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1期   第60页

佛教奇观

唐黎标


  奇观之一:迄今为止,在佛教文化中,有许多千古不解之谜,如佛教高僧的舍利子,肉身不朽,虹化和舌根不朽等。现在先谈谈佛教第一个人体之谜舍利子。舍利子是僧人遗体火化后遗留下来的晶莹明亮的硬物。据佛教文献记载,释迦牟尼去世火化后,发现有许多晶亮透明,色彩各异、坚硬如钢物,这就是舍利子。

  

  1975年2月13日下午,95岁高龄的近代著名高僧广钦老法师在台湾去世,遗体火化后得舍利子100余粒,最大的一颗直径为4厘米,呈褐色,闪闪发光。新加坡华人高僧宏船法师于1990年圆寂火化后遗留有480多颗彩色的类似水晶体的硬物,有的闪烁着钻石般的亮光。
  一般认为,出舍利子者多为比丘僧(和尚),然而93岁高龄的广西桂平县西山洗石庵住持释宽能法师1989年去世,火化后,也得到了3颗经1000℃高温也无法化掉的碧绿色的晶莹透亮的舍利子(直径3—4厘米)。继她之后,又有两位比丘尼(尼姑)火化后获得了舍利子,一位是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山西省佛协副会长、五台山佛教协会副会长通显法师,于1991年3月去世火化后,共得五色舍利子1100颗;另一位是广东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揭阳县双峰寺住持释又琼法师,她于1991年8月去世,火化后在其骨中发现了绿豆大小的黑色、浅玉色闪闪发光的舍利子。
  关于舍利子的形成,现代一些学者将它解释为结石,由于僧人长期素食,摄入了大量的纤维素和矿物质,经过代谢容易形成大量磷酸盐和碳酸盐,以结晶体形式沉积于体内而形成结石。然而,世界各地坚持素食者成千上万,其他许多宗教的苦修者也是坚持素食的,为何又无舍利子产生,唯有佛教高僧才有呢?假如一个人身体内有这么多硬如铁石的东西,其生理功能肯定会紊乱不堪而疾病不断。这些僧人也定期到医院进行体检,为何x射线和B超却检查不出这些坚硬的“体内异物”呢?舍利子又为何五颜六色?这些现象确实令人费解。
  奇观之二:第二个佛教人体之谜,就是虹化。虹化,也称虹霓法身。它是西藏佛教密宗修炼有素者在临终时出现的一种人体奇观。虹化分为3个层次:修炼达到第一层次者,逝世时身体不断发光,形骸不断缩小,渐至消失,最后一无所留。在肉体发光缩小之际,头顶上空有一道道彩色虹光缭烧。第二层次者则遗体会不翼而飞。第三层次者虹化后遗体渐渐缩小至几十厘米且形骸坚硬如铁。
  在藏密文化典籍中记载有历代高僧虹化的奇观,如1883年藏密修炼者让日光在敦珠林寺去世时虹化,其身体逐渐变小消失,最后只剩下一小指甲。1952年,德格益龙人索朗南杰虹化,当时有很多人在场亲眼目睹了这一人体奇观。1980年,西藏昌都区贡觉县尼姑达珍拉姆去世,遗体存放在一个大紫铜盆内,7天后躯体缩小至26厘米。同年,西藏昌都区察雅县玉拉比丘尼逝世,遗体虹化,仅留一肘大小。西藏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的索朗顿珠对虹化现象作过专门调研。1998年2月在北京成立藏密气功研究会。当时与会者认为虹化现象至今还是一个谜。
  奇观之三:第三个佛教人体之谜,就是肉身不朽。按常规,人死后不到一个月身体必定会腐烂生蛆。然而,一些高僧死后,在没有任何特殊防腐措施的情况下,其肉体竟会数十年或上千年保存完好而不腐烂,这是令人们大惑不解的。自古以来,佛门中多有高僧去世后肉体不朽的记载。最著名的是广东曲江县南华寺的惠能六祖、广东乳源县云门山文偃祖师,安徽九华山地藏菩萨以及唐代无际禅师等。这些保存完好无损的肉身经现代专家检测后确认不虚。专家们指出,木乃伊是靠药物而保存下来的人体躯壳,保存上千年可以理解;但暴露于空气中的肉身千年不朽,实为世界奇迹!
  在现代,我国又出现了4位肉身不朽的大和尚。第一位是佛教界高僧慈航法师(曹洞正宗第47代祖师),他于1954年5月6日去世,去世前曾留下遗嘱:遗体不用棺木,不用火化,盘坐于大缸内,安放在后山上,3年后开缸,如散坏,则照原样不动藏于土,如全身未坏,则装金入塔院,5年后之后,弟子们才遵嘱开缸,看见法师肉身并没毁坏,皮肤呈棕色,五官分明完整,两腿盘坐,只是显得瘦削。令人惊奇的是,慈航法师去世前已剃光的头发和胡须竟重新长出,眉毛比以前更浓密,用手触摸其皮肤依然觉得柔软。第二位是台湾台北县新店市万圣山海藏寺开山住持清严和尚,他于1970年去世。去世前告诉弟子说:“我圆寂后,于寺内院地合壅六载,然后开视。”6年后弟子们当众开缸,法师肉身完好无缺,宛如生前。第三位和尚是台北市安国寺开山住持瀛妙法师,他于1973年5月12日去世,弟子们将他扶坐而葬。在去世10周年之际,其法眷及弟子开墓拾骨。开墓之际,但闻一阵檀香,其肉身完好,皮肤呈琥珀色,头发、指甲等俱完整,神态宛如生前。第四位是安徽省九华山双溪寺高僧大兴和尚,他1985年去世后,弟子们用花缸装葬。以100多斤木炭、一些石灰和草纸封存后入土。4年后出土启缸,但闻檀香味四溢,法师形体自然端坐,貌如生前,其颈部原挂着的一串佛珠的线已断,佛珠散落于周围,有人认为其肉不朽乃木炭和石灰的干燥防腐作用使然。然而,在大兴的墓旁,用同样方法保存过一位比丘尼的遗体却没有成功。这些现象至今令人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