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5年第4期 (总第78期)第41页

佛门用语篇(续)

知 客

  打斋
   于寺院举行法会时,信徒出资斋请与会大众,广结众缘,称为打斋。
  打七
   “打”,举行的意思。打七,指于七日中克期求证的修行。
   若于七日中专修念佛法门者,称为打佛七,略称佛七;专修禅宗法门者,称为打禅七,略称禅七。此外,亦有专念观世音圣号的观音七。
  打板
   又作打版。丛林中,于斋食、开浴、普请、上堂等集会时,敲击木板,发出声响,以告示众人,称为打板。
  正法、像法、末法
   佛陀入灭后,依其教法之发展状况,可分为正法、像法、末法三个时期。
   正法:如来灭后,教法住世,依教法修行,即能证果,称为正法。
   像法:虽有教法与修行者,多不能证果。
   末法:正法灭绝之意,指佛法衰颓的时代。即佛陀灭度后,教法垂世,人虽有秉教,而不能修行证果,称为末法。末法之世即称为末世。
  加持
   加被任持。
  功德
   意指功能福德。也就是行善所获得的果报。《大乘义章》卷九: “言功德,功谓功能,善有资润福利之功,故名为功;此功是其善行家德,名为功德。” 
  合掌
   合掌,又作合十,意指合十法界于一心。是印度自古所行的礼法,即合并两掌,集中心思而表达恭敬的意思。
  因果
   因果,指原因与结果,亦即因果律,是佛教教义体系中,用来说明世界一切关系的基本理论。一切诸法的形成,互为因果,因为能生,果为所生。我们身、口、意种种行为的造作,若是善业,就成为善因,可得到善的果报;若是恶业,就会成为恶因,得到恶的果报,此名因果报应。
  因缘
   因,指引生结果的直接原因。缘,指由外来相助的间接原因。如一朵盛开的花,其种子就是 “因”,使种子发芽、成长到开花所不可或缺的水分、阳光、土壤等,就是 “缘”。
  安座
   即安置佛像。
  行脚
   又作游方、游行。谓僧侣无一定的居所,或为寻访名师,或为自我修持,或为教化他人而广游四方。游方之僧,即称为行脚僧,与禅宗参禅学道的云水同义。
  托钵
   又作持钵、捧钵、乞食。即持钵游行街市,以化缘乞食。这是印度僧人为资养色身所作的行仪。
   在禅林中,亦称托钵为 “罗斋”。又粥饭之时,擎钵而赴僧堂,亦称托钵。
  回向
   以自己所修的善根功德回向饶益众生,并使自己趋入菩提涅槃。
  有情
   旧译为众生,即生存者之意。指人类、诸天、饿鬼、畜生、阿修罗等有情识的生物。其他如草木金石、山河大地等,则称无情。
  佛性
   又作如来性、觉性。指成佛的可能性、因性、种子,为如来藏的异名。据《北本涅槃经》卷七载,一切众生悉有佛性,然凡夫因烦恼覆盖而无法彰显;若能断尽烦恼,即可证悟成佛。
  戒腊
   夏腊。指僧侣受具足戒以后的年数。
  告假
   请假。佛弟子于外出前,至佛殿礼佛三拜,向佛菩萨告白,意谓自己将要外出。
   如子女出门敬告父母,即是告假的意思。反之,则称为销假。
  伽蓝
   伽蓝,是梵语僧伽蓝摩、僧伽蓝的略称。又称僧园、僧院。原指僧众所居住的园林,然一般用以称僧侣所居住的寺院、堂舍。一所伽蓝须具备七种建筑物,如佛殿、法堂、禅堂、库房、山门、西净(厕所)、浴室等七堂,故又称七堂伽蓝。
  延寿堂
   即如意寮。丛林中,病僧用来养病、休养的地方。因为含有祈求延长色身寿命而延续法身慧命的意思,所以称为延寿堂。又称为 “省行堂”,取其 “省察行苦,以兴悲智”之意。
  巡寮
   到寺院中的各单位去巡视,称为巡寮。巡寮也有巡山的意思,这是为认识环境、人事等。过去丛林巡寮,相当于拜访各寺众,让大众知道寺中住有此人。巡寮有二:公众巡寮,即各单位的巡示告众;私人巡寮,即新戒比丘、比丘尼,至其师父及诸长老处销假、顶礼。
   在古代丛林,巡寮是指住持巡视山内诸寮,以谘问老病,点检寮房的缺乏等。其缘起是:佛陀在世时尝以五事而五日一次巡视僧房:恐怕弟子着于有为事;恐怕弟子着于俗论;恐怕弟子着于睡眠;为探问病僧;令年少比丘见到佛陀的威仪庠序,心生欢喜。
