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3年第1期   第7页

党的十六大政治报告中四次提及宗教问题

叶小文

  十六大报告作为中国共产党对新世纪新阶段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作出的全面部署,与时俱进,博大精深,在全世界展现了坚持改革开放、与时俱进的良好形象,是统一思想、凝聚人心的旗帜,是万众一心共同奋斗的纲领。如此重要的政治报告中,四处提到宗教问题或宗教工作,这在历届党的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中,还是第一次。其含义十分深刻。
  一、在总结五年工作的画龙点睛的简要凝练笔墨中,提到了“宗教工作取得新进展”。中国共产党根据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深刻变化和民族、宗教问题日益突出的新形势,结合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实践,对宗教工作作出了一系列重要的决策和部署。特别是2001年中央召开了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江泽民同志作了重要讲话,有力地推动了全国的宗教工作。我国广大信教和不信教群众和睦相处,宗教领域一直保持团结稳定的局面。这与当今世界一些国家和地区因民族、宗教问题不断引发冲突,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状况,形成了鲜明对比。事实证明,党的宗教政策是正确的,我国宗教工作的形势总体上是好的。
  二、在总结十三年的基本经验而归纳出来的“十个坚持”中,包含了要“做好宗教工作”。 “十个坚持”,覆盖了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的方方面面,可谓字字珠玑。报告在第八条基本经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断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的127个字中,还专门点了一笔“做好宗教工作”。宗教工作是党和国家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大局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做好宗教工作,关系到加强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关系到推进两个文明建设,关系到加强民族团结、保持社会稳定、维护国家安全和祖国统一,关系到我国的对外关系。讲“宗教无小事”不仅是强调宗教问题的重要性,也是强调宗教工作中讲政治、抓大事的必要性。
  三、报告对错综复杂、很不安宁的国际形势进行了冷静深入的分析,注意到“民族、宗教矛盾所导致的局部冲突时起时伏”。宗教问题对当代世界的经济发展、政治运动、社会变革、人类生活,仍发生着重大影响,成为当今世界的热点问题。报告指出,“面对很不安宁的世界,面对艰巨繁重的任务,全党同志一定要增强忧患意识,居安思危”。当今世界范围内“很不安宁”的因素,就包括常常与现实的国际斗争和冲突相交织、日益突出的宗教问题,我们必须正确面对,应该倍加珍惜我国宗教领域的安定局面,把不稳定因素解决在萌芽状态。
  四、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报告在“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这个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中,包含了“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这个基本方针,源于早已为广大宗教工作干部和宗教界的朋友熟悉的“三句话”。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运用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观察思考宗教问题,对宗教存在的长期性、宗教问题的群众性和特殊复杂性进行了深刻透彻的分析,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提出了新思想、新论断、新概括。1993年,江泽民同志从讲政策、抓管理、促适应三个方面,提出在宗教问题上要讲“三句话”,高屋建瓴、提纲挈领地点明了宗教工作的指导方针。“三句话”从此成为我们做好宗教工作的行动指南。这次,在重申“三句话”的基础上,增加了一句“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在党的政治报告中慎重地写下了社会主义时期宗教工作的基本方针。
  要深刻理解宗教问题的群众性,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江泽民同志指出:“我国信仰各种宗教的群众有一亿多,他们也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积极力量。”“做好宗教工作,关系到加强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把广大信教群众看作“积极力量”,肯定宗教也有积极作用,把党同信教群众的关系看作“血肉联系”,这是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和群众观的重大发展,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在认识和处理宗教问题上的体现。
  要善于把握宗教问题的特殊复杂性,依法管理宗教事务。这也是实施依法治国方略的必然要求,是政府管理社会事务的一项重要职责。不能以宗教信仰自由和政教分离为借口,放弃或摆脱国家对宗教事务的管理。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要旨是保护合法,制止非法,抵御渗透,打击犯罪。越是在扩大开放的形势下,越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不动摇,坚决抵御境外势力利用宗教进行的渗透。
  要充分认识宗教存在的长期性,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江泽民同志指出,观察宗教问题“最根本的是宗教存在的长期性”,“宗教走向最终消亡可能比阶级、国家的消亡还要久远”。既然宗教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将长期存在,从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的关系上考虑,我们就要本着和而不同、求同存异的原则,客观地对待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的相容性,正确地分析宗教是否有与这个社会相适应的基础,努力去探索如何使宗教成为这个社会中的一种和谐因素。否则,宗教的日子不好过,社会主义社会也不得安宁。江泽民同志创造性地提出“要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这句话,是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上的一个重大理论创新,是在处理社会主义社会宗教问题上利国安民的正确途径。
  这里提出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在历史的长河中,宗教不仅以信仰的形态,而且也以一种社会现象、文化现象的形态长期存在。在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基础上,支持宗教界努力对宗教教义作出符合社会进步要求的阐释,实事求是地肯定宗教中的积极因素。在处理这个问题时,分寸一定要把握好。宗教中的积极因素、宗教文化中的有益成分可以肯定,但不能夸大。
  十六大报告四提宗教问题,我们宗教工作者倍受鼓舞,同时也加重了我们“倍加顾全大局,倍加珍惜团结,倍加维护稳定”的历史责任。
  (作者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本文为《中国宗教》上同名文章的论点摘要,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