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9年第1期

牛年画牛话牛

李唐 吴言生

  禅宗用图画、文字将开悟的过程和在各个阶段的体验表现出来,系统地描绘出由修行而开悟而入世的心路历程,这就是著名的牧牛图及其图颂。从诗学渊源上看,寒山禅诗、汾阳颂古是其滥觞。(参《禅宗诗歌境界》之《临济宗禅诗》章。)《十牛图》用十幅图画描绘牧牛的过程.有图、颂(诗)、文(著语),表示了从寻牛觅心到归家稳坐的过程,以阐示修行的方法与顺序。(《十牛图颂》一卷,全称《住鼎州梁山廓庵和尚十牛图颂并序》,收于续藏第一一三册。)《十牛图》与《信心铭》、《证道歌》、《坐禅仪》合印,称四部录,在禅林影响尤大.十牛图用牧人和牛的形象,象征修行者驯服心牛,以重现本来面目.
  《寻牛》其一:
  茫茫拔草去追寻,水阔山长路更深。
  力尽神疲无觅处,但闻枫树晚蝉吟。
  “寻牛”,喻迷失自性。著语:“从来不失,何用追寻?由背觉以成疏,在向尘而遂失。家山渐远,歧路俄差。得失炽然.是非蜂起。”
  本心人人具足,由于相对观念的生起,逐物迷己,人们贪逐外尘,悖离本觉,心牛遂迷乱失落,离精神家园越来越远。拔草寻牛,就是要寻回失落的清明本心。心牛迷失既远,寻觅起来也很艰难,以至力尽神疲,也莫睹其踪。然而于山穷水尽处,蓦现柳暗花明。在枫叶流丹晚蝉长吟中,隐隐有牛的踪迹。
  《见迹》其二:
  水边林下见遍多,芳草离披见也么?
  纵是深山更深处,辽天鼻孔怎藏他?
  “见迹”,喻渐见心牛之迹。著语:“依经解义,阅教知踪。明众金为一器,体万物为
  自己。正邪不辨,真伪奚分?未入斯门,权为见迹。”
  修行者依据经典、禅书,探求修行意义,聆听师家指点,明天地同根,万物一体,甄别正邪真伪.领悟到禅的要义和方法,寻到了牛的足迹。深l山更深处也掩藏不住鼻孔朝天的牛,无明荒草再深也遮蔽不了清明本心。但见迹还没有见牛.还没有进入禅门。
  《见牛》其三:
  黄莺枝上一声声,日暖风和柳岸青。
  只此更无回避处。森森头角画难成。
  “见牛”,喻发现本具之心牛.著语:“从声入得.见处逢源。六根门着着无差,动用中头头显露。水中盐味,色里胶青.眨上眉毛,非是他物.黄莺清啼,日暖凤和,柳枝摇绿,
  赏心悦目。
  “本来面目”通过声色等呈显出来,处处都有它的作用,但它又是如此的妙用无痕,如水中盐味,色里胶青,必须具备慧耳慧目,才能使它无处回避。它头角森森,却又离形绝相,绝非丹青所能描画。见牛较之见迹是一大进步,但见牛并非得牛,见道尚非得道,它只是初步开悟。
  《得牛》其四:
  竭尽精神获得渠。心强力壮卒难除,
  有时才到高原上,又入烟霞深处居.
  “得牛”,喻已证悟自性.著语:“久埋郊外,今日逢渠。由境胜以准追,恋芳丛而下已,顽心尚勇,野性犹存。欲得纯和.必加鞭挞。”
  虽然得到了牛,但这是一只长期奔驰在妄想原野的心牛,野性犹顽,恶习难以顿除。它时而奔突在高山旷野,时而贪恋于芳草园林,因此仍需紧把鼻绳,用严厉的手段,来驯化它的习性。修道者虽然见道,但无始以来的习性犹深.受到外界影响时.极易退堕到未开悟以前的情境,必须严苛自律,羁锁住惯于分别、取舍的意识。对此,禅宗谓之“见惑(理知的惑)可顿断如破石。思惑(情意的惑)需渐断如藕丝”。见性(悟)固然不易.悟后的修行更重要。因此得牛之后,还须继续牧牛.
  《牧牛》其五:
  鞭索时时不离身,恐伊纵步入埃尘。
  相将牧得纯和也,羁锁无拘自逐人。
  “牧牛”,喻悟后调心。著语:“前思才起,后念相随.由觉故以成真,在迷故而为妄。
  不由境有,惟有心生。鼻索牢牵,不容拟议。”
  人的思想之流如长江大河,念念不停流。虽然见牛,并不意味着一了百了,随时都有无明发生,“毫厘系念,三途业因。瞥尔情生,万劫羁锁”(《五灯》卷七《宣鉴》)。因此开悟之后要继续保任,要不断地断除烦恼,摄伏妄念。前一阶段是夺人,这一阶段是夺境。人们在日常的差别境中,一念刚起,二念随生。迷惑的起因在于二念,若在一念兴起时,能如红炉点雪。顿作消熔。就不会生起迷执。对此禅宗称之为“后念不生,前念自灭”。时时用菩提正见观照,直臻于纯和之境,才是觉悟证真,不为境迁。此时种种调伏手段即可弃而不用,人牛相得:
  《骑牛归家》其六:
  骑牛迤逦欲还家,羌笛声声送晚霞。
  一拍一歌无限意,知音何必鼓唇牙!
  “骑牛归家”,喻骑乘驯服的心牛归于精神的故里,著语:“干戈已罢,得失还无。
  樵子之村歌,吹儿童之野曲。横身牛上,目视云霄。呼唤不回,牢笼不住。”
