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研究2001年第10期

 日中两国对《观佛三昧海经》的接受及其发展

福原隆善

  一、序大乘经中,有些经典专门谈佛菩萨的三昧境界,以观佛、见佛、证得三昧为目的。对观佛、见佛、三昧等等虽有各种各样的理解,一般的看法是:观佛是观想佛身的相好、功德等的修行方法;见佛是通过观佛和称名等修行,于三昧中亲见佛身①;观佛与称名念佛等修行基本上都可使人得人念佛三昧而见佛。中国和日本的祖师们各自接受了观佛、念佛、见佛的法门,对其修行的方法有所发展。本文打算就这一方面,以隋代的三大法师、善导和日本的源信为中心做一些探讨。
  二、《观佛三昧海经》中的相好
  十卷本《观佛三昧海经》由佛陀跋陀罗于368~421年译出。从头至尾讲的都是有关观佛、见佛、念佛之事。第一卷讲了如来出世的两个理由:1、为众生说十二部经;2、为众生示现妙色身,令其见佛②。特别是关于第二个理由——妙色身——讲了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说如来之所以圆满无缺地具备这些相好,是因为前世曾修百千苦行及诸妙行、诸波罗蜜。所以,若想成就观佛、念佛、见佛法门,需对如来顶上肉髻相乃至足下的千辐轮相系念观察。关于系念方法,首先讲的就是佛的相好③。
  《观佛三昧海经》所说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与《大般若经》等许多经典所说的形式不同,没有顺序编号。而且也未将三十二相与八十随形好加以区别,只是从头至足;依次列举相好而已。对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从顶上肉髻相向下,直至足下千辐轮相,一相一相顺次观察,名为顺观;反之,从足下千辐轮相向上一一观察,名为逆观④。关于顺观和逆观,经中说:
  从一事起复想一事,想一事已复想一事,逆顺反复经十六反。 如是心相极令明利。然后住心系念一处⑤。
  提示了反复十六次进行顺观逆观,然后住心一处的方法。依此方法,一相一相地对佛全身住心观察。《观佛三昧海经》所说的观佛方法就是这样反复做顺观和逆观。
  在此,需注意的是,为什么此经将佛的身相从顶上肉髻至足下千辐轮相依次列举。以《阿含经》为首,包括很多大乘经典在内,都是从足下千辐轮相依次列举至顶上肉髻相⑥。而《观佛三昧海经》的特色是,将三十二相与八十随形好杂糅起来,并根据观佛行法的性格,从佛的面相开始观起,
  此经观相的特色是,每观一相,便一一述说所灭之罪。如说:
  如来有无量相好,一一相中,八万四千诸小相好,如是相好不及白毫少分功德。是故今日,为于来世诸恶众生,说白毫相大慧光明消恶观法⑦。
  认为眉间白毫相的功德于一切相好中最为殊胜。并说:
  若有邪见极重恶人,闻此观法具足相貌,生嗔恨心,无有是处。纵使生嗔,白毫相光亦复覆护。暂闻是除三劫罪,后身生处,生诸佛前。如是种种百千亿种,观诸光明微妙境界,不可悉说。念白毫时自然当生⑧。
  讲述了白毫观对诸恶众生、极重恶人的利益,并开示了汇总于白毫的观法。这与前面所提到的灭罪有关系。关于白毫观之灭罪,如说:
  注意不息,念白毫者,若见相好,若不得见,如是等人,除却九十六亿那由他恒河沙微尘数劫生死之罪。设复有人,但闻白毛,心不惊疑,欢喜信受,此人亦除却八十亿劫生死之罪⑨。
  说的是只要但观白毫之相,无论能见到与不能见到,皆能除灭“九十六亿那由他恒河沙微尘数劫生死之罪”。又说,听人说白毫相,若能欢喜信受,也能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
  《观佛三昧海经》中除说白毫观灭罪之外,还说了观每一相之灭罪及其灭罪时间的长短之异。如前述白毫观灭罪的时间之外,还有八十亿劫、六十劫、八十劫,百劫、十劫、千劫、三十劫、二千劫、百亿八万四千劫、一亿劫、十二万亿劫、十万亿劫、亿劫、半亿劫、七亿劫、二十万亿劫、十二亿劫、十亿劫、百亿那由他恒河沙劫、八十万亿劫、百千亿劫、百千劫、五十亿劫、二十万劫、百亿那由他劫、九百万亿阿僧只劫、五百亿劫、千亿劫等等。
  三、在中国的发展
  关于《观佛三昧海经》的相好观对后世的影响,在此,特别想通过中国佛教徒来窥其—端。《观佛三昧海经》,如其名称所示,是一部讲观佛三昧的经典,它对后世的影响,可以说是再大不过了。但不可思议的是,这样一部重要经典,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日本,几乎都没有注疏,与同属观佛系统的经典《观无量寿经》的注疏之多相比,简直大相径庭。若说是因为十卷的《观佛三昧海经》比一卷的《观无量寿经》卷帙浩大,那也不成其为理由,因为像《华严经》、《涅盘经》这样长达数十卷之多的经典也都有注疏。所以此事很是不可思议。
  这样有影响的经典为什么几乎是没有注疏呢?
