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7年第4期

禅宗在岳西

王业汉

  一、司空山禅宗道场
  公元561年禅宗二祖慧可和后来成为三祖的僧璨为逃脱法难由豫入皖,先后住锡金寨、霍山等地,直到公元577年才到司空山。在这十多年中,慧可师徒在霍山(当时叫潜县)的头陀、界岭头和二祖山(现均属岳西)驻留时间较长。
  二祖山的山巅为整个花岗崖石,朝南的顶端稍下处有凹陷进去的一个大洞,约40平方米,洞中一泓泉水,从壁缝向上冒出,再沿岩壁向下淌,甘甜清洌,像亮闪闪的琴弦,甚至能弹出天籁般的音韵。洞前,峭壁千仞,深幽莫测,人们叫干丈岩。山巅四周,黄山松千姿百态。慧可看中了这个“身坐东北连三县,面对西南望九江”的江淮分水宝地。但这里周围数十里都没有人家,不仅传道无缘,而且连生存都很困难。不得已数年后前往司空山。
  人们为了纪念慧可在这三县交界的高山上驻留过的一段不短的时间,称此山为二祖山。据说唐朝曾有僧人在此及界岭头两处修建二祖寺,并塑了二祖像。
  司空山以它的巍然、秀俊和佛禅的氛围、气息迎来了慧可大师。他自己也感慨地吟诗一首: “跃过三汀七泽中,两肩担月上司空,禅衣破处裁云补,冷腹饥时嚼雪充。”这既是苦行僧的真实写照,又是表明自己弘扬佛法的坚定信念。
  卓锡司空山之初,慧可住在一个天然石洞里,即二祖佛洞,僧璨坐禅于二祖佛洞后侧另一石洞中。师徒在此诚修净业、持以苦行,常以糠秕野菜充饥。慈风远扬,四方朝山拜谒者络绎不绝。于是信众募资财凿山石,在洞前营建殿宇,后人称之二祖寺。
  慧可73岁时,将衣钵和《楞伽经》四卷传给了三祖僧璨,并口占一偈:
  本来缘有地,因地种华生。
  本来无有种,华亦不曾生。
  当年司空山巨石上的传衣处,后人刻有“传衣石”三个大字。
  传法之后,慧可又回到河南,随缘说法,度化众生,达34年之久。最后死于河南邺城县(今郑洲),享年107岁。1990年10月1日,赵朴初居士前往司空山,对当地陪同人说:
  司空山是中国禅宗祖师的道场,是大师弘扬佛法的地方,二祖是中国禅宗的初祖,达摩是印度人,其实慧可大师才是中国禅宗第一人,没有他就没有佛教禅宗今天的发展
  香港宝莲寺著名高僧圣一法师朝拜司空山,感慨非常,欣然题词:
  司空名山,二祖道场。
  衣钵单传,佛法远扬。
  慧可和司空山在中国佛教禅宗史上的地位可见一斑。
  僧璨得慧可所传衣钵,前往皖公山脚下,开辟自己的道场。然而他的时运不济,当他准备在那里弘扬佛法时,正值周武帝灭佛之日。在这种形势下,僧璨为避风头,赶紧又回到司空山一带(在田头乡也驻足过,那里有三祖寺的遗址),踪迹飘浮不定,住处经常变换,埋名隐居,直到年方14岁的道信去拜偈。道信在僧璨身旁学法五年,僧璨才将衣钵传给了道信,道信成为禅宗四祖。道信一改前面三位祖师秘传方式,创建寺院,开坛讲禅,培养弟子,探讨佛理,并改头陀苦行的参禅做法,让禅和菩萨戒相结合,形成禅宗的禅戒合一法。一时间僧众云集,禅法播及全国,一跃而为中国佛教的主流。道信传弘忍,弘忍传慧能。一百年间传到六祖,应了达摩祖师的“一花开五叶,五叶结正果”的预言。
  司空山成为禅宗发祥地,因而皖公山的三祖道场,黄梅东山的四、五祖道场均临近司空山。但司空山的真正大兴,是在慧可卓锡司空山的180年之后的大唐帝国。唐朝盛世,政治清明。无论是社会经济还是宗教文化,都获得空前的大发展。禅宗进入它的黄金时代。隋文帝赐慧可为“正宗普觉大师”,唐德宗又加赐谥慧可为“大祖禅师”。
