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研究2001年第10期

明世宗 “排斥佛教” 考述

程恭让

 

  内容提要:本文认为,在对佛教发展进行有效监督与管制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佛教翊助政治的积极作用及其职能,是明代初期高祖、咸祖佛教政策的基点。明代唯:一位持全面排佛政策,从而破坏了明初佛教基本政策的皇帝是明世宗。本文辑录明世宗一朝唯行排佛政策的各种相关史料,大致探明了世宗朝排佛政策执行的基本情况,并对世宗排佛政策形成的原因及此种政策引起的后果,作出了概括的分析。
  关键词:明世宗、排斥佛教、太监、寺院
  作者程恭让,1963年生,哲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东方文化研究所副教授。


  一、小引:明代历史上唯一
  一个持排佛政策的皇帝
  有明一代,在中国政治史上和中国佛教发展史上是一个较为特殊的时代。明高祖朱元璋鉴前元之失,厉行“清教”,建立与专制主义政治集权相适应的僧宫制度①(谢重光、白文固著:《中国僧官制度史》,青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8月第一版,第232页),强化对僧侣的管理等等,以此造成政府对于佛教的较为严格的管制;另一方面,明高祖及成祖均甚重视佛教的正常发展对于维持社会人心的重要作用,“我二祖列宗咸多御制序文,隆重佛典。白宫壶、藩封以及学士、大夫,近而村里,远则边塞,罔不藉佛力以资劝化,布经典以坚款贡。”③(明刘若愚《酌中志》卷十六)注意发挥佛教翊助政治的积极作用。由此,高祖、成祖制订的明代佛教政策的基点就是:在对佛教发展进行有效监督与管制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佛教翊助政治的积极作用及其职能。成祖以后的明诸帝在对待、处理佛教的问题上,虽然由于历史环境的差异,个性的不同,而表现出各自的特色,但一般说来均维护高祖、成祖佛教政策。但是却也有一个例外,这就是明史上持排佛政策的世宗嘉靖皇帝。关于明代诸帝与佛教的关系,明人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释教兴衰”一条下,有如下的概述:
  我太租崇奉释教,现宋文宪《蒋山佛会记》,以及诸跋,可谓至隆极重。至永乐,而帝师哈立麻、西天佛子之号而极也。历朝因之不替。惟成化间崇方士李孜省、邓常恩等,颇于灵济、显灵诸宫加奖饰,又妖僧继晓用事,而佛教亦盛。所加帝师名号与永乐年等。其尊道教亦名耳。武宗极喜佛教,自列西番僧,呗唱无异,至托名大庆法王,铸印赐诰命。世宗留心斋醮,置竺乾氏不谈,初年用工部侍郎赵璜言,刮正德所铸佛镀金一千三百两,晚年用真人陶仲丈等议,至焚佛骨万二千斤。逮至今上,与两宫圣母,首建慈寿、万寿诸寺,俱在京师,穹隆冠海内,至度僧为替身出家,大开经厂,颁赐天下名刹殆遍。去焚佛骨时未二十年矣。(《万历野获编》卷二十七)
  沈氏这里即指明:高祖、成祖之后,历朝对于高、成二祖的佛教政策,均“因之”而“不替”。惟明世宗“留心斋醮,置竺乾氏不谈”,此即宠道而排佛也。至明神宗时,大建佛刹,大开经厂,此即佛教政策又翻转到高、成二祖预定的轨道上来。不过,关于高、成二祖佛教政策的特点,沈氏仅指出“隆重”佛教的一个方面,而未指出“管制”佛教的另一个方面,更未体会明代佛教政策在“管制”的基础上而“隆重”之的固有内涵。
  世宗以外,明季崇祯皇帝亦不甚喜佛,《日下旧闻考》载有其事:
  崇祯丙子,帝以宫中累朝所奉佛像尽发僧寺。戊寅,诏武清侯助军饷百万。侯时家产已落,以甲第及海淀别业售於人。不足,扇珥佩悦之属悉鬻诸市。及悼灵王病笃,帝临视之。王指九莲菩萨示现空中,数帝之罪,言讫而薨。帝大悔,命建佛寺於草桥之北,额曰九莲慈荫寺。时崇祯十五年也。寺基旧属嘉蔬署,周围地一顷有馀,内官监太监王德化疏请归寺徵租,督工者中官于榆曜也。入山门为佛殿,殿后建阁以奉九莲菩萨,宫中出绣佛幡遍挂於殿壁。寺之西数十步即碧霞元君庙,土人号为中顶者是也。(《日下旧闻考》卷九十引《寄园寄所寄录》)
