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5年第4期 (总第78期)第60页

璀璨的黄金岁月

——写给我的同龄女性

梁丹丰

   “有何不可?”终于成为五十岁后,我经常用以激励自己、鼓励别人的说词,对惆怅青春不再,惘然坐守空巢,想再续大梦,追寻信心的女性朋友确能产生相当的正面作用,一面知命认命地衡忖既往,一面开发潜能,打开桎梏迎向一片天!
   二十年前,我曾写出“五十大乐”的短文:
   “今年三月过生日,真高兴我已五十!
   “现在回想,二十岁的青春太匆忙!三十岁的挣扎太辛苦!四十岁虽然历练得比较成熟,但仍未臻“通达”之境!好不容易等到五十岁!哈!哈!我可从迷宫中转出来啦!
   “五十岁!我享受三副眼镜!我可以选择看远、看近,还是看中间,不需被迫‘一目了然’,不必 ‘太清楚’地看世界!
   "五十岁,口味慢慢清淡,不必美食争逐,脱离了口腹之‘患’。不计较形成外观,不必为服饰伤脑筋,当然更不必随波逐流,被所谓‘流行’驱策……。体力精神的当然不充沛,反而成了自然的调节,避免了滥用体力的危机……。加上睡眠怎么也长不了,可以好好运用的时间反而更多啦!
   “五十岁,我清楚记得‘过去’,好在对别人没有亏欠,对自己不曾纵容!没有虚掷时间,不敢蹉跎岁月,此刻想来;真高兴自己能执着选择的目标!也确信今后,必定仍能有原则地迈进!
   “到了五十!已挣得‘拒绝’的资格!我可以说心中之话,肯定工作价值、生命意义的诠释,没有疑虑、惊惧,不必多所顾忌……。我高兴得到宽阔自在的超然之乐!
   “我心中如此澄明,如此无碍!揽镜自照,尽管两鬓始斑,我还有很多动力和时间…… 。用以追求理想、追求我认定的快乐,贡献心得,贡献关怀…… 。又有何不可?……。”
   “有何不可?”终于成为五十岁后,我经常用以激励自己、鼓励别人的说词,对惆怅青春不再,惘然坐守空巢,想再续大梦,追寻信心的女性朋友确能产生相当的正面作用,一面知命认命地衡忖既往,一面开发潜能,打开桎梏迎向一片天!换个角度才恍悟,二十年间,就可以抚触多少崭新的亮丽!欣赏许多变换轨道的灿烂星光……
   上周有一个人间经典的讲座,报告行将结束援例就有答问,有位容貌睿智的女士抢先举手,希望知道我在五十岁时的心境转折和生涯规划:
   “我以往曾听你演讲,深深记得你给大家的启发,其后我固然努力担当责任完成天职,却不时思索‘剥落’的艺术和‘脱茧’而出的契机。从而探索理想的路向,为未来作积极的准备……。”
   她显然有备而来,此际有感而发伸出了五指!“因为今年,我已五十岁!”
   勇敢地说出自己的年龄有些腼腆,但已契合我一向主张的坦率怡然!只要走得磊落、走到心安理得,又何必抹煞别饶深意的岁月恩惠?
   她的坦荡也掀开我的,我立刻决定同样回报:
   “已五十了?!那太好啦!这是我心目中最可贵的‘黄金年龄’、生命中最美好的重要时段!肩上荷负开始轻!‘黄金实力’亦烧炼成就,器识襟魄已形成,体力精神最颠峰!无论可见如生命韧度、生活硬度,可感如心灵的充实丰盈、温情与厚爱,都已宽朗关照、圆融历练……。
   “到了此时,理性感性兼容并进,是最能观前顾后,高瞻远瞩去续大梦、作有效取舍、收获增益的良机!难得你已孤、离、剥、落找答案,勇往直前,又有何不可?”
   看她的笑脸已饱满如月!倏忽忆起二十年前两位朋友,分别在年届四十和五十“芳龄”的生日宴中痛哭失声!轮到我时被问是否也将挥泪以度?我反而大笑着写出一篇‘五十大乐’!这篇文字见报后引起‘哀乐中年’的响应。有的愕然,有的同感。信心卓绝的我们,乃毅然走入期待已久的那片天!
   想到这里,我很快浓缩意思加以回答,一来一往,使她笑得泪眼盈盈、容光焕然!话语间一面祝福她善于把握时机,好好珍惜,也由衷羡慕她这现在“才”五十,何等“年轻”来着!
   只是,当被问及当初那篇文字的全貌,刊载出来是什么时候?我才猛一惊觉,这竟是二十年前的旧事,除了约略记得似曾影印该文响应读者的需索,居然想不起自己在这后来的二十年间都做了什么?留下什么?回到家里,陷身繁杂的资料,对平日习惯完成的工作加以检讨,令尘封脑后的我来说,与其损耗有限的时空资源去享受回味,不如找个新的冲刺目标全力以赴!数十年熬炼得来不易,任凭时间空然度过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样地只顾向前冲锋,累积推陈于今,已无力再作翻阅,此番“被迫”检视回顾,二十年时空已逝!即使粗略一看,也有令自己吃惊的“足迹”———在地图的点线面间有“勇者能进也能退”的撒哈拉大漠险阻,有寸断肝肠的“中国大地”之行,有令人黯然的东欧之旅,有拋却腿伤撑架,强登而去的西伯利亚大铁道!也有真正南国春光一般的斐济、大溪地,此外,极地的沿岸群岛、格陵兰、冰岛等的荒原僻疆也在五十岁后到过,加上生死一线的电击心脏,被迫放弃心爱的教学工作等煎熬……。一切都使画箧堆得更高也更满!画展多了百余场,“新书”多了三十一册…… 这都得自五十岁以后不肯放弃的“黄金岁月”!不觉挨到六十岁:始终抱着纸笔的我已这样写:
   “年轻时两手空空!看别人什么都有,只好拼命去寻找!到了现在仍拼命!努力收获努力丢!得到时丰美,拋开只一笑!否则,要自满得爆炸了!”
   于今五十我终于看见,在有限的人生竞逐中,我一直输给别人!在没有地图的长旅上,我该已赢过自己!
  (本文作者是台湾的一位画家和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