  供养
   又作供施、供给、打供。意指供食物、衣服等予佛法僧三宝、师长、父母、亡者等。
  招提
   寺院的别称。源于北魏太武帝于始光元年(424)造立伽蓝,称为招提,世人遂以招提为寺院的别称。
   招提原为梵语音译之略,意译为四方、四方僧、四方僧房。为四方来集的各方众僧均可止宿的客舍。
  受戒
   指通过一定的仪式,领受佛陀所制定的戒法。也就是遵守教团规定的行为。
  常住
   指寺院。《行事钞》随戒释篇云: “众僧舍宇、什物、树木、田园、仆畜、米麦等物,但得受用,不通分卖,为常住也。”《释氏要览》云: “即今十方住持寺院是也。”今佛弟子于寺院受戒,则可称该寺院为受戒者的 “受戒常住”或 “戒常住”。
  威仪
   威严的态度。谓起居动作皆有威德有仪则。即习称之行、住、坐、卧四威仪。
   一个修道者的风姿,在举止言谈中皆可表露无遗,走路时,要如风一样迅速无声,不弯曲,直走;坐下来时,要如钟一样平稳、庄严;站立的时候,要如松树般笔直;睡觉时,睡姿要以吉祥式的右胁而卧,像把弓。
  法堂
   七堂伽蓝之一,乃禅林演布大法的地方。位于佛殿的后方,方丈的前方。相当于讲堂,而 “讲”通于 “讲教”,在禅宗,为别于他宗,且示其教外别传的宗旨,所以特称为法堂。
  法语
   佛陀的教说。后世禅家则专指诸祖的教示与禅师开示的机语为法语。
  法会
   佛教的仪式之一。为供佛施僧及讲说佛法等所举行的集会,又称法事、佛事、法要。
   法会的仪式每每依其性质而有不同,一般的进行方式:庄严道场,于佛前献上香、花、灯、烛、四果等,并行表白、愿文、讽诵经赞等。
  盂兰盆会
   盂兰盆会是汉语系佛教教区据《盂兰盆经》,于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举行超度历代考妣宗亲的佛教仪式。
   据《盂兰盆经》载:佛弟子目连以天眼通见其母投生饿鬼道,皮骨相连,日夜受苦,于是以盆盛饭往饷其母,然其母以恶业受报之故,饭食皆变为火炎。目连为拯救其脱离此苦,于是向佛陀请示解救的方法。佛陀乃指示目连于七月十五日众僧夏安居结束日,以百味饮食置于盆中,供养三宝,仗此功德,得使七世父母脱离饿鬼之苦,生人天中,享受福乐。后世遂于七月十五日举行盂兰盆法会,斋僧供佛,沿习成例。
  食存五观
   在佛门中,学道者吃饭时,要观想:
   计功多少,量彼来处:面对供养,要算算自己做了多少功德,并思量粒米维艰,来处不易。
   忖己德行,全缺应供:藉着受食来反省自己,想想自己的德行受得起如此供养吗?
   防心离过,贪等为宗:谨防心念,远离过失,对所受的食物,美味的不起贪念,中味的不起痴心,下等的不起瞋心。
   正事良药,为疗形枯:将所受的食物,当作疗养身心饥渴的良药。
   为成道业,故受此食:要藉假修真,不食容易饥饿,体衰多病,难成道业;但是如果贪多,也容易产生各种疾病。所以必须饮食适量才能资身修道。
   吃一顿饭要把它与佛法结合在一起,能如此,即使硬如钢铁的食物也能消化;反之,就是滴水也难以消化。因此,佛门中过堂有一语: “五观若明金易化,三心未了水难消。” 
  施食
   将饮食布施给他人的意思。施食有许多功德,如《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载,奉施饮食得十种功德:得命;得色;得力;得安稳无碍辩;得无所畏;无诸懈怠,为众敬仰;众人爱乐;具大福报;命终生天;速证涅槃。此外,以饿鬼为对象的施食仪式,称为施饿鬼、施食会。
  祈愿
   又作祈祷。仰求佛菩萨的冥助,以祈得消灾增福的意思。
  持午
   即过午不食。
  客堂
   寺院中接待客人地方。
  剃度
   即归依佛门,落发出家。
  娑婆世界
   “娑婆”,梵语音译。意译 “堪忍”。为释迦牟尼佛教化的世界。此界众生安于十恶,堪于忍受诸苦恼而不肯出离,为三恶五趣杂会之所。
  修行