  文中所谓“九莲菩萨”,指明神宗之生母慈圣皇太后。慈圣佞佛,宫中至以“九莲菩萨”称之。其人于翻转世宗朝之排佛政策,当甚有关系。崇祯帝素有革新、振作之志,帝以宫中累朝所奉佛像尽发僧寺,这也当是他革新政策的一个部分。然崇祯不久即“大悔”之,这表示他无法改变明宫廷崇重佛教的固有倾向。且此时明运已衰,崇祯应付之不暇,实无力顾及佛教之问题。故论及有明一代诸帝之佛教政策问题时,仍应以明世宗为持排佛立场之唯一一人。
  二、明世宗排佛事例考
  兹钩稽相关史料,略明世宗朝排佛之事例。
  1.明武宗于正德十六年三月病逝,世宗以兴献王世子身份,人继大统。 《明书》记载:“(是年)六月丁酉,革传升僧、道、教坊官三百余员。秋七月,黜取佛太监,流刺麻、国师二十七人于远方。诛妖僧瑞竹。废元明等宫寺。”(傅维鳞撰《明书》卷十三《世宗肃皇帝本纪》)此为世宗继统最初所流露之排佛倾向。
  按《明史》:“又有刘允者,以正德十年奉敕往迎乌斯藏僧,所齑金宝以百余万计,廷臣交章谏,不听。允至成都,治装岁余,费又数十万,公私匮竭。既至,为番所袭,允走免,将士死者数百人,尽亡其所齑。及归,武帝已崩,世宗用御史王钧等言,张忠、吴德发孝陵卫充军,张雄、张锐下都察院鞫治,允亦得罪。”(《明史·宦官传》)此刘允即是奉武宗命迎取乌斯藏僧的太监。张雄、张锐、张忠、吴德等皆系武宗朝内廷大挡。《明史》记:“张忠,霸州人,正德时御马太监。与司礼张雄、东厂张锐,并侍豹房用事,时号三张。”(《明史·宦官传》)盖诸人皆是导武宗于溺佛一途的太监。世宗即位后用御史王钧等言,将武忠朝“取佛太监”尽皆黜免,这固然是正德、嘉靖二朝新、旧交替之需要,但也显示了世宗排佛的心理倾向。
  2.嘉靖六年,霍韬上书请清理僧道,查革僧道无度牒者,私创寺院庵观罪无赦;礼部尚书方献夫等言僧尼、道姑有伤风化,应加取谛;尚书桂萼奏尽约尼僧,毁其寺宇。于是嘉靖乃下旨取缔尼僧。《礼部志稿》记取缔尼僧事:“嘉靖六年十二月,礼部尚书方献夫等言僧尼、道姑有伤风化,欲将见在者,发回改嫁,以广生聚。年老者,量给养瞻,依亲居住。其庵寺拆毁变卖。敕赐尊经获饬等项追夺。戒谕勋戚之家不得私度。诏悉如其言。献夫复言:皇姑寺系祖宗敕建,宜留之,以安缉年老无依尼僧、道姑。上曰:变卖庵寺,如议行。年老而贫者,量给银瞻养,各听其父兄亲党收之,不必处之皇姑寺。上复谕献夫曰:昨霍韬言僧道无度牒者,其令有司尽为查革,自今永不开度,及私创寺院庵观,犯者罪无赦。会江西提学副使徐一鸣,以拆毁寺院被逮至京,献夫乃与詹事府霍韬、少詹事王绾、右佥都御史熊浃上疏,乞宥一鸣。上不悦,乃尽发其前后章疏下大学士杨一清等票处。因降谕曰:尼僧与僧道不同,风俗之坏更甚。今因尚书桂萼奏尽约尼僧,毁其寺宇,已行了。”(《礼部志稿》卷八十九)
  3.京师尼寺保明寺(皇姑寺)之处置。按京师旧有保明寺,系孝宗时敕建,用以处尼僧者。该寺功德主多为内宫、皇亲、中贵,与明宫廷之佛教信仰有较为密切的关系。山嘉靖本欲先废毁保明寺,作为在全国取缔尼寺的先行。后因其生母及孝宗皇后的一再反对,不得不同意暂时保留该寺,但追夺先朝所敕寺额,规定该寺从此以后不可再结纳新的尼僧。《礼部志稿》在前引谕旨之下复有嘉靖之语:“旨出之后三四日,不知何人哀奏两宫,皇伯母差人谕朕曰:皇姑寺乃孝宗朝所建,似不可毁。吾心不安。尼僧逐日,无处安身,皇帝可遵吾言。圣母亦差人谕朕曰:闻皇帝有旨,著拆毁尼寺,吾甚不安。其皇姑寺,闻是孝宗时所建,且其中佛像多,若毁之,恐不可。尼僧逐出也,无处安身,可不必拆。朕谨听,讫未对,意以为必是愚顽小人进以祸福之言,故两宫皇太后一时传谕。随即今日回奏伯母云:适奉慈谕,以奉禁治尼僧事宜,欲将皇姑寺留下,以称伯考建造之意。侄敢不将顺。但尼僧有伤治化,且于伊教有玷。况此寺虽有皇伯考赐与敕建,原非我皇伯考圣意所为,不过请乞之耳。今已令查处,伏请圣慈鉴之,安心勿虑。而又差人回奏圣母同前。次日该朝圣母,又谕朕云:昨说拆寺一事,恐不可动。其中佛像作何处置。况昭圣皇太后有谕,皇帝何不从之。吾今也要建一座寺,或将此寺与我亦好。朕闻,即面奏曰:近日因礼部臣奏要禁僧尼寺,已从其请。两宫尊谕,子敢不奉行。但尼僧甚坏风俗,若不先将皇姑寺首毁之,余难禁约。伏望母勿听非人之言,祸与福惟天降之,惟人所召,岂释道所能干乎。有一等愚人深信,故以惑奏,予亦闻之。两宫慈训,皇帝不遵,是为不孝,反依外臣之言,惟圣母察之。圣母云:随皇帝与大臣议行。朕退思两宫尊意,只是恐致灾也。