  六祖慧能门下有一位本净禅师,他追求慧可的足迹,来到司空山当住持。唐朝中史杨廷光奉唐玄宗之命,来到司空山寻觅长生不老之药。邂逅本净禅师,论道终日。廷光倍受益,又在本净禅师的指点下,采得长春藤。他回朝如实奏报,唐玄宗当即下旨,召本净禅师入京,与京都白莲寺名僧硕学,共阐法理,听皆称善。本净得玄宗赏识,赐号大晓,拜国师还山,敕建“无相禅寺”。本净禅师荣归司空山,将玄宗赐银建了“无相禅寺”。传说造僧房五千零四十八间,下设九庵四寺。一时间,司空山名扬海宇,僧尼云集,香客盈门,盛况空前。当时禅宗佛理、佛法传入朝鲜、日本等地,东渡西来者络绎不绝。
  稍后,道行禅师在长安又得到唐明皇的赏识,拜国师还山后,奉敕扩建了无相寺。
  大诗人李白随永王李麟兵败后,从乱军中逃出,慕名避居司空山,留下了《卜居司空原言怀》和《司空山瀑布》两首诗,引来了历代骚人墨客,拜佛祖、访仙踪,为司空山留下了无数墨宝和碑文。
  自唐朝后期至宋朝,正德、真际、园通、清晓等高僧相继在司空山修行。岳西先后建有众多禅寺,比较著名的有黄茅尖下的朝阳寺,公界山下的白云庵,妙道山的金璧寺,明堂山上的古井庵、茶园庵,汤池的资福寺、天云寺,五河的云溪寺、灵山庵,白帽的金竹寺等。
  南宋末年,元军入侵中原,宋王朝腐败无能,迁都江南临安,企图偏安。元军大举南侵,而各地宋军将官在元军压境时多叛变投降。时有淮西安抚使张德兴选择了地势险要的司空山聚兵抗元。并有前河付家岭的农民义军付高积极响应,又与潜山野人寨的农民义军领袖刘源联合,抗击元军,但最后归于失败。失败后,元军上山烧毁古刹,使之成为一片焦土。司空山的再次复兴,为明朝天启年间(17世纪中),一位名叫大宝如浩的禅师,为重振司空山道场,四处奔波,在明太守阮自华和史颜远大力相助之下,建造了祖师殿、大雄宝殿及一座石坊。在他的影响下,五河的永言庵,莲云的祈永庵,河图的蒙山庵等一批寺庙也建造了起来。
  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禅宗法嗣目唐戒可禅师,来此中兴石室,复建“二祖寺”,并造“祖师殿”、 “观音楼”、“大士阁”及僧舍。恢复了昔日香火。太平天国时期,遭到兵火焚毁。在晚清和民国动乱的岁月里,殿宇年久失修,佛事萧条,香火冷落。 “文革”时,司空山仅存的一座大雄宝殿和近六十尊佛像也被一些无知狂徒破坏。1989年以后,司空山禅宗道场才逐渐走向复兴。
  二妙道山禅宗道场
  由于慧可的高深学问及司空山在佛教禅宗中的特殊地位,许多高僧大德都向往岳西山水的灵气和佛禅浓厚的氛围,因而各个朝代都有人来拜佛祖,建道场,弘扬佛法。北宋时临济祖师在与司空山相邻的妙道山建立道场,弘扬禅法,很有代表性。
  临济俗姓刑,唐朝曹州(今山东荷泽)南华人,后到镇州(今河北正定)呼陀河畔的临济院担任住持,故号临济。他幼负出尘之志,披剃具足戒后,博经通论,刻苦学习禅法,渐渐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其禅风痛快峻烈,以“棒喝”,“看话头”著称,有的放矢地导人开学,使人忽然开悟。他本属南宗南岳一系,后来发展为自成一家,是禅宗五家七宗之一。他师承黄蘖希运,希运师承百丈怀海,怀海师承马祖道一,道一就是六祖慧能的门下直接弟子。
  临济所处的弘法时期,正是晚唐和五代时期,中国禅宗发展很快。然而在唐武宗会昌法难时,中国佛教又经历了一场空前的灭法运动,是历史上三武一宗灭佛运动中最严厉、毁灭性最大的一次,对中国佛教打击最为惨重。正如韩愈所主张的“人其人” (要和尚还俗), “庐其居”(把和尚庙变成在家人的房屋), “火其书”(把经书全部烧掉)。在这“三光”政策中,佛教几乎全部被摧垮。但禅宗以它特殊的修行方式、生活方式和弘教方式,在水边林下保存了中国佛教的慧命。
