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1期   第73页

    主持人的话:好莱坞每年的电影有数百部,真正直接以圣经或宗教为题材的并不多,但涉及宗教问题和情绪的就很多了。从1970年代以后,由于美国在越南的战争,由于其介入亚洲事务的广度与深度,也由于欧美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以及亚洲移民的增加,极大地改变了欧美以往的文化自我中心主义。部分文化人士开始在基督教以外的文化圈内去思考生活的意义,也有的接受了亚洲的宗教观念。仅就电影文化言,我们知道的好多明星,都不同程度地接受了佛教或印度教的信仰。女口像著名影星理查·基尔,还有哈理逊·福特,以及他的妻子美丽莎·马西逊也都追随某位活佛,成为佛弟子。美丽莎是专写电影脚本的作家,在美国很有点名气。再如1999年,美国电影界赫赫有名的动作片影星司蒂文·史高(Steven Seagal)就被住美国的宁玛派大活佛彭诺林波且(Penor Rinpoche)确认为西藏以往某活佛的转世。史高主演过好些有名电影,如《潜龙升天》等,他以往在日本学习过柔道,在日本和泰国生活过,又有多年素食的经验。自称在20余年前就受过菩萨戒。
  不仅好莱坞演员们受到东方宗教的影响,电影的思想内容也吸收和讨论东方的宗教。从今年开始,我们的《佛教文化》有选择地介绍一些有关东方宗教或与东西方宗教思想互融互具的有关电影。本期介绍的《感应王》(Fallen)虽然与东方宗教没有必然联系,但去口曲折地对照性地反映出西方宗教思想与东方思想的异同。而下一期将介绍的Operator则完全是借佛教的业报轮回来演绎西方的生活故事了。

介绍宗教电影《沉沦》


  电影题材的思想背景:
  《感应王》(Fallen/沉沦)无论在题材还是思想上都很有点意思。“感应王”是这部电影在港台的译名,它的英文原名叫做“沉沦”。读者如果看完这篇介绍,就可以知道,两个名字都有它的道理。
  该电影的目的似乎是要探究人类罪恶的根本来源,并回答为什么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往往显得荒谬与邪恶。社会的道德问题,在基督教世界中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根据基督教神学的基奉命题表述,上帝是全知全能全善的。从托坞斯·阿奎那以来的神学家们都在讨论并证明上帝具有这一至上的神圣性。但问题也就出在这里,有人会问,既然上帝无所不知无所不能,那么从他无不至善的动机出发,为什么要让世间人,即每个尘世上的或男或女往往具有道德上的不善亦即恶呢?古今酌神学家都对此作了种种的解释。其实我们如果从东方人的,从佛教的角度来看,同样的困惑也是存在着的。怛佛教不同,它以一种不言或沉默的方式绕过了这一问题的直接提出。基督教说人有原罪,从感性的故事叙述中,它将人的原罪归结为人类始祖在伊甸园中禁受不住蛇酌引诱而犯了上帝的禁令。但上帝既然全能全知,为什么不能预见并制止蛇的诱惑呢?甚至为什么不干脆在伊甸园中取消蛇的存在呢?我们会问:蛇的根奉邪恶义从里来的呢?而同样的问题,佛教中似乎无人提出。依据《起世因本经》或其他的类似佛教经典,我们描述的世界是一个不断衰退的过程,起初人寿达八万岁甚至更多,由于人们的贪欲等,造成了人类的相互争夺与侵害,于是社会动荡,天灾频现,人寿也不断减少。但佛教中似干也没有讨论世界何以要不断处于渐衰的过程,人的三毒无明从何处来?有的佛教思想派别,如天台宗是从性具善恶的角度来说明这一现象的。但这是一种逻辑的而不是发生论的说明。我们还是回过来说电影吧。
  电影故事情节:
  警探约翰·霍布斯(由著名影星丹素·华盛顿饰演)是第八次将一个连环杀手捉拿归案并送上了死刑电椅。这名十恶不赦的杀人犯叫锐斯。锐斯被处死刑以前,要求见约翰一面。他伸出手来要与约翰握手,约翰也祝他在黄泉路上一路乎安。锐斯虽然走了,但城市里的治安并未见好转,同样作案特征的凶杀一再出现。约翰一次在凶杀现场看见了墙上的谜语,便想起锐斯在死前说的一些费解的话。经过进一步的追查,他发现30年前的一位叫迈拉诺的警官的自杀案,当他向警察局长言及此事时,后者让他不要翻这件老案子。但约翰不甘心,经过努力,他同迈拉诺的女儿,一位大学的神学教授建立了联系。于是他了解到了锐斯便是古代犹太宗教里的魔鬼,这个叫做Azarel的魔鬼,原来也曾是天使,但堕落后下降到人间。约翰同锐斯之间展开了相互的追逐。当约翰从迈拉诺那里了解到,Azarel一旦接触到任何人就会把邪恶的能力传染到普通人的身上。而Azarel自己又几乎是不死的,只要被他附体的人死亡时,身边方圆五十肘的范围内有任何生物,恶灵也就附到了或人或兽的身上,于是约翰便计划了一次挫败恶魔的较量,同几十年前的警官迈拉诺做的那样把魔鬼引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杀死他的附体,然后再自杀,使魔鬼中断在人间的延续。约翰成功了吗?您还是看电影吧
  电影中最精彩的歌词及几段对话

  歌词: 我有的是时间,是的,时间总在我这一边。
  你总说你想要摆脱我,
  但我终归会要回来。
  是的,我亲爱的,我就会回来找你,
  走啊,点亮我的灯。

  非常有意义的两段对话
  约翰与他的搭档乔纳西的对话:
  约翰:这事关系到命运和神界。人生的意义在哪里呢?/乔纳西:人生意义?/(约)是的。/(乔)对于我意义就是抓坏蛋。/(约)对了,我以前一直都这么想来着。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东西吗?我们为什么活在世上呢?/ (乔)也许是因为上帝吧?约翰。 / (约)对,可能。我很难相信,我们只是某种道德生存体验的一部份,你瞧,我们受到某种更高的存在者的支配和指导。如果世间存在着高出于我们的存在,那他为什么要让我们接受荒谬的东西呢?世上有五十亿人,我们不过像蚂蚁。从我们的角度,有谁关心过蚂蚁的所作所为呢?/(乔)蚂蚁?/(约)对了,蚂蚁。/(乔)我跟不上你说的,我好像懂,又好像不懂。
  约翰:霍布斯与格丽塔·迈拉诺教授的对话:
  (约)可我得知道发生了什么串呀。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像它显现的那样……如果这串所要传达的是……/(迈)是真的?你相信这些东西吗?/ (约)我更相信那些隐藏的而不是表面上的东西。但我相信我看得见的东西,我的头脑在尽力了解我所看见的东西,这对吧?某种东西在威胁着我,锐斯说的阿拉梅克语是威胁我的,锐斯还说了什么?我来是为了问你的问题,你得回答我。/(迈)我们并不应该什么都知道,我们不应该什么都看得见。这就像是黑手党,它们甚至不像在我们身边。
  要解释世上有的现象,只有假定其实有上帝存在。上帝是存在的,天使也是存在的,有的天使堕落了,被贬斥下来,被剥夺了形体,他们只能依附在其他人身上,它们就在我们身体内部,在人的内心。它们通过人而施行自己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