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专题 > 第八届理事会工作回顾 > 佛教生命观研讨会
  • 学诚副会长:在佛教生命观研讨会上的总结讲话

     

    生命的无比尊严与无上价值

    —— 在佛教生命观研讨会上的总结讲话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 学 诚

    (2013年1月16日)


      在今天的佛教生命观研讨会上,来自我国三大语系的高僧大德、专家学者就“慈心悲愿,善待生命”这一主题,都发表了各自的真知灼见。尤其是国家宗教事务局王作安局长、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在上午的开幕式上也作了语重心长、苦口婆心的讲话和开示,我与大家一样,深受启发和教益。实现生命形态的不断超越与提升是佛教生命观的核心内容;而关爱现世今生的生命是超越与提升生命形态的前提。这本是佛教的根本教义,也为三大语系佛教所共遵共行。然而一段时间以来,我国藏区接连发生自焚事件,令人痛心不已。更有甚者,有人背弃佛陀的伟大教导,背离佛教的根本精神,煽动、教唆、协助乃至胁迫一些不明佛教教理、不具佛法正见之人自焚,以妄图要挟政府、分裂祖国、破坏日益走向伟大复兴的中华民族安定和谐的大好局面。这是对国家法律尊严的肆意挑衅,更是对佛教戒律神圣的公然践踏。因此宣导全国佛教信众树立正信的佛教生命价值观,巩固和促进社会的和谐安定,是佛教界当前信仰建设的重要内容。

      在这里,我着重强调佛教的生命价值观。

      佛教认为在生命形态的六道轮回中,人身最为难得。因为在生死流转中,生恶道的几率极大而生善道的可能性极少。《涅槃经》说:“人身难得,如优昙花。得人身者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善道中的诸天又长期享乐、无心修行,寿尽后堕恶道的居多。佛典也经常用“盲龟浮木”来比喻人身的难得:沧茫的大海上,一块木板载浮载沉,一只瞎龟头出头没,有一天瞎龟的头刚好伸入这块木板上的一个孔眼中。人身难得可见一斑。身心健康、生活稳定、具备学习佛法条件的“暇满人身”更是难得。以这样难得的人身去追求名利地位尚且被两千多年前庄子喻为“以隋侯之珠弹千仞之雀,世必笑之”(《庄子·让王》),更何况用如此难得的人身去“自焚”呢!

      更为重要的是现世人身是超越与提升生命形态的前提。因为人有记忆历史、形成经验和文化的精神力量,有克制自己、修习梵行以超越和提升生命形态的精神需求,有为达目的而忍受苦难、百折不回的精神毅力,即忆念胜、梵行胜和勤勇胜。现世人身有条件、有能力修积成就解脱道、菩萨道乃至成佛的因缘。因此佛教认为成佛离不开现世人身。只有通过现世人身积累福德、智慧资粮才可以超越和提升现世的生命形态,进而成就悲智双运、自利利他的菩萨道和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的无上佛道。现世人身是转世人身改善的基础,更是成佛的关键。一旦堕落,极可能万劫不复。因此佛教认为现世人身是如意宝,具备了千载难逢的超越和提升现世生命形态乃至成就菩萨道、佛道的必要条件,要牢牢把握,决不可视宝为废。

      佛教的临终关怀则把现世生命的价值发挥到极致。特别是临终者对活着的人的反向关怀使佛教菩萨道的精神展示得淋漓尽致。高僧大德们把自身现世生命的临终之际作为弘扬佛法、关怀他人的最后功德,让现世生命的价值在最后的时刻得以毫无遗漏、毫无遗憾地实现和提升。高僧大德们临终之际谈笑风生,循循善诱,以自身生命诠释佛法的真谛,展现佛教的慈悲与智慧,启迪、鼓励活着的人慈悲济世、精进修行 ,让现世生命的价值通过佛法精神的传递,延续到活着的人身上而得以无尽的拓展。在佛教史上光彩夺目、熠熠生辉!龙树菩萨、提婆菩萨、慧思大师、智者大师、湛然大师、慧能大师、印光大师等等,中印古今,代有传人。而释迦牟尼佛的入灭示寂犹如一曲雄壮的生命赞歌,让我们天下佛子永远思念和无穷回味。“释迦牟尼佛初转法轮度阿若憍陈如,最后说法度须跋陀罗,所应度者皆已度讫。于娑罗双树间将入涅槃。是时中夜寂然无声,为诸弟子略说法要: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戒律),如暗遇明,贫人得宝……。汝等比丘,已能住戒当制五根,勿令放逸入于五欲……。汝等比丘,昼则勤心修习善法,无令失时……。汝等比丘,若有人来,节节支解,当自摄心,无令瞋恨,亦当护口,勿出恶言……。”佛陀在现世生命的最后时刻谆谆教导弟子们在自己入灭后以戒为师,精进修行,自摄其心,即使有人肢解自己的身躯也不要心生瞋恨、口出恶语。时下,有些人为着自己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和个人利益,煽动、教唆、协助乃至胁迫一些不具佛法正见之人自焚,让他们在仇恨、痛苦和恐惧中死去。无论从出世间法来说,还是就世间法而言,都没有任何正面价值而只有负面价值!使死者来世投生善趣的可能性极为渺茫,堕入恶道的可能性极大。这既是对死者法身慧命的摧残,也是对国家法律的破坏,更是对佛陀教导的根本背弃!

