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研究2001年第10期

传统文化中绽放的一朵高原奇葩

介绍《黔僧语录》《续黔僧语录》《了尘和尚事迹》

张畅

  《黔僧语录》、《续黔僧语录》、《了尘和尚事迹》属于黔灵丛书之三、之四、之五。黔灵丛书是由贵州历史文献研究会和黔灵山弘福寺联合编辑的大型佛教丛书。整套丛书近四百万字,除已出版的《黔灵山志》、《锦江禅灯黔南会灯录》外,今又推出《黔僧语录》、《续黔僧语录》和《了尘和尚事迹》三本专著。五月廿五日,贵州省历史文献研究会,贵阳黔灵山弘福寺为此联合举行了三本书捐赠首发式,到会者除了文史界,宗教界的专家学者外,贵州省党政领导和新闻媒体也出席了首发式。

  上述三本专著的出版,不仅为研究贵州佛教文化提供了宝贵资料,而且对充满魅力的贵州传统佛教文化,起到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推介展示作用,在我国传统文化中也占有一席之地。国内外文史界和宗教界学者一致认为,这是一项极有价值、有意义的学术文化工程。

  佛教之传入贵州,至迟可溯至唐代。明清两代,随着中原文化大量进入,贵州佛教日益兴盛,尤其明清递嬗之际,遗民为保全气节,纷纷遁隐逃禅,以示爱国之情操,不仕之决心,一时文人荟萃,高僧辈出,弘教开宗,盛况空前,为华夏正气之所在,贵州俨然成为精神文化之中心。明代以来,贵州佛教名僧多,语录多,他们活跃于西南崇山峻岭之中,影响却遍及海内外,仅《嘉兴续藏》台湾《中华大藏经》,日本《 续藏经》,就收入黔僧语录数十种之多。此次收入《黔僧语录》、《续黔僧语录》的,就有二十余种,大部分都属全国范围内一流禅师的语录或诗偈。这些禅师语录,多为思想文化史上的重要著作,汇辑出版将是大乘佛教特别是禅文化的一大宝藏。反映西南佛教不但师资灯传支派繁多,同时在宗教哲学及禅思智慧方面也贡献巨大。透过《黔僧语录》或《续黔僧语录》,我们不难窥见川黔佛教联成一体,相互旁助、密切关联的文化图景。正是川黔佛教丰富多彩的历史内容,群星璀璨的禅门宗师,代代相承的传法世系,活泼生动的机缘妙语,直接促动了大批禅宗语录的出现。

  《黔僧语录》收录七家禅师语录,另附僧人诗文两种,均属中国禅宗史重要著述,为研究中国思想史者所必读。语录撰作时间都在明末至康熙年间,一部分曾收入《嘉兴续藏》或《中华大藏经》,一部分则为长期鲜为人知的孤本或善本。如《语嵩语录》即是著名学者陈坦先生多方搜求而未见者,可补其所撰《明秀滇黔佛教考》资料不足之阙失。《雪斋诗存》则为罕见之孤本,无论史料价值或文献价值都弥足珍贵。

  七家禅师分别为敏树、赤松、瞿脉、燕居、云腹、语嵩,其中赤松、瞿脉乃贵州省贵阳市黔灵山弘福寺开山始祖。其语录不仅代表了当时学术思想界的最高水平,而且也反映了西南地区临济禅宗空前繁荣盛况。全书虽以“黔僧”二字冠名,实则多为蜀籍禅师,说法地点亦不限于黔省一隅,可视为西南地区禅学典籍之荟萃。

  该书由学术界专家学者共同点校。每一语录前均撰有点校前言,概说其禅学思想大要,以及版本校勘情况,以求其有裨阅读理解。作为古籍整理的一项重要成果,其出版问世必将有深远的学术影响和社会影响。

  《续黔僧语录》为《黔僧语录》的续编,汇辑了明末清初八家禅师语录。其中不少是国内久已亡佚,而鲜为人知者,由日本群马大学教授石田肇多方搜求,无偿影印赠送,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和学术价值。

  收入该书的莲月、丈雪、月幢、善权、善一、厂石、梅溪、山晖等八位禅师,都是当时活跃于西南地区的著名人物。该书收录了他们的说法、勘验、问答机缘语句和书信、诗偈等,集中反映了他们的禅道活泼智慧和深遽哲学思想,从严格的思想史和哲学史立场看,即使在全国也有一定的学术地位,不仅撰写中国禅学思想史有必要对他们进行研究,甚至编纂完整的中国哲学史也不能忽视他们的存在和贡献。透过八位禅师的说法语录或机缘语句,我们完全可以体会到,禅是中国文化的精华,代表了东方人的特殊精神气质和生命智慧。

  该书由贵州历史文献会组织专家学者共同整理点校,并得到省委、省政府的大力关心和支持。对有关工作进展情况,《贵州日报》等多家媒体都作过专门报道。同《黔僧语录》一样,也是西南地区禅林要籍之荟萃,重新点校出版,当是古籍整理的又一重要成果。

  了尘和尚是清末民初的一代著名高僧,早年曾云游大江南北,遍交名宿硕学。尤与“现代中国佛教之父”(美国学者唯慈语)杨仁山相知最深,论学最契,一生以深遽的生命体验,卓绝的宏法能力,主动配合时代的转型,谋求佛教的内部改革,开拓佛教义理与现代社会勾通的新境域,推动了现代佛学的开新与发展。其一生思想及科研智慧,多发为诗文创作,并由门人弟子汇为《了尘和尚事迹》十卷。