  在中国虽没有发现直接的注疏,但此经在中国是广为人知的。特别是把理论为主的佛教转化为实践为主的佛教的隋代三大法师,对此经犹为注目。
  首先,净影寺慧远(523—592)在《观无量寿经义疏》中称此经是以观佛三昧为宗,并说:
  无量寿者,是所观佛。观佛有二。一真身观,二应身观。观佛平等法门之身,是真身观。观佛如来共世间身,名应身观〔10〕。
  说观佛有真身观和应身观,观佛的平等法身是真身观,观佛的共世间身是应身观。其中,关于应身观,引《观佛三昧海经》说:
  其应身观,如彼《观佛三昧经》,取佛形相,系想思察,名应身观。此佛应身,随化现形,相别彼此,不得一种。应身现中有始有终。闻菩萨藏,知十方界有无量佛,系想思察,令心分了。以如是等粗净信见,名之为始。以大神通,亲往礼觐,或复往生,面睹供养,名真实见。此以为终。真身观中,亦有始终。闻菩萨藏,知佛法身,系心思察,粗净信见,名之为始。息除妄想,内觉相应,说以为终。今此所论,是应身中粗净信观矣〔11〕
  表明这是系念佛之相好的行法。又引《观佛三昧海经》说:
  应身观中有通有别,如彼观佛三昧经说,取佛相而为观察,定无彼此,名之为通,观察弥勒、阿閦佛等,说以为别。今此所论是其别观。别观西方无量寿佛〔12〕
  说明应身观中,泛观佛之相好是通观之法,观弥勒和阿閦佛等是别观之法,表明观念阿弥陀佛的相好是应身观中的别观之法。
  天台顗(538—597)在《摩诃止观》中把一心三观和一念三千作为观心止观,并讲了四种三昧以为具体观法。四种三昧的每一种观法都是以佛为对象的〔13〕。即通过观佛而悟三谛之理。《法华文句》从《观无量寿经》和《观佛三昧海经》等中举出白毫观,揭示了独自的观法。即:
  次明佛放光瑞,即表应机说教,破惑除疑。白毫具种种功德。《观佛海三昧经》云,佛初生时,牵长五尺,苦行时长一丈四尺,得佛时长一丈五尺。其毫中表俱空,如白琉璃筒,内外清净,从初发心,中间行行种种相貌,乃至入涅盘,一切功德皆现毫中。毫在二眉之间,即表中道常也〔14〕
  表示佛的白毫相在二眉之间,代表中道。此即白毫观代表中道观之义。接下来又说:
  其相柔软,表乐。卷舒自在,表我。白即表净。放光破暗,表中道生智慧。光照此土他土,表自觉觉他。复次,二乘虽达二谛,不知中道。如有二眉而无白毫。别教虽知三谛。不能毫中具一切法。当知,从初至后,法界中事悉现毫内者,即表圆教之意〔15〕
  表明二乘虽明二谛,但不知中道;别教虽知三谛,但不知白毫中具足一切法;唯有圆教才通达“法界中的一切都现于白毫中”的道理。这是通过白毫相来强调法华圆教观法的卓越之处。
  嘉祥寺吉藏(549—623)在《法华义疏》中说:
  尔时者放光时也。佛者放光人也。眉间者放光处也。下不以足,上不以顶,眉间放光者,表一乘是中道法也。白毫者表理,显明称白。教无纤隐为毫。 《智度论》出小乘人解白毫相云,舒之即长五尺,卷之即如旋螺。《观佛三昧经》云,为太子时长五尺,树下时长一丈四尺五寸,成道时一丈五尺,舒之表里有清彻白净光明。置之便失净光,而卷缩在两眉之间。经或言右旋宛转如日正中,或言如天白宝。光明者正放光也。表平等大慧智炬将晖,故身光前曜。光有二义,一能显物,喻此经显一乘之理;二乘灭暗,表此经能灭二乘之惑〔16〕
  说佛放眉间光代表一乘中道之义,与智顗见解相同。但吉藏又根据《观佛三昧海经》说,白毫所放之光,有显一乘之理和灭二乘之惑的功效。对此,《法华游意》中说:
  欲说中道法故说此经。问:何以知欲说中道耶?答:二周说。初皆放眉间白毫光明,上不以顶,下不以足。放眉间光明者,表二周之说皆明中道法也。初周明一道清净。一道清净即是中道。第二周明一法身。一法身亦是中道〔17〕。
  讲的是有开显“一道清净”和“一法身”的“二周”说。
  如上所示,隋代的三大法师都举了觉悟自身佛性的观佛方法,特别是举了白毫观法。但是,唐代的善导(613—681)在继承这些观法的同时,又开示了完全不同的观佛方法。即善导在《观无量寿经疏》开头中表明,此经是以明念佛三昧和观佛三昧为宗的经典〔18〕。而《观念法门》所明,则来于《观无量寿经》和《观佛三昧海经》的观佛方法〔19〕,如说:
