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研究2001年第10期

《考证与辩析一西域佛教文化论稿》序

黄心川

  新疆古称西域,是我国西北边疆的重要战略地区。丝绸之路出没这里,世界上诸种重要古代文明——波斯文明、印度文明、希腊文明和阿拉伯文明都在新疆交流、整合并传人我国内陆地区。中亚的很多民族也都在这里生息、繁殖。佛教大约在公元前2世纪或者稍迟一些的时候传人西域,受佛教影响最深的西域大国是于阗、龟兹、焉耆等等;佛教传人丝绸之路北道的龟兹大约在公元前2世纪,在公元3世纪进入了鼎盛时期,迄8世纪一直很繁荣。当时龟兹是西域佛教的传教和佛学研究中心,佛寺栉比,俗尼众多,葱岭以东、塔里木盆地边缘诸国的王孙贵族、佛教信众都来龟兹受戒学法,由于佛教的广泛传播,佛教的文化、艺术也在这里展开,这集中表现在为佛教修行祈福的石窟大规模修建。古代龟兹石窟自东向西,错落有致,绵延.250公里,大体上沿着库车——拜城——温宿一线分布,也就是沿着古代丝绸之路展开,目前残存的窟约有500余处,其中著名的有克孜尔、库木吐拉、森木赛姆等等,石窟的种类繁多、结构不一。有支提窟、毗诃罗窟、禅窟、讲经堂等等。支提窟的形制又分为券顶、中心柱式窟:穹窿顶、方形窟;灯笼顶、方形窟;纵券顶、·长方形支提窟等。石窟艺术的主要成就表现在它的各种类型的壁画和无数彩绘的佛像雕塑等方面,壁画的内容包括佛、菩萨、比丘、飞天、供养人像和本生故事画、佛教故事画、动物画、天象画(偶像化了的自然、动物等等神只),其中大量的是本生故事画、佛教故事画、因缘故事画。龟兹的音乐舞蹈,自北魏以来一直为汉地所重,唐时风靡宫廷上下,因此玄奘曾说:龟兹“管弦伎,特善诸国”。我们从克孜尔等石窟壁画上的“伎乐图”中可以看到大规模演奏的场景,领略古代演奏者的风韵。在龟兹石窟中还保存了大量用龟兹文、回鹘文、突厥文和汉文所写的题记和铭文等等,通过对这些语言的研究,可以鉴别西域语言的源流、特征和流行的情况,另外,在新疆还发现不少从梵文译出的龟兹文、回鹘文的佛经,这些佛经中的一部分曾通过龟兹高僧、居士译成了汉文,对汉地佛教的流传有着重要的影响。由于龟兹佛教文化的高度发达,因而孕育和出现了像鸠摩罗什这样的佛学大师。从以上种种的文化现象中可以看出:龟兹佛教文化是我国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中的奇葩,是少数民族文化宝藏中的瑰宝,因此,从上个世纪末,西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在瓜分中国的狂潮中,一直注意着这块宝地,他们派出了各种名义的探险队、考古队等,纷纷进人龟兹,偷窃情报,挖掘和盗取文物等,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龟兹研究逐渐为世人所重视并逐渐成为了一门显学。我国解放后,特别是在十一层三中全会以后,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国内外掀起了一股丝绸之路研究的热潮,龟兹研究又重新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关切,在龟兹研究的各个领域都取得了惊人的成就,特别是我国的学者作出的贡献尤为巨大。
  霍旭初同志是我国研究西域佛教文化的专家,他几十年如一日孜孜研究龟兹的石窟艺术,取得了重大的成绩。他的新著一《考证与辩析一西域佛教文化论稿》是他多年来研究西域佛教文化和龟兹石窟艺术的学术成果,其中极大部分的论文是新著,一部分是在旧作的基础上重新加以修改、补充编人的。从他的论文集中,可以看出霍旭初同志学术思想的发展轨迹和导向。我想此书最大的特点:首先是对龟兹佛教文化和石窟艺术作了不少新的探索和考证。例如在《鸠摩罗什大乘思想的发展及其对龟兹石窟的影响》一文中,作者以龟兹石窟的大像窟为中心,探讨了罗什大乘思想的发展和他弘扬大乘佛教在石窟中的反映,这个题目前人少有涉及。众所周知,佛教造像艺术的传人我国远较佛教思想为迟,罗什当时对大乘思想的宣传,确实对我国佛教造像艺术的出现有着重要的前导作用,又如《“般遮瑞响考”》一文对中国佛教音乐的起源问题做了新的考证,以往很多学者都认为,中国佛教音乐的梵呗起源于曹植的“渔山制梵”。本文考证中所说的“般遮瑞响”就是“梵天”劝请时由乐神“般遮”吟唱的赞歌,此歌词留存于《太子瑞应本起经》,其造像存在于龟兹石窟中,由此认为,中国佛教音乐的起源实际应该在龟兹或西域;其次,作者在论文中考证了一系列佛教事物和活动。如降魔、无遮大会、金刚力士等等都渊源于印度、汉地或西域其它诸地。作者在《印度、龟兹、敦煌降魔变之比较——佛教哲理向通俗化的转变》一文中检索了三地的降魔题材的造像和变文;从佛教文学和艺术发展的一般规律上看其从哲理向通俗的衍化,试探佛教艺术与佛教教义的关系。在《西域佛教艺术中的金刚力士》一文中,作者根据佛经的记载,研究金刚力士来源的多样性,造像外形的变化性。从龟兹石窟壁画中考证出密迹力士和金刚力士的两种形象,并指出在中原地区这两种力士的组合,起源于印度,成熟和规范在西域;另外对佛教中长期承袭的一系列说法,根据新的事实和方法等等进行了考辩、争鸣和澄清。
  霍旭初同志早年就参加革命,1951年毕业于延安大学,1978年从事音乐创作和音乐史的研究,;1979年转入新疆石窟研究,重点是龟兹石窟艺术的研究。1985年参加《中国美术分类全集·新疆壁画全集》编辑组,负责克孜尔石窟三卷的策划、编辑、撰文等工作, 《新疆壁画全集》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1996年主编《中国音乐文物大系·新疆卷》,荣获国家出版奖。1994年出版《龟兹艺术研究》,现为龟兹石窟研究所研究员、敦煌研究院兼职研究员、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理事等。霍旭初同志长期工作、生活在条件极其艰苦的沙碛环境中,他的好学深思,考辩争鸣,阙疑求真的精神;对学术事业终身执着,愈老弥坚的精神;对工作生活不怕艰难,勇于克服的精神一直使我很感动,故乐为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