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4期   第74页

齐君房遇梵僧而自识前身

  据《纂异记》说:齐君房是吴郡地方人。从小学习努力,但其才思不高,以后又多为贫困所累,多方结识公卿大人又遇不见能赏识自己的。唐元和年间(806—820)到钱塘一带游学,想往天竺寺吃人一顿饭,但行到孤山便饿得走不动了,坐在溪流边不觉悲从中来,黯然神伤,潸然泪下。一会儿见一个梵僧走过来,开口对他说:法师秀才,这出门在外的滋味怎么样呀?他只得回答:人在逆旅中真够受呀。不过您先生为什么称我是‘法师秀才’呢?那梵僧答道:先生忘了吧,您曾经在洛阳崇德寺开讲《法华经》呢!齐生于是说:我一生都在吴楚一带盘桓,从未到过江北,我哪里去过什么洛阳呢?那僧人却说:先生您大概是为饥火煎熬,难受得连前世的事全都忘了吧?说着,那梵僧从随身装乞钵的袋子中掏出一枚黑枣。对齐生说:这是我故乡出产的,人要吃了就可以知道他自己过去或者未来的事情。齐生接过那枣来吃了,然后用手捧泉里的水喝了几口。倚着旁边的石头竟睡着了。等醒来以后,他已经能够知道自己前生的事,而且这些事都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清晰无比。见那梵僧还在跟前,齐生于是向和尚施礼,并请安说:“震和尚还好吧?”那僧回答他:“精进的功夫不到家,所以他又转了一世,现在四川出家修行呢。此生倒是已经断了攀缘外物的毛病了。”“那神上人还在吧?”“他前生的愿望未得满足,今生还是做法师呢。”“那悟法师现在在哪里呢?”“您难道忘记了么,他在香山寺随意发愿,说什么如果不能证得无上菩提,来生愿意做当朝的权贵。结果前不久他已经拜了武将了。当然我们五个和尚,到今天只有我得以解脱。也只有你一人还是挨饿受冻的贫土呀。”齐生回答说:“我四十多年来,每天有一顿饭,身上也就这一件褂子,我的福报虽不满,但也是修来的呀。”梵僧说:“你的过失就在你于法座上讲经的时候,信口发挥,成为邪说呀。你让那些跟你学习的人,心生疑惑呀。你守戒也不严,又轻视禅修功夫。人要是驼背,那他的影子哪能是笔直的呢?这些都是该得的报应呀。”齐生于是说:“那我该怎么办呢?”梵僧说:“眼下的事只有这样,这是无法改变的了。你在今后他生中的事可以让你知道一些以示警诫吧。”于是梵僧又从袋中掏出一面镜子。那镜晶莹透亮。他对齐生说“如果你想知道自己今后有无富贵,能否长寿,想预知今后佛法或兴盛或衰替,看镜子里就行。”齐生在镜里看了一阵,抬头对梵僧说:“我想知道的都看见了。”那僧把镜子收回去后,告别而去,转眼间便不见了。齐生于是来到灵隐寺,剃发出家了,法名就叫镜空。大和元年(827),李玫在洛阳龙门修习,镜空还去拜访了他。见面以后,镜空说到了上面的这事,又对李玫说:“我已经57岁了,在这世间还有九年的时间。我死了以后,佛法将会衰替下去呀。”李玫问他何以这么说,他并未回答。只是拿起笔在藏经室的北墙上写下这么几句:不与一沙衰恒沙,兔而  太而拏,牛虎相交亡角牙。宝檀终不灭其华。这是预示以后唐武宗灭佛法的谶语,以后还真应验了。
                                                                                     (《乐邦遗稿》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