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1期   第86页

幻云

释正进

  在普陀山观赏云雾,充满了悲喜。
  普陀山的云雾是海洋性的,变幻绮丽,说风就是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仿佛时时刻刻在演说着什么;普陀山的云雾更情意连绵,有时紧紧地簇拥在一起,十天半个月不散失一丝一缕,好像在谛听一部圣教大典。
  普陀山的海拔比较纯粹,具象显现,海就在你的鼻子底下,你可以用身体去丈量。每每看到信众从法雨寺三步一叩拜拜向佛顶山,便心生敬仰。在他们心中佛顶山的高度同须弥山一样挺拔高峻,小小的几个数字怎能“丈量”出来呢?其实,我心里清楚这座普陀山最高的山峰,海拔不过才29l米,但它所受云雾的萦绕厮磨,却胜过所有的名山峻岭。
  山不在高,因云则灵秀。站在佛顶山看云,白云就在半山腰间缭绕,上下起伏着。峰下的座座青山如象驰干野,如荷叶摇曳池。白云朵朵,雪白轻柔,轻盈飘逸,经海风一吹,便幻化成各种形状,千钟丽姿,万般状态。若稍不留意也就无踪无影;凝重沉稳时,簇拥着连成一片,任你怎么喊叫祈求,她也无动于衷,驱不去,化不开。时间长了,你会产生一种感觉:这个娑婆世界中,只有佛顶山是真实不虚的,其它一切不过是虚影。白云抱幽石,担云作四邻,也许这才是我们静修而达的内观之境呢。
  站在对面,看天边的亿万琉璃般堆积的海浪与白云,云从海上升起,与朵朵浪花连接一气,一样地如玉般白,如明月般皓渺。白色的奇幻睬波踏浪而来,舞蹈着再冉冉升起。有时,一边上升,那长长的水袖还从水面拖过,留下水纹呢。升上去的云聚拢着,不一会儿就形成了阵势,有了气慨,向普陀山驰来或奔来,遇崖便攀援,遇树就把绿色裹了去,遇峰峦则停住脚,左三匝右三匝地抚慰讨好,恨不得把普陀山所有的山峰都收入自己的百宝行囊。她亦水亦波,想把翠绿的山峰消融成海。
  水不在深,若广大则奇妙。白云离不开青山,也离不开蓝天碧波。普陀山的优势,多半得益于水。是大海孕育了清净秀美的海天佛国。普陀山宛若一朵青色青光的奇莲,绽放在大海的中央,微妙香洁,芬芳久远。若无浩如烟海的水波,这里的云彩便失去了魅力!云雾也就无根,没有了依托。色彩只有互相映衬,才有生命力,才会在我们面前生动起来。海是博大的,蓝色的汹涌映射得辽远久长,博大可以充实抚慰我们的精神境界。云是奇幻的,她挟水浪而来,翻卷变化,引我们的遐想奇思。看着时而惊涛拍岸,时而又轻声细语的浪花;揣测那时而婷婷玉立,时而蛰首弄姿的幻云,我深深地品味着大海与云天。普陀山的云亦真亦幻,树生云、云生石,充满了诗情画意,甚至启发人的禅思。
  如果你只听说过江南水墨山水画,那你就怀着收获的心情到普陀山来吧,保证你一饱眼福。云雾中的远山岛影,如蛾眉淡抹。那时隐时现的是优美而朦胧的一条曲线。我以前曾怀疑过水墨山水画的抽象,生活中不会如此现代派的东西,说那只不过是文化人的心中的块垒。但,实际上普陀山由山海孕育出的云雾时时在无意中涂抹了多少画面,而且要胜过多少山水画卷。春风夏雨时,如果你到普陀山一游,你会看到山岚借水汽生成的梦境。从山崖上,树丛中,左一簇,右一片,到处升腾着乳白色的云雾。当地老人说,这是“地气”,它是从护法龙王嘴里吐出来的。
  有一次,我真切地看到,从普济寺连同她身后色彩厚重,深蓝甚至发黑的山岚,被半空中降下的春雨浇注,犹如置身于黄果树大瀑布一样的珠帘之后。远远望去,数也数不清的一条条的雨线,在山岚背景的衬托下,从空(蒙)天空中垂下白花花的玉珠或宝石。
  不过普陀山的云最为神彩飞扬、意趣横溢的时刻,是在于黄昏和黎明。
  在此时,普陀山的云往往是绚丽的,犹如一部交响乐中的华彩乐章,于变幻的旋律给人以美的熏习。有时甚至使人忧伤,有时也令人感受到大喜大悲。初夏的黎明,你会看到诗意的宁静,浓厚的云把整个普陀山都包裹起来了。厚实的绢白在晨光中一动不动,紧贴着法雨寺的殿堂屋宇,你只能侧耳倾听、倾听,梵音绕梁,迎来了太阳的跃动。云雾刹那间抖开了彩色的绸缎,一尺一丈、尺尺丈丈、丈丈尺尺,那五彩的绸缎仿佛刚刚由飞天女自一间偌大的染房中扯出,在半空中上下舞动。一时间,把整座普陀山都感动得满面红光,绿树盈泪。
  有时候,大雾迷海。水气如此浓而稠,我平生还是没有有几次见过。小时候,听过大雾迷江草船借箭的故事,那时候就想像了云雾飘浮在海面,锁住一艘艘船只的情景。现在眼前,只能想像那远近的普陀岛屿。好大的雾啊!
  你见过云雾中的彩虹么?你还别说,我就真幸运地遇到过一次。那天,黎明刚过,晨光中天地给映得亮亮的,带着朦胧的柔和。倾刻间,海上的雾越聚越多。朝阳从半空云层中透射过斑驳的阳光,一块一块地映照在海上,使整个海面犹如一只梅花鹿。再一刹那,就在我的近前,从那梅花鹿的脊背上升腾起了一条妙不可言说的彩带。这条彩带成弧形向空中伸展着、伸展着,彩带的一端,分明连在佛顶山上,这是大海一心向佛的彩桥么?我心里的疑问还未来形成话语,壮丽的彩虹便不见了,使我的大惊喜转而成了大悲叹。这眼前的万相生灭,纷飞隐现,
  使我联想到了许多许多。这不就是《楞严经》中所说的幻象幻境吗?
  普陀山的云雾啊,如同这山上的一草一木,四季轮回,荣枯流转,示现着诸多不可言说的智慧般若。借着云雾的变幻,在感叹自然界的壮丽奇瑰之余,我也体味着世法无常,迷梦何可久恃呢。
  (本文配图由普陀山佛协的昌其法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