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1期   第77页

桂林栖霞钟灵独

——桂林栖霞寺开光有感

黄夏年

  “桂林山水甲天下”早巳为世人所知,每个到过这里的人,都会为他的美丽风景所倾倒,感叹造物主对他的偏爱,造下了这么美丽的山水。
  然而,就是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宗教文化也是它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天下名山僧占多”,桂林的山青、水秀、洞奇、石美,自然也会引起热爱自然,倾心自由的宗教人土的偏爱,历史上这里曾经有过无数的僧侣道土到这里建庙塑像,留下了隽永的吟唱。
  桂林最美的地方是栖霞山,栖霞山最美的七星岩. 古人曾云:“天地灵气,结为山川。而位置无人,终属顽钝。以桂林论,七星最矣!”七星岩下面有一个栖霞寺。明代桂林名人张大复的《栖霞寺》赞日:“名山藏古寺,幽阁绕藤萝。修竹留云住,长松听鸟歌。梵声霞里出,清磬月中和。一榻琴书冷,惊闻秋已过。”古人描绘了一幅栖霞寺的美景。白天,满目葱绿的青山,古寺深藏于内,清幽的亭阁被古藤缠缚,云雾在茂密的修竹中缭绕,耸立的松树百鸟自由啼唱。夜晚,寺里传出来的阵阵诵经声,与清磬的月亮照映,这时坐在凉榻抚琴擎书的我,突然感到一阵寒意袭身,哦,原来已经深秋过去,初冬来到了!
  栖霞寺的前身是寿佛庵。寿佛,全州人,父早殁,侍母以孝闻。博通内典,默然有得。出家后遍游名山,有灵异.传说活了130岁,火炼身如金不坏,号为“寿佛”。栖霞寺的成名是在浑融和尚的时期。浑融和尚,法名本符。湖广沅州人,俗姓张氏。父讳楚珩,曾经获明朝的贡生。崇祯初年,被授予广西柳州府马平县令。浑融随父至广西。后来父亲升任陕西,不久携全家回到湖广。浑融少年知书能文,熟读列史。20岁时仗义任侠,为乡人解急难罹患。明末李白成起义军攻入北京,明朝亡灭。浑融感叹正统不继,又受父母在不远游所困,不能以身许志,恢复大明。父母终丧,清军入关,自念“吾祖父世受恩,今日然无报效,此行与草木腐耳!”心中志愿无人可知,只好经常把酒自醉。每逢醉时泣下叹气,仗剑四游,落落寡欢。后来,在衡山湖东寺皈依沤和上人,取法名“本符”。至广西桂林住在普明阉,一度卸缁佩剑,参与军事,所至皆捷,赢有“秃参军”之号。清军来攻,衡州失守,重新回到了山林。浑融见寿佛庵简陋,池多毒蛇,发愿重建,填池筑基,新整殿堂,安奉释迦,嗣建亭阁、廊庑,植松竹、杂卉,终成名刹。明代彭而述《题栖霞寺》云:“削铁来青壁,飞楼倚断阿。秋钟吹木叶,石燕出云窝。古寺能留客,边城久息戈。且拚今日醉,华发笑蹉跎。”道出了栖霞寺的特点。浑融虔心事佛的行动,受到了桂林城佛教徒的支持,城内的文人名士整日在此聚会,咏诗作画,彭公禹峰以此地旧有栖霞洞, 因题寺额曰“栖霞”。 明人彭年在《秋日栖霞访浑公》曾赞曰:“花竹清幽漫不删,一庵分享一秋山。六时喧寂无尘到,四序明晴有客攀。蓉影美人新遘立,蕉花蚕妇古妆颜。偶然坐对生深慧,最爱山僧礼数间。”

  浑融在栖霞寺住了30年,亦禅亦净,以念佛为归旨。90岁时圆寂,起塔在寺前.他圆寂后,栖霞寺开始走向衰退,后继者乏人.明清的佛教是中国佛教的衰退时代,整个桂林的佛教也处在佛法不兴的阶段,栖霞寺也随着时代的变化,日益走向衰落,虽然中间时有修复,但终因年久日长,战乱频仍,特别是日本侵略者军队的破坏,最终只剩有几间残破的大殿,亭院廊庑皆己倒失。栖霞寺在广西佛教的中心地位也让位于桂平地区,
  改革开放以后,桂林山水甲天下的优势突起,成为我国旅游业中老大龙头.然而地处美景中的破败栖霞寺却大杀风景,让往来的游人扫兴而归.栖霞寺成为桂林旅游的一个痼疾,也是桂林人心中抹不去的一个阴影,引以自豪的桂林佛教徒感到无地自容.1988年当时健在的赵朴初会长致函广西壮族自治区领导,对栖霞寺的命运表示极为关注,希望能够尽早恢复这座名刹的风采。赵会长的呼声受到了广西政府和有关部门的重视,不久,由桂林市旅游总公司出资,重建栖霞寺的工程全面开工,2002年9月,整个重建工程全部完工,月底栖霞寺隆重举行了开光仪式,来自全国各地,教内外人士3000余人莅临出席。
  新建的栖霞寺耗资3000余万元, 占地面积18000平方米。整个建筑面积为3500平方米,皆为仿唐建筑形式,山门的青石板铺就的广场烘托出寺院净土的庄严,天王殿前伸出的前檐,悬挂着赵朴初亲自书写的“栖霞禅寺”四个大宇,给古朴的寺院增添了文化的品位。走进山门,青山绿衬大雄宝殿在山脚突起,两边的钟鼓楼高大耸立,让人肃然起敬,生起赞叹。寺内小桥精致,流水潺潺,水清彻底,鱼儿欢畅;亭廊环绕,古树荫荫,有庭院之错落,有修竹茂盛。殿前香炉燃起的袅袅香烟,上达天庭,向佛陀报送人间美景的喜讯;淡淡花香飘浮在寺院各处,婉转的诵经声里,带着秋桂的幽馨。漫步在寺内的小径,映阶绿草在阳光下闪亮,碧绿的草坪映衬在湛蓝的天空下更显妩媚,金色的阳光将寺院托起光环,国家经济繁荣富强,党的宗教政策落实到位,才有了栖霞寺今天的美好。
  寺以僧为高,僧以寺为广,新建的栖霞寺迎请了大岳法师来主持。当年浑融大师出家在衡山湖东寺,今天又从衡山请来了法师,真是因缘殊巧,额庆称绝。大岳法师发心纯正,事佛虔诚。他曾经是中国佛教界最高学府—一中国佛学院的高材生,受过系统的佛教教育,毕业后一直在从事寺院管理和教育工作,担任南岳福严寺的主持,将福严寺管理得井井有条,寺亦成为衡山地区众佛寺中的佼佼者。桂林市佛教协会有眼光,礼请大岳法师来栖霞寺主持寺院,新生的栖霞寺一定会在中国佛教新一代法师手中发扬光大,香火有继,法轮常转。
  栖霞寺是盛世修庙的一个壮举,也为桂林佛教的未来提供了一个发展契机。座落在桂林著名风景区七星山岩脚下的栖霞寺无疑占尽了“甲天下”之利!已故的著名佛教领袖太虚大师曾经来过栖霞寺,他赞叹这里的好山好水,作诗赋曰:“清辉生室月初牙,丛桂香飘桥畔花。珍重七星岩下路,行人指点古栖霞。”今天,来往的游人,思古人之悠悠,一定也会像太虚大师一样,珍重七星岩,指点新栖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