  《了尘和尚事迹》分赞佛、赞法、阐法、愤激诗、山居诗等类,内容主要为说法偈语,诗词韵文,兼有少量论说杂文,范围极为丰富庞杂,体例与语录大体相类,故书名又或作《了尘语录》。本书依据民国年刊本标点整理,故仍从其旧,题作《了尘和尚事迹》。

  此书大量诗作,模山范水,任运而化,空廓洒脱,奇气浩磊,吐纳自如,无所羁绊,突出表现了禅道的活泼智慧,以及与老庄融合后的特殊生命气象。同时又收入不少愤世嫉俗之作,表明出世关怀的背后,尚有强烈的世间关怀,暗与当时社会思潮相通,可视为时代的音声回响。故其诗偈词曲,非仅止宏宣禅法,有助于佛教内部改革,实亦关系到国家地方之掌故,代表一时之文化方向,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和学术思想价值。

  贵阳文通书局曾于民国五年刊行过本书,惜印数少,发行范围窄,今已搜访不易,难以满足国内外广大读者需求。故由贵州历史文献研究会组织专家学者标点整理,并收入《黔灵丛书》重新发行。同《黔僧语录》、《续黔僧语录》一样,此书也是国内古籍文献整理的一项重要成果。

  佛教对开发贵州乃至整个西南,贡献巨大,影响深远。一方面与儒、道传统文化融合,培养了一批擅长儒、道学说,兼通释氏禅理,具备很高理论思辨能力的学者,如不少僧人在诗文方面的成就,在文学史上就占有重要地位;另一方面,又以各种方式熔入地方小传统文化结构,对乡邦人才的培养和兴起,士民伦理道德观念的形成与转变,发挥了或潜或显的重要作用,特别是以节日习俗文化,建筑造像艺术影响为最大。有人说“西部沉淀着中国最多姿多彩也是最厚重的文化资本”,而僧人往往成为维系法脉的文化依托人,寺庙亦多成为读书讲学的文化传播场。贵州佛教在发展过程中虽有受地方原生文化的影响,适应普通庶民百姓的精神需要而逐渐“巫化”的现象,但从其对地方经济文化的开展及贡献来看,仍大体具备关怀一切众生的大慈悲温暖之心的特点。《黔僧语录》、《续黔僧语录》、《了尘和尚事迹》的出版,正可以更好地帮助人们认识大乘佛教及禅学,并进一步挖掘、整理、利用、转化地方文化综合体系的智慧资源,探讨、理解、诠释、阐析现代性与传统文化的关系问题。

  近年来,弘福寺在佛教传统文化的整理研究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探索。一九九五年,他们与贵州历史文献研究会合作,成立了“黔灵丛书”编纂委员会,组织黔省文史界、佛教界著名学者专家,为挖掘研究和发展贵州佛教文化,保存文献,使贵州佛教典籍传播流通海内外献计献策,搜集整理贵州佛教典籍文献及高僧语录,并结集为丛书分批出版。一九九六年六月丛书之一《黔灵山志》付梓,被堪称是我国佛教名山志书编纂的一部精品之作,中国佛教界重要文献。一九九八年八月丛书之二《锦江禅灯。黔南会灯录》出版,这两部书是西部记载禅宗传承世系及机缘语句的区域性著作,也是全国罕见的兼顾禅师学说及学派历史发展的地方性学术史要籍,无论研究西南佛教源流,抑或稽考一方文化史迹,都离不开这两部重要的僧家典籍。今天,《黔僧语录》、《续黔僧语录》、《了尘和尚事迹》又摆上了我们的文化餐桌。该三本专著,从搜访、辑录、点校、整理、编纂到出版,历时数年,受到省内外文史界、佛教界人士的关注和支持,有关人士称,如此规模的区域性文史哲综合性丛书,目前在国内尚属少见,实为贵州在世纪之交完成的一项极有价值、有意义的重要文化积累工程。

  应该特别指出的是,如同中土佛教文化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样,地方佛教也是地方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搜访、辑录、点校、整理贵州佛教典籍,结集为丛书分批出版是一件具有长久学术价值的文化积累工程,为今后相关的现代化研究课题作了基础性的资料准备,值得花费精力,认真投入,随着今后工作的开展,还可能不断扩大丛书的规模。当年陈垣先生撰《明季滇黔佛教考》,以语录入史,以诗证史,不仅发明贵州佛教史迹,而且有功于民族历史文化,即说明了佛教典籍学术价值的重要。前人将生命精神和文化精神贯注于典籍著述中,然而由于各种原因,黔僧撰作的访求历来都极为不易,即使博学如陈先生,其研究黔省佛教文化时,也常有文献难征之慨叹,此次收入《黔僧语录》出版的如“语嵩语录”,“山晖语录”等,就是《明季滇黔佛教考》未曾采及的重要典籍。文化史迹的记载,必须依赖典籍文献加以保存,否则典籍文献湮没无存、文化史迹何处可以寄放?因此,整理出版包括佛教在内的古籍,川滇黔三省与其他各省相较更显得艰难与急迫,在此基础上展开的深入扎实的高水准研究也显得特别重要。这一具有开拓性意义上的事业,将会受到文史界、佛教界以及中外有关人士的欢迎和肯定。我想,这朵灿然的高原奇葩,将会绽放得更加绚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