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专题 > 九华山 > 因佛之名 缘牵九华
  • 王阳明两游九华山

     

      明代哲学家、教育家王阳明(1472—1529),名守仁,字伯安,浙江余姚人,曾筑室会稽阳明洞,故世称阳明先生。

      这位“心学”大师曾先后两次登临九华山。有趣的是,他两游九华山之心境,正印证了范仲淹《岳阳楼记》中“览物之情,得无异乎?”之语。

      明弘治十五年(1502),王阳明以刑部主事的身份,奉命审录江北囚狱,事后,因慕九华山名胜,与两位学生冒雨上山。他从池州府郡而来,途经五溪、望华亭、二圣殿进山,在无相寺、天池庵住了一阵,对附近的双峰、云门、天池、金沙泉等处风景皆留有诗文,仅无相寺独有九首之多。如:

    春宵卧无相,月照五溪花。

    掬水洗双眼,披云看九华。

    岩头金佛国,树梢谪仙家。

    仿佛闻笙鹤,青天落绛霞。

      接着,他沿着羊肠小道进山涉险寻幽,探奇揽胜,畅游了化城寺、太白书堂,观赏了东岩、天台等处奇景,访问了柯秀才等名人隐士,写下了十八篇歌颂九华山的诗文。可见,王阳明第一次进山可谓“心旷神贻”!

      王阳明在游览九华山期间,还结交了不少僧友。相传在化城寺西的长生庵,有位实庵和尚,生得仪表堂堂,能诗善画,学识渊博。王与他相识,即结为诗文好友,并为他的画像题词,“从来不见光闪闪气象,也不知圆陀陀模样,翠竹黄花,说什么蓬莱住持,看那九华山地藏王好儿孙,又生个实庵和尚。噫!那些妙处?丹青莫状(《像赞》)。”文字俏皮生动,妙趣横生,充分表达了阳明先生与山僧的真挚友谊。

      王阳明还曾历岩涉险寻访异僧,礼遇蓬头道者,这两件事在《玉文成公全书》卷三十二均有明确记载:

      据说当时的地藏洞有位异僧,“坐卧松毛,不火食。”王阳明历岩探访,僧正熟睡。有顷,僧醒惊问:“路险,何得至此?”于是与王大谈佛教大乘教义。两人谈得甚是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叹。18年后,王重游九华山,而异僧早已远去,他不禁发出“会心人远空遗洞”的感慨,其心心相遇,可以想见。

      另外,当时山上还有位蓬头道者,人呼“蔡蓬头”,“善谈仙”,阳明先生十分尊重他,把他延请到“后堂后亭”,“待以客礼”,再三请教。可道者却说:“你虽以隆重的礼节待我,但是你终究不忘做官”,说罢“一笑而别。”

      后来,玉阳明告病归越,并筑室于阳明洞中,行神仙导引之术。之后,又养病于西湖,常往来于南屏、虎跑诸寺庙间,甚至有“尘网苦羁縻,富贵真露草。不如骑自鹿,东游入蓬岛”(同上书,卷十九)脱尘逃世之想,应该说,与他在九华山受到佛教的影响不无关系。

      正德十五年(1520),王阳明再次来池州,重游九华山。这之前,他在政治上屡遭打击,曾因反对刘瑾专权,被杖责下狱,贬为贵州龙场驿丞,险被加害,瑾被诛后方入京。后来他镇压了江西、福建农民起义;平定宁王朱宸濠谋反。但这位救明王朝于危急之中的有功之臣,并未被重用,反而遭到武宗皇帝的猜疑。王阳明深感仕途无望,重游九华,欲在此“巢居”终老一生。 名为游览,实为避难,可见其心情是“忧谗畏讥”!

      此次,王阳明在其弟子柯乔、江学曾、施宗道的陪同下,“穷秘密而崔嵬,极玄搜而历考”,几乎览尽了九华的奇山秀水。在他留下的诸多诗文中,其《九华山赋》对此有较为详细的记述。当时也是春天,桃花盛开,细雨霏微,他率弟子沿五溪进山,迂回于群峰峻岭之间,又来到了化城寺,重访了唐代大诗人李白曾寓居过的“太白书堂”,登览了天柱、九子、列仙、真人、翠微、滴翠、云外、安禅、莲化等远近诸峰,游赏了诸多龙池岩洞。“掬金沙之清潦,饮钵盂之朝露”,掬取清潦的金沙泉水,饮尝钵孟峰顶的朝露。寻访滕子京、费征君的故居旧宅,再去赵知微的碧桃古岩,凭吊遗迹,发思古之悠情。尤其是在游东崖时,他还学金地藏的样子在峰顶巨岩上端坐,“尽日岩头坐落花”,作遗世独立之状,使“晏坐岩”的名字广为流传。王阳明深深热爱九华的山水名胜,还俨然以山中主人的口吻说“何人不道九华奇,奇中之奇人未知。”他甚至认为“一生好入名山游”的诗仙李白赞美九华的诗也过于“潦革”(从来题诗李白好,渠于此山亦潦草),不能尽述九华“奇中之奇”的妙境。“九华之矫矫兮,吾将於此巢兮”,他竟决定居于山中,“避乎群喙之呶呶”,“共太虚而逍遥”了。

      他经常到东岩宴坐,同周经和尚下棋。武宗皇帝曾派锦衣卫侦查他的行动。锦衣卫说他在东岩打坐,无谋反之意。皇帝听后笑道:“此道学人也”,又叫他还镇做官去了。至今,东岩尚留有王阳明当年题写的“飞身处”、“云舫”的名刻,以及下棋的石桌、石凳。附近的两块黑色石头,传说为监视王阳明的锦衣卫所坐,故名锦衣石。

      王阳明第二次上山期间,曾有许多学生追随,他们希望王阳明在九华开办书院讲学,因皇帝诏令还镇,未能办成。后由其学生在化城寺与肉身宝殿之间的山上建有阳明书院一座,以作纪念。正堂书曰:“勉志”,东西两厢可通,后门写有“仰止”二字。现在书院虽已荒芜,但阳明进山的遗址,却成了游人慕名访迹之处。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