此寺中多皇亲、内宫供给信施,而礼部必有请告之者。今方献夫等论救徐一鸣,言不罪之,请查究黎鉴,其一鸣系提调学较之官,无人指理此等事,乃擅将古建寺观,溷同拆毁,笞逐僧道。是见为扰害地方,巡按坐视回护,不得不言。又江西比之京师,孰重轻。京师根本之地,江西寺观以一鸣拆之为当,京师反纵而回护,卿等加详票旨来。一清等奏:献夫等疏词前后矛盾,皇上责之甚当。但皇姑寺既建自先朝,如圣母坚欲留之,则姑从,而命将礼部本权且如拟存留,以全人子承颜顺志之意。似亦无害。上报曰:礼部本只管批出,庶见崇正之意,假四五日间再有谕,及见传旨留之,亦未迟也。已而上复谕曰:前日卿言皇姑寺,今日皇伯母又差人谕朕留之。朕回奏云:既尊训两颁,宜即顺命。但惩恶须去本,庶免后患。今遵慈训,将此寺房留与无归尼僧暂住止者,终身不许复引此类,其我祖宗时所敕额追回,只可如此。伏惟尊鉴蒙允曰:若有他安身之地足矣。朕并奏闻圣母,谕卿知。一清等言:圣裁允当。臣等即当奉行。乃拟旨以上,上报曰:得卿议来旨草,深合朕意,于朕既不违亲,又以见崇正辟邪之意。一举而两得。朕又将此寺额名之意,并告卿知。夫顺天保明者,是我朝国号,言之僧尼之祖能顺圣祖奉天开极建国垂统,惟皇上命之。何待后日以一妖尼能保大明也哉。又云皇姑者,尢不好听,言我皇家之姑也。当时原非祖宗本意,盖被群小传说之耳。故此寺云敕赐,既是官建,何不云敕建。于此便可见非我祖宗本意也。故朕深嫉之。”(《礼部志稿》卷入十九)②
  4.嘉靖八年正月,因近年宫内多火灾,世宗以为火灾多是作佛事所致。故多次发示黜奉佛教之上谕。《礼部志稿》记其事:“黜奉释之训。嘉靖八年正月,上谕辅臣曰:近年内府禁重地,累被火烧,毁官房数多所。致之由非一。前日幸寿所谓,虽未必无其实,因奉释事为本,亦饮酒、酣醉所致。内府官长随等家多有事此者,每作其事,朕多闻之。夫事佛以求福也,而反为灾害,惜乎下愚之为也。朕故于旨内言多,而所司为害,勿肯及此,卿等看其二旨稿,孰可来行。”(《礼部志稿》卷六)
  5.世宗嘉靖九年,议正文庙祀典。命祀先圣先师于文华堂东室,东室旧有释氏像,则命撤之。《明史》载其事: “帝(世宗)将正文庙祀典, (许)诰请用木主。文华殿东室旧有释像,帝命撤去。诰所撰《道统书》言:宜崇祀五帝三王,以周公、孔子配,帝即采用其言。”(《明史》卷一百八十六《许进传》)又《清续文献通考》载世宗废撤文华堂东室旧有佛像事:“九年十月始祀先圣先师于文华堂东室,文华堂东室旧有释氏像,帝以其不经,撤之。乃奉皇师伏羲氏、神农氏、轩辕氏、帝师陶唐师、有虞氏、士师夏禹王、商汤王,周文王,武王。九圣南向。左先圣周公,右先师孔子,东西向。帝亲为祭文,行奉安神位礼,礼毕,令辅臣张璁及讲官徐缙等人拜。”(《清续文献通考》卷四十八)
  6.又嘉靖九年,右春坊右中允廖道南奏姚广孝是“削发披缁”,虽系永乐靖难功臣,然不当配享太庙,疏请革之。世宗下礼部议,诏撤太庙广孝配位,移祀大兴隆寺。朱彝尊《日下旧闻》引《明嘉靖祀典》载其事: “嘉靖九年,右春坊右中允廖道南奏:太庙功臣配享,永乐以来,附以姚广孝。今大兴隆寺有广孝影堂像,削发披缁,不可上比圣祖开国功臣之例,乞为厘正。旨下礼部议。于是大学士张璁、桂萼咸曰:广孝事文皇帝,虽有帷幄之谋,厥后加以穹秩,锡以显爵,亦足以酬其劳矣。又列於功臣,与享太庙,削发披缁,荣沾俎豆,揆之义理,实非所宜。列祖在天之灵,必有所不安者。广孝配位相应撤去。但系先朝功臣,载在祀典,合无移祀於大兴隆寺祠内,每岁春秋,遣太常官致祭。庶宗庙之礼秩然有严,报功之典兼尽无遗矣。上是之。告於皇祖太宗而行。遣祭文曰:皇帝遣太常寺赐祭於荣国恭靖公赠少师姚广孝曰:当昔成祖文皇帝靖难之时,尔克赞成祖,以平多难。成祖不尔弃,与诸功臣并行封赠,配食庙庭。朕敕礼曹还尔位於兹寺中。今特遣祭,尔其歆承!”(《日下旧闻考》卷四十三)又:“姚少师广孝故配享太庙,学士廖道南疏请革之。上亦以广孝释氏之徒,不当配食,乃撤庙主,移祀於大兴隆寺。(《日下旧闻考》卷四十三引《明世庙识馀录》)按:广孝即明僧道衍,成祖时靖难功臣,广孝是成祖赐名。功成后,特授资善大夫太子少师,住京大庆寿寺,始终坚持过出家人的生活。死后追封荣国公,成祖亲撰御制碑文,配享太庙。成祖及仁、宣二朝于广孝皆极礼遇。③
