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中韩日三国佛教领导人在日本聚会,我会已故会长赵朴初首倡“黄金纽带”构想,得到三国佛教界一致认同和积极响应。1995年、1996年、1997年,相继在中国北京、韩国首尔、日本京都召开了三次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大会,掀开了中韩日佛教在新时代友好交流的新篇章。今年11月26日至27日,第十六次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在中国海南三亚举行,三国佛教领导人再聚首,共叙法谊友情,必将使中韩日佛教“黄金纽带”关系更加熠熠生辉。

当前位置:历次会议 > 第十四次会议(江原道)

明生:实现佛教文化在当代社会中的价值浅论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教代表团副团长明生法师作主题发言


    大乘佛教虽然诞生于古印度,然而其发扬光大却在中韩日三国。因而,充分发挥大乘佛教文化在当今社会中的积极作用,教化人们开启佛教智慧,探求生命本质,认识人生宇宙的真谛,实现自体的觉悟,提升社会的伦理道德,从而建立起幸福快乐的人生、和谐稳定的社会、和平庄严的清净世界,这既是三国佛教进步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佛陀和三国历代祖师赋予我们义不容辞的崇高使命,更是我们共同建设人类美好精神家园的迫切需要。真正落实大乘佛教精神的社会价值,成就如是功德庄严的使命和责任,我认为首先要努力加强僧团和教团的自身建设,其次要积极推动佛教与社会相适应。具体来说,就是三国佛教徒要继往开来地担当使命,要融入社会落实责任,要通力合作光大使命。
    一、继往开来 担当使命
    释迦世尊在菩提树下成就正觉,至鹿野苑初转法轮度五比丘,创立佛教乃至四十九年契理契机的教化有缘众生,给我们传递的就是“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宗旨。为秉承佛陀这一伟大理想,不论是印度还是历代的祖师大德都是以“弘法是家务,利生为事业”作为终生奋斗的目标。翻开各国的高僧传,追寻佛法从印度传入中国,再由中国传入高丽和日本的历史轨迹,我们都会被历代祖师求法、传法、弘法的那些可歌可泣的伟大事迹所感动,被他们那种置个人安危于度外,不怕艰难险阻、孜孜不倦、精进不懈、坚忍不拔的大无畏菩萨精神所感召,如玄奘三藏法师为求正法,跋山涉水,披荆斩棘,纵然九死一生的危难也誓不回头;鉴真大师为传法至日本,历尽五次失败,就是双眼失明也矢志不移;日本僧人最澄法师、空海法师等不远万里入唐求法;韩国高句丽时期的惠慈法师、慧灌法师等也是百折不挠地赴日弘法;韩国金乔觉太子不辞劳苦地来到中国,以其苦修功德和悟证的智慧,成就一座地藏王菩萨应迹道场,使得九华山闻名世界。如此功德,功垂千古,德泽万世。三国佛教也正是有着像玄奘、鉴真、最澄、空海、惠慈、慧灌、金乔觉这样的历代祖师的不懈努力,我们今天才有听经闻法的殊胜因缘。正是有着无数祖师大德不辱使命的伟大抱负,修行道德的感召,才有佛教智慧感化千千万万的众生及普利社会各方面;才有佛教传遍亚洲,传遍世界,成为与伊斯兰教、天主教并称为世界三大宗教;才有佛教文化超越着佛教自身的价值,而成为三国优秀传统文化乃至世界文明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显而易见,要实现佛教文化的社会价值,我们必须承先启后,继往开来,要发扬祖师大德百折不挠、为法忘躯的奉献精神,大力加强僧团、教团自身建设,优化自身素质,不断增上僧众的道德感召力,内强素质,外树形象,勇于担当历史使命,续佛慧命,兴隆三宝,以僧众的修持功德力与圆融智慧促进佛教文化的发展。

