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4期   第94页

惜福的摆渡人

聂碧莹

  身为客机空姐,除了大家以为的光鲜亮丽外,工作上当然也有旁人难以体会的辛苦,除了加班熬夜外,更常常在飞机上为几百人发餐、卖免税烟酒、端盘子、照顾客人忙得分身乏术、欲哭无泪,但却只能一再告诉自己、催眠自己:你从事的是服务业,逃过了今天就好。尽管如此告诉自己,可总还是有力不从心、挤不出笑容和耐心的时候。直到一次,我听到好朋友如何在飞机上照顾及服务一位严重老年痴呆症客人,我才对自己的工作心态大为改观。
  那是一班台北飞往纽约的班机,飞机起飞没多久,一位老先生忽然大小便失禁了,他的家人既窘迫又嫌恶的教他到洗手间自行处理,老人犹豫了一下,一个人慢慢走向机尾的洗手间。可是当老先生走出了洗手间,却怎么也记不得自己的座位在那儿,八十几岁的人竟然急得在走道上大哭了起来。
  客机空姐前来协助,发现他身上臭不可当,原来老先生不清楚厕所内卫生纸摆放的位置,就随手涂得一身都是,那间厕所当然也被他使用得惨不忍睹。将他带回座位后,周遭的客人开始纷纷抱怨老先生身上的臭味,实在难以忍受。客机服务员只好询问他的家人是否有衣物可供老先生更换,其家人却表示随身行李都在货舱中的行李箱内,所以没有衣物可让他更换。他的家人并且告诉空姐:“今天飞机又没满,将他换到最后一排的位子上就好了嘛!”
  确实,机上最后几排的座位是空着的,所以客机服务员便依客人的意思照办了,并且将方才那间厕所锁起来以免有其它乘客误入。于是,老先生便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的位子上,望着自己的餐盘,低着头,不断地用手擦眼泪。
  可是谁知道,一个多小时后,他已经换好了衣服,千干净净、笑容满面的回到原来的座位,桌上还放上了一份全新的、热腾腾的晚餐。大家互相询问,原来是我那位好友牺牲自己的用餐时间,将老先生用湿布和湿纸巾一点一点的擦洗干净,还向机长借了套便服让老先生换上,更将那间没人敢进的厕所完全打扫干净,喷上了她自己的香水。
  同事们笑骂她笨,这样帮忙绝对不会有人记得,也不会有人感谢,既吃力又不讨好。她却只是轻描淡写的回答:“飞行时间还有十几个小时,若换成我是那位老先生,我也会很难受,谁会希望旅行一开始就变成这样?再说,平均三十几位客人用一间厕所,少了一间就差很多,所以我不只是帮助那位老先生,也是在服务其它的客人呀!”
  听完这件事,我为自己面对工作时的态度感到惭愧,想起她以前对我说过:“你知道古时候最有福报的工作是什么吗?是摆渡的人。因为他们把人们从一个地方,平平安安的送到另一个地方,不论之后等着那些人们的是好事或是悲伤,能平安到达,才能有一个好的开始。所以我觉得自己现在能从事服务业,真是一种福气,能有这样的好福气当然要珍惜,而珍惜这福气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分给别人!——当我还把服务业只是当服务业,原来早己有人把它当成慈善事业一般设想,那么努力把平安舒适送到他人心里。
  几天后从泰国回台北的班机上,晚餐时间有一位老阿妈的餐点竞连一口都没有动,我上前询问她是否餐点不合胃口,还是她的身体不舒服。
  老阿妈很不好意思、小小声的说:其实我正想要请你帮忙,这是我第一次乘飞机,所以希望将飞机上的餐点带回去给孙子吃吃看,因为我孙子也没坐过飞机。我笑着对她说:没关系,这份你先吃,我待会儿再打包一份让您带回去给孙子。老阿妈听了,瞪大着眼睛一边谢我,一边非常开心的立刻动起筷子来。回到厨房后我将自己的那份晚餐打包,用袋子装好,学妹在一旁不解的问我:“学姊,今天回程全满,机餐连一份都没有多,你干嘛还拿自己的那份给她?”
  我的回答是:“我年轻,可以饿一下肚子,下了班回家再顺道买点宵夜吃就好了,老人家可就不行了!”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如果这位老太太往后没有机会再出远门了呢?她也许只是我服务过几千名客人中的一位,但却是她第一趟越洋旅行,如果此次旅程的回忆都是美好的,我更不应该扮演之中唯一的缺憾,不是吗?
  服务业真的是一份很有福气的工作,因为除了商品外,我们还能贩卖“好心情”。现在我常常想,今天的我可以为我的工作及身旁的人做到什么程度?设想到什么地步呢?今天我要扮演让她们心情平稳开心的菩萨,还是谋杀他们笑脸的恶魔?
  工作是如此,生活也是如此,今天也好,明天也是,我的选择是“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