  临济大师经历了会昌法难,也像二祖慧可大师一样,与弟子杨岐从河北的临济大院出逃到岳西的妙道山。不过当时的和尚要混迹俗家比较容易,因为外面穿的衣服跟俗人的衣服相近。
  临济卓锡妙道山修炼,广收弟子,开坛说禅,弘扬佛法。妙道山因其妙境非凡而得名。开始他结茅为庐,在状似雌狮之口的洞穴中传法讲经。
  临济宗鼎盛时期,为北宋仁宗赵祯时期,当时连赵祯皇帝的小舅子李三道人,也来到妙道山中,因此宋仁宗诏敕,赐妙道山禅基,建成了临济寺之一的金璧寺,其“金璧禅林”的金字匾额,为仁宗亲笔敕赐。金璧寺占地12000平方米,宏伟壮观,殿宇有前、后、中三重,寺院建筑高达十余米。寺内供奉着四大金刚、十八罗汉、二十四诸天、如来、观音、临济祖师神像等。当时寺僧弟子达800多人,下设天竺庵、楞顶庵、雪山庵、石镜庵、茶园庵等24个脚庵,置田庄干座。20多里的盘山路上,朝至者、敬香者、拜佛者,络绎不绝,终年香火不衰,延续了800多年。直到1940年,被国民党的伪潜山县长陈汉流付之一炬,大火延续三个月,才将此寺毁灭。但临济祖师在妙道山播下的禅宗种子,经过数代传授,最后远渡重洋,传入日本、东南亚各国甚至欧、美等地,在那里生根开花。妙道山仅遗留下石塔、石棺、石盆、寺基石等。石塔又在文革中被拆除,石棺之盖也被造反派打断。
  与妙道山仅一河之隔的四望山,就是临济一脉的弘法之地,在宋代就建创了“楞顶庵”。楞顶庵取义达摩授慧可的《楞伽经》。山下“五龙抱珠”处是一块风水宝地,元仁宗延佑四年(1317);有人将楞顶庵下迁五龙抱珠处,改名为“五龙寺”。相传为江西九江高僧费贤所建,当时他咏诗二首,其一为:
  踏遍中华地,沧桑云海间。
  宛若蓬莱境,就是此仙山。
  其二为:
  登临绝顶一身轻,精神舒畅兴未穷。
  似寄形于天地外,俨然身在白云中。
  明万历甲午(1594)有临济法派传人真理、真叶在当地群众支持下,扩建庵堂殿宇僧房、斋舍40余间;周围陆续建造了川心庵、雪山庵、来月庵、长岭庵、广慧庵、普济庵、洁云庵、慧穆庵、延寿庵、圹埂庵等十几座脚庵。五龙寺有请太湖县籍状元赵文楷亲书《弗去》的匾额和“谷虚繁地籁,红尘不到真仙镜;境地散无香,静土菩提好道场”的楹联。安庆知府陈金庭送了千斤钟鼎,潜山县令张文彬赠四人抬的大鼓一面。现存于五龙寺的佛教文物有:
  明石雕两座,一为伽蓝接引如来,另一为雕有两神像的正方体;石雕佛像两尊、木质雕像四尊、刻有明代有光和尚及历代僧人法号的清代木刻红漆牌一面、三宝木质印一枚、铁钟、铜鼎、香炉、烛台等。更为可观和突出的是在五龙寺周围大小山峦中,有众多的和尚塔和墓志铭。现初步查到标记历代方丈、住持的两层莲花塔24座,监院二层莲花塔数十座,一层莲花塔及莲花座一百多座。这些塔和墓志铭雕刻精细,字迹清晰,记载了塔内埋葬的和尚的生辰年月日和立塔时间。
  如果说司空山是中国佛教禅宗的发祥地,那么,妙道山就是禅宗临济宗的生发地,而四望山又是禅宗一脉相承的发展地。四望山一直没有遭到战火兵燹的毁坏。岳西的寺庙在清代发展很快,如白帽的广佛庵,凉亭的崇福庵,包家的甘露寺,青天的河口寺,头陀的茅庵,黄羊的诚意寺,天堂的慧明寺、石壁庵,前河的天台庵、莲花庵,莲云的永济庵,巍岭的天然寺,黄尾的祖师殿等。
  司空山这块风水宝地长出了“一花五叶”的第一片绿叶。红花绿叶扶,绿叶衬花花更艳。慧可祖师献身于弘扬佛法的事业,使禅宗这朵艳丽的花越开越俊俏,早已红遍世界,而在岳西这片热土更是红遍了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