  学禅者经过了发心(寻牛)、学习佛禅义理(见迹)、修行而见性(见牛)、见性悟道(得牛)、在正念相续中精益求精(牧牛),可谓艰难曲折备历辛苦。驯牛之时,尚需要不断地鞭挞。修行者进行艰苦的砥砺,终于使心灵脱离情识妄想的羁绊。心牛驯服,人牛合一,已臻一体之境。此时,妄想已被调伏,本心无染,清明澄澈,充满喜悦。一如天真烂漫的牧童,笛横牛背,沐浴晚霞,骑牛归家。一拍一歌,于不经意间.有无限天真妙趣,知音者自当会心一笑。
  《忘牛存人》其七:
  骑牛已得到家山,牛也空兮人也闲。
  红日三竿犹作梦,鞭绳空顿草堂间。
  “忘牛存人”,喻既已回到本觉无为的精神故乡,不须再修,无事安闲。著语:“法无二法,牛且为宗。喻蹄兔之异名,显筌鱼之差别。如金出矿,似月离云。一道寒光。威音劫外。”
  骑牛回家,牛已回到本处。牧童既已得牛,寻牛之心已忘,便可高枕而卧。此时无烦恼可断,无妄心可调,“憎爱不关心,长伸两脚卧”(《坛经.般若品》)。没有内境外境的分别,
  也没有烦恼和菩提的执着。但牛虽忘,人犹存,“我”还没有空掉。
  《人牛俱忘》其八:
  鞭索人牛尽属空,碧天辽阔信难通。
  红炉焰上争容雪,到此方能合祖宗。
  “人牛俱忘”,喻凡情脱落而全界无物,凡圣共泯,生佛俱空。不仅迷惑的心脱落了,甚至连觉悟的心也没有了。著语:啊
  凡情脫落,圣意皆空。有佛处不用邀游,无佛处急须走过,两头不着,佛眼难窥。百鸟衔花,一场么罗。
  凡情脱落,是修道初阶;圣意皆空,是了悟而没有了悟之心的无所得智。有佛处不遨游,不住悟境;无佛处急走过,不落见取。超越凡圣,截断两头,远远胜过牛头耽溺圣境而导致的百鸟衔花。牛头由于四祖的教化而使佛见、法兒悉皆消泯。百乌遂无从窥其境界。此时内无我,外无法,能所俱泯,主客皆空。自性之光,犹如红妒烈焰,举凡善恶、美丑、是非、生死、得失等相对观念,一一如同片雪投炉,销熔于绝对,此时才是祖师禅的境界,
  《返本还源》其九:
  返本还源已费功,争如直下若盲聋,
  庵中不见庵前物,水自茫茫花自红。
  “返本还源”,喻本心清净,无烦恼妄念,当体即诸法实相。著语:
  本来清净,不受一尘,现有相之荣枯,处无为之凝寂,不同幻化,岂假修冶?水绿山青,坐现成败。
  本心清净澄明,犹如山青水绿。此时我非我,见非见,山只是山,水只是水。寻牛、见迹、见牛、得牛、牧牛、骑牛归家.直至忘牛存人、人牛俱忘.都是返本还源的过程,这个过程“费功”尤多。但既已返本还源,渡河须忘筏,到岸不须船,对所费的一切功夫,就应当放下,不可再粘着,要直截根源,关闭眼耳等感官之门.因为“从门入者,不是家珍。认影迷头,岂非大错”(《传灯》卷十六《月轮》)。此时回光返照,如聋似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主体置身万象之中。而又超然物外,水月相忘,孤明历历。在本来清净的真如实相中,静观万物的荣枯流转,而不为外境所动,不随波逐流。
  《入廛垂手》其十:
  露胸跣足入廛来。
  抹土涂灰笑满腮。
  不用神仙真秘诀。
  直教枯木放花开。
  “入廛垂手”,喻不居正位,入利他之境。著语:“柴门独掩,千圣不知。埋自己之风光,负前圣之途辙。提瓢入市,策杖还家。酒肆鱼行,化令成佛!”
  开悟之后,不可高居圣境,只满足于个人成佛,而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从正位转身而出,回到现实社会中来。“露足跣胸”,象征佛性禅心,一尘不染,净裸裸,赤洒洒。禅者灰头土面地化导众生,将自己所证悟的真理与众人分享,喜悦祥和,毫不倦怠。这就是大乘菩萨的下座行,是灰头士面的利他行。
  牧牛图颂不仅流行国内,引起了无数后世禅人的吟和,而且远播韩国、日本.产生了非常广泛的影响。日本的一山国师著有《十牛图颂》,即是依廓庵《十牛图颂》的框架创作而成。一山在《序》中说:
  十牛图,古宿无途辙中途辙也。若论此事,眨上眉毛,早巳蹉过,况有浅深次第之异乎?然去圣愈远,法当危末,根性多优劣,机用有迟速,又不可一概定之。故未免曲设多方,以诱掖之,此图之作是耶!
  由此可见,《牧牛图颂》把修心过程分成十个阶段的作法,只是为了接引初机者所设立的方便而已。从顿悟的立场上看,牧牛的十个阶段可以浓缩在刹那完成,毫无痕迹可寻。从方便门看,《十牛图颂》将神秘的禅悟直觉体验,分解为逐渐演化的阶次,为初学者指出了一条切实可行的用功方向。
  《十牛图颂》用象征的手法写调心开悟,没有抽象的理论,纯是一幅幅鲜明可感的艺术形象,通过意象的组合、变换,将调心、开悟的过程写得生动凝练,寓意奇深。在禅宗史上,成为牧牛文学,为禅宗美学增添了瑰丽的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