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专题 > 九华山 > 僧伽社团 九华山佛教协会
  • 精进不止 更兴名山

     

      编者按:2013年4月20日上午,九华山佛教协会第八次代表会议在圆满完成各项议程后胜利闭幕。会议审议通过了《九华山佛教协会第七届理事会工作报告》和《九华山佛教协会第八次代表会议决议》,选举产生了九华山佛教协会新一届领导班子。慧庆法师当选为会长,慧深法师、慧光法师、无垢法师、圣富法师、道源法师、果卓法师、开豪法师、意彻法师、宏学法师等9人当选为副会长。新一届班子在会长慧庆法师的带领下,正以团结、精进的姿态,全面投入九华山佛教各项工作。日前,记者专门采访了慧庆法师,聆听了其对个人的修行弘法和全山佛教工作等情况的介绍。

    慧庆法师

     

      记者:慧庆法师,首先,祝贺您在九华山佛教协会第八次代表会议上担任新一届会长。请问您出身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是在什么样时候、什么样的历史条件、因为什么样的因缘出家的?

      慧庆法师:我于1958年阳历6月21日生于安徽省庐江县新河镇,俗名方志平。我的经历很平常,1966至1971年在庐江县新河小学读书。1971至1974年在庐江县刘墩中学完成初中学业。第二年,我即被招工到庐江县水运公司工作,在一艘拖轮上担任水手。我出生在一个佛化家庭,父母都是信佛的,由于受他们的影响,我自幼即对佛教有着特别的情感。当然,那时候还谈不上有多少信仰,但是,一旦听到寺院里的钟声,闻到寺院里的香火气息,内心就感觉有一种特别的宁静。那是1978年冬,我所驾驶的拖轮停靠到铜陵县的大通,你们知道,大通过去被称为九华山头天门,是江浙一带信众朝礼九华山的第一站。当时拖轮要在大通停靠一些时间,于是,我忽然就萌生了一种似乎是由来已久的愿望,立即爬上岸去,就这样上了九华山。

      虽然经过十年动乱,但九华山千百年来的佛教气息尚存,因此,当我第一次来到九华山时,不仅被九华山美丽风光吸引,也被一座座古寺吸引,我在旃檀林遇到当时正担任医生的仁德老和尚,向他表明出家的愿望。仁德老和尚说,现在九华山百废待兴,正需要有为的年轻人来荷担如来家业,你有此愿望很好。老和尚人很谦虚,也一向很低调,他向我建议说,合肥明教寺的妙安老和尚是我的同参道友,他修行很好,你如果出家意愿已定,可先去他那里,请他给你剃度好吗?就这样,我立即去了合肥,找到妙安老和尚,妙安老和尚听了我的一番叙述,便收下了我。我的剃度大礼,是在第二年进行的。剃度完后,妙安老和尚说,九华山是地藏菩萨的道场,仁德老和尚正为恢复九华山佛教而辛苦努力,他那里特别需要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僧人,这对你,也是很好的锻炼。这样,我依教奉行,便又来到九华山。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没有什么传奇,普普通通。

     

      记者:您先礼妙安长老为师出家,后来经妙老又让你到仁德老和尚门下,请问这两位恩师对您修行路上有哪些教诲和影响?

      慧庆法师:我这辈子感到最有福报的事,就是遇上了几位好恩师。经过“文革”的催残,安徽佛教只剩下妙安长老和仁德老和尚等不多的几位较有影响的僧人。“文革”之后,佛教百废待兴,妙安长老在北重兴明教寺,仁德老和尚在南重兴九华山。年轻的我,因为与佛教的殊胜因缘,于1979年,到明教寺拜妙安长老出家为师,由此步入佛门。当时明教寺人手少,要做的事情太多,但妙安长老为了让我增加历练,广为参学,第二年就推荐我上了九华山,拜仁德老和尚为师。那时的九华山可不像现在这么繁荣,一切都在慢慢的恢复之中,佛教人才更是奇缺。仁德老和尚带领我们几个弟子,每天除了修行,恢复九华山佛教的工作也是千头万绪。九华山佛教正青黄不接,老和尚心里虽舍不得我们离开,但为了让我们尽快成长起来,担起如来家业,1982年推荐我去南京栖霞寺僧伽培训班进修。茗山等老和尚亲自为我们授课,现在想来真是受益非浅。毕业后,我任滁州市琅琊寺大知客,不久又到江西省石城县如日山普照寺受具足三坛大戒,回到九华山后,仁德老和尚派我去旃檀林担任知客。

      当初寻求出家剃度,只是出于对佛教的模糊信仰,对佛教教义并没有太多的认识,经过这么多年的经历,确实使我思想不断明晰,信愿更加坚固,在修行成佛的路上明确了方向和目的。特别是几位恩师的言传身教,使我懂得了如何做人,如何修行。妙安长老的笃实修行,仁德老和尚的谆谆告诫,茗山老和尚的丰富学养,对我来说,无疑是再好不过的榜样。他们的言行,直到今天仍然影响着我。生活中,他们对我像慈父,但在学佛中,对我却非常严格。严师出高徒,我虽然算不上高徒,但我明白修得的东西更多,得到的益处更大,我深深地感恩他们。

     

      记者:九华山佛教在“文革”中也遭到严重破坏,您亲身经历和参与了九华山佛教的恢复与发展,在这过程中,当遇到困难时,您又是如何予以解决的?

