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4期   第40页

泰国出家、放生的佛教民俗

舒晓炜

    我的出家经历

  我的祖父去世时,我受剃成了小沙弥。在泰国话里,这称作buat nah fai,那意思是“火前受剃。。泰国人相信如果生前做过和尚或者亲近的人穿过袈裟,死后就可以上天堂。所以我在祖父去世时火葬前七天出了家,以便我祖父可以进天堂。当然大多数男孩,比如我的弟弟就只是出家作一两天和尚.而我却作了一个月的沙弥,因为正好那个月是学校的假期。
  我在Yohthin Phradit寺做了和尚,那座庙就在我祖父家旁边。刚听见要我出家的消息时,我还真有点害怕。但后来,我真为这件事觉着高兴了。出家以前我得学习知道许多应该注意的事项。例如十条戒律:不要杀妄盗淫饮酒(不管是啤酒还是烈酒),过了正午就不要进食,也不要唱歌跳舞,不要戴手表和帽子,不要睡讲究的床,不要接受别人的金钱。我还得学会用巴利语来说这些戒律规定。巴利语是一种很古老的语言,说起来可是很不容易的。那些年纪比我大的僧人们要学的东西就更多了,他们要背诵的是227条戒律,比对我的要求严格得多了。
  我剃度的那天可是一个重大的日子。我觉得又害怕又兴奋。我的家人和亲戚们都来了,他们把我送到寺庙。第一件事是剃除头发,大家轮流给我剃发,一人剃一点点。最后一点是一个和尚师父给我剃光的。剃度的仪式在佛殿中间举行。在仪式上,那个和尚说了好些话,他每说一遍我也就跟着重复一遍。我并不真懂他讲的那些话,但我还是用巴利语把十条戒律说完了。然后人们把我带到外面给我换衣服,我穿上了杏黄色的袈裟,是另一个和尚师父替我穿的,因为第一次,还真的不会穿僧服。穿完僧服我们再回到大殿内,仪式也就结束了。
  然后和尚就把我和我的父母都带到了我晚上要睡觉的地方。在泰国话中这叫做“kuti”。我住的地方是个小木屋,里面有三个房间。我得同另外两个僧人合住房间,他们是农师父和蒙空师父。楼上是两间卧室,楼下则是活动室。蒙空师父在楼下睡,那里还有一台电视,也有收音机、书架、洗碗水槽。我睡的地方就是一床薄薄的垫子和一个枕头,外屋是一个洗澡的地方,同时也是厕所。我看到一些和尚聚在屋里的游戏机前玩得高高兴兴,一开始我很吃了一惊。我的父母只陪我呆了一会儿便走了,剩下我一人有点不习惯,但和尚们对我很友善,我很快就加入了正在玩游戏机的那伙小朋友。但我们晚上不能玩得太久,九点钟就得上床睡觉了。我在上床时还真的很饿,因为过午不食,从中午我就什么东西也没有吃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我被叫醒,所有的和尚都起来了。人家就让我洗澡再穿上袈裟,然后我们在屋里先打坐习禅定。我以前从不知道这样的事,所以他们就得一点一点地教我坐禅的姿势等要领。我盘腿坐好又闭上眼睛,然后一句一句地跟师父用巴利语诵经。我当时还不知道经文是什么意思,后来师父给我解释并告诉我说,习禅定可以帮助我们静心。每天早上习禅的时间大约半小时。
  到早上六点,我们都离寺去“bintabat”,这是泰国所有寺庙每天早上出去乞食的时间。和我一道出门的有农法师和另外一个寺童,寺童的任务是抬化缘来的食品。蒙空法师不跟我们一道,他有另一条线路。我们寺庙里的僧人每天出门乞食,部有固定的线路。乞食的僧人照例是不许穿鞋的,只能光着脚走路。一开始我的脚真疼,还打起了水泡。我们一路上要停下来好多次,因为人家要给我们施舍食物和饮料。施主们都预先站在门外等着我们,等我们经过时再叫我们过去。他们给我们施食的时候,我们不能说谢谢一类的话。在家的人给和尚施舍东西,叫做“赕僧”。他们施舍是为了行善行,我们接受食品时说一些吉祥祝福的话,然后我们接着往前走。食物不由我们自己拿,而是交给寺童(dekwat)拿着。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我们的食钵和四个布袋都装满了东西。这时我们也就往回走了。
  回到寺庙里,我们挑出自己需要的食物作早饭。我们吃早饭的时间,就该寺童打扫我们的房间了。等我们吃过早饭,寺童才吃,然后他们还得把食钵呀什么的都洗干净。饭后我们看一会儿电视,也玩电子游戏,睡一会儿觉。十一点半我们吃中饭,午饭一定得在正午以前吃完,因为下午和晚上都不可以再吃东西,但可以喝点牛奶。
  大部分日子过得千篇一律,每天都是看点电视、玩一会游戏、听听收音机,读点卡通小画册。有的时候我们还到附近的书店去买卡通画册。如果我早上溜出门,有时也去买点小吃。但如果是下午我就不能买东西吃了。有时候我的父母在早上来寺庙看我,给我带一些吃食作早饭和午饭。逢这种时候我就不到村子里去了。
  按规矩,我的父母见到我得向我致礼,在泰国话中叫做“wai”。起初我很不好意思,因为以往从来郡是我向我的父母敬礼,无论我去上学还是放学回到家中我都得向他们行礼。但现在我是和尚了,他们就得向我敬礼了,而且我不可以向他们回礼。所谓致礼,就是双手合拢,合十齐胸,再把头低垂下去。
  我只是新出家的小沙弥,还不能与比丘们一块进食,这是戒律规定了的。
  每天晚上我大约在八点洗澡。然后我和农师父和蒙空师父一道坐禅三十分钟。我不太喜欢坐禅,因为我觉得有点单调,而且老保持一个姿势还让人觉得很累。坐禅以后就直接上床睡觉了,因为明天我还得早早起床呢。
  我在寺庙做沙弥的最后一天,我的父母来接我。这时我们还得举行一个叫做"seauk”的仪式。同以前一样我得跟着一位师父一句一句地用巴利语念经文,然后我就可以换下我的袈裟,穿上短裤和T恤衫了。我很高兴我可以回家了,因为下午和晚上我又可以吃东西了。虽然我在庙里并没有玩得特别开心,但我很高兴我可以帮助我的爷爷进入天堂了。