  7.嘉靖十年,诏毁弃大慈恩寺内佛像,收阜成门内保安寺故址,建历代帝王庙。《礼部志稿》记其事:“嘉靖十年,右春坊右中允廖道南请改大慈恩寺,兴辟雍,以行养老之礼。撤灵济宫徐知证、知谔二神,改设历代帝王神位,仍配以历代名臣。下礼部议,覆言:今国子监,乃祖宗以来临幸之地,恐不必更葺梵宇旧址,重立辟雍。惟寺内欢喜佛实属不经,败坏民俗相,应毁弃。灵济宫徐知证、知谔二神,其在当时,已得罪名教,固宜撤去。但所在窄隘,恐不足以改设帝王寝庙。宜择地别建。得旨:夷鬼淫像,可便毁之。帝王庙,工部其相地,卜日兴工。于是工部销毁淫像,会官相帝王庙地。因言阜成门内保安寺故址旧为官地,改置神武后卫,而中官陈林鬻其余为私宅,地势整洁,且通西坛,可赎迁而鼎新之。奏人,报可。”(《礼部志稿》卷入十五)
  又《日下旧闻》引《野获编》亦记此事:“太祖洪武六年,建帝王庙於金陵。七年,始设塑像,未几遇火,又建於鸡鸣山之阳。及文皇都燕,未遑设帝庙,仅於郊坛附祭。至嘉靖十年,始为位於文华殿而祭之。其年,中允廖道南请撤灵济宫二徐真君,改设历代帝王神位及历代名臣。上下其议於礼部。时李任邱时为春卿,谓徐知证、知谔得罪名教,固宜撤去,但所在窄隘,不足改设寝庙,宜别择善地,上以为然,令工部相地。以阜成门内保安寺故址整洁,且通西坛,可於此置庙。上从其言。次年夏竣役,上亲临祭,今帝王庙是也。是年修撰姚涞即议黜元世祖祀,李任邱亦执奏以为不可而止。至二十四年竟斥去,识者非之,则费文通迎合也。廖中允疏以大慈恩寺与灵济并称,欲废慈恩改辟雍,行养老之礼。礼臣以既有国学为至尊临幸之地,似不必更葺别所。惟寺内欢喜佛相应毁弃。上是之。像既毁,不数年而此寺铲为鞠场,邵、陶两方士以提督灵济等宫领天下道教入衔矣。任邱先已测上意,故存此宫,智哉!”(《日下旧闻考》卷四十三引《野获编》)据此,廖中允疏本以大慈恩寺与灵济宫并称,嘉靖毁弃大慈恩寺佛像,至灵济宫则置而不谈,其宠道排佛之立场于此表现甚明。
  8.十四年四月,大兴隆寺灾,诏移僧录司于大隆善寺,散遣僧徒,不复重建,寻改为讲武堂。《日下旧闻》载其事:“十四年四月,大兴隆寺灾。御史渚演言:佛者非圣人之法,惑世诬民。皇上御极,命京师内外毁寺宇,汰尼僧,将挽回天下於三代之隆。今大兴隆寺之灾,可验陛下之排斥佛教深契天心矣。又言寺基甚广,宜改为习仪祝圣之处。上不可。部议请改僧录司於大隆善寺,并迁姚广孝牌位,散遣僧徒。”(《日下旧闻考》卷四十三引《明典汇》)又:“嘉靖十五年五月,谕改大兴隆寺为讲武堂。”(《日下旧闻考》卷四十三引《明典汇》)
  9.十五年,撤禁中大善佛殿,建太后宫。礼部尚书夏言请以佛骨瘗之中野,世宗不从,乃焚之于通衢,毁金银佛像凡一百六十九座,佛骨佛牙凡一万三千余斤。此次销毁佛像、佛骨,盖与陶仲文、邵元节辈甚有关矣。《清续文献通考》载其事:“十五年五月,诏除禁中释殿,毁销佛骨诸物。时撤大善佛殿建太后宫。礼部尚书夏言请敕有司以佛骨瘗之中野,帝曰:朕思此物,智者一位邪秽,必不欲观。愚者以为奇异,必欲尊奉。今虽埋之,将来岂免窃发,乃焚之于通衢,毁金银佛像凡一百六十九座,佛骨佛牙凡一万三千余斤。《谷山笔尘》曰:嘉靖中陶仲文邵真以祈祷用事,请拆毁寺院,沙汰僧尼,焚佛骨于大通桥下。”(《清续文献通考》七十九卷)《明书》亦载其事:“(嘉靖)十五年丙申五月,诏求红黄玉礼神,除禁中佛殿,建慈庆、慈宁两宫,焚佛骨万三千筋,毁金银铜佛像像一百六十余座。”(《明书》卷十三《世宗肃皇帝本纪》)《横云山人集》亦载:“邵元节,贵溪人也。幼丧父母,出家,为龙虎山上清官道士。从其师范文泰受龙图龟范,元始太虚之学。又师事李伯芳、黄太,咸尽其术。宁王宸濠召之,辞不往。放浪江湖间。世宗嗣位,惑内侍崔文等言,好鬼神说,日事斋醮,谏官屡以为言,不纳。嘉靖三年,徵元节人京,见于便殿,大加宠幸。帝既深信道教,颇抑释氏。十四年夏,大兴隆寺灾,不复重建。移僧录司于大隆善寺,禁诸僧修斋俗事,毁禁中元时所造大善佛殿金银淫亵诸佛像一百九十六座,其重万三千余斤。以其地建太后宫。”(清王鸿绪撰《横云山人集》列传一百八十)惟清人沈振以为此事是夏言主之:“本朝嘉靖十五年,上即敕废禁中大善佛殿建太后宫也矣。礼部尚书夏言以殿中有佛像及佛骨佛头佛牙等,乃建议请敕有司俱痍之中野,以杜愚冥之惑。上曰:今虽埋之,岂无窃发以惑民者,可议所以永除之。于是言复议投之火。上从之。凡毁金银佛像一百六十九座,金银函贮佛头牙等一万三千余斤。燔之通衢。此举皆夏一人力主之。亦越十年,夏坐法死西市,竟无后。岂真竺乾氏能为祟耶,抑数之偶合也。”(《万历野获编补遗》卷四)