      慧庆法师:经过十年动乱,九华山佛教也像其他领域一样遭受到严重破坏,当时九华山很多寺院都被辟为机关单位或民居,如九华山四大丛林第一的祇园寺,当时是一座招待所,神光岭下转轮殿也遭火劫,成为废墟。很多寺院虽然殿宇尚存,但却空空如也。1978年拨乱反正,九华山佛教出现了新局面。当时师父仁德老和尚凭着他在佛教界的巨大影响,上下奔走,八方呼吁,为落实宗教政策不遗余力。幸得到一些有远见卓识的领导的大力支持,以及海内外佛教界在经济上的有力援助,政府认真落实党的宗教政策,清理纠正“四清”和文化大革命运动中造成的冤假错案,迎回离山的僧尼;一些佛教界代表出任省、市、县、乡各级人大、政协代表或委员,参政议政,提高了政治地位。1981年起,九华山佛教协会加强了佛学研究与教育,先后举办了僧伽培训班,成立了佛学院。1991年和1994年.九华山佛协与九华山管理处先后举办金地藏生平事迹的国际性研讨活动。1983年和1984年,国务院、安徽省人民政府分别发文确定九华山9座名刹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30座寺殿为省重点寺院。这些寺院在政府拨款和信徒的资助下陆续修葺一新并对外开放。1986年9月,祇园寺首先恢复丛林制,师父仁德老和尚升任住持。至1998年,全山累计投资1.5亿元人民币(其中98万元为政府拨款)整修、重建寺院,建筑面积达10多万平方米。改革开放20年来,九华山佛教界与国内外佛教界交往日益密切,出访80余人次,接待71个国家及地区的朝山信士、游人15万余人次,1999年9月9日,99米露天地藏菩萨铜像奠基仪式在大觉寺举行,标志着九华山佛教进入新的发展时期。

      这里,我要重点说到九十九米地藏菩萨露天大铜像,这座凝聚着师父仁德老和尚全部的心血,在政府部门的亲力主持下,经过十多年的努力,第一期大愿文化园已经对游客开放,我们将择日举行大铜像开光仪式,届时,我们将迎请九十九位大德高僧共同为这座世纪工程举行开光典礼,这不仅将九华山佛教推向一个新的世纪高度,也可告慰魂归极乐的师父仁德老和尚。

      这些年来,我从一个懵懂的青年成长为一个受党和政府信任的僧人,成为一个担当如来家业的佛界领头人,离不开党的培养和政府的信任,也离不开我的两位师父仁德老和尚以及妙安长老的谆谆教导。这些年来,我每当遇到困难,或者心情郁闷时,都会习惯地去找有关领导倾诉,他们既是我的领导,也是我的良师益友,在长期的相处中,我们建立了相互友好,彼此信任的关系,这是十分难得的。他们是我前进的动力,也是我逐渐走向成熟的引路人。

     

      记者:这些年来,您主持新建了不少寺院,特别是办了多届传戒法会,培养了一大批僧材,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当今佛教界也把人才建设列为头等大事,请您谈谈您在这方面的体会。

      慧庆法师:您的问题,让我想起了虚云长老等前辈高僧大德,毕生致力弘法建寺,光大如来家业。给佛教留下了一笔丰厚的遗产。恢复“文革”中被破坏的佛教,为众生建立更多的道场,是我们这辈僧人不容推辞的职责。这近二十年来,一些地方来请我去恢复寺院,我只要有能力,都尽量去做,也建了一些寺院。我建的寺院和担任住持的有:凤阳县龙兴寺,庐江县庆复寺、百岁宫下院住持,阜阳市资福寺住持、肥西县小丰寺、旌德县江村狮山古寺、含山县太湖寺、阜阳太和禅堂寺、桐城谷林寺等等。在我手上,建立和恢复这些道场,虽然不能与祖师们相提并论,但我也感到尽了我自己的能力,尽了一个佛子的本份,心中聊感欣慰。

