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 音 2014年第12期 (总第264期)第18页

佛教思想的和平实践

—— 在第十七次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上的基调发言 
韩国佛教宗团协议会副会长、大韩佛教天台宗总务院长 春 光

  在意义深远的第17次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大会上,我就佛教本具的和平思想和其实践作基调发言。
  在复杂多端的现今时代,尤其处于直接面对两极化危机、生态危机、不曾间断的纷争危机等状况,真切需要恢复和平的宗教教导。目前虽在物质上极其丰饶,但跟随的问题也在增多。现代人的生活并不能真正称之为丰饶,一些人虽然在丰饶的物质中生活,却并没享有到文明发展的优惠,只是求得生存资本而牵强度日。
  我们能说人类和平生活已经得到保障了吗?对此,我们无法答复“人类已足够和平。”
  在这个时代,我们追求什么样的和平呢?说到“和平”一词就联想起战争。在词典的解释里,和平是形容安静、和谐的状态,指没有战争或没有其它敌视暴力行为的宁静状态。
  1960年代初期,西方开始研究“和平”,称为“和平学”的这一学科认为,和平是指无战争暴力,以及任何种类的暴力状态,主张不仅包括因战争或冲突所带来的伤害、死亡等眼睛看得到的直接或有形的暴力,还有因政治、经济、社会或文化制度所造成的压迫、剥削、歧视、偏见等间接的、杀人不见血的结构暴力,只有解决这些方能达到真正和平。
  被推崇为“和平学之父”、和平学的创建者约翰·加尔通(John GaltLiirg)于1959年成立国际和平研究所(PRIO),于1964年主导创办国际和平学会。和平学界一般认为,加尔通创建奥斯陆国际和平研究所是“和平学”这一学科建立的标志。他提倡“目标上的和平比较受到重视,但在手段或过程上的和平较容易被忽视,可是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必须坚守通过和平手段来取得和平”的理念。他对南北韩统一问题也付出关心,多次访问韩国。这位约翰·加尔通教授的主张与佛教的和平思想可以说一脉相通。
  佛陀没有武力抵制拘萨罗国琉璃王进军灭释迦族。佛陀只是在琉璃王军队进军路上的一棵枯树下等待着他们过来。琉璃王遥见世尊在大道边的一棵枯树下结跏趺坐,就问为什么不坐在枝叶繁茂的大树下,却坐在此枯树下。佛陀便回答说,亲族阴凉之故,胜过一切荫庇。琉璃王便说,今日世尊为了亲族,我不应征讨,于是撤军返回。琉璃王再次兴兵,惟在路上复见世尊折回。可是接二连三发兵,世尊知道过去业力难以挽回,也就不再试图挽回了。
  琉璃王不在乎佛陀的“和平原则”覆灭释迦族,但佛陀并不抵制。因佛陀知道只有平息报复和怨恨,方能走向和平和真理之路。
  这就是佛教指向和平的方法。即使牺牲自我,可以为趋向和平而舍弃一切。
  佛陀向出门行化的富楼那尊者说,惟有非暴力地面对众生,即使遇人凶恶棒打、砍杀,行化者也应不予还手。这是多么伟大的精神啊!如《金刚经》所说,由于离相,割截身体而并无瞋恨。
  人间不断地重演着反目和战争,如何方能导引人类和平之路?惟有从佛陀亲身教诫的和平教导中找到答案。同时,这条道路只有通过阐明人类内在欲望根本原因的圆满智慧、觉悟才可行。佛教指向的和平是通过制御欲望、面对现实的修行和实践而体现的。
  佛弟子以达到涅槃(Nirvana)为究竟目标。佛教所追求的和平是制御三毒、脱离以因陀罗网展现森罗万象的世界所发生的一切业因业果,而抵达涅槃才完成。不仅是外在现象,连内在的苦难亦应克服,从而展现和平的状态。这个涅槃是佛教追求的最高和平。