  10.大慈恩寺毁于火,初改其地为射所,二十二年,令毁大慈恩寺,改其地为演像所。(嘉靖)《大明会典》载:“二十二年,令毁大慈恩寺。”(《大明会典》)《日下旧闻》载: “嘉靖初废大慈恩寺,从锦衣卫之请,即其地改为射所。上以金鼓声彻於大内,拟改建元明宫,别以大兴隆地为射所。都督陆炳言:大兴隆地亦逼禁城,惟安定门外有废官厅,宜将宣武门外民兵教场移此,而移射所於民兵教场,射所旧地改为演象所。得旨允行。”(《日下旧闻考》卷四十三引《涌幢小品》)又《日下旧闻》复引《野获编》:“今京城内西长安街射所,亦名演象所,故大慈恩寺也。嘉靖间毁於火,后诏遂废之,为点视军士及演马教射之地。象以非时来,偶一演之耳。会试放榜次日,新郎君并集於其市官厅内,请见两大座主,榜首献茶於前。亦可作南宫一佳话。窃谓慈恩寺名正与唐曲江名暗合,何不即以雁塔题名事属之,每三年辄许南宫诸彦沘笔记名姓於中,亦清朝盛事。而仅充刍牧决拾之场耶!”(《日下旧闻考》卷四十三引《野获编》)
  11.嘉靖二十二年,因京师及各地复有尼僧之活动,礼部题称须再次申明取缔尼僧之谕令,并驱逐游方僧人,此为第二次在全国范围内严格查禁尼僧。《礼部志稿》载其事:“嘉靖二十二年六月,礼部题称:尼僧本以女流,托名戒行,昼掩外门,夜闭门户,实为风俗治道之累。合行五城,晓谕禁约等因,节奉圣旨:卿等说的是。尼僧庵寺,数多男女混杂,有伤风俗。依拟禁约。钦此。又查本年十二月内节奉圣谕,礼部奏将尼姑庵院查毁,朕思此辈委伤风化,著尽行拆毁。又查得嘉靖十六年三月,南京守备太监潘真等题称:尼姑俱系良家子女败坏风俗等因,该本部议拟合行彼处五城禁革。奉圣旨:是,钦此。俱经通行钦遵去,后但日久人玩,前弊复生。近访得尼僧仍复潜聚京师,或私置房屋,或投托亲知,诱引良家妇女,恣肆多端,不可枚举,若不申明先年谕旨,严加禁革,则纵欲导淫,伤风败俗愈甚,而不可制除。行据五城兵马指挥司许榜等各呈称:尼僧真宝等共约三百名,及近据锦衣卫舍余刘瓒亦奏前事,本部看得在京尼僧委的纵肆奸淫,有伤风化,诚为可恶。仰惟我皇上临御以来,敦化立教,崇正辟邪,天下向风,固亦翕然成俗矣。伏见近日撤除番寺,钦奉圣谕:尔等遵行,弗得党邪秽正。臣等仰叹大圣人所为,真足以超迈百王、垂训万世也。臣等恭司邦礼,敢不仰赞休德。前照前项尼僧,外假清戒以惑愚民,内实淫奸以坏名节,经本部题,奉钦依禁革还俗,而依然尚存,蔑视无忌,真为世道民风之累。合候命下,移咨都察院,转行五城巡视卫门,严加晓谕禁约,责令蓄发还俗。及咨南部礼部,并通行南北直隶各省抚按官,一体禁革。其私创尼姑庵院,不拘在京在外,未拆毁者,通行查出拆毁;其有私置房产,投托亲知,诱引非为者,在京听缉事衙门访获究治,在外听抚按官究查。及照旧存尼姑庵,本为匮乏不给,并老髦无归者居住。今访得年少尼僧亦有潜匿其间者,合并行该城巡视衙门督令兵马司清查名口若干。贫老者照旧按插,毋行引度以败风俗。年少者随令还俗嫁配,及不许仍前藏匿别处。违者许地方并两邻首告。再查有等游方僧人等项,常在街沿门持钵化缘,或多系奸细之徒,假以为由,卒未可辨。合行五城地方,尽行逐去。奉圣旨:依拟。著实奉行。有不遵奉的,著缉事衙门、巡城御史访拿重治。钦此。”(《礼部志稿》卷八十九)
  12.嘉靖二十五年,诏下锦衣卫捕系鞫问天宁寺受戒人众。《日下旧闻》载其事:”嘉靖二十五年,给事中李文进言:迩年宣武门外天宁寺中,广聚僧徒,辄建坛场,受戒说法,拥以盖舆,动以鼓吹。四方缁衣,集至万人,瞻拜伏听,昼聚夜散,男女混淆。甚有逋罪黥徒,髡发隐匿,因缘为奸。故四月以来,京师内外盗贼窃发。辇毂之下,岂应有此?乞捕为首者按治其罪。诏下锦衣卫捕系鞫问。”(《日下旧闻考》卷九十一,《明典汇》)
  按:京师之天宁寺,本为隋、唐时代遗留之古刹。明英宗正统年间更名广善戒坛,设宗师十人,岁以四月下旬集缁流听度,谓之圆戒,系明代北方佛教著名戒场之一。④故而给事中李文所谓天宁寺“昼聚夜散,男女混淆”的报告,乃属子虚乌有之事,而世宗“诏下锦衣卫捕系鞫问”的严厉处罚,亦当是他排斥佛教的表现。