    二、融入社会 落实责任
    大乘佛教是公元前后传入中国,随后再传播于韩国和日本。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初期是翻译经典,与中国的儒、道传统文化也屡有交涉。至隋唐时期,为适应当时社会发展,祖师大德审时度势,通过智慧的抉择,依据佛陀所说,而开宗立派,构建各宗的系统理论和修持法门,先后创立三论、天台、贤首、慈恩、律宗、净土、禅宗和真言宗等八大宗派,使中国佛教文化达到鼎盛。中国佛教的八大宗派中,禅宗的传扬是最广泛、最深远的,影响也是最大的,禅宗能如此适应社会,深入民众,则应归功于六祖慧能大师。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现代儒家钱穆先生这样评价六祖大师,他说:“中国学术思想史上有两大伟人,对中国文化有其极大之影响,一为唐代禅宗六祖慧能,一为南宋儒家朱熹。”他又说:“慧能实际上可说是唐代禅宗的开山祖师,朱子则是宋代理学之集大成者。一儒一释开出此下中国学术思想种种门路,亦可谓此下中国学术思想莫不由此两人导源。”朱熹博览群书,是一位学富五车的大儒家,六祖慧能却是一位不识字的砍柴夫,何以能成为唐代以后中国学术思想的伟人和导源者?这实在值得我们认真参究。六祖大师虽不识文字,可他却能参透心地法门,运用禅悟智慧将世尊“不立文字,直指人心,教外别传,以心传心”的微妙禅法融入中国社会,成为中国人间佛教的开创者和先行者。他虽然没有学富五车,却有禅的智慧五车,许多禅的语言、智慧的语言都是六祖大师开发出来的,一部《六祖坛经》不仅成为佛教徒的修行法宝流传千古,而且早已跨出国界,传遍亚洲乃至欧美等国。其拓展禅法的功德力实在不可思议,无愧于世界的十大思想家的称号。六祖大师将禅文化融入社会,普及民众,才使禅宗兴盛不衰。大师是“人间佛教”的开创者、先行者,今天我们推动佛教文化的发展,一定要总结大师的这些经验和智慧。
    佛教传入韩国和日本之后,韩日佛教界也特别重视佛教对社会的适应性和对民众的摄受力,在两国祖师的不懈努力下,日本和韩国的佛教也是蓬勃发展。日本佛教界为适应当时社会先后成立了净土真宗,道元开创曹洞宗,日莲开创日莲宗。他们认为佛教教义远离大众,陷于抽象、学问化之佛教,不利于佛教传播,所以高倡念佛、只管打坐、唱念经题等法门,作为庶民信仰之入门,遂开启佛教发展之新纪元。韩国佛教界也在不断尝试,如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韩国佛教的曹溪宗和近来增长势头较猛的天台宗都提出了社会福祉理念,积极开展利生的社会福祉实践。虽起步较晚,但经近20多年的努力,目前佛教福祉事业,无论设施,还是规模皆不逊色于韩国其他宗教。可见,从古至今,中韩日三国佛教界在佛教融入社会、落实责任方面都常抓不懈,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根据现代的社会情况,众生的根性,对传统佛教中那些深入社会、融入生活的教理和教规,作出新的诠释,使之与现代人的生活理念、生活方式相融合,与社会发展相适应,这不仅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也是全方位落实的具体责任,它更是三国佛教长盛不衰的关键所在。

    三、通力合作 光大使命
    回顾这些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中韩日三国佛教的祖师大德都是佛法的守护者、践行者和拓展者。他们都是人间的道德丰碑,是佛教智慧的一座座山峰,更是构筑佛教文化的万里长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其功德与时空俱在,让人叹为观止。正因如此,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才把我们三国佛教同根、同祖、同源的友好关系以及三国佛教促进社会进步发展的价值比喻为“黄金纽带”,形容三国佛教友好关系如金子般,牢不可断。三国佛教的文化价值如金子般闪闪发光,照亮人心,照亮社会和世界。
    总结过去是为更好地开拓未来。二十一世纪是物质高度发达,信息变化日新月异的时代,人们也越来越认识到,通过物质的丰富和身体的便利来获得人生的幸福快乐是短暂的,更是空虚的。当今的社会需要佛教,更需要佛教的信仰,世界需要佛教文化,更需要佛教的智慧,注重佛教与社会的相适应,关注当代人的精神世界变化,及时有效地为社会大众提供佛教智慧和信仰力量,这是佛教社会责任的体现,也是佛教文化实现社会价值的所在。我们也看到韩日两国佛教界在参与社会教育、社会福利、慈善事业,利用社会资源,开拓佛教文化事业,吸纳信息网络科技方法,开展多层次佛教文化的普及工作,用禅修的方法为都市人减轻心理压力等方面都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些都值得中国佛教界学习和借鉴。二十一世纪是突出精神文化重要性的时代,为此,我们三国佛教界要积极巩固黄金纽带的关系,充分发挥黄金纽带的平台,通力合作,开拓进取,多层次、多领域地推动三国佛教的交流和合作,促进大乘佛教文化在亚洲和世界的深入传扬,最大效率地实现佛教文化的社会价值和现实作用,为三国的社会和谐稳定、进步和发展,为亚洲和世界长久和平做出我们的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