      清净僧团,住持三宝,惟在以戒为师。传戒是佛教中一项非常隆重和庄严活动,也是一个出家人真正成为僧人的必要环节。传戒管理好坏,对于僧才素质影响很大。我们在龙兴寺和庆复寺分别举办了多届男众和女众传戒活动,去年还在太湖禅寺又举办了一届传戒活动,为出家人、特别是安徽省的出家人受戒创造了条件,成就了一大批德才兼备、能够住持正法的优秀戒子。确实,我们也积累了一些经验,主要是严格审批手续,规范传戒秩序,明确传戒条件,提高传戒质量。每次组织传戒活动,我们按照中佛协有关规章制度,严格每一个程序。所请的开堂师都能发大心,立大愿,如法如律,契理契机,勇于担当,慈悲育人。我们还请中佛协派出法师全程指导我们的工作。2011年,我作为传戒寺院代表参加了全国汉传佛教规范传戒研讨班,并作为代表发言。这次会议对我启发也很大,我将继续努力做好这项法务,要在我们安徽范围内兴起一股更加浓郁的研习戒律、讲授戒律、结夏安居、如法布萨的良好风气,培养一批精通戒律的僧材。

     

      记者:您这么多年来,特别重视参与社会关怀,救贫济困,捐出了巨资,请您谈谈在新时期,如何更好发挥佛教慈悲济世精神?

      慧庆法师:出家人的钱,来自十方,还于十方。用十方的钱,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事,特别是扶贫济困,这钱就用得有意义了。有些人有钱,但只是自己享用,甚至是糟蹋,这钱就没有意义了,甚至害了自己。我没有什么功德,我只不过把十方信众檀越的钱代他们做了一些功德。

      在社会捐赠方面,只要我认为是别人需要的,我确实从不舍不得。记得早在1994年,百岁宫那时还不富裕,我一次就为齐云山、三祖寺建设各捐10万元。1995年,我去青阳县考塘乡,发现那里许多孩子读不起书,当时就承担下13个孩子的读书费用,从小学到大学。四川大地震发生后,我们百岁宫捐款200万元。2009年,捐500万元在池州等地建起五个敬老院。2010年玉树地震,百岁宫捐赠45万元,我把龙兴寺传戒的钱也捐了出来,连同龙兴寺僧众的捐款20万。那年我还捐了430万元,用于九华山景区牌坊和广场建设......这些年,我所在的几个寺院捐了多少钱,我也没有统计过。

      佛陀说,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出家,不是来享福的,不但不能来享福,还要去度众生。用十方的钱,做一点慈善事,是佛子之责,这都是应该做的,不值得表扬,也不值得多说。不过,我还是想说几句,扶贫济困是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也是我们九华山佛教的优良传统,我们九华山各个寺院都是这样做的,有些法师比我做得更好。远的不说,就说今年的雅安地震发生,4月25日,我们佛教协会组织捐款,中午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就当场捐了175万,后续还在捐,总数还在不断增加,充分体现了我们九华山佛教界一片慈悲情怀,表达了地藏菩萨“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的大愿。这个传统我们九华山佛教不会丢,一定要一代代传承下去。

     

      记者:您住持多个寺院,还要参与大量的佛教事务和社会事务,请问您是如何处理这修行和其他工作的关系的?

      慧庆法师:您讲得很对,这些年来,我这头上的帽子也是越来越多,什么住持呀,住持呀,会长呀,副会长呀,常委呀,主任呀……太多了。万法皆空,何况这些浮名。但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担任这些职务,参与社会事务,弘扬人间佛教,也是不容推辞的,而且还要尽职尽责去做好。世出世间,法本无二,事事都是修行,处处都是道场。

      您问我如何处理这修行与其他工作的关系,我就修这不二法门。不过,虽然工作很忙,但我功课从不马虎,一句佛号时在心中,有空在口中念,无空在心里默。而且,我可以说,我对自己的日常行持是很严格的,依教奉行,以戒为师。世尊要求我们做人天之师,人天之师我谈不上,但在世人的眼里,佛子的威仪和教相是不可丢的。当前,少数僧人道风不正,享乐,拜金,把一个僧人的基本修持都丢掉了,被世人称之为“现代和尚”,我不打妄语,我是看不惯的,也是坚决反对的。

     

      记者:现在信佛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希望学佛信佛,来提高生活质量,得到健康快乐,您作为一位慈悲的法师、智者,请您为我们开示,如何通过学佛修行,来使身体健康,心灵快乐?