  13.又嘉靖中谒景皇帝陵,驻辇功德寺,以宫殿僭逾坐僧罪,毁功德寺。蒋一癸《长安客话》记世宗毁功德寺事, 《日下旧闻》尝引之:“功德寺修於宣德二年,正殿及方丈凡七进,基皆九撰,拟掖庭制度,费数十万缗。宣德十年,宣庙西郊省敛,驻跸於寺,因留辇仗寺中,自后遂为列圣驻跸之所。嘉靖中,世庙谒景皇帝陵,有司以金山口路隘,才阔数十尺。识者谓此功德寺白虎口也,虎口张,将不利於寺。既而上驻辇寺中,膳罢周行廊庑,见金刚像狞恶,心忽悸而怒,因以宫殿僭逾坐僧罪,撤去之,寺遂废。” (《日下旧闻考》卷一百引《长安客话》)又引《帝京景物略》云: “功德寺废,今存者门耳。门外二三古木,各三四十围,根半出土外。旁多水田,僧无寺,业农事,破屋数间,供一木球,施以丹垩。寺初兴时,板庵禅师能役球。球大如斗,不胫而走。逢人跃击地,如首稽叩,人侯门戚里募金,人目为木球使者。所募金钱以建巨刹。成化中,僧戒静建一阁,重檐曲房,为累朝驻跸地。”(《日下旧闻考》卷一百,《帝京景物略》)
  按:功德寺本是起自金、元间的佛教古刹,宣德间驻跸於寺,因留辇仗寺中,自后遂为明代列帝的行宫。⑤宣宗时名僧天泉祖渊曾奉命住持该寺,明宣宗并从祖渊之建议,以大功德、大慈恩、大隆善三寺分处禅、讲、教三宗(明河撰《补续高僧传》卷十八),故大功德寺与大慈恩、大隆善二寺一样,也是明朝前期朝廷香火院之一。世宗以宫殿僭逾坐僧罪而毁寺宇,这当然亦是他一贯排佛政策的必然表现。
  据以上所述,明世宗一朝之排佛,约包括:(一)废置取佛太监,(二)发布黜奉佛教之上谕,(三)销毁宫中历朝佛像、佛骨,(四)取缔全国尼僧,(五)废毁朝廷香火院及佛教名寺,(六)以严厉行政手段打击正常的佛教活动等多项内容。世宗朝之排佛,虽然尚未发展到全面的”灭佛”,然从以上材料看,其藉由行政手段对佛教的活动及发展,自始至终采取高压的态势,这一点应是可以肯定的。
  三、明世宗排佛之原因与结果
  明世宗排佛之原因,概括地说,约有以下几点:
  (一)明代自英宗正统年间以后,历代、宪、孝、武宗诸朝,均信佛而崇佛,导致佛教势力不断扩涨。以北京地区为例,至宪宗成化中,京城内外敕赐寺观已达到639所(《日下旧闻考》卷六十引周尚书洪谟奏疏),而仅从正统至天顺年间,京城内外所建佛寺就有二百馀区(《日下旧闻考》卷四十五引《明典汇》)。如此迅速发展和膨胀的佛教,从政治角度来说,客观上原有加以节制或制约的需要。
  (二)明宪宗、孝宗二朝,由于承平已久,财物甚丰,故每发内帑修治佛庙,由此必然要引起财政上的巨大损失。故从经济的角度,亦有对佛教加以节制的客观需要。
  (三)由于明诸帝崇佛,导致一些“番僧”及“妖僧”出入内廷,以诸如房中术一类的邪术媚上,如宪宗朝之僧继晓,武宗朝之“豹房”等,严重影响到明皇室的形象。故明世宗的排佛政策,也可以看成是明朝皇室寻求改善皇室形象、重竖政治威信的一种努力。
  (四)明朝英宗以后,内廷太监的势力呈上升之势,内臣与朝臣的冲突,即所谓“宫府”之争,也有愈演愈烈之势。由于明代太监大多信佛建寺,太监群体与佛教之间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故太监与朝臣的冲突有时即凭藉“崇佛”或“反佛”的政策纷争而展开,明世宗一朝对太监势力有所抑制,故其排佛政策又可以看成是“宫府”之争的一种结果。
  (五)自嘉靖三年引进道士邵元节之后,明世宗对于道教的亲睐日甚一日。世宗朝之排佛政策,与道士对于世宗的影响确有相当程度的关系,从这个角度看,世宗朝之排佛,又可以看作是传统佛、道之争在明中叶特殊社会历史条件下的新反映。
  由于明世宗在位时间长达45年,故其推行的排佛政策,对嘉靖一代的佛教生存与发展,确实产生了严重的影响。明人称:“直至嘉靖中叶,焚弃佛牙头骨几尽,而释氏之不振极也。”(《万历野获编》卷二十七)这种评价是较为客观的。
  当然,嘉靖时代仍有一些零星的建寺活动。这里试举《日下旧闻考》所记北京地区的几个例子:
  如:太监黄锦重建广通寺:
  徐阶《重修广通寺碑》略:广通寺实法王寺之别院也,至元间,圆明普教三藏法师默克沙实哩沙克节依於斯,为诵经之所,住持贵吉祥建石以纪其事,至我朝馀二百年,渐就颓坏,·太监黄锦重建之。经始於嘉靖已未八月,迄工於庚申三月。嘉靖三十九年立石。(《日下旧闻考》卷九十九)
  嘉靖三十一年,太监焦忠修复翊教寺:
  汪道昆《重修翊教寺碑》略:城西翊教寺,宋所建也,修於成化八年,废久矣。嘉靖三十一年,司礼太监焦忠撤而新之。万历五年立。(《日下旧闻考》卷五十二)
  嘉靖间太监袁福重修崇效寺,太监李朗捐金造藏经殿一座:
  夏子开《重修崇效寺碑》略:神京之宣武关外,古刹一区,创自唐贞观元年,宋元末因罹兵火,日就倾颓。至正初为好善者重茸,赐额曰崇效。年久就敝,修於天顺年间。至嘉靖壬午,内官监太监袁福等同本寺上人了空秉虔修茸,焕然一新。三十年辛女,内官监太监李朗捐金造藏经殿一座,属予为文以记其事。嘉靖四十二年仲秋立。(《日下旧闻考》卷六十)
  嘉靖间太监李朗重修永泰寺:
  谢九仪《重修永泰寺碑》略:京师西直门内洪桥之西北,有寺曰永泰,建自先朝,岁久而敝,太监李朗以已资新之。(《日下旧闻考》卷五十二,《五城寺院册》)
  此外,由于世宗之排佛政策,遂使一些正常的佛教活动得不到保护。前面所记世宗严厉干扰万善戒坛的传戒活动,即是其中的显例。《日下旧闻考》还记有下面一个例子:
  明正德癸酉,司礼监太监张雄建寺於宛平县香山乡畏吾村,赐额曰大慧,并护饬勒於碑。寺有大悲殿,重詹架之,中范铜为佛像,高五丈,土人遂呼为大佛寺。嘉靖中,太监麦某提督东厂,於其左增盖佑圣观,於是合寺、观计之,殿宇凡一百八十三楹,拓地四百二十一亩。盖是时世宗方信道士而厌缁流,内官惟恐寺刹之毁,故建道观於其旁,而寺后之山又有真武祠,藉此以存寺也。寺之始建,大学士荼陵李东阳为碑,工部尚书汤阴李链书之,新宁伯谭佑篆额。其增置佑圣观也,大学士馀姚李本撰文,礼部尚书高安吴山书之,成国公朱希忠篆额。其后万历壬辰重修,则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太仓王锡爵撰记。(《日下旧闻考》卷九十八,《渌水亭杂识》)
  太监麦福是兴邸旧人,曾掌司礼监,提督东厂,是嘉靖朝有权势的一位太监。(王春瑜、杜婉言著《明朝宦官》,紫禁城出版社,1989年12月第一版,第274页)麦福尚须在佛寺旁边增盖道观,以保护佛寺。由此可见世宗朝正常佛教活动遭受限制、干扰的程度!
  最后,世宗朝之排佛政策,一味强化对佛教的政治高压,对正常的佛教活动常常无端进行政治打击,当然更谈不上发挥佛教在社会生活中的正常职能及作用。这同明高祖、成祖二朝佛教政策的基点,显然是违背的。在社会历史环境没有根本转变的前提下,明初二祖在”管制”基础上”隆重”佛教的这一佛教政策,必有其相当的合理性。世宗朝在”排佛”的同时,自始至终伴随着”溺道”,在明人看来这是一种”自相矛盾”,而在我们今天看来,应该算是一种”历史必然性”吧。


  注释:
  ①于敏中等《日下旧闻考》辑录有关保明寺资料如下:(1)宛平县西黄村有敕赐保明寺,寺中尼吕氏,陕人。正统间,驾出关,尼送驾苦谏,不听。及上还辕复辟,念之,乃建寺赐额,人称为皇姑寺。 (《日下旧闻考》卷九十七引《耳谭》)(2)臣等谨按:今显应寺左有屋数椽,尚悬保明寺额,内为女僧吕氏茔。茔前有嘉靖四年敕赐碑,载吕氏陕西安府邯州道安里王寿村人,碑后并刻有像。(《日下旧闻考》卷九十七)(3)顺天保明寺是比丘尼焚修处,寺建自吕姑。正统间谏阻北征,不听。后复辟念之,封为御妹,建寺赐额。藏天顺手敕三道。有寺人司户,人不易人。(《日下旧闻考》卷九十七引《燕都游览志》)
  ②沈德符也记有关毁禁保明寺事如下:皇姑寺在京城西山,不知所始。嘉靖六年丁亥,上谕辅臣杨一清云:前有旨下部,谓尼僧与僧道不同,而尼僧寺与僧寺道观又不同。今因桂萼奏毁尼寺,已行下矣,今若皇姑寺仍留,是不去其根也。乃旨出之后三四日,不知何人哀奏两宫。皇伯母见谕,以皇姑为孝宗所建,似不可毁。圣母亦以孝宗为言。盖小人进祸福之言,故两宫一时传谕。次日圣母又谕,欲建一寺,即将此寺与我亦好。盖此寺乃皇亲内宦供给信施,必有请告之者矣。按世宗此旨,已洞见宫掖隐情。既而圣谕又下辅臣杨一清等曰:慈训两颁,宜即顺命。但惩恶须去本,方免后患。今将此寺房留与无归尼僧暂住止,著终身不许复引其类。其祖宗时所赐敕额迫回。此旨既下,其后因循至今又八十年矣。尼僧之增日多,宣淫日盛,檀施亦日益不赀矣。盖其根株既在内廷,以世宗英断尚不能铲除,况后世乎?自丁亥后又十年,而霍文敏韬为南礼卿,首逐尼僧,尽毁其庵,金陵一片地顿尔清净。霍去而尼复集,庵复兴,更倍往日矣。是时上又密谕阁臣云:朕又将有议此时额名之意并告卿知。夫顺天保明者,明是我朝国号,此言尼僧之祖能顺圣祖,奉天开极,此惟皇天命之,何待后日以一妖尼能保我明也哉?又云;皇姑者尤不好听,言我皇家之姑也。当时此寺云敕赐,不云敕建,便可见非祖宗本意也。故朕深嫉之,因与卿密知之。观世宗屡谕,不特明晰事理,且曲揣人情,真是禹鼎秦镜。且开谕辅弼,曲从两宫之意。然於实录中仅载一二语,不能如此详明,不知述史者何所讳也?予今所纪亦仅十之四五耳。(《万历野获编》卷二十七)
