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5期   第52页

佛教造像艺术应该先有宗教内涵

黄才良 赵广铃

  佛教造像自印度传人中国有约两千年历史,中国的佛教造像艺术源头在印度,但千百年来地在不同历史时期,吸收内地不同民族、不同地区的特异文化而大大地丰富和发展,形成了不同的佛教造像艺术风格,再现了灿烂的中华民族的宗教思想、文化趣味和艺术美感。今天保存下来的佛像,已经成为我们取之不尽的文化艺术源泉。今天,真正的中国佛像艺术家还在为这一宝库增光添色。
  我们说到中华民族的悠久文化遗产,自然会联想到佛教艺术的瑰宝,联想到遍布中国大地的佛教胜地,那里的寺庙、佛像、碑刻、匾额、楹联都是中国人的文化创造和中国文化遗产,更是对人类的文化贡献。当前特别受到重视的旅游业,其中的人文景观的游览,其实是我们对于祖先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的巡礼。世所瞩目的旅游胜地大都不能离开那些精美绝伦的佛教造像。云冈、龙门以及河西走廊甚至新疆的石窟,都是佛教雕塑艺术的博物馆。奉先寺是龙门最具代表性的唐代石窟,那座举世闻名的卢舍那大佛面容庄严典雅、表情温和亲切、目光充满睿智,尽管漫长年代中因时光的摩挲而不免有了改观,但其内在的精神和美感仍然保存下来,仍然不失为千古难易的艺术瑰宝。四川乐山举世惊叹的弥勒造像,其伟岸的身姿、隽永慈祥的仪态,任何游人一经见过,都是无以释怀的。
  从这点说,佛教造像是宗教旅游资源中最为核心的根本部分。佛像的艺术展示,已经超出了经济的效益。佛像之所以能吸引成千上万游客(他们并不一定都是宗教信徒)前去亲近和瞻礼,这首先有赖于人类内心不可免除的对于超越感的寻求,也有赖于中国文化环境中养育出来的中国情怀。对于佛教徒,则更有联系于佛教信仰的敬畏心与崇拜的感情。但我们不得不说,正是通过古代和今天的佛教艺术家的创造,通过那些庄严的佛像,宗教艺术的感染力和震憾力摄服了俗世中的一般人。古今造像艺术家们,用他们的艺术来诠释和表达了自己对佛菩萨的企望和依赖,传达了宗教特有的神圣性与艺术性。这是佛教旅游胜地的艺术美感的精神性内涵。
  旅游业在发达国家中一直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我国起步较晚。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近年来节日长假制度的实行,旅游业已成为拉动社会消费刺激经济的产业之一。这是我们讨论佛教造像艺术的形而下的背景。本文想说的是,佛教胜地旅游业的发展内在地联系到真正如法如仪的造像艺术。而真正的佛教造像艺术杰作的产生,有待于是佛教的宗教内涵的发掘。佛教艺术的产生应该依赖形而上的宗教情怀。佛教艺术家在进行创作时,不应该汲汲乎关心经济效益。古代的佛教造像艺术家,其作品能够历经千百年仍然感人肺腑、令人灵魂震荡,这才是根本的原因。
  当今信息时代,竞争日趋激烈,城市化进程更是日新月异,现代人厌倦喧嚣烦躁的生活,渴望得到心灵的宁静和耳目的清新。佛教造像置身于名山大川、风景秀美之处,藏身于茂林修竹、深山古刹。佛菩萨体现的人生价值观和理想目标,只有在这样的宗教环境中才能令参访者感动,令其深思,使其心灵净化。这也是文化旅游特具有精神含义。人们崇尚自然、体验“晨钟暮鼓”的意趣,固然有返璞归真的生态心理,也是对商业主义文化的厌倦和批判。正因为如此,注重佛教造像艺术的严肃性,使佛教造像艺术的继承发展突出其精神意义,又能服务于世俗的旅游文化。这是从事佛教造像的有识之士所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这里也有一个世间法如何与出世间法圆融相处的关系问题。