      因此坚决反对自杀,反对煽动、教唆、协助乃至胁迫他人自杀,是佛教对生命的无比尊严与无上价值的高度肯定的理论必然和现实主张。佛陀制定戒律曰:“若自杀身,得偷罗遮罪(粗重罪)。”(《五分律》卷二)《萨迦格言》说:“愚者欲求为安乐,所作皆成为痛苦,如同有些遭魔者,为除痛苦而自杀”,认为自杀是愚痴的行为。佛教也坚决反对劝诱、鼓励他人自杀。认为劝诱、鼓励他人自杀与自己亲手杀人没有什么根本区别。“汝等愚痴!自手杀人、教人自杀,有何等异?!”并制定戒律:“若比丘自手杀人、教人自杀,得波罗夷不共住。”(《五分律》卷二)即便不是自己杀人,也没有劝诱、鼓励他人自杀,但是赞扬、欣赏他人自杀也是佛陀所坚决反对的。“誉死赞死……如是种种因缘,彼因是死,是比丘得波罗夷不共住。”(《五分律》卷二)“波罗夷”,就是佛教戒律中最严重的罪行,犯此戒的人将被永远革除僧籍、逐出僧团,而且与道果无份,死后必堕地狱。因此,我们必须深刻地认识到所谓“自焚是非暴力不合作最高境界”、“自焚不违背佛教教义”的言论,是不符合佛教的根本主张的。

      关爱生命是世界各大传统宗教的共同价值理念和文化精神。无论是基督教、天主教还是伊斯兰教、道教、佛教都共同宣导一个共同的永恒的真理,那就是:每个生命都是神圣的,皆有其不可剥夺的尊严、价值和权力。自焚者践踏了自己的尊严、价值和权力,令人痛心、令人悲悯、令人遗憾。蛊惑、煽动、教唆、协助乃至胁迫他人自焚者,则是对宗教精神的根本背弃,对人类文明的邪恶挑衅,必将受到全人类的唾弃!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多信仰、多文化的大家庭,文化的交流融合对民族间增进了解和沟通感情至关重要。佛教的基本精神是不分宗教、民族,平等利益一切众生,而非限于一时一地的有情,因此绝不容许跟狭隘封闭的宗教偏执主义或民族中心主义相混淆。

      汉藏人民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各自形成了深厚博大的文化宝藏。藏族同胞在雪山草原的围绕中,依靠坚韧的精神信仰,发展出以藏传佛教为主导、侧重超越现世的藏文化;汉族同胞在长江黄河的怀抱下,依靠高超的聪明才智,形成了以儒释道为主体、注重关怀现世的汉文化。两者可谓交相辉映、相辅相成。尤其伴随着文成公主入藏、八思巴尊者进京等重要历史事件,汉藏佛教在两地普遍传扬,促成了两地间的深入交流和相互影响。雪域高原上的各大扎仓学院汉地求法者接踵而至,汉地五台山、普陀山等名山道场无数虔诚的藏地朝圣者流连忘返,汉藏人民由此结下了深厚的佛教情谊,构成了牢固的文化纽带。这历史形成的宗教情谊和文化纽带绝不是极少数人的蓄意挑拨、煽动所能破坏的! 

      总而言之,加强佛教正知正见,尤其是生命价值观的传播弘扬,将有助于清除邪知邪见对佛教信众的误导,也有利于向社会公众展现佛教积极健康的精神面貌,并将为维护民族团结、促进社会和谐作出一定的实际贡献。

      最后,借此机会祝各位领导、学者和大德们六时吉祥,福体安康!

      (来源:《法音》2013年第2期 (总第342期)  第11页)

    作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