  ③朱彝尊曾记明成祖御制姚少师神道碑:朕惟高宗得傅岩之叟以佐中兴,汉高用赤松之流以成大业。盖天之生斯人也,岂偶然哉!惟我太子少师姚广孝,苏之长洲人。祖菊山,父妙心,皆积善。母费氏。广孝器宇恢宏,性怀冲澹。初学佛,名道衍,潜心内典,得其阃奥。发挥激昂,广博敷畅,波澜老成,大振宗风,旁通儒术,至诸子百家靡不贯穿,故其文章闳丽,诗律高简,皆超绝尘世,虽名人魁士,心服其能,每以为不及也。洪武十五年,僧宗泐举至京师,朕皇考太祖高皇帝一见异之,命住持庆寿寺,事朕藩卧每进见论说,勤勤恳恳,无非有道之言。察其所以,坚确有守,积纯无疵川朕益重之。及皇考宾天,而奸臣擅命,变革旧章,构为祸乱,危迫朕躬。朕惟宗社至重,匡救之责,实有所在。广孝於时识进退存亡之理,明安危祸福之机。先机效谋,言无不合。出入左右,帷幄之间,启沃良多。内难既乎,社稷奠安,乃召至京师,命易今名。特授资善大夫太子少师。既又锡之诰命,祖考皆追封资善大夫太子少师如其官。朕命儒臣,纂修皇考太祖高皇帝实录,广孝为监修官,躬自较阅,克勤所事。尝归吴中,以所赐金帛悉散之宗族乡人,其平生乐善好施,天性然也。永乐十六年三月,来朝北京,仍居庆寿寺。朕往视之,与语极欢。至二十八日,召诸门人,告以去期,即敛袂端坐而逝。享年八十有四。朕闻之哀悼不胜,辍视朝三日,令有司为治丧葬,追封荣国公,谥恭靖,赠以勋号。百司官寮暨畿内土庶,远近倾赴,肩摩踵接,填郭塞衢,虽武夫悍卒,阊巷夫妇,莫不赞叹嗟咨,瞻拜敬礼,惟恐不及。凡七日,仪形如生,异香不散, 卜地西山,砻石建塔。四月六日发引,灵辆飘洒,法幢旋绕,於以火之,心舌与牙坚固不坏,得舍利,皆五色。其所养深矣。六月十一日乃葬,墓在房山县东北四十里。呜呼!广孝德全始终,行通神明,功存社稷,泽及后世。若斯人者,使其栖栖於草野,不遇其时,以辅佐兴王之运,则亦安得播声光於宇宙,垂功名於竹帛哉?眷惟耆艾,深切念怀。乃扬其功德之不可泯者,勒之金石,以诏来人。(《日下旧闻考》卷一百三十二引《明成祖御制集》)
  ④《日下旧闻考》引清乾隆《御制重修天宁寺碑》:京师广宁门外有招提曰天宁寺,中矗起浮图,高十馀丈。考图志,隋时建,寺曰宏业,有僧藏舍利塔中。入唐,改名天王。明成祖分藩,特扩崇构。宜德中改名天宁,正统乙丑更名广善戒坛。设宗师十人,岁以四月下旬集缁流听度,谓之圆戒。嗣后乃复今名。一修於正统乙亥,再修於嘉靖甲申,皆内官监为之,越今又二百馀年矣。坚者瑕,新者敝,弗治且圮,爰命增茸之。凡门庑殿宇斋堂丈室规制一新。南苑回跸之便,常一过焉。役竣,有司以刻文请。自象教流传,都会之地多建琳宫梵宇,为远近壮观。盖当时承乎,物力殷阜,恒出其馀以广福田利益。故《洛阳伽蓝记》以觇时盛衰,而其历世久远,则又因其迹所在护持之俾弗替。此亦世谛因缘之不容已者也。兹寺自隋至今,垂千馀年,其间兵燹所摧荡,名园、别墅、高台倾而曲池平者,不知凡几。寺独以古刹巍然至今,一灯迢遥,法轮无恙。释典言四禅地为三灾所不能及,是非佛力广大默相摄於钟鱼梵呗间,虚空中常有吉云拥护,其可以熄龙汉之火,回金藏之水,障毗岚之风,劫尘莫之能坏,功德不可思议一至是耶?夫名胜遗留愈久,愈动人流连慨慕。鲁灵光殿之独存也,好古者犹赋而传之。而况近在都邑,集善因而修净业者乎?顾前代修葺,如正统以后大都出於阉寺者流,以城社蠹馀为庄严,以苞苴长物为布施。虽号称极盛,厄莫甚於彼时者。今为涤除其迹,易腐摧朽,宏此伟观。香台宝界,皆从善缘中涌出。是则自有兹寺千百年来遭逢之最,又不仅留胜迹於无穷已也。(《日下旧闻考》卷九十一)
  ⑤日下旧闻考》引清乾隆《御制重修功德寺碑记》:道海淀经青龙桥,折而西,距玉泉山麓不尽於二里,有遗刹一区,重门三涂,不可识已。延睇香积,颓垣离立艿荄间。讯诸土人,曰:是功德寺也。考《元史》,文宗天历二年建大承天护圣寺,而都穆《南濠集》称功德寺旧名护圣寺。蒋一葵《长安客话》载寺修於明宜德初,及嘉靖中车驾驻此,见廊庑金刚像狞甚,心悸,因坐僧宫殿僭逾罪,撤去之。寺竟废逸。怪哉!有明阉焰滋炽,若瑾、振辈横作罔禁,顾犹毁兹寺,使胜国名迹就湮,於意何居?爰诏将作,兹寺久著图志,且当静明园跸途,乃者岁庚寅为朕六秩庆辰,越辛卯恭逢圣母皇太后八旬万寿圣节,宜加厘饬,用迓鸿禧。其出内帑缮而复之。(《日下旧闻考》卷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