  佛教是追求和平的慈悲宗教。就如观世音菩萨向苦难众生伸出千手千眼,救苦救难。佛教是安抚他人痛苦、实践自利利他的宗教。因此,并不指向唯我和平。这个世界的一切生命在趋向圆满和平之前,观世音菩萨是不会收回救苦救难的手的。
  佛教不是只在理念上追求和平。以不杀生为佛弟子该遵守的第一戒,依此可见,佛教对生命的重视。不只停留于消极的不杀生,佛教参与营造世界和平、倡导积极的护生精神。因此,履行佛陀教法的佛弟子,无论是出家在家,即使在极端的暴力和冲突下还是要坚持非暴力的和平思想。
  对忙于生活的民众而言,即使告诉他们抵达涅槃就是和平,也可能很难得到他们的认同,何况期待生活中的实践。从人类的内在欲望到社会、历史上的关系,追寻和平之路好比复杂多端的世间万事一般呈现逐渐困难的倾向。建设身心和平、社会和平、没有纷争的世界和平,是我们应该追求的理想。
  我们可以从历史上找到为实践这个理想而付出无限努力的高僧大德。元晓大师、义湘大师都是新罗的高僧,历史上,新罗与高句丽、百济频发战乱,中国唐朝也是虎视眈眈,在韩半岛的纷争中增添一角色。
  根据《三国遗史》记载,在中国终南山参学的义湘大师得知唐高宗打算动员50万兵力东征新罗的消息,急忙返回新罗禀报。新罗朝廷下命神印宗大德明郎设密坛法祈祷而免于兵难。
  元晓大师不仅持戒清净,而且致力于和平。其重点就是和诤思想。元晓大帅所提倡的和诤思想是与和平相符合的重要概念。我认为,元晓大师的一心思想是针对个人的心理和平而言,和诤思想则为实现社会和平而解除对立的和平方案。
  在元晓大师于战争中立功的历史记录上,可推测大师并不坚持通过暴力护国而是积极维持和平。即使不可避免的冲突,也为众生维护生命和幸福,为做好佛弟子本然的态度而尽力。
  我们对于佛经中说“一滴水中也有生命不许煮水”这句话所蕴涵的意义,当今应该再次理解并深思。要像佛陀那样站出来为关爱生命、众生平等而努力实践和平。
  现代化解释佛教是心灵科学。为寻找所谓涅槃(Nirvana)的内在和平,不仅是人的内在,连对于存在的外与内、己与他,以及其它一切境界,关键在不作区分的不二境界上取得和谐的认识。
  佛弟子为效法菩萨上求菩提下化众生的精神而努力。何谓上求菩提下化众生?就是上为追求菩提觉悟,下对众生广度教化的意思。下化众生的理念就是追求和平的精神互相响应。使众生远离苦难、走向共生和平,是佛陀本怀的教导,也是依教奉行的佛弟子的誓愿。佛陀进入涅槃之前接受纯陀的供养时,也是体现伟大和平的完成。佛陀吃了纯陀供养的旃檀耳(Sukara-Maddava)之后,病情加重,到拘尸那揭罗城进入涅槃。
  佛陀在入灭之前接受纯陀最后的供养,是给纯陀具足功德的机会,不惜自己肉身入灭。
  如此,佛陀身临入灭还在实践伟大的无我慈悲,展现了和平的圆满完成。我认为,真正佛弟子的人生要像佛陀一样爱护生命,并身体力行,从而达到和平。证得涅槃而具足内在和平的人,不离世间觉,在世间安抚众生的苦难和悲痛、为寻求众生的和平和幸福而努力。
  佛教是崇尚和平的宗教。是通过修行寻觅人人内在的和平,也帮助世间一切众生找到内在和平的宗教。
  现在,是我们要向社会大众广为宣扬、实践佛陀亲身力行的和平行动和教导,进而普皆回向的时刻。
  蔓延世间的对立和反目需要以元晓大师的和诤思想解决,以非暴力包容暴力,救助苦海众生得离苦,实现和平世界,这就是佛弟子必然走上的道路,也是佛教在当今时代所担负的使命。
  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大会将率先加入落实和平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