  我国拥有数千座名寺,其中大都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其中保存了无数的宝贵佛像,具有历史、宗教、艺术、科学的研究价值。虽然我国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已有相关的法律规章制度,但宝物太多,各地具体情况也不同,佛像遗产的保护难如人意。如山西双林寺以其美仑美奂的艺术造像闻名,但这样的世界文化遗产,令人不可思议的,竞安置在用一根碗粗的木头支撑屋梁的殿内。相形之下,日本人的古迹保护可以说成功得多了。笔者因工作之便常去日本,发现他们对古刹名寺和古代艺术造像的保护要好得多,这也无形中带动了旅游的发展。就国内而言,浙江的普陀山是比较成功的。近几年来,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协副会长、全山方丈戒忍大和尚的领导下,对普陀山进行全面合理规划,开拓挖掘资源,恢复和新创的有“不肯去观音院”、“隐秀讲院”、“妙善老和尚纪念堂”等等,无一不是为人称道的经典之作。其中新作的造像大都能够充分考虑殿堂环境,突出了造像本身的历史底蕴,既结合了普陀山的观音信仰,又考虑了佛像艺术的中国传统风格。在这样的思路下,现在的普陀山,从建筑艺术到造像艺术,从维修到新建,都显示了观音道场以及佛教旅游名胜之地的龙头地位。每年接待参观朝圣的中外游客数以万计,为弘扬佛法,传播中国文化,促进各国和地区之间的团结和友好往来,也带动了地方经济的发展。
  随着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不断落实和旅游业的迅速崛起,佛教建筑与佛教造像艺术已成为吸引游客的新亮点。这中间,成功的例子不少。如无锡的灵山大佛、广西桂林的“栖霞寺”、广东番禺莲花山景区内40多米高的观音立像等等。尤其是莲花山景区内的观音像,自95年建成后,当地的旅游客人从原来的不足30万人次飙升到每年百万人次以上。相形之下,也有失败的教训。耗资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本来想要建造佛教艺术的殿堂,可是结果大失所望。失败的原因有二:一是太受利益驱动,尤其只顾眼前的功绩和利益;二是本想表现佛教题材,却不能如法如仪,甚至流于媚俗。没有真正把握佛教济世的宗旨和佛教文化的内涵。这里既缺乏宗教的严肃,也没有科学的论证。要充分认识到佛像是寺庙的主题和精神所在。一件艺术性很强并符合佛教仪轨的造像,就会对香客游客产生吸引力,就能使人生欢喜心、皈依心。这样,才能既满足人们的宗教活动要求,也促进文化旅游事业的发展。佛教文化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其独特的艺术内涵,众多的佛传故事,千姿百态的佛教造像,是历代艺术工作者赖以滋养的源泉。前不久,中国佛协副会长明生大和尚访日归来,谈到日本佛教界对中国佛教界很是敬重,尤其对我国隋唐时期的佛教造像推崇备至,但认为我们新近塑造的佛像就远逊古人。从这个对比反差,我们应该清醒地意识到,佛教造像的优劣,不仅是一个寺庙的事,而是关系一个民族能否保持悠久文化传统大国地位的事,这意义已远远超越了宗教与艺术的本身。原中国佛协副会长、已故的明 大和尚,曾经赐予笔者所在的造像企业以“用心造佛”四字,这是对有志干佛教艺术创造的仁人志士的鼓励和鞭策。佛教造像并不仅仅产生一件工艺品,而是关系到弘法利生的大事,能否如法如仪地刻划塑造佛菩萨的庄严妙相,取决于造像者有没有广博的知识和严肃的敬业精神,有没有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爱国情怀。旅游事业的发展,经济效益的增长,只是佛教文化事业发展的副产品,只是第二位的事情,尽管在世俗的层面上,它也是不可忽视的文化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