   谓从事自利利他、弘法利生、传教传法、清净和合、随缘自在、伦理纲常、勤劳自给、合理净化、正命正知、正信正业等生活。
  参话头
   公案中大多是有一个字或一句话供学人参究之用,称为 “话头”。如问: “狗子还有佛性也无?”答: “无。”此 “无”字即是话头。参禅时,在公案的话头下工夫,称为参话头。
  参禅
   禅家透过参究而悟入禅境。
  挂单
   “单”,即单位,指僧堂内各人的座位,各单前长六尺、宽三尺的空间,亦即各人坐卧、饮食的座席。在丛林中,单即代表 “人”。挂单是指到寺院投宿,若人已额满而不接受云水僧挂单,称为 “止单”。自己左右两邻的单位,称 “邻单”。辞别寺院而他去,称 “起单”或 “抽单”。僧众挂单后,日久知其行履确可共住者,即送入禅堂,称 “安单”。拜访他人的住处,称 “看单”。若犯戒被摈出门,称 “迁单”。
   偷偷的离开常住,称 “溜单”。提供僧众住宿额满,称 “满单”。无限制接引僧众投宿,称 “海单”。安排僧众住宿,称 “送单”或 “进单”。
  单银
   丛林中,每月发予住众零用款项,称为 “单银”。
  问讯
   敬礼法之一。即向师长、尊上合掌曲躬而请问其起居安否。《大智度论》卷十载有二种问讯法:若言是否少恼少患,称为问讯身;若言安乐否,称为问讯心。至后世的问讯,仅为合掌低头。
   一般所行的问讯法,是以两手相属,曲腰至膝,操手下去,结手印上来,两手拱齐眉,再合掌至胸前。我国佛教徒多于拜佛将结束时,以问讯作结。
  顶礼
   即两膝、两肘及头着地,以头顶敬礼,承接所礼者双足。向佛陀圣像行礼,舒二掌过额、承空,以示接佛足。又称头顶礼敬、头面礼足、头面礼。
  梵行
   为僧俗二众所修的清净行为。因梵天为断淫欲、离淫欲者,故称梵行;反之,行淫欲之法,即称非梵行。
   在佛教中,以不淫,受持诸戒,称为梵行。经典中则以行八正道、慈悲喜舍等四无量心为梵行。
  荼毘
   即火葬之意。举行荼毘的火葬场则称为荼毘所。火葬法于佛陀以前即行于印度,原为僧人死后处理尸体的方法,佛教东传后,中国、日本亦多用之。
  超荐
   又称超度。佛教中,为救度亡灵,使其超脱苦难,为亡者诵经拜忏,谓之超荐。
  净房
   寺院道场中,对厕所的通称。
  结夏安居
   安居又作夏安居、雨安居、坐夏、夏坐、结夏、九旬禁足、结制安居。
   在印度,夏季的雨季长达三个月,佛陀乃订定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为安居之期,在此期间,出家众禁止外出,聚居一处精进修行,称为安居。这是雨季期间草木、虫蚁繁殖最多,恐外出时误蹈,伤害生灵,而遭世人讥嫌,因此禁止外出。
   安居一般在夏季举行,也有于十月十六日至次年元月十五日举行者,称为结冬安居。安居的地点不一定,小屋、树下、山窟、聚落等处皆可,不过,不可在危险、没有救护的地方安居。
   安居的首日,称为结夏;圆满结束之日称为解夏、过夏。安居旨在严禁无故外出,以防离心散乱,因此是一种自修自度的观照功夫,是养深积厚,是自我沈潜的修行。今之一般佛学院的生活便是夏安居、冬安居。
  结跏趺坐
   坐法之一。即互交二足,将右脚盘放于左脚上,左脚盘放于右腿上的坐姿。在诸坐法之中,以此坐法为最安稳而不易疲倦。
   又称交一足为半跏趺坐、半跏坐;交二足为全跏趺坐、大坐、莲花坐,此为圆满安坐之相,诸佛皆依此而坐,故又称如来坐、佛坐。
  结缘
   意指彼此结交善缘。一般为造立寺塔、刻印经书而喜舍财物称为结缘;又人与人之间,以欢喜心相见,而互相招呼,亦称结缘;或于大众中,共同听闻佛法,彼此以结法缘,亦称结缘。
  菩提
   广义而言,乃断绝世间烦恼而成就涅槃的智慧。即佛、缘觉、声闻各于其果所得的觉智。此三种菩提中,以佛的菩提为无上究竟,所以称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译作无上正等正觉、无上菩提。
   冀求无上菩提的心,称作无上菩提心或菩提心;佛成道的处所,称为菩提道场,其道场之树称为菩提树。
