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4期   第75页

天台山国清寺的三位隐士

  唐朝贞观年间,天台山国清寺有寒山、拾得、丰干三位高贤隐居。起初,谏议大夫闾丘胤从长安城出来,要到台州地方做刺史。还未到台州,半路上他身染重病,甚至不能起床了。忽然有一个僧人来见他,自称是丰干和尚。丰干自说住在天台,因为知道闾公病了,专门来看望他。他让人取净水来,以口含水,喷在闾公的脸上,后者于是霍然病除。闾公庆幸自己得遇高人,死里逃生,便问丰干说:“先生您所在的天台,也属我这要去做官管理的地方,那边有什么贤能之人可以亲近的吗?”丰干回答说:“可以亲近却不可相见的有寒山,可以相见却说不上话的有拾得。这二人是文殊与普贤两位大土的化身呢。”等闾丘胤到了台州官府五天以后,他便去访问僧人道翘。道翘告诉他:“丰干以往住在藏经楼后边,现在他人已不见了。寒山与拾得二位倒是还在,正在厨房里添柴烧火呢。”闾公问丰干在庙上都有什么职务。道翘回答说,他也就干舂米的活吧。经常在夜里高声唱歌,自得其乐。有时候离开庙上,走庙后面的松树夹道,骑一匹老虎。
  闾公于是到厨房里去见寒山拾得二位。不料他向二位施礼,说明来由以后。那寒山到开口骂起来:“这丰千真是多嘴多舌,无事添乱。你这人也是,你连遇见阿弥陀佛都有眼无珠,当面错过了,还跑到我们这里来跟我们客套。这是干什么呢?”庙里的僧人一时都大为惊异。说完这话,寒山拾得二位也就隐没不见了。
  古人有这么一种说法:圣贤之人若混迹世间是难得为人所见的。这不就说的是这三位吗?这三位写有不少的诗歌,都收在他们各自的集子中。
                                                                              (《乐邦遗稿》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