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4期   第84页

可祥法师的佛教理念

佛教现代化与僧伽的现代责任

本刊记者

  2003年7月4日,可祥法师在其驻锡的七塔寺方丈室同本刊记者谈话时,表达了以下的思想。这充分显示出:当前的中国佛教中,现今正领导着各大丛林的佛门才俊,对于佛教当前的处境,对于现代化潮流中的中国佛教的前景,有着清醒的认识,也有着如法如理且应时契机的战略设想,以及积极的应对措施。
  可祥法师具有深刻启发性的一席之谈,要言之,有三个论点:
  一、中国佛教是一个大的文化体系,在千百年的历史演进过程中,它已经深刻地同传统的中国文化,同儒家、道家,以及一切在中国社会生活中发生过作用的思想相互交融起来。呈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现状。因此今天的佛教不只是一种宗教,而是一种大文化传统。它所欲解决的问题也就不仅只是信仰问题,不只是生死问题。它联系到我们这个民族的价值取向、文化趣味、思惟方式。从这个意义上,中国佛教所赞扬的就不再是出世之想,而是要关心社会现实,与时俱进。这是佛教的社会功能,也是佛教存身于社会,得到社会认同,最终寻求佛教自身存在意义的根据。因此,佛教应该发挥近百年来中国大德高僧们所孜孜以求的“人生佛教”与“人间佛教”的思想,发挥赵朴老一贯倡导的实现佛教“人间净土”的号召和理想。
  二、同上一论题相关,可祥法师又提出,中国的佛教前途如何,在很大的程度上取决于中国佛教的僧伽的现实状况。中国佛教僧伽如果能够认清自己“荷担如来家业”的责任,如果明确自己的责任在于维系一代时教,一代圣教,那她就应该在保持传统佛教戒定慧三学的基础上,不断寻求适应现代社会的契机,不断反思自己在社会中的角色与作用。佛教僧伽要懂得,僧团的神圣性来自她能否保守释迦牟尼以来的清净法,也就是僧伽的纯洁性,也就是僧人的道德威信。为达到使僧伽成为真正的人天之师,佛教僧团有责任对于其成员加强督导作用,各大丛林应该从年轻一代的沙弥就抓紧思想教育和义学培养,要把清规戒律当作寺院中的头等大事。只有从小就抓、从僧人一开始入门就抓,才有可能树立起真正如法如仪的,足以影响社会、规范社会的道德形象。僧团的纪律和道德培养一定要从一开始就抓。
  三、佛教要立足于社会,就要服务干社会。佛教僧人的形象如何,取决于他们能否真正地服务子社会,服务干社会中的人民。佛教是文化,但又是宗教,佛教与中国的人民群众有很深的关系,这是她得以千百年来延续不断,在社会中持续发展的根本原因。佛教对社会的服务可以是多方面的,她既以其价值观、人生观指导和影响人们的世间生活;也以其辩证的思想方法指导人们观察和认识世界与现实;佛教有般若智慧,也有法事仪轨,除了对人们有理性的智慧的生活指导,佛教的经忏法事也是服务社会与人们的一个内容与方式。在现代社会当中,佛教的责任之一是为人们解决烦恼和焦虑,使世人感受到欢喜和安宁,经忏的追荐作用和功能是社会中不少人需要的。因此,法师所在的七塔寺对于年轻的僧人,除了义学要求,也有经忏培养,目的是为了使他们成为较为全面的佛教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