      慧庆法师:关于这个问题,佛当初涅盘时就说过,佛灭后,以戒为师。戒为无上菩提本,戒是一切佛子的行为规范。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最好的历史时期,也是佛教发展的黄金时期,党和政府为佛教的发展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环境,我们要珍惜这一难得的环境,利用这一难得的大好形势,在佛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事业中做出我们的贡献。当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一些社会的不正之风也必然影响到教内,从而破坏了僧团的和合,败坏了僧团形象,这是我们必须正视的一个问题。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加强戒律的学习,同时,也要教育广大僧众在党的宗教政策指引下,高举爱国爱教的旗帜,严格遵守国家的法律和法规,并以此来约束广大僧众的言行举止,只有这样,才能利用自身的优势,为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安康幸福做出自己的努力。

     

      记者:最后,我们再次祝贺您当选九华山佛协会长,请问您对九华山佛教建设有些什么样的设想和规划?您对我们办的刊物有什么希望?

      慧庆法师:首先,我非常感谢党和政府对我的信任,感谢九华山僧众对我的厚爱,我无德无能,忝任会长一职,直到现在,心里还在诚惶诚恐。我确实感到肩上沉重了许多,我也发下大愿,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尽我所有能力,为使九华山佛教兴旺发达而勇猛精进。

      近来事务繁多,我也在和各位会长一起慢慢理顺。我感到非常高兴的是,我们这个班子是高度团结的,也是充满活力和高效率的。4月22日,我们与陈强、王贵杰、王景旺等领导赴国家宗教局和中国佛协,请示汇报99米地藏菩萨露天圣像开光事宜; 4月24日,我们召开了第八届理事会第一次会长办公会议,进行了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分工,明确圣富法师为驻会副会长;4月25日,我们在聚龙大酒店举办了中国佛教协会“2013年汉传佛教讲经交流巡讲会”,僧众和居士500余人参加了巡讲会;中午,举行了“九华山佛教协会为四川雅安地震灾区祈福回向暨捐款法会”。

      谈起九华山佛教的下一步工作,我们也有些自己的想法,并在形成规划中。中佛协为我们树立了指导思想,那就是高举爱国爱教的旗帜,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宗教工作方针,协助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贯彻《宗教事务条例》,坚持人间佛教方向,为经济和社会发展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九华山七届佛协是这么做的,这届佛协还将继续。

      在一些具体工作上:首先,一定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行动上要与党和政府保持一致。4月26日,我们佛协班子集体赴省人大、省政协、省委统战部、省宗教局汇报换届以来的工作并看望领导;贯彻落实周庆副部长在佛协第八次代表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精神,恢复佛学院招生并抓好僧才培育工作。5月4日上午,我们又赴市人大、市政协、市委统战部、市宗教局汇报换届以来的工作,并看望了人大、政协、统战、宗教部门的领导。汇报了换届以来的主要工作。李跃宜部长表扬我们新班子团结和睦,新班子新气象,集体来市委统战部还是第一次。此行概括了三句话:“工作之旅”、“互动之旅”、“形象之旅”。高根彪局长也对我们提出了许多希望。这种对接,我们一定要经常开展,对上要对接,对下也要对接,方向正确了,我们的工作才能做好。

      其次,要加强佛协自身建设。定期召开会长会议、常务理事会议等,重大事项、重大工作、重大问题共同研究、共同决策、共同解决。要尽力帮助各寺院克服困难,化解矛盾,解决问题。我们要在全山着力培养团结、和谐、实干、拼搏的好风气,使九华山佛教面貌日日新,月月新,年年新。

      再次,还是要加强教务工作。信仰、道风建设是重中之重,九华山是国际佛教道场,一僧一寺的形象,都是九华山的形象,都要高度重视。队伍建设也很重要,我们要经常培训交流活动,努力培养一支政治上靠得住、修行上很高深、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能发挥作用的教职队伍。我们要深入开展讲经交流活动,从而锤炼我们九华山佛教队伍。这次全国佛教讲经交流会在我们九华山举行,效果很好,希望九华山僧众能以此为契机,让讲经说法能在九华山蔚然成风。

      前面也说了,我们九华山佛教有办学的优良传统。当年月霞、虚云等人在翠峰寺开中国现代僧伽教育之先河。九华山佛学院也有过辉煌,但这些年因为多方面原因,工作上有些欠缺。我们要把佛学院重新开办起来,为九华山佛教教育,为中国佛教教育贡献一份力量。

      黄复彩老师是老九华了,对九华山有感情,也是佛学大家,这么多年,办《甘露》,办《九华山佛教》,付出很多,刊物在教内外也有很影响。对于《九华山佛教》,我们在会长会上也专门提了出来,刊物一定要继续办下去,展示我们九华佛教的良好现象。我希望利用这份刊物,能办一些活动,特别是宣扬地藏信仰、宣传九华佛教文化方面,能有一些更深入的发掘,谢谢你们了。

      记者:也谢谢慧庆法师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作者:   来源:《九华山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