引导,这就不同于一般意义上近于同情的慈悲。佛教的慈悲,在于这种观念所发挥救度众生的实际力量。智慧越大,悲心就越广。悲心越广,智慧就愈加圆明。所以佛教有生缘慈、法缘慈、无缘慈,代表了不同的智慧境界。因此智慧和慈悲,二者之间是彼此互为缘起的,如果没有智慧,就很难生起真正广大的悲心;反之,倘若缺少了慈悲,智慧也无法体现究竟解脱的作用。《华严经》中介绍善财童子参访的善知识都是大菩萨,这些善知识所展示的就是大乘菩萨的解脱境界,菩萨利益众生不是局限在某一个方面,而是覆盖了众生所有的活动情景当中。诸大菩萨的事实证明,只有智慧与慈悲二者完全统一,才是佛教的根本精神。

二、续佛慧命的关键 —— 智慧和慈悲的弘传
    从原始佛教到小乘佛教、乃至大乘佛教的每一个历史时期,佛教徒的事业就是将佛教智慧和慈悲精神,在不同国度、不同文化背景下勇于承当并做出历史贡献。如公元前3世纪,佛教就开始从古印度恒河两岸向南北传播,使佛教来到了许多风俗、信仰不同的国家。在这一过程中,佛教因为崇尚和具备获得圆满智慧的理论方法,得到了各国人民的真诚尊重;佛教也因化世导俗的慈悲行为,得到了历史的一致认可,才能与各个不同文化传承相交融、汲取,并创造了不同历史时期的辉煌成就。佛教在当今斯里兰卡、泰国、缅甸、中国、日本、韩国等东南亚国家的社会、政治、人文中地位仍旧是举足轻重的,依旧影响着绝大多数民众的生活、学习和价值观的树立。
    佛教在中国,成为儒释道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一支。也因佛教的传入,优化了中国对外交流的平台,许多西域、印度的高僧通过丝绸之路来到中国,从事翻译佛经、讲说教义,传播佛教普世智慧和慈悲的精神。另一方面中国的高僧大德如朱士行、法显、玄奘大师等,也先后前往西域和印度学习、求法。这来来往往历时几百年的交流过程,也即是续佛慧命、尊重智慧,布施慈悲的具体体现。所谓“知恩报恩”,就是将所获得的智慧、慈悲弘扬到需要的地方去。
    被日本国民尊为“日本文化的恩人”的鉴真大师,经历了六次生死考验,最终东渡成功到达日本。在日本的七年中,不仅开创了律宗,为皇室、大臣授戒,提高了佛教在日本社会的地位,同时将中国的文学、艺术、医药也带到了日本,至今在日本仍享有独一无二的历史殊荣。而日本古代高僧最澄、空海、荣西、道元等大师,三韩高僧圆通知讷、新罗元晓、义湘大师等都是经过在中国的学习,返国后建立了各自推崇的佛教宗派。还有日僧慧萼,在中国普陀山建立了不肯去观音院,肇普陀山有寺之始;高丽道朗,到中国学习、传扬三论学,为中国三论宗的建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金地藏、金无相,开创了中国九华山和保唐禅派。佛教当今在日本、韩国的社会、政治、人文地位仍旧是举足轻重的,依旧影响着绝大多数民众的生活、学习和价值观的树立。
    这些历史上的著名高僧,都是通过圆满自身的智慧品质,而发慈悲心,将所学到的佛法智慧,布施给需要的人,最终利益了无量的有情,成就了伟大的历史功绩,直至如今仍被各国人民所尊重、赞叹和推崇。我们今天颂扬历代高僧大德的目的,就是要从他们身上看到“续佛慧命”的关键。事实证明,任何历史时期、人文环境,智慧和慈悲都是佛教徒肩负自行化他“续佛慧命”高远而光荣的使命。舍此,则“上无以圆成佛道,下无以拯济群萌”也!

三、当下的使命—— 智慧和慈悲的落实
    与时俱进,是承当使命的历史要求。那么落实就是将佛法的慈悲和智慧真正意义上发挥作用,为自利利他做最好的注脚。所谓承当,不是盲目的承当,既要对这个世界有责任感,也要有看清存在问题的智慧。
    在全球经济、社会、环境、资源等一体化进程已经达到相当高的程度下,当今社会的基本特征是:经济全球化、国际格局走向多极化、文化多元化。在一味追求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许多国家存在着人文主义漠视、恐怖主义梦魇、资源匮乏、生态失衡、乃至心灵空虚、精神混乱导致自杀等社会问题。这些问题和危机有些是因为片面追求物质和不同信仰造成的,而更多的是因为没有信仰而导致的,更是缺乏慈悲与智慧的弘扬和落实酿成的。
    依佛教的智慧观来看,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立,任何对立都可以随着条件转化,乃至化解。世界上所有的斗争、矛盾,都是将一时的不适,看做永世的隔碍。无法从缘起的角度来看待问题,缘起的法则是:凡是存在的事物,都有其内因外缘,人不可以单方面抹煞实际存在的事实。可以从事物的彼此为缘、相互为依的角度来看待一切对立的事物。这样利益和问题就不是单向的,帮助他人解决问题,也即是为自己增加善的力量。在人文伦理方面,倡导众生平等、佛性无二的观念强调对人的尊重,以人为本。在恐怖暴力方面,宣扬佛教因果循环、善恶有报的法则,使人明辨善恶,维护和平。在生态环境问题方面,应强调依正不二的相互依存关系、人与世间万物此消彼长的规律。在情感因素导致自杀问题上,宣扬佛教世间无常、有情皆苦的观念,鼓励自学自度、自修自证的实践信条,让人对自身、对社会有信心。尤其是在应对自然灾害、扶危济困的问题方面,应积极发扬佛教慈悲精神,将佛教慈善事业的受益面,扩大到更多的领域,为社会减压,为众生释负。启迪正信、净化人心,让众生贪瞋痴的烦恼心转化为慈悲心、智慧心,从而放下自私自利,实现助人为乐、与人为善,人与内心、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高度统一与和谐,这些都是发扬佛教慈悲和智慧的根本精神传承各国祖师大德光辉典范的实际行动。
    由此可知,佛教是世界的,世界更需要佛教。三国佛教徒应本着智慧、慈悲的根本观念,在各自所处的环境下,将使命落实到实际行动当中,在得到更多本国民众认可的同时,将佛教这种根本精神积极影响到整个亚州、欧美非、乃至全世界,以期得到世界人民的认同,功德可谓无量,利益可谓无边。如此三国佛教徒所肩负和落实大乘佛教慈悲、智慧的使命才算光荣和究竟。祈愿佛法慈悲、智慧之光遍照每一个有情众生,社会和谐、世界和平不再遥远,菩萨圆成佛果,净土即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