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4期   第68页

参禅的准备功夫

实 平

  如今许多人都在学习或想参与学习坐禅。但也有好些人,费尽功夫想要得到一点诀窍,循着某种要领,可他偏偏不得其门而入,这样一来,他就会觉得,“怎么搞的,习禅以后,妄念反倒更多了!”于是便有了畏难情绪,生出了退步心。其实呀,所以有这些不顺当,是因为参禅的心态不对,或者具体的准备功夫不够,因此才会有无所措手足的感觉。古德最先注意到了这种情况,《大智度论》中说:(大正25,304页上)“散乱之心,譬如风中燃灯。虽有光明,不能照物。”那么,人们的散乱心如何处理呢?我们想,这得从习禅的心理训练过程做起,先知道如何收摄自心。摄心始于日常生活中,从平时的小事可以培养起我们修禅静坐的基础功夫。

  习禅的心理准备

  静坐的训练在当今医学界的应用上,多用于慢性病患者做“放松练习”,以改善病痛与发病频率。作为体育锻炼的方法,任何人都可以学习使用,这里既有心理的也有生理的科学原理在内,迄今为止,人的生命和生命形态中还有很多潜力是无法用明确的学术语言来说清楚的,通过禅坐这样的方法能够激发平时看不出的潜在能力,这也是多数人都能够达到的共识。因此,今天的弹师们,其实也并不会强调先有信仰之心,才能坐禅的说法。在与世间共法的基础上,他们也都同意,如果把禅看成是一种心智训练的方法,如果我们并不追求神通,也不苛求现在就要用仪表等来清清楚楚地显示坐禅的过程和机理,那无论什么人都是可以习禅的,习禅是养静的方法之一。
  事实上,参禅打坐只是学习止息妄念而达到平心静气。再进一步,才能调动人在内心的认识潜能,冷静地观察思考事物或原理,这在以往称作培养观慧。前者是“止”,后者是“观”。止的培养期待干戒清净,也就是心绪宁静,不致犯下令自己后悔的想法与言行(身口意三业)。如果我们习禅的人想知道自己是否仍在不利的情绪中,可以在静中细问自己,是否有怀才不遇、有志难伸的感觉,这样的不平之气,其实是嗔、痴、嫉等情结在发生作用。正因为如此,《六门教授习定论》中说:(大正卷31,第776页上)“戒行清净无有缺犯,若求戒净有四种因,一善护诸根,二饮食知量,三初夜后夜,能自警觉与定相应,四于四威仪中正念而住。何故善护诸根等令戒清净?由正行于境与所依相扶,善事勤修能除于过。”

  正确选择坐禅的环境

  一般人并不能做到随处安坐、随处入定。相对而言,倒是我们随处入睡还要容易一些,但就是睡觉,我们也得讲究一下环境安静吧。如果睡觉时,旁边有人聊天嬉笑、听收音机、看电视,种种噪声,弄得你心神不宁,越是要求自我抑制,越是觉得心中烦乱,那里还能入睡呢?因此,坐禅的人,既然还未养成摄心的习惯,知道自己的短处弱点,就要有针对性地培养易于入静的能力。平时不要心浮意躁,不要去什么“卡拉OK”甚至“蹦的”的地方出入,还要在有条件的时候常常参加寺院举办的禅七,学习正确的参禅态度与方法。如果有一天,你能做到身处嘈杂之处,心里不再起烦躁之心时,你就能够说自己完成了禅坐的基本功夫了。即令是这样,我想,我们也不必故意到闹市中去行禅,真的到十字街头打坐。一句话,还是要在清静的地方修习。对于我们大部分平凡的在家人,总还要时时向善知识请益,常保生活中的清净心,为利益大众而愿意、照顾好自己的心念,才适宜自行居家独修。
  还有一点。我们一定要时时提醒自己,打坐时一切好坏境界都是幻境,应当知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把心思专注在所缘对象上,亦即修行的要领上。通常做禅的人会觉得心里清静安宁,然后觉得平静喜悦,精神清爽。但也有的人在禅静过程中,容易不自觉地从心底泛起不好的欲望冲动。对此,一定要正确看待,不要大惊小怪,也不要满不在乎。冲动的克服在慢慢培养起不净的对治功夫来,一则我们视其为幻,甚至为魔,一则我们也要承认人的弱点。若非有这些弱点,我们连禅都可以不用坐了。不是正因为不清静才习定的吗?戒清静也是有一个培养过程的,不可能一蹴而就。
  再说具体的技术吧。若已经准备好在家中禅坐,应当注意坐处空气要流通,但不能在空调冷气口下、不能在电扇的强风下打坐。还有打坐时的坐具也有讲究。要依个人身体的适宜状况使用合适的垫子。又不要在食得过饱、或饥饿或太劳累的时候练习禅坐,古德说过,“食若过饱,则气急身满、百脉不通,令心闭塞、坐念不安。若食过少,则身赢心悬、意虑不固,此二皆非得定之道。”(《修习止观坐禅法要》大正卷46,第465页中)

  习禅者平时生活中的助道因缘

  习禅之人平时里的生活一定要有中道精神。一般的日用资具,只要够用、合用就好。不用讲求太甚。就拿进食来讲,不要暴饮暴食,要能自我克制,再好的美食也不过在口中舌上停留那一点短暂的时间,你要多想一下。一但肥腻香甜甘醇的这些东西吞到肚里,往轻处讲,这么些多余油脂、过量的碳水化合物如何消除?往严重里说,那里边的胆固醇、甘油三脂,将如何作贱阁下的血液系统、消化系统、内分泌系统?再说了,习禅之人当然还该素洁不要油腻,《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说:(大正卷46,第489页中)“若食秽浊之物,令人心识昏迷。若食不宜身物,则动宿疾。”会引起将来的身体毛病。每个人的体质不同,不过,若血糖过低,人会感觉精神不济;但吃过多的油炸淀粉类,则只会令人昏沉。
  再者,习禅者也不必强求自己减轻体重。一切要适性与自然。心情和身体,只要无病无恼不就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吗?其实只要认真地做,经过一段时间,习禅者一般都会达到理想的效果,不会有过胖或过瘦的身材。这要依靠长期养习,不是三月两月就可以将你彻底改换一新的。
  至于习禅时穿什么、其家应该有哪些物质条件,就不好一一具说了。只有一个原则:适可而止,不必奢华,适体适性则可。当然也不要故意求艰苦,习禅不是头陀行,不必刻意弄得脏兮兮的乱糟槽的。还有一句话,凡初学禅坐的人,若有因缘可以静坐下来时,应尽可能让自己暂时心情安宁,不要心烦意乱地来坐禅。如果功夫太浅,无法自我抑制,您可以一两天不坐禅,而散散步,与朋友熟人诉说一下,整理一下自己的心绪。待能够安静一些了再来习坐。这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的。
  习禅的戒清净,严格说来是道德的修养。因此,如果能够订下自我习禅的功课表或功过表,引导自己正确地反省、修正,净化心灵,那就更好了。相信凡初学习禅的人,只要耐心地体味佛陀的教法,避恶趋善,追求心灵的净化和净化后产生的智慧,就能发现人生的不平凡处,找到真正的自我价值。说到底,一个人所以习禅习定,只是在求得个人身心同环境、同世间的平衡,小则是调整个人与自己的生活空间,调整人际关系,达成社会的和谐;大则是谋求人与自然界的相即相入,而一切和谐的基础是清净善德。只要心地纯净、只要无怨无尤,知足守份,这不就是“六时常在定中”了吗?简而言之,与社会的乃至与世界的融合与统一,才是禅坐的根本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