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4期   第86页

 成为朋友的缘分

云南  张海超

  台湾林清玄先生的文集中,有一篇讲古人之间的友谊,读来着实令人感动。尽管我们也在呼朋唤友,但如果认真地想一下,真正的朋友恐怕并不会很多。有时我想,我们为什么会同某个与自己有太多不同的人成为好朋友呢?很多人都愿意用“缘分”来解释。同这个词含义相若的大概还有“命运”和“天意”。
  的确,有时我们会对陌生人产生一种相见恨晚般莫名其妙的好感。尚未开口交谈,便仿佛已能领会对方的心思,才几句话,我们便会把这个刚结识的人引为知己,而大家本来应该只是萍水相逢,然后便擦肩而过的。尽管世故一再提醒我们,不能随便相信陌生人,但一种力量却每每使我们放下戒备和矜持,初次见面便不惜与人推心置腹。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我们早就不再随便为谁感动和激动了,可在日见冷漠的心里,却早就为他预留了一个角落。
  在岁月的长河里,我们并不总是一眼就能发现某个人的不同,但缘分总要安排我们相见,然后在适当的瞬间把似曾相识的感觉分给两个人。在佛经故事里,这种感觉是在经历了许多世代的轮回之后仍未消尽的对故人的记忆,虽然两个人的容颜已经改换,但原本相识的精魂却还牢记着彼此。当熟稔的笑容忽然隔世重现,信任便在两颗心里潜滋暗长。
  或者,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我们生命中一个普通的过客,但双方一直在用彼此都不知道的感情互相牵念着。因缘际会,冥冥中那种力量终会引导我们靠近。一道灵光闪过,便会忽然忆起前世的约定。因为有缘分深埋在许多世的相知中,这熟悉而亲切的感觉才会来得如此自然。
  虽然不一定愿意承认,但我们在心里早就把众多的朋友分了远近亲疏,按照释家的解释,我们和不同人缘分的深浅是有区别的:今生的一面之缘,已有以往多世的宿因。所以在很多时候,爱情和友谊虽无法圆满,我们只有作“缘限于此”的感伤。
  你问过自己没有,为什么我们会从众多的人群中结识某个人,引以为朋友?也许因为他的正直善良?可天底下正直善良的人太多了,我们为什么会选中了这一个?也许是因为彼此脾性相投,可为什么我们可以同时接纳秉性完全不同的人?
  同学或者同事,在一起朝夕相处几年,可有的一旦分手便很少想起,为什么有时候却偏偏会去留恋其中的某人?
  很多时候,对我们很好而且就在身边的人,我们总会在不觉间视而不见。为什么对有些人,只见过一面便不忍再忘?
  老家有一个朋友,在儿时许多的玩伴中他并没有什么特别,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也不是最长,但两个人的感情却是最为亲厚的。这些年来,虽然难得见上一面,但我知道我们一直彼此关心着。在我们这个时代中,离别终是难免的,但我总是想经过这一世的积累,在下一次的轮回中,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总会多一些吧?
  有一次,独自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出差,想找一户人家借宿,但屡遭外人欺骗的村民们都不愿意接纳一个陌生人。可一个约莫与我同龄的小伙子走过来之后,我立刻感到一种被拯救的轻松,而他甚至什么也没问便把我带回了家。在佛广博的胸怀中,与之有缘的众生很多很多。也许我们没有能力去爱周围所有的人,但有些人的友谊却永远不会也不能错过。
  寒假结束回学校,坐在一起的几个人一路无话。火车停靠贵州六盘水的时候,上来一位军人,只谈了几句,便感觉甚是投缘,然后便一直聊到昆明。互留地址的念头在心里翻滚了几次之后最终被压了下去,但我走出火车站的时候,分明觉得自己失去的是一位相交己久的好友。
  有些事情也许真的只能用缘分来解释。
  如果成为朋友的缘分真是从往世中修来,唯愿今生的相知,不要断了前世的旧因,最好还能缔结来世的新缘。
  (作者:云南大学人类学系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