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7年第4期

 “贤圣默然”的礼佛图赏析

--巴基斯坦塔克西拉佛教雕刻巡礼

黄夏年

  古代印度的乾陀罗地区,相当于现在的巴基斯坦白沙瓦和与之相连的阿富汗东部地区。塔克西拉河谷地区在白沙瓦的西面,在宗教与文化形态上,属于乾陀罗佛教与文化的影响地区之一。外国学者认为: “公元前550年之前,呾叉始罗(塔克沙希拉)即印度河以东地区亦属于犍陀罗。与呾叉始罗同时代的城市布色羯逻伐底从未因传授知识闻名于世。另一个城市白沙瓦(布路沙布逻)要到贵霜时代即公元2世纪时才成为学者们的中心,此前尚未出名。因此,剩下了以寻求学问著称于世的呾叉始罗。当我们说键陀罗是知识的摇篮时,其中必定包括呾叉始罗。”虽然后来伊斯兰教进入这一地区,佛教最终不再出现,但是经过当年佛教徒的努力,给这一地区留下了大量的佛教文物和佛教遗址。
  在塔克西拉博物馆里,有一尊雕刻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尊雕凿子公元2—3世纪的礼佛图,虽然经过历史岁月的冲洗,现存的雕刻已经有些残破不堪,石头的表面也变得粗糙起来,有的地方甚至已经被毁坏,但是我们仍然可以从残存的画面中去体会当时的情况,从中看到一千多年前的辉煌。
  画面中的佛陀正襟危坐在莲台之上,表情肃穆,双目下垂,!仿佛正在入定之中,不去理会旁边站着的几位供养人。佛陀端座的方形莲台设计的非常简单,一排“△”和数道相对的“/” “\”线就完成了基本装饰,一下之间露出了大片的空白。在佛陀的头顶,数片大大的菩提树叶构成了茂密的叶群,正好填补了佛头上方线条,我们可以判断出,这是一幅来自下层民间艺术家的作品,因为它没有皇家的盛大气派,也没有商人的富贵,也没有贵族的奢侈与雍荣华贵。
  对这幅公元2—3世纪的作品的赏析:画面中的主角佛陀固然是最重要的部分,但是由于年代长久,加之做工不细,佛陀的形象与神情只是一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两边的两位供养人却是不得不提到的重要内容。翻开佛经,里面有各种人物向佛陀问法的故事,他们之中既有已经取得了很高果位的菩萨与阿罗汉,也有外道,更有一般的平民。这幅雕刻的内容就是以向佛陀问法为中心而表现出来的,因此它可以被命名为“礼佛问法图”。
  在佛陀右边的问法人,已经坏损,整个脸颊部仅有一点可以见到,但是头上戴的一个帽冠还依然醒目。他的其它身体部位仍然完好,整个身体略微往后面倾斜,上半身体形饱满,大腹便便,虽然我们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他双手合十,由此可以推测出他的头是微微仰起,在向佛礼拜与请教。
  在佛的左边有两位供养人,他们被完好地保存下来,并且被刻画地很有个性,具有特别的典型意义。这两位供养人一高一矮,皆面对佛陀。高的一位,体态高大,头发向后梳拢,鼻子以下被浓密的胡须全部遮盖,神情贯注地看看佛陀。矮的一位,体态精瘦,头戴毡帽,仰头望着佛陀。特别是这一位矮人,他没有向佛陀行尊敬的合十礼,而是手掌扪在胸前,似乎在向佛解释或是要求什么。他的脸上充满了虔诚,眼里渴望着某种祈求,嘴巴张得大大的,嘴下的山羊胡高高的翘起,与胸前的大拇指相接,而那双手心向天的双手,仿佛正在等待佛撒下甘露,以满足这.位精神饥渴者的愿望。
  这三位供养人,体态不同,同时他们的面目也不一样,右面的那位虽然大半只脸已经被削掉,仅有一小部份右脸孔还依稀可见,从这剩下的很小一部分脸孔,我们看到他没有胡子,与相对的两位满脸胡须的人相较,不仅脸部,就是身材骨骼也不一样,可以说明他们不是同一人种。右边的两人,都长满了胡须,但是高的一位满脸络腮胡几乎覆盖了整张脸,矮的一位虽然也有络腮胡须,但是还有山羊胡,且两人的体形也不一样,及有可能也是两个不同的种族。特别是矮的那一位,眼框深抠,鼻梁坚挺,有典型希腊人的形象。如果我们的猜测有道理的话,那就说明佛教已经在不同的种族中流传,不同种族的人被镌刻在同一幅画面中,表明佛教有助于不同种族的团结,对社会的安定也会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佛经里说“凡有二业,一日贤圣讲法,二日贤圣默然。汝等所论,正应如是。”这幅雕刻里面的佛陀,此时正在沉浸于“贤圣默然”的定力之中。他垂下双眼,似乎对旁边的人提出的祈求没有任何动心,“如来神通,威力弘大,尽知过去无数劫事。”所以似乎看来佛在定中,但是他已经洞察一切,如如不动,实为大动;当他用不受干拢的相貌出现时,同时也就能让旁边的人安静下来,故“以能善解法性故知,亦以诸天来语故知。”人们的精神渴求,都在佛的不说之中得到了,也在佛的定力面前被安定下来,佛的大智慧也就在这“贤圣默然”之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所以,这幅雕刻也可以被称为“贤圣默然图”。