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4期   第76页

 电影《绿色奇迹》

 

 

电影中主要人物

Doug Hutchison 饰死囚室警卫之一,猥琐下流的州长外甥(Percy Wetmorre)

Graham Greene 饰死囚室中的印第安人阿伦(Arlen Bitterbuck)

Michael Jeter 饰死囚室中驯老鼠的法国移民戴尔(Eduard Delacroix)

Sam Rockwell 饰十恶不郝的流氓杀人犯,“狂野的比尔”(William Wharton)

老人院中垂暮时的保罗。

迈克尔克拉克邓肯(Michael Clarke Duncan)饰有他心通等特异能力的约翰(John Coffey)

三个狱警:保罗、迪恩和布鲁特斯

詹姆斯克伦威尔(James Cromwell)饰典狱长霍尔摩尔斯(Warden Hal Moores)

  在我们生活的世间,往往总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不可思议的指向,是提醒人们,不要执著于眼前所见、耳边所闻,在生活之外,在世界之上,有全能无限的存在,即叫做超越者的。他支配着世间的事物。如果事情仅仅是这样,那不过是有神论。在佛教看来,穷尽地说,世间并没有神,甚至也没有他方世界,当然无所谓全能者。那无所不在的是业力或心力,是人自己的意志作为。这也就是“心作天堂、心作地狱”的意思。业力,是人的行为的道德力量,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理论根据。电影《绿色奇迹》可以有好多意义含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便是其中之一。
  这部电影的背景是1930年代的美国南部,像路易斯安那州那样的地方。电影依据美国著名作家斯蒂芬·金的小说改编。这部小说在1999年发行时,成为当年的特大畅销书。电影中的保罗·埃杰寇姆(Paul Edgecomb)是冷山监狱的死囚室负责人。由著名影星汤姆·汉克斯(Tom Hanks)扮演。电影的名字是这样来的:美国当时的死囚牢房,地板通常漆成绿色。因此进出死囚的通道就被称作“绿色旅程”。死囚室中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故电影中文名称便是“绿色奇迹”。其实,也就是“死囚室里的奇迹。的意思。电影以倒叙的手法,从晚年在老人院中的保罗——他的扮演者同样是著名的达布斯·格里尔(Dabbs Greer)。
  故事情节集中在一个叫做约翰·科菲(黑人影星迈克尔·克拉克.邓肯/Michael Clark Dunken扮演)的黑人身上。约翰因被指控杀害两个小女孩,被判犯一级谋杀罪给送到死囚室等待执行。但死囚室的负责人,狱头保罗·埃杰寇姆,从他个人的经历和仔细的观察发现,科菲并不是杀人犯,而是一个感情细腻而且善良的人,更重要的是,科菲具有特异功能,他可以沟通一般人忽视不见的世界,他还有特别的治疗绝症,甚至起死回生的本领。
  上一世纪三十年代,当美国正在经济萧条的时候,在南方某地州监狱中,有几个不那么凶狠的监狱警察或狱卒。他们的职责是看守被送到死囚室来的犯人,并在得到州长的命令之后负责执行死刑。看上去,狱卒们都是虔诚的宗教徒。他们尽其所能地善待那些等待上电椅的人。在他们心中,这些人之走上绿色旅程,都并非因为本质上的恶,而是不由自主的罪。死囚中有质朴的法国移民戴尔,有印第安人阿伦。他们安静地无可奈何地等待着执行令,但事情的变化始于黑人约翰的到来。一天,狱里送来一个已经被州法院判处死刑的黑人约翰。约翰始终没有明确地说自己的杀人罪是受冤枉的,他只是含混地说到自己想挽救这件事情,结果太晚了。约翰看上去有一点迟钝,傻傻的,害怕黑暗,要求狱室里夜晚不要熄灯。他有特异的能力,他凭触觉就知道别人以往的事,也能凭直觉知道人的善恶。死囚室的小头目保罗是一个正派的警察,他正患着前列腺炎一类的毛病,连撒尿都要倍受痛苦。这一切都被约翰看在眼里。一次他在保罗不知道不提防的情况下,强行为他治好了病。之后又用奇异能力使一只老鼠,戴尔的朋友,从死里复生。保罗由自身经历而改变了对约翰的看法,他周围的几个伙伴,也逐渐相信世间真有不可思议的奇迹。于是狱卒们甚至开始策划要让约翰为典狱长得癌症的太太治病。