  开静
   开觉静睡。指寺院晨朝鸣板,催促僧众起床。
   开放静虑。指禅者停止坐禅,或于课诵、粥饭、听讲、普请时,听许散动,相对于止静。
  开光
   即新佛菩萨像、佛菩萨画完成,欲供养于佛堂时,所举行替佛菩萨像开眼的仪式。其实,佛菩萨是不需要众生为他开光的,重要的是众生心眼要开。
  开示
   佛门中,和尚、大德为弟子及信众说法,称为开示。
   历代祖师大德为教育、启发徒众及行者,每于殿堂或禅堂为大众说法,有时讲说经论,有时仅简单一、二句话,目的皆为使大众明了法意,依之修行,如语录、公案等皆是。
   及至今日,开示已迈向大型的讲演,语言也趋于通俗化、大众化,着重在佛法与生活的融和,以接引广大信众为主,因此地点或在体育馆、文化中心,乃至电视、卫星传播。
  发心
   指发愿求无上菩提之心。亦即发起求解脱苦难,往生净土或成佛的愿望。又作初发意、新发心。为发菩提心的略称。
   菩提心是一切诸佛成佛的种子,长养净法的良因,发此心,勤行精进,可速证无上菩提。发心如发大智心,以智慧广求一切法,普令众生皆得法喜之乐;发大悲心,慈愍一切众生,为免其轮回生死之苦,誓愿救拔;发大愿心,依四弘誓愿,发成就无上菩提之心。
  圆顶
   完成剃发而现出家之相,这是象征出离烦恼之相。
  经行
   指在花园、山林、水边、道路等处行走。
   通常在饭后、疲倦时,或者坐禅昏沈瞌睡时,就起而经行,这是一种调剂身心的修行方式。
   据《四分律》载,经行可得五种利益:能堪远行;能静思惟;少病;消化食物;于定中得以久住。
  过堂
   僧众上斋堂用食之意。又僧众入斋堂进食,不贪不着,是为过堂。
  业障
   谓众生于身、口、意所造作的恶业能蔽障正道,故称业障。
  禁语
   禁止自己说话。禁语在于收摄口业,反观自心,故于禅堂参禅时,则须先禁语,藉由禁语来约束身心,以达清净自在。
  福田
   凡敬侍佛、僧、父母、悲苦者,皆可得福德、功德,犹如农人耕田,能有收获,故以田为喻,则佛、僧、父母、悲苦者,即称为福田。
   《正法念处经》、《大方便佛报恩经》载,佛为大福田、最胜福田,父母为三界内的最胜福田。《大智度论》云:受恭敬的佛法僧等,称为敬田;受报答的父母及师长,称为恩田;受怜悯的贫者及病者,称为悲田。以上三者,合称三福田。
  说法
   即宣说佛法,以化导利益众生。
  寮房
   修道者在寺院中所居住的房间,称为寮房。
  轮回
   众生由惑业之因(贪、瞋、痴),而招感三界、六道的生死轮转,恰如车轮的回转,永无止尽,故称轮回。
   欲灭六道轮回的痛苦,必先斩断其贪瞋痴三毒的苦因,此三毒如种子之能生芽,所以众生流转三有(欲界、色界、无色界)不得出离,若断灭我执及三毒,则诸苦亦断。
  龙华三会
   弥勒菩萨于龙华树下成道的三会说法。又称龙华会、弥勒三会,略称龙华。乃指佛陀入灭后五十七亿六千万年,弥勒菩萨自兜率天下生人间,出家学道,坐于翅头城华林园中龙华树下成正等觉,前后分三次说法。昔时于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下未曾得道者,至此会时,以上中下根之别,悉可得道。
  机缘
   机,根机;缘,因缘。众生的根机具有接受佛、菩萨等教化的因缘,称为机缘;凡说法教化皆以根机之纯熟为缘而起。
  机锋
   禅林用语,又作禅机。机,指受教法所激发而活动的心之作用,或指契合真理的关键、机宜;锋,指活用禅机的敏锐状态。意思是说禅师或禅僧与他人对机或接化学人时,常以寄寓深刻、无迹象可寻,乃至非逻辑性的言语来表现一己的境界或考验对方。
  随喜
   见他人行善,随之心生欢喜,称为随喜。《法华经·随喜功德品》载,听闻经典而随喜,次次累积,功德至大。《大智度论》则谓,随喜者的功德,胜于行善者本人。又随己所喜,亦称随喜,如布施时,富者施金帛,贫者施水草,各随所喜,皆为随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