                              

我在听和尚讲出家仪式中注意事项           我祖父死时家里请来的诵经和尚              这是我当小和尚时住的房子

                            

我的同修们正在穿衣服,准备要出门乞食了         我妈正在供养我,送给吃食         我是独自一人进食,因为我还是小孩

    泰国的放生活动

  在泰国人的许多古老传统中,给鱼和鸟放生可以追溯到很古老的时代。
  过去只在新年的日子行放生,如今许多场合都行放生的仪式,如放生可作为人过生日时所行的善举,在礼拜的庙会上及一些佛教节日中,都有放生的内容。在诸如泰国北部和中部的许多地方,逢Songkran节(新年时的泼水节)有大型的庆祝形式,行仪式典礼时,一大队穿戴得整齐鲜艳的年轻妇女,来到水边,把鱼放回水中。
  笃信佛教的泰国人通常在自己生日那天或得病时给鱼鸟放生,他们深信这样的善行有延年益寿的功用。这一信念可能源于下面的佛经故事:
  佛祖在世时,有一座叫Chetawan Wihan的庙宇,由佛陀的右胁诗大弟子舍利弗(Saributr)作住持。夏日的一天,一位新人佛门的善信小沙弥像往常一样,近前来拜舍利弗,大和尚从这小和尚的脸上看出那不寻常的征兆,以他的神通能力,他判断这孩子七天之后必定身亡。出于怜悯之心,大和尚将这告诉了小沙弥真相,尽量地安慰他一番。小和尚于是提出回家去和父母及家人诀别。他立愿七天之内一定回到庙上来,就死在这里。
  可在回家的路上,他遇见两件事。先是他经过一个水坑,想舀点水喝,看见鱼在泥里挣扎,觉得非常不忍心,便脱下外衣把鱼兜起来,放到附近的池塘救了它一命。之后,他来到一处旧农舍,见三只鸟被网套住。他很想解救它们,但这又怕这会违背佛教的道德原则(因为那是别人的猎物,不能偷盗呀)。于是他就站在那儿,注视着鸟儿,为它们的平安祈祷。他全心全意地祷告,忽然起了一阵狂风,网被掀起来,猛烈摇摆,直到网线断裂,鸟终于得以脱逃得救。这位善信的孩子回到家中,告诉家人他即将死去,家人悲伤无比,决定一定要在他死前为他求功德。他们按他的体重称出同样重量的大米,煮出米饭恭敬地送到僧人们的面前,供养佛教的僧伽。七天过去了,这个小沙弥却安然无恙。于是他又回到庙上去见大和尚。舍利弗见到他非常吃惊,因为他的预言从没有不应验的。当这个善信之人一五一十地告诉舍利弗他在这七天中的作为以后,舍利弗便知道了,因为他的善功德,他的厄运有了转变。救助要死的鱼,又助鸟儿们重获自由以及家里人慷慨斋僧,所有这些善行使他的寿数有了改变,他的寿命延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