  死囚室中也有一个坏警察,叫帕尔西,他是州长的外甥。这是一个没有同情心的、愚昧的家伙。犯人当中还有一个十足的坏蛋,名叫威廉·沃顿,人称“野人比尔”。他才是杀害那两个女孩的真凶。约翰凭着第六感觉,很快就知道了这点。整个电影完全是一个西方式的现世报应图解。电影中的人物,善的善终,恶有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难逃横死,或者成为颠狂,好人则得到救助。典狱长的太太是一个非常虔诚而善良的人,因此,虽然她的脑瘤已经到了晚期,连医生已经承认回天无力,但黑人约翰用“非传统的治疗方法”——这是美国人通常用来指说不清楚的治疗手段的称呼——把她从死神跟前抢救回来。
  本栏主持人所以介绍这部叫“绿色奇迹”的电影,是想让读者认识一下当代西方的神秘主义。有调查材料显示:像美国这样的社会中,百分之七十四以上的人都相信奇迹,也包括相信我们东方佛教徒所说的神通一类的事。据笔者的亲身经历,美国人,那怕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般都不太会断然否定我们生活的世间的不可思议之事。编者想,这就是《绿色奇迹》这部电影普遍受人欢迎或受人关注的社会基础。笔者在美国的偏僻乡村呆过几个月,那里的人民非常善良,也非常朴实,尽管他们是虔诚的基督徒,但他们对于怪力乱神并不比东方人有更多的免疫力。如果你对他们讲“他心通”或“自知前生”这样的事,他们往往睁大了眼睛,惊奇地说“Is that true? It’s incredible”。好像是说难以置信,但其实已经很相信了。
  《绿色奇迹》的导演是弗兰克·达拉朋,这是他与恐怖小说家斯蒂芬·金合作的第三部电影。前两部电影分别是《房间里的女人》 (The Woman in the Room/1983)和《萧先克的救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1994)。后一部电影在港台上演时称作《刺激一九九五》,有点不知所云。大约是指这部电影在1995年上演时刺激了观众?
  这部电影中有名的台词有好些。有的的确发人深省。其中之一,如保罗说的“有时候,这绿色的旅程可是漫长得很哟 (Sometimes the green mile seems sO long)。”意思是说,死亡之路也不那么容易,也一样漫长难熬哩。至于那有特异功能的约翰,更是有许多格言式的句子。例如他说,坏人所以能够利用好人,往往是把他们的爱变成了被利用的弱点。这句话是这样说的“利用人们的爱杀害他们,这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的事(He killed them with their love. That’S how it iS every day in the world)。”
  当保罗知道州长已经下达对约翰的死刑执行令时,他甚至还曾想过要不要搭救后者。但约翰根本无意活下去,他反复表达了对人世的失望。他宁愿就这样死去。这是他那几句简朴而让人五内俱恸的话:“我太累了,长官,我在这世界上孤零零的。我像大雨中的麻雀。我已经厌倦了这一切,我没有一个共同生活的朋友。从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我们从哪儿来,又要往哪里去,为什么这世上的人来来往往。更重要的还有,我厌倦了世上的人相互仇视,我厌倦了这一切——我每天都在遭受和感受到痛苦。我再也受不了了。它就像碎玻璃碴子扎在我的头内,时时刻刻……(I’m too tired, boss, tired of being On the world lonely as a sparrow in the rain. I’m tired of Flever having me a buddy to be with,to tell me where we’ re going tp and coming from, or why。 Mostly, I’m tired Of people being ugly to each other. I’m tired Of all the pain l feel and have in the world every day。 There is too much Of it. It likes pieces of glasses in my head a11 the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