  如是上下,依前十六遍观,然后往心向眉间白毫,极须促心令正。更不得杂乱,即失定心,三昧难咸。应知〔20〕。
  可知它讲的不是缘于观佛的观念成就,而是却除心中杂乱的观佛。
  四、在日本的发展
  在日本净土教史上,揭示依色相观念佛的惠心僧都源信(942—1017)的《往生要集》中,讲了别相观、总相观、杂略观的观相念佛〔21〕。它是以《观佛三昧海经》和《观无量寿经》为中心来揭示念佛的,特别是别相观受《观佛三昧海经》的影响很显著。别相观中,把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从顶上至足下排定顺序,共有四十二相。对此,源信说:
  是诸相好,行相利益,废立等事,诸文不同。然今三十二略相多依《大般若》。广相随好及诸利益,依《观佛经》〔22〕
  因此,我对《大般若经》所说之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与《往生要集》所说之四十二相的异同做了调查。其结果显示, 《往生要集》的四十二相中,到二十八相为止,与《大般若经》的三十二相一致,有四相与八十随形好一致。就是说弄清了四十二相中的三十二相与《大般若经》的相好一致,剩下的十相缘于《大般若经》以外的经典。对剩下的十相做调查时,判明了它们皆源于《观佛三昧海经》所说。不过,源信在撰述《往生要集》的第二年即宽和二年(986)所著的《要法文》中也列举了三十二相,与《大般若经》的三十二相一致,与《往生要集》其余的十相不一致〔23〕。与《观佛三昧海经》一致的其余十相是:①发际五千光;②舌下有二宝珠;③咽喉如琉璃筒状;④颈出圆光;⑤颈出二光;⑥欠瓮骨满相;⑦胸中卍字;⑧心相如红莲华;⑨如来之身生八万四千毛;⑩足下及跟各生一华。为什么增加了这十相,原因不明。
  小 结
  以上对《观佛三昧海经》的特色及其在中国和日本的被接受和发展的情况做了概观。在中国,隋代的三大法师们的观佛方法多少有所不同,慧远于真身观和应身观中,特于应身观举出观佛相好的通别观法,以求与佛一体之观能观念成就;智额与吉藏则求与中道实相之理的一体之观能观念成就。善导虽亦举出了汇聚于白毫一相的观法,但这是为了获得定心,而不是求观念成就。日本的源信以《观佛三昧海经》为中心,举出三种观法,再次讲观念成就。而后世的法然认为,源信述《往生要集》之本意并不在于讲什么三种观法,而在于揭示紧接其后所述的称名念佛法门。他虽依善导和源信之劝,把白毫作为阿弥陀佛的别德而加以举扬,但其主要功绩是揭示了称念万德洪名——内证外用功德所归的总德——本愿念佛法门。

  注释
  ①大南龙升“三昧经典における见佛と观佛” (《印度学佛教学研究》,以下简称《印佛研》23—2)。
  ②③《大正新修大藏经》(以下《大正》)册15。
  ④《大正》册15、648下。
  ⑤《大正》册15、649上。
  ⑥《中阿含经》中之《三十二相经》(《大正》册1、493下),《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大正》册8、926上)等。
  ⑦《大正》册15、655中。参考拙稿“佛典における白毫相”,《印佛研》40—1。
  ⑧《大正》册15、655中—下。
  ⑨《大正》册15、655中。
  〔10〕《净土宗全书》 (以下简称《净全》)5、171—上。
  〔11〕《净全》册5、171上—下。
  〔12〕《净全》册5、171下。
  〔13〕《大正》册46、11上以下。
  〔14〕《大正》册34、29上。
  〔15〕《大正》册34、29上—中。
  〔16〕《大正》册34、470中—下。
  〔17〕《大正》册34、635下。
  〔18〕《净全》册2、3下。
  〔19〕《净全》册4、222上。
  〔20〕《净全》册4、223下。
  〔21〕《净全》册15、79上以下。
  〔22〕《净全》册15、83下。
  〔23〕《大日本佛教全书》册32、377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