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4期   第87页

母亲学佛

江苏  竹文

   母亲学佛始于八年前,那时我刚离异,她办了退休,帮我带儿子,她怎么也弄不明白自己那么热心于成全别人,却没能成全自己女儿的婚姻,就到佛祖那儿寻求平衡了,不意却由此干成了一番“事业”。
  初时,适逢上海玉佛寺的真掸法师来安丰,母亲便在净土庵皈了依,继而又在家里宣称要到泰山寺受戒,那日大弟回来休假,问地既已皈依成了居土,为何还要再去受戒,母亲义正辞严地回道:“皈依就是表示归顺佛陀的教化,就象你申请加入共产党被吸收为预备党员,受成是向佛祖宣誓:奉行戒律,做一个正信的佛弟子,相当于你们转正为正式党员一样。”引得一家人哈哈大笑,只道学佛做个善人,拜佛念经比起玩麻将打扑克对她的身体有益,也就听之任之。
  继而,领了十几个居土在净土庵成立了安丰居土组,逢周六集体活动,诵经拜佛,越发上了正轨,待到我整理分得的福利房时,母亲问我:“你想不想我到你家来?”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就提了个要求:“你想我来就得在家里设个佛堂,不然我来了没地方做早晚课。”只得依地设了个佛堂,佛堂设好了又提了要求:“平时你早晚得帮我敬香,你不念佛,就想着怎样做好工作、做点好事。”母亲见我一一答应了,回去就和父亲说道:“姑娘那儿我放心了。”后来,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母亲又自豪地说:“正因为我让你每天想着好好儿工作,多做好事,你才能入党的,共产党讲为人民服务,佛祖叫人积德行善,道理差不多。”俨然一副功德无量的神态。
  尔后,母亲被吸收为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大弟戏称这相当子股级干部了,母亲虽不以为意,但越发将护法当着一件义不容辞的事情去做了。前年,母亲被选为东台市佛教居土林的副林长,二天两头的就到东台来,一会儿是处理林里的事,一会儿又是到乡镇各小组检查,问她累不累,回答一律是“护持佛法,不累。”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一个身患糖尿病、高血压的人,拖着骨折过的左脚四处奔波需要多大的毅力,有时,我部詖她这种执着的精神感动了。
  去年夏天,母亲为了将居土奉献的扶负款送存银行,又一次跌裂了腿骨,因“公”负伤了,看着在病床上倍受折磨的母亲,我们劝地量力而行,她答应了一出院就辞职,可在她的领导们再三的探望和同修们的贴心关怀下,又义无反颐地带着拐杖上路了,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鲁迅将玄奘称为中华的脊梁了。
  一天,我为了一户企业开出口专用缴款书,直忙到十二点半,企业会计执意请我一起吃中饭,我谢绝了,那会计问我:“你是不是信佛?”我回道:“不,我是党员,但我母亲信佛。”那会计似有所悟的样子,没想到我母亲所从事的“事业”,反让别人更能理解我的行为。有母学佛,今生之幸也!
  (江苏省东台市国税局征收分局 曹筱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