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研究1997年第6期   第320页

 有特色的《白马寺志·龙门石窟志》

黄夏年

  中国是一个有悠久历史的国家,也是一个重视记述历史的国家。几千年来,自从文字被发明以后,以吏作书,以史为鉴,一直是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我国保存了浩瀚的古籍,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一直是我们视以引为的骄傲。盛世修志,是我国历代文化的又一个传统。近年来全国各地曾经掀起过大大小小的修志高潮,大到省志、市志、县志,小到寺志、家谱等等,令人目不暇接。由洛阳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的《洛阳市志》第 15卷《白马寺志·龙门石窟志》(以下简称《寺志·窟志》),则是众多的地方志中引入注目的一本。
  洛阳被称为“九朝古都”(如果加上商、周二代也可称为十一朝古都)。洛水在这里静静地流淌,远处是青翠的邙山,好水好山孕育出一代又一代的豪杰墨客。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曾经值得在中国历史上大书特书的有二件大事。一件是2000年前汉朝的统治者就看中了这块龙凤宝地,强大的汉朝盛世,不仅以国力和军事在世界称鼎,而且还在这里把中国文化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另一件大事是公元68年汉明帝在这里夜梦金人,遣使求法,使佛教传入中国,改变了中国传统宗教的结构……。
  《寺志·窟志》是与中国佛教有关的一本地方志,其所记载的白马寺和龙门石窟则又是中国佛教里两颗璀灿的明珠。汉明帝夜梦金人,遣使求法的事,虽然不能全信,但佛教的的确确就是在汉代大一统的盛势下请进来的。汉明帝为灰尘尚未洗去的西国僧人建造了寺院,并以那匹驮着佛经的白马之名来命名了寺名,从此开创了中国佛教的新纪元。所以白马寺作为中国佛教的“释源”或祖庭,一直受到了历代佛教徒的崇奉,寺内至今保存的众多的有价值的文物和碑刻铭文,就说明了这一点。6世纪时居住在漠北草原的鲜卑族拓跋氏以开放的心态接受了佛教,入主中原以后,开凿了举世闻名的龙门石窟。唐代洛阳被朝廷定为东都,皇帝太子,六宫大臣都到此游幸,对龙门石窟的建造活动,无疑产生过重要的影响,使之成为中国佛教石窟史上最辉煌的时期!足以体现盛唐气象的奉先寺卢舍那大佛像,至今虽然略有损毁,仍不失为一代巨制。
  由此可见,这本《寺志·窟志》决不是一本平常的地方志,它实际上反映的是中国佛教古老的历史和辉煌的时代之记录,所以我们不得不对它要加以侧视注目了。翻阅《寺志·窟志》,我感受到它有非常明显的如下特点。
  第一,介绍系统 以《白马寺志》为例,作为中国佛教的创始地,白马寺的地位是不能动撼的。佛门里有各种宗派,每个宗派都有自己的祖庭,但是再往上溯。源头就在白马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在历史的进程中也经常被搞的支离破碎。虽然历朝统治者都亲自或派人到此凭吊追谥,但也不能挽回它的与日俱衰的命运。唐代张继曾经因写下了脍炙众口的《夜泊寒山寺》而享誉后世,但他却为白马寺写下了“白马驼经事已空,断碑残刹见遗宗。萧萧茅屋秋风起,一夜雨声羁思浓。”的使人感伤的诗文,读后使人感到忧戚心寒。到了本世纪40年代末,白马寺已经成为伤兵医院和驻军遛马的地方。“文革”期间,寺里的佛像和藏经大部被毁,直到70年代以后,白马寺才得到了重新修整,党和政府从北京故宫调来了大批文物充实寺内,又多次拨款加以修缮,如今的白马寺已经极具规模,大殿金碧辉煌,佛像庄严,道场清静,各项设施基本齐全,正以焕然一新的面貌迎接海内外的香客和游人。编纂寺志的作者,在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后,爬梳理董,全面如实地介绍了白马寺的沿革,对历代僧人又作出了翔实的考证,等等,实事求是地指出了它的盛衰消长的全部过程,以及近现代的巨变,使我们对整个白马寺的情况有了一个较为清晰地认识。
  第二,资料丰富 佛教寺志的撰写,必将有关的材料附出,《寺志·窟志》的撰写,也遵循了这条原则。翻开此书,可以看到,它不光是援引和分析了不少基本的史料,而且还附录了相当一部分原始材料。特别值得指出的是,这些资料都是在近年考古发掘所得或者是近年来颁布的一些新的历史资料。如《龙川和尚舍利塔记》、《宗密圆融大师塔铭》等,及洛阳市人民政府发布的各种布告和龙门研究的著述、论文目录,学术会议综述等等,这些最新资料不仅反映了白马寺和龙门古窟的新貌,也为后来治史的人留下了可依可寻的史料,也避免了人们在做当代研究工作中为找资料所碰到的尴尬。书中对过去已有的一些碑碣石刻、题记塔铭做了现代汉语标点,这对正确阅读和理解,无不有裨益的作用。
  三、图文并茂 白马寺和龙门石窟斐声海内外,其保存的各种文物和资料,不仅是历史研究的基础资料,而且也是中国佛教中国文化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物和珍贵的文化遗产。龙门石窟中有百分之六十的石窟就是雕造于唐代,著名的宾阳南洞、宾阳北洞、奉先寺洞、万佛洞、极南洞等都是唐代佛教石窟的典型之作。到唐代武周时期,在龙门石窟又雕出了举世闻名的龙门卢舍那佛。唐高宗发愿凿刻这尊高17.4米,头高4米,耳长 1.9米,面相圆满,头顶高髻,波状发纹的大佛,本意是追悼死去的父王唐太宗,但是这尊高大的佛像刻造的太成功了,以致人们忘记了他的真正目的,对这尊佛像的本身就给予了中国佛教艺术史上最高的评价。古人云:“相好希有,容颜无匹。大悲,如日如月。瞻容垢尽,大慈祈诚愿毕。正教东流,七百余载。佛龛功德,唯此为最。”今人则认为他是“中国佛像最典范的作品,而且是人类艺术宝库最闪光夺目的瑰宝之一”。《寺志·窟志》的作者将这些珍贵的佛像、碑刻、铭文拍成图片放在书中,与文字相互对照,使我们能更好地全面地了解丰富的洛阳佛教文化,将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有机地统一起来。
  洛阳我去过多次,白马寺和龙门石窟也曾经参观过,但我不能说对它们了解,我是读了这本《寺志·窟志》后才可说略知一二。因之愿意书之出来,博读者一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