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1期   第67页

学会享受休闲

高金来

  休闲,不仅在于休,即停止工作,如公休、退休、离休,更在于一个闲字,如闲暇的时间、安闲的环境、闲适的心情。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心情。清代全望祖在《阳曲傅先生事略》中称傅山先生“每日樵干山中、置书担上、休则取书读之。”干着苦力活,砍柴担柴歇息的间隙,还能取书读之,这是何等样的闲适,这不是也可以称作休闲吗?
  我虽比不得傅山先生,但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自认为还能保持一颗不浮不躁的心。我年轻时下乡插队,当过农民,又在车间当过三班倒的工人,我相信,“有这碗酒垫底,什么样的酒我都能对付。”没有文职就卖苦力,扛大包,扛不动便值夜班、看汽表。反正是“宁为宇宙闲吟客,十白做乾坤窃禄人。”
  几年后,我和老伴彻底下岗。现而今,三十五岁是求职的一道槛,何况五十三呢。虽然说“人世荣辱都参破,种春风二倾田,远红尘千丈坡,倒大来闲快活”,但人总得活着,为了养家糊口,供女儿上学,我还是四处托人,找了一份每天挣十元的打杂活,人还捎带有一句话:想干就干,不想干,街上下岗的有的是。
  知足长乐,能忍自安。凭着30多年在工厂养成的习惯,凭着几十年手不释卷学到的知识,虽然年纪偏大,这份工作也就这么干了下来。闲暇时看《周易》《论语》,读《金刚》《道德》,翻《素问》《孙子》,诵《唐诗》《宋词》,或写字,或作文,也想学唐伯虎“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业钱。”粗茶淡饭吃得香甜,鬼不叫门睡得安稳。夏季天暖日丽,或与老伴,或邀好友,登山观景,临风吟唱。“闲来上山看野水,忽于水底见青山。”物我两忘,岂不快哉?若天寒地冻,守着火炉,沏杯清茶,吸支香烟,或看书写字,或读诵经典,或与老伴扯个闲话,岂不乐哉?焚清香,放佛曲,听经声佛号,闻晨钟幕鼓,亦其乐极也。
  有一副对联写得好: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吃杯茶去。
  谋衣苦,谋食苦,苦中有乐,拿壶酒来。
  这忙里偷闲、苦中有乐的日子,照样也有饮茶饮酒而休闲。生有贵贱贫富,命有吉凶寿天,“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他,愚的是我,争个什么?”人生几十年,既要自强不息,又要厚德载物。活就活个胸襟坦然,乐观豁达;活就活个雅趣盎然,忘我天和。只要心态恬然淡